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放纵之后

  沈棠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带我出去......”
  然而她的声音微不可闻,只有唇瓣上下张合。
  沈棠满脸不正常的酡红,萧景琛怎么可能看不出她是沾染了药物,楼下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想上来,被他的保镖扭住胳膊。
  “先生,怎么处置?”保镖询问萧景琛的意见,恭恭敬敬,一眼也不敢去瞧他怀里的女人。
  萧景琛沉着脸:“沈棠!”
  萧景琛皱了皱眉头,萧家先行退婚原本就在舆.论上不占优势,如果沈棠在退婚当天出事,只会让更多人将这当作萧家的把柄。
  他知道萧玉墨很蠢,但是没想到能蠢到这个地步。
  要对沈棠做些什么的话,就不能等过了这段风头?他是生怕别人联想不到是萧家动的手吗!
  “沈小姐,你还好吗?”萧景琛试图唤回沈棠的理智,他伸手欲把沈棠推开,可惜没能成功,这个女人牢牢地攀附在他身上。
  萧景琛正要把沈棠扯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就踮起脚尖咬住了他的唇瓣。
  沈棠难受极了,她根本就听不清楚萧景琛在说些什么,她只觉得更加燥.热难耐,而萧景琛在身边,给她带来了可以缓解的温度,她的脸颊贴在萧景琛的西装外套上,磨蹭着。
  萧景琛正要把沈棠扯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就踮起脚尖咬住了他的唇瓣。
  舌尖探进去毫无章法地亲吻,末了,却像是嫌弃似的将他推开,脚步踉跄了两下,伸手去擦唇上的痕迹。
  萧景琛眼底酝酿着风暴,扑上来亲了他又嫌弃,沈棠把他当成什么了?!
  “呵。”萧景琛冷笑,掐着她的细腰,把她抱了起来:“你最好不要后悔。”
  周围的保镖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生怕被萧景琛的怒火波及。
  萧景琛正要把沈棠扯开,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就踮起脚尖咬住了他的唇瓣。
  他们刚才是不是应该阻拦的?但是谁能想到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如此生猛,扑上来强吻了萧家这位爷......
  萧景琛沉着脸:“沈棠!”
  “喂,不许晃。”沈棠捧住萧景琛的脸,她以为自己很有气势,实际上媚眼如丝,声音也轻得像是耳边私语,大半边身子倚在男人怀里,衣袖上移,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
  “陪我一晚,我给你钱。”她迷蒙到认不出男人的身份,只以为是自己随手抓住的人。
  “呵。”萧景琛冷笑,掐着她的细腰,把她抱了起来:“你最好不要后悔。”
  沈书瑶一定给她安排了不堪的戏码,相比起来,倒不如她自己选择。
  萧景琛沉着脸:“沈棠!”
  她都重生了,不在乎放纵一回,这男人身材不错。
  “呵。”萧景琛冷笑,掐着她的细腰,把她抱了起来:“你最好不要后悔。”
  沈棠看着手机上经纪人发来的消息,她没有时间跟萧景琛纠缠下去,她必须尽快赶到节目录制现场
  楼上,亲眼目睹了萧景琛抱着个女人进房间,这间酒吧实际上的主人拽住保镖:“那是谁?”
  保镖摇头,他们当然不能透露老板的隐私,当然,他们也确实不知情。
  “是什么样的天仙勾得动萧景琛?”苏嘉言喃喃自语。
  他还以为自己这位好友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和尚。
  沈棠不知道自己招惹了多么可怕的人物,她抱着萧景琛不放,男人仿佛是拒绝过,但在她过分热情的攻势下,忍无可忍地把她丢到了床上。
  沈棠不知道自己招惹了多么可怕的人物,她抱着萧景琛不放,男人仿佛是拒绝过,但在她过分热情的攻势下,忍无可忍地把她丢到了床上。
  一夜缠.绵过去,萧景琛率先清醒,触碰到怀里女人柔滑的肌肤,手像是被烫到一样挪开,沈棠嘤.咛一声,蹭了蹭枕头,还在睡着。
  房间里弥漫着情事过后的糜烂气息,萧景琛神色复杂地看着沈棠,昨天夜里的沈棠简直就是妖精,他冲动之后本来想把人送到医院,但沈棠却那么大胆地缠着他不放,直到事态无法挽回,他才发现,对方竟然还是青涩的初次。
  睡了侄子的前未婚妻......萧景琛按了按眉心,难得对什么事情毫无头绪。
  “嗯......”沈棠睁开眼睛,茫然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上他的目光,短暂的凝滞之后,整晚疯狂的记忆向她涌来。
  “沈小姐好手段,嫁不成萧玉墨,就要做他小婶?”萧景琛见她清醒过来,冷冷地开口。
  沈棠下意识呛声道:“如果你脑子还够用,就该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跟你的好侄子脱不开关系,我只是受害者,而你自己着了道,凭什么怪我?”
  要说从前她还对萧景琛有敬畏之心,但就在此刻,萧景琛的身份在她心里发生改变,成了她的一夜情对象。
  “沈小姐好手段,嫁不成萧玉墨,就要做他小婶?”萧景琛见她清醒过来,冷冷地开口。
  睡了就睡了,能怎样?都是萧玉墨和沈书瑶搞的事情,萧景琛这算是没管住侄子的报应吗?
  萧景琛沉着脸:“沈棠!”
  沈棠和他对视片刻,想再说点什么,可她身无寸缕,两个人距离这样近,近到好像还能回想起肌肤相贴的热度,她目光中闪过几分狼狈,但很快又坚定起来。
  还是被沈书瑶算计了,不管跟谁睡了一晚,是不是破坏了沈书瑶原本的计划,她都觉得郁闷,可是换个角度,人选是萧景琛,这件事对她来说就多了可以利用的理由。
  沈棠根本就是真的把他当成鸭来嫖了!
  昨天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现在却板着一张高冷禁欲的脸判若两人,让她心里生出莫名的火气。呵,道貌岸然!
  萧景琛目光中带上几分惊异,沈棠的表现区别于他设想过的任何一种,不吵不闹也没有趁机要挟,但毫无疑问,她这样更加令他感到被羞辱。
  还是被沈书瑶算计了,不管跟谁睡了一晚,是不是破坏了沈书瑶原本的计划,她都觉得郁闷,可是换个角度,人选是萧景琛,这件事对她来说就多了可以利用的理由。
  沈书瑶的手段一点都没变,重新回到这个时间,沈棠没有因为退婚大闹,沈书瑶仍旧会用陷害和流言试图把她踩在脚底。
  “底下有沈书瑶安排的记者,萧总送我出去不成问题吧?”沈棠理所当然地提出要求。
  床上说的胡话也被她清晰地记住了,她忍着羞耻兑现,同时也是冲萧景琛撒气,她不计较才怪!
  沈棠看着手机上经纪人发来的消息,她没有时间跟萧景琛纠缠下去,她必须尽快赶到节目录制现场
  萧景琛啊......萧家这位掌权人可不是什么温和的脾气,如果他知道背后的算计,沈书瑶还能顺顺利利地嫁进萧家吗?
  “这件事我会找幕后的人讨回来,萧总到时候不要包庇就好。”沈棠坦然地打理好自己,从地上捡起了包包,翻找出一张银行卡,扔到床边:“昨天的事情我不跟萧总计较,成年人的一次放纵而已,说好了给钱,我也不会赖账。”
  这还是那个对萧玉墨喜欢到几近疯狂的沈棠吗?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