第二章 深南大学

  夕阳,后山。
  深南大学的后山。
  冷如霜读高一。
  有琴声,琴声悠扬。
  一张石凳上,唐傲正专注的弹着吉他。
  很多时候,至少在现在这种时候,名字并不是那么重要。
  一曲《出水莲》,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琴声,连风都变得特别温柔。
  而比风更温柔的,是眼神。
  一个漂亮女孩子的眼神。
  她就坐在唐傲对面,安静地听着,温柔地看着,仿佛也跟天地融为了一体。
  落霞漫天。
  后山上的两人,一弹,一听,都是那么专注。
  唐傲专注于吉他。
  女孩,则专注于他。
  进入大学一个星期之后,唐傲就爱上了这座后山,一个月来,他几乎每天傍晚,都会在这里弹琴。直到夜幕降临,才会离开。
  听琴的女孩,是在半个月前来的。
  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在几米之外聆听,生怕惊扰了唐傲。
  后来,她慢慢的就坐得更近了。
  而现在,她已经没有办法再靠近。
  因为她只要再往前一点,就会直接吻上唐傲的额头。
  而他们,都没有问对方名字。
  很多时候,至少在现在这种时候,名字并不是那么重要。
  唐傲现在不过刚到开光期。
  一个喜欢听,一个喜欢弹,这就已经足够了。
  那眼神,竟然带着微笑。
  而这半个月来,每个傍晚,仿佛已经变成了约会。
  一种只有琴声的约会。
  残云如血,新月如钩,当残霞变成新月的时候,琴声戛然而止。
  余韵依旧在,且伴彩云飞。
  良久。
  “谢谢你!”是女孩的声音,温柔如水。
  “不客气。”唐傲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从第一天到现在,这是女孩子跟唐傲说的第三句话。
  第一句是前天说的,同样的时间和地点,说的也是这三个字。
  第二句则是昨天,依然是这三个字。
  而前两次,唐傲都只是微微一笑。直到今天,他才第一次说话。
  “不客气”
  “不客气”这话的本身,就是一种客气。
  女孩微微一笑,很倾城,然后便站了起来,转身走下后山,连背影都是那么迷人。
  几乎每所大学,都会有一座后山,深南大学也不例外。
  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在几米之外聆听,生怕惊扰了唐傲。
  几乎每所大学的后山,都是大学情侣们的幽会胜地,深南大学的后山,却是例外。
  自从两年前,深大后山出了命案之后,幽会胜地,就变成了禁地。
  甚至有人传言,在后山看到过那一对殉情的爱侣,在月下嬉戏。
  所谓方便就是,弹完了随手就能放在床边,不像老人送的那把,拿出来和收回去,都不能让人看见,唐傲平时在宿舍都是拿这把琴练手。
  所以一到晚上,所有人都不会停留在深大的后山。
  美其言说是为了把地盘让给那对爱侣,还不如说是害怕。
  唐傲当然不怕。
  没人来的地方,对他来说,反而更方便。
  他弹琴,本来就不是为了给别人听的。
  仰望着天际,唐傲的神情,变得很失落。
  他的手,紧紧握着胸前的小吊坠。
  “如霜,你放心,我一定能把你复活!”
  唐傲在心中叹了口气。
  修真的境界,分为旋照期,开光期,融合期,心动期,灵寂期,元婴期,出窍期,分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
  秦胖子不是考进来的,如果光靠考试,他估计要连续考三年,然后把三年的成绩合计,才有机会进入深大读书。
  唐傲现在不过刚到开光期。
  一曲《出水莲》,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琴声,连风都变得特别温柔。
  修真是不是能长生不老,唐傲并不在意。
  他在意的只是老人当初跟他说的一句话。
  ——如果你拜我为师,跟我修真,你爱的人,就有可能复活。
  有些事,做了不一定成功。
  一曲《出水莲》,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琴声,连风都变得特别温柔。
  但是,如果不做,则一定失败。
  虽然只是可能,但足以让唐傲义无反顾。
  第一句是前天说的,同样的时间和地点,说的也是这三个字。
  那一年,唐傲十六岁。
  冷如霜十五岁。
  秦重睡觉时的呼噜声,毫无节奏感,神出鬼没而又异常响亮。
  他读高二。
  余韵依旧在,且伴彩云飞。
  冷如霜读高一。
  “修真界在哪里?”唐傲曾经这样问过老人。
  “修真之人在哪里,修真界就在哪里。”老人的回答,等于没答。
  但是,如果不做,则一定失败。
  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每个主角的身边,都会有个胖子。
  唐傲的宿舍,也有一个胖子,姓秦,所以大家都叫他秦胖子。
  秦胖子不是考进来的,如果光靠考试,他估计要连续考三年,然后把三年的成绩合计,才有机会进入深大读书。
  幸好这世界钱虽然不是万能,却还是能让秦胖子顺利的在深大弄到了学位。
  开学仅仅一个星期之后,秦胖子就成了唐傲的好兄弟,也是唐傲的粉丝。在他眼中,唐傲做的一切都是对的。
  自从那晚在宿舍听完唐傲弹吉他之后,秦胖子就决定成立一个吉他社团,让唐傲当社长。
  “钱你不用担心,我有。”秦胖子看着唐傲的吉他,那把吉他,只是普通吉他,并不是老人送给唐傲那把,不过音色和手感都很不错。也方便。
  所谓方便就是,弹完了随手就能放在床边,不像老人送的那把,拿出来和收回去,都不能让人看见,唐傲平时在宿舍都是拿这把琴练手。
  “知道你有钱。不过,学校已经有吉他社了。”林峰是唐傲的另一个室友。
  “那就把现在的吉他社买过来,让唐傲当社长。”秦胖子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
  “然后呢?”高升问。
  对啊,然后呢?然后秦胖子就说不上来了。
  那时候,唐傲的宿舍,一共住了四个人,唐傲、秦重、高升、林峰。
  余韵依旧在,且伴彩云飞。
  论年龄,唐傲还是最小的。
  不过一星期之后,宿舍就只剩下唐傲和秦重了。
  高升和林峰都已被安排去另外的寝室。
  打呼噜不是罪,但确实让人受罪。
  秦重睡觉时的呼噜声,毫无节奏感,神出鬼没而又异常响亮。
  开学才第一个星期,林峰和高升便双双崩溃了,最终学校没办法,只好另外给他们安排了宿舍。
  唐傲对秦重的呼噜声当然无所谓,他觉得林峰和高升两个人搬走,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至少他晚上偷偷练功的时候,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后山上的两人,一弹,一听,都是那么专注。
  至于秦重,他是肯定不会发现的。
  因为他只要睡觉,基本都是一觉到天亮。
  “我只恨自己不是个美女!不然的话,我一定将你斩于我的石榴裙下。”每次秦胖子这样对唐傲说的时候,唐傲都会忍不住想一脚送他回老家种石榴。
  仰望着天际,唐傲的神情,变得很失落。
  还好,秦胖子虽然这样说,但却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正常男人。才进大学一个月,他就已经失恋了三十次。
  严格来说,秦胖子不是正在失恋,就是在失恋的路上。
  “其实,你根本还算不上失恋。”唐傲是这样对秦胖子说的:“因为你根本就没恋。”
  “你不懂,我享受的是泡妞的过程,不是结果。”秦胖子永远都能说出他的理由。
  怎么可能成功?
  秦胖子所在的财经班一共三十四个女生,他追了其中二十个,而且还是同时追。
  就算仅仅是享受过程,也足以让他变成花心大少了。
  更严重的问题是,秦胖子好像对他自己的体重,完全没有自知之明。
  秦胖子人如其名,真的很重,三百多斤体重,而且他不但不思减肥,还有继续增肥的倾向。
  “胖一点好,没人敢欺负我,也没人敢欺负你。”
  进入深大一个月来,秦重也确实保护了唐傲好几次,至少秦胖子是这样认为的。
  新生被欺负?
  “胖一点好,没人敢欺负我,也没人敢欺负你。”
  不好意思,有秦重在,三百斤一站出去,谁敢欺负唐傲,就要尝尝秦重砂锅一样的拳头。
  唐傲回到宿舍的时候,秦重还没有回来,估计又是享受他的过程去了。
  唐傲刚要躺下,秦重便回来了。
  “小唐!我又发现新的目标了。”秦胖子很振奋!连说话的声音都是硬的:“本届新校花评选出炉了,太漂亮了,我决定追她!”
  唐傲笑了笑,秦胖子的目标,转移得太快了。感觉不把深大所有美女都追一遍,他是不会罢休的。
  不过,那一刻,唐傲终于知道了那个在傍晚听他弹琴的女孩子的名字。
  “新任校花啊!柳冰!也是大一的。”秦胖子兴致勃勃的凑到唐傲跟前,手上还拿着一张照片:“你看!漂亮不?是不是跟天仙一样?祝福我吧!”
  追都没追到,祝福个毛线啊!
  不过,那一刻,唐傲终于知道了那个在傍晚听他弹琴的女孩子的名字。
  不过,那一刻,唐傲终于知道了那个在傍晚听他弹琴的女孩子的名字。
  柳冰。
  无论哪一个校花,后面都会跟着一堆臭虫。
  原来,每天来听唐傲弹琴的,居然就是新任校花。
  难怪这么漂亮。
  不过,唐傲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唐傲笑了笑,摇了摇头,便在床上躺下了。
  现在的后山,应该不会再有任何人影响他修炼。
  一袭白裙的冷如霜,在他心目中,又何止是校花?
  那时候,他没有接受冷如霜,甚至不跟她说话。并不是因为不喜欢,更多的是因为自卑。
  怎么可能成功?
  那一刻,唐傲唯一悔恨的,是他的心动,来得太晚了。
  再差的修真者,就算修为被封印了,也比正常人强太多。
  他忽然又从床上爬了起来。
  那眼神,竟然带着微笑。
  他永远也忘不掉,冷如霜闭上眼睛前看他的那一眼。
  他又想起那一束散落在车祸现场的鲜花。
  无论哪一个校花,后面都会跟着一堆臭虫。
  躺在床上,唐傲忍不住又想起了那段白衣飘飘的日子。
  唐傲忽然觉得,以后不能再去后山练琴了,一旦臭虫咬人,他会很不方便。
  唐傲现在不过刚到开光期。
  唐傲现在已经可以很轻松的就可以把三百多斤体重的秦胖子丢上他自己的床。
  “你干嘛皱着眉头?”秦胖子已经发现了唐傲表情上的变化。
  那时候的他,除了会弹吉他,什么都不会,连学习成绩,都只是中游水平。
  那时候,他没有接受冷如霜,甚至不跟她说话。并不是因为不喜欢,更多的是因为自卑。
  仿佛在跟唐傲说: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
  秦胖子却还不死心,趴在唐傲的床头,语重心长的说:“其实,唐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喜欢的就……”
  “如果你想追,我就让给你嘛,不用这样的表情。”秦胖子果然是兄弟。
  冷如霜读高一。
  “没什么。”唐傲摇了摇头,他的想法,没办法跟秦胖子说。
  唐傲笑了笑,摇了摇头,便在床上躺下了。
  这道理就跟再强的小学生也永远打不过最弱的大学生一样。
  秦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晕了过去。
  他唯一愤怒的是自己的自卑。
  月色如霜,唐傲的心情,也如霜。
  那是仙女。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增加自己的修为,让冷如霜不用在聚灵瓶中孤独太久。
  第一句是前天说的,同样的时间和地点,说的也是这三个字。
  秦胖子虽然能在外人面前保护唐傲,但是,只有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唐傲总有办法让秦胖子瞬间晕迷,这也是秦胖子佩服唐傲的原因之一。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