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唐傲、老人、冷如霜

  而那一刻,唐傲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想任何事,他的心中,只有悲痛,而那辆肇事的五十铃,居然连车都没停便已扬尘远去。
  “我把你的神通暂时封印,到你十八岁生日那天,就会自然解封。”
  老人似乎话中有话。
  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
  唐傲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他的手,只是紧握着那个挂在胸前的小玉瓶。
  聚灵瓶。
  十六岁之前的唐傲,眼中只有吉他。
  哦,对了,他的眼中当然还有父母。
  唐傲的父母都是县城里的普通工人,唯一的希望就是唐傲能考上大学,将来出人头地。
  事实上,老人一直没告诉他名字,他也同样没问。
  能不能出人头地,唐傲没兴趣,但是大学考上了,他必须去读,为了父母。
  “大学其实也是个好地方,能让你成长。”老人看了唐傲胸口的聚灵瓶一眼,“你是个天才,但还需要成长。”
  唐傲的成绩,当然好,老人根本不用教他,只是用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就把高中课本上的所有知识,都传给了他,不仅仅是高中课本,连大学的知识,都一股脑传给了他。
  唐傲还是没有说话。
  一年来,唐傲已经习惯在老人面前不说话了。
  其实这一年来,唐傲在谁面前都很少说话,自从他亲眼看着冷如霜被一辆五十铃撞飞之后。
  那一天,冷如霜闭上了眼睛,唐傲闭上了嘴巴。
  他永远记得,他扑过去抱起冷如霜的时候,她仅仅来得及看了他一眼,就停止了呼吸。
  落霞漫天,残阳如血。
  冷如霜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裙子,也染红了唐傲的眼睛。
  唐傲和老人的认识,也是在那一天。
  “如果你相信我,那么,有一天,她会回到你身边。”
  当时老人就站在唐傲身后。
  “还有半年,你的各种神通技能,才会解封,不过,就算解封,你在修真界也仅仅是个小菜鸟,在俗人面前,又不能展示神通,所以,你的路,并不好走。”老人道:“记住,有时候,路并不在脚下。”
  而那一刻,唐傲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想任何事,他的心中,只有悲痛,而那辆肇事的五十铃,居然连车都没停便已扬尘远去。
  那一天,老人便成了唐傲的救命稻草,也成了他的师父,因为他亲眼看着老人拿出一个小瓶子,比划了几下之后,冷如霜的脑门上,就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烟,清烟进入小瓶子之后,老人把瓶子封好,递给了唐傲。
  “有朝一日,你能让她回来。”老人说。
  这算不算一线生机?
  “为什么不现在就把她救活?”这是唐傲问老人的第一句话。
  老人摇了摇头,看着唐傲,只说了四个字:“皆有因果。”
  那天之后,唐傲就变了一个人。
  他依然每天上学,不过已经不怎么说话。他的成绩进步却快得离谱,半个学期,就从全班第二十名,变成了全级第一名。
  他依然弹琴,他的琴声,因冷如霜而变得沉静,却更出尘,一把吉他,几乎成了他的语言,有时候,他宁愿只用音乐来说话。
  每天放学,他依然准时回家,吃饭,做作业,练琴,睡觉。
  十六岁之前的唐傲,眼中只有吉他。
  只不过,每天关上门之后,老人就会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带他到一个他从没到过的地方,教他修炼,据老人说,他练的不是功夫,而是修仙。
  世上真的有神,也真的有仙。
  “器灵?”唐傲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修炼到一定程度,唐傲就能凭自己的力量,让冷如霜重回人世。
  老人也给唐傲讲了修真界的规矩,其中最明确的一条,是不得在凡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神通,不然的话,会遭到修真界的惩罚。
  所以,就连唐傲的父母,都不知道唐傲已经是修真中人。
  唐傲的成绩,当然好,老人根本不用教他,只是用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就把高中课本上的所有知识,都传给了他,不仅仅是高中课本,连大学的知识,都一股脑传给了他。
  “不用奇怪,修真界传授法门,用的也是这一套,谁有空手把手教你那么多东西。”老人说:“不过,同样一只手放在你的脑门上,可以给你传授知识,也可以要了你的命。”
  只不过,每天关上门之后,老人就会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带他到一个他从没到过的地方,教他修炼,据老人说,他练的不是功夫,而是修仙。
  一年多的时间,唐傲从老人身上学到了很多,也考上了大学,不过专业却是老人帮他选的。
  唐傲十七岁半,进入深南大学考古系,离十八岁解封还有半年。
  考古。
  老人没告诉他原因,他也没问。
  事实上,老人一直没告诉他名字,他也同样没问。
  唐傲的成绩,当然好,老人根本不用教他,只是用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就把高中课本上的所有知识,都传给了他,不仅仅是高中课本,连大学的知识,都一股脑传给了他。
  他称呼老人为“前辈”,偶尔也叫“师父。”
  老人似乎话中有话。
  唐傲的父母,对他报了考古专业一点意见也没有,反而十分欣赏。
  “考古不错!将来可以光明正大的挖别人家祖坟,寻找宝物。”老爸说。
  “别管你爸说得那么难听,我们唐家就出你这么一个大学生,只要考上,什么专业都是好的。”老妈说。
  唐家当然只有他一个大学生!
  十几代单传,整个唐家,这一辈,就他一个。
  从小到大,唐傲的唯一亲戚,就是父母,就连爷爷和外公他都没见过。
  现在的唐傲,已经十七岁半,考上了深南大学考古系。
  而老人,也正在此时,跟他正式道别。
  “器灵?”唐傲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还有半年,你的各种神通技能,才会解封,不过,就算解封,你在修真界也仅仅是个小菜鸟,在俗人面前,又不能展示神通,所以,你的路,并不好走。”老人道:“记住,有时候,路并不在脚下。”
  但是当冷如霜在他面前香消玉殒的时候,却又活进了他的心中。
  唐傲抬头,眼中有了疑惑之色。
  “在心中。”老人拿出了一把吉他递给唐傲:“也可以在音乐中。”
  唐傲跪在了老人面前,磕了三个头之后,才双手接过吉他:“谢师父。”
  老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话不多,是你的优点,要知道很多时候,祸都是从嘴里出来的。但是,太沉静了也不好,年轻人,最好还是多一点灵动,多一点洒脱。”
  老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他没问。
  唐傲点头:“是。”
  这一年,唐傲对老人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字。
  老人又笑了:“这把吉他,是我专门为你淬炼的法器,现在资源匮乏,地球其实已经不太适合修仙,所以我也只能淬炼成法器了,将来,你的修为上去了,可以自己给它升级,至于能升级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了。”
  唐傲摸着那把吉他,爱不释手。
  “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说不定哪一天,还能孕育出器灵。”老人道。
  “器灵?”唐傲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老人点头道:“当神器有了生命之后,器灵自然而然就会产生。这把吉他,可大可小,不用的时候,你可以把他收进身体,而且,吉他的共鸣箱,还是一个收纳空间。虽然不大,但已经够你目前用了,滴血吧。”
  滴血认主,几乎是所有法器神器认主的基本模式,这把吉他也不例外。
  滴血认主之后,唐傲心念一动,吉他已经消失不见,而他的左手,则出现了一个只有半寸长的吉他纹身,十分精美。
  老人道:“我再传你一套落魂琴法,用这把吉他演奏出来,有意想不到的功效,但切记不可乱用,不可心术不正。”
  老人似乎话中有话。
  还是用手掌传输的方法传了一套琴法给唐傲之后,老人看了唐傲胸前的聚灵瓶一眼,“聚灵瓶也可以放进吉他的空间中了。”
  唐傲摇头。
  老人凝视了唐傲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挥挥手道:“你去吧。”
  唐傲也不说话,再次跪下,向老人磕了三个头。
  老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他没问。
  老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他没问。
  冷如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获救?他没问。
  将来该怎么做?他没问。
  唐傲的成绩,当然好,老人根本不用教他,只是用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就把高中课本上的所有知识,都传给了他,不仅仅是高中课本,连大学的知识,都一股脑传给了他。
  何日再见?他也没问。
  因为他知道,有些问题,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有些事,时间到了,水到自然渠成。
  有些事,时间到了,水到自然渠成。
  唐傲甚至没有跟师父说再见,便离开了师父的空间。
  这一年来,其实师父都在唐傲身边,只不过藏身于一个空间戒指中,每到晚上,就把唐傲也召进空间修炼,早上便把他送出去。
  唐家当然只有他一个大学生!
  十七岁半读大学,会不会早点?没办法,因为他是六岁入小学的,所以这么多年,他都是全班年龄最小的一个。
  那样的戒指,唐傲也想有一个,但他知道,那肯定不是普通的戒指。现在的情况下,他有一个能储物的吉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唐傲十七岁半,进入深南大学考古系,离十八岁解封还有半年。
  唐傲的成绩,当然好,老人根本不用教他,只是用手在他额头上点了一下,就把高中课本上的所有知识,都传给了他,不仅仅是高中课本,连大学的知识,都一股脑传给了他。
  不过他没有说话,现在他的心中,只有一个人。
  但是当冷如霜在他面前香消玉殒的时候,却又活进了他的心中。
  “修仙界,可以三妻四妾,你有本事,娶一百个老婆,也没人管你。”这是老人告诉他的话:“因为修仙者,寿命都很长,修炼到最后,千年万年千万年寿命甚至永生不灭都有可能,所以有多少道侣,都很正常。普通人的百年寿命,在修仙界可能也就是修炼了几次的时间。所谓的俗世美女,青春不过十年,转眼已是骷髅。”
  但没有人知道,唐傲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修仙者。
  所以,除了唐傲,没有人知道老人的存在。
  冷如霜。
  那是他十六岁之后的任务。
  唐傲当然知道老人在说什么,也当然知道老人在提醒他什么。
  还在高一的时候,已经获得过地区吉他比赛第一名。整个学校都知道他的音乐才华,整个学校的女生,都知道冷如霜喜欢他。
  高三之后,唐傲就很少在同学面前弹吉他了,就连沟通都少了。
  他要让冷如霜复活!
  他要陪冷如霜直到天长地久!
  所有人都知道,冷如霜没死之前,是学校的唯一校花,没有之一。
  他要把冷如霜也带入修仙界!
  所有人都知道他因为冷如霜变了个人。
  所有人也都知道,在高二那年,冷如霜车祸死了之后,唐傲就没再理过任何人,就连现任校花是谁,他都不知道。
  人是不是都那样?冷如霜身为高中校花,对他频频示好的时候,他的眼中就只有吉他。
  其实,就算在高中,唐傲也是名人。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