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柳家

  柳岸和柳乐同时答道。
  深南市本来有五大家族,赵、张、周、蒙、柳。
  五大家族,几乎掌握着深南市上层经济的命脉,各个部门,也都有五大家族的人在其中任职。
  在五大家族中,柳家本来排名最末。
  然而在十三年前,赵、张、周、蒙四大家族联手对付柳家之后,深南市就只剩下一个大家族了。
  柳家。
  没有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四大家族同时宣布退出深南市,走得十分彻底,不但放弃了整个深南市场,同时也把家族弟子从各个部门调走,甚至连家族总部都变卖了。
  从此之后,深南市便成了柳家的天下,柳氏集团控制着深南市大部分的实体店铺。
  在深南市,已经没有人敢得罪柳家。
  而柳家的掌舵人,就是柳老爷子。
  一个年近七十,却依然不肯退休的老头。
  柳家大院,并不是一个院子,而是一座小山,从山下到山顶,都是柳家的人。
  而山顶的那座小竹楼,就是柳老爷子发号施令的地方。
  此刻,柳老爷子就在竹楼内。
  柳老爷子好像特别喜欢竹子,竹楼的周围,种满了竹子,竹楼里面,一眼所见,几乎全部是竹制品。
  竹制的书桌上,摆着一份调查报告。
  柳老爷子正在仔细阅读。
  这是一份关于唐傲的调查报告,其详细程度,令人乍舌。
  不仅仅包括了唐傲父母,甚至连已经死去的爷爷和外公的详细资料,都一一在列。
  而唐傲的个人资料,则极其详细,从出生到读大学,在哪所学校,有些什么朋友,发生过什么大事,都写得清清楚楚。
  柳冰还是没有说话,老爷子虽然十分宠爱她,但是,在柳家,老爷子就是绝对的权威,绝对的权力。
  柳老爷子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天赋?”柳老爷子问。
  “高二,冷如霜车祸身亡,之后变得沉默寡言,与此同时,成绩突飞猛进,期末考各科均为满分,成为全级第一名,次年高考,成为全国状元。”柳老爷子缓缓读出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变得十分凌厉,抬头看着正在他面前肃立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额头上,已经有了汗。
  “柳岸,你让我有点失望了。”柳老爷子的话说完,视线已经转向柳岸身边的另一男子:“柳乐。”
  柳乐连忙躬身道:“在。”
  “你认为,他的吉他水平如何?”柳老爷子看着柳乐。
  “很高。”柳乐道。
  柳乐本身也是长发飘飘,一身黑色的服装,胸口还印着一个很大的骷髅头,很容易让人一眼就看出是个玩摇滚音乐的年轻人。
  柳冰缓缓的点了点头,喊了一声:“爷爷。”
  “哦?”柳老爷子的语气,稍微加重了:“比你如何?”
  “我是玩摇滚,他是玩古典音乐的,不是一个流派,很难对比,但他的指法,不在我之下。他十三岁才开始第一次接触吉他,至今四年,但他的水平,比很多玩了二十年音乐的人还高。”柳乐道。
  “天赋?”柳老爷子问。
  “你认为,他的吉他水平如何?”柳老爷子看着柳乐。
  “还有勤奋。”柳乐道。
  柳老爷子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竹楼一时之间,变得很安静。
  柳岸和柳乐都看着柳老爷子,等待着他的指示。
  你不相信我的眼光,所以才会去调查我感兴趣的男孩。
  好一会儿,柳岸忍不住问:“老爷子,要不要……?”
  柳老爷子摇了摇头,道:“不。”
  “不?”柳岸有点不解:“现在大小姐已经被他的琴声吸引,继续下去,只怕……”
  柳老爷子看了柳岸一眼,淡淡的道:“他背后有高人。”
  柳冰缓缓的点了点头,喊了一声:“爷爷。”
  柳岸道:“我们调查,并没有发现他背后有什么高人。”
  柳老爷子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能被你们发现的,就不叫高人了。”柳老爷子望向柳岸的眼神,已经有了不屑:“高中试题,正常人不可能考满分,而且是一个学期忽然就成了第一。”
  柳岸和柳乐听到柳老爷子这句话,都愣住了。
  柳老爷子道:“冷如霜喜欢他,他对冷如霜也有感觉,但双方都还没来得及表白,冷如霜便意外死了,按道理,他应该很悲伤,但从资料上看,他并没有太多悲伤,反而在琴艺和成绩上,进步神速,这不合常理。”
  柳岸道:“也有可能是因为冷如霜的死,让他把精力都放在练琴上?”
  柳老爷子摇头道:“穷山僻壤,能有什么吉他高手?天赋再好,也要有人带,更何况,谁能让他在一个学期之内,成为全级第一?第二年高考还成为全国状元。”
  唐傲的老家,确实可以说得上是穷乡僻壤,是一个离深南市还有五百公里的一个小县城。
  柳老爷子的话,不无道理。
  “那……?”柳岸问:“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柳老爷子沉吟了一会儿,沉声道:“继续留意!随时汇报!”
  “是!”
  柳岸和柳乐同时答道。
  因为柳家第三代嫡系,居然就只有柳冰一个人!
  月如钩,寂寞竹楼,仿佛又只剩下柳老爷子一个人。
  柳岸和柳乐走了好一会儿,柳老爷子才道:“出来吧。”
  柳冰缓缓的从门后走了出来,恍如月下仙子。
  “能被你们发现的,就不叫高人了。”柳老爷子望向柳岸的眼神,已经有了不屑:“高中试题,正常人不可能考满分,而且是一个学期忽然就成了第一。”
  “都听到了?”面对这个孙女,柳老爷子的声音很慈祥,此刻的他,仿佛已经远离权力中心。
  柳冰缓缓的点了点头,喊了一声:“爷爷。”
  后面的话,已经不用再说。
  也不用再问。
  柳老爷子和柳岸、柳乐,都有能力发现柳冰在偷听,但谁也没点破。在柳岸两人的角度来说,有柳老爷子在,老爷子都不点破,他们两人更没资格点破。
  而柳冰瞬间也已经明白,她之所以能偷听,只不过是因为老爷子愿意让她听。所以,她同时也明白了一些事,一些关于她自己以前的事。
  三年前,她喜欢听一个陈璇弹琴,没多久,陈璇就转学了,之后了无音讯。
  “你认为,他的吉他水平如何?”柳老爷子看着柳乐。
  两年前,她认识了陆风,没多久,陆风也转学,不知去向。
  一年前,她喜欢听梅城弹琴,之后,梅城连一句道别也没有,就离开了学校。
  这就是柳家的力量。
  “你是我唯一的孙女。”柳老爷子看着柳冰。
  柳冰来偷听,他是一早就知道的,也想着是时候让她知道一些事,同时让她知道一些跟男生交往的分寸,现在看来,好像还起了反效果。
  柳冰几乎是马上读懂了老爷子的眼神,老爷子用眼神告诉了她,他必须这么做。
  柳冰没有问为什么。
  柳家唯一的孙女,光这个身份,就足够让她无话可说了。
  快天亮的时候,唐傲回到了宿舍,秦胖子依然睡得像死猪一样,呼噜声惊天动地。
  “你已经长大了。”柳老爷子看着柳冰,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已经长大了,所以,有些事就该让你知道了。
  柳冰还是没有说话,老爷子虽然十分宠爱她,但是,在柳家,老爷子就是绝对的权威,绝对的权力。
  “我柳家的女婿,一定是个惊天动地的男子汉,大丈夫。”柳老爷子哼了一声:“凡夫俗子,一律驱逐。”
  柳冰叹了口气,她连叹气都这么美,美得让人心疼:“我还没想找男朋友,所以是不是凡夫俗子,并不重要,我也只是听听别人弹吉他,从中学点技巧而已。爷爷,让我难受的不是您驱赶的那些人。”
  柳冰几乎是马上读懂了老爷子的眼神,老爷子用眼神告诉了她,他必须这么做。
  柳冰说着,已经站起来,走向了门口。
  “原来,我在爷爷心目中,是这么没眼光,而且还见一个爱一个。”
  你不相信我的眼光,所以才会去调查我感兴趣的男孩。
  你觉得我会见一个爱一个,所以才会用手段赶走我身边的男孩。
  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代表了你对我的看法。
  “你认为,他的吉他水平如何?”柳老爷子看着柳乐。
  柳冰淡淡的说完这句话,向柳老爷子行了个礼,便走出了门外。
  柳老爷子愣住了。
  他忽然发现,柳冰真的长大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懂得撒娇的小女孩了,她也有了自己的思想,甚至有了自己的个性。
  “爷爷,我对权力没兴趣,我只想像个普通人那样活着。”门外传来柳冰的声音,然后,才是她远去的脚步声。
  柳冰的父母死得早,柳冰八岁之后,都是由老爷子亲自在带。柳老爷子看着门外,柳冰远去的背影,忽然露出了苦笑。
  柳冰来偷听,他是一早就知道的,也想着是时候让她知道一些事,同时让她知道一些跟男生交往的分寸,现在看来,好像还起了反效果。
  他强势,但好像柳冰也挺强势的,是不是他一直在影响着她?潜移默化中造成了柳冰现在的个性?
  柳老爷子皱起了眉头。
  柳冰来偷听,他是一早就知道的,也想着是时候让她知道一些事,同时让她知道一些跟男生交往的分寸,现在看来,好像还起了反效果。
  有的最多只是遗憾,他知道,这个孙女,多少会有点责怪他,埋怨他,甚至有可能很长时间不理他。
  老爷子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现在老爷子还在,还撑得住,再过几年呢?他走了之后呢?
  快天亮的时候,唐傲回到了宿舍,秦胖子依然睡得像死猪一样,呼噜声惊天动地。
  “天赋?”柳老爷子问。
  因为柳家第三代嫡系,居然就只有柳冰一个人!
  这一晚,柳冰也没睡着。
  这一晚,唐傲也没有睡,他在后山上一直修炼。
  你不相信我的眼光,所以才会去调查我感兴趣的男孩。
  竹制的书桌上,摆着一份调查报告。
  躺在床上,唐傲忽然又想起了冷如霜,然后,还想到了柳冰。他忽然一惊,为什么会想到柳冰?
  虽然他的修为还要四个月才解封,但是,修炼的本身,还是能让他的精气神有所提高。
  柳冰已经满十八岁,也是时候为柳家出力了。
  其实她也是今晚才知道唐傲的名字,才知道唐傲居然是本届高考状元。
  但是,这又如何?老爷子作为柳家的掌舵人,他必须站在柳家的角度思考问题,因为s十三年前的那场大战,最终另外四家肯定还会卷土重来。
  柳家。
  柳冰缓缓的点了点头,喊了一声:“爷爷。”
  她想了很多,很多。
  唐傲的老家,确实可以说得上是穷乡僻壤,是一个离深南市还有五百公里的一个小县城。
  俗世中,再漂亮的女孩,在修仙者眼中,也不过是带肉骷髅而已,为什么会想到她?
  为什么?
  柳家势力虽大,但这些年人才凋零,很多方面,都有欠缺,都有漏洞,而将来,这些漏洞会成为他们的致命伤。而现在,又没有完全可信的人来填补这些漏洞。
  不得不说,后山确实是个练功的好地方,一整晚都没有人来打扰他。
  唯一的希望,就在柳冰身上了。
  唐傲正式决定,明天开始,再也不去后山练琴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