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酒吧买醉撞上大佬

  沈棠明知道自己不应该迁怒,但沈书瑶和萧玉墨轮番出现,提醒着她前世是如何被当成傻子算计得团团转。
  萧景琛是萧家的掌权人,没有他做靠山,萧玉墨敢那么嚣张吗?
  “棠棠,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先到我家去住?”周清关心着。
  前世,萧景琛也曾带着萧玉墨上门致歉,沈棠无法接受被未婚夫背叛的现实,坚决不同意退婚,很是大闹了一场,这个男人就只是冷冷地看着,警告沈家大事化小,不要传出风声。
  现在,又是熟悉的场景,不同的是她绝不会再像前世那么愚蠢。
  沈棠咬了咬唇瓣,拔腿往楼上跑去,周清的哥哥是这里的股东,她得找到经理求助才行。
  这些人都带着伪善的面孔,实际上个个都认为她不配和沈书瑶相比!
  “萧家主何必跟我道歉,我受不起。”沈棠说完,提着裙摆转身就走。
  萧景琛望着沈棠的背影,俊美的脸上满是阴沉。
  沈家这个养了十九年的假千金,并不像他所调查到的那样懦弱,相反,很有几分烈性。
  “小叔,沈棠就是这样不可理喻的女人,您也看到了,在您面前她都如此不敬。”萧玉墨言语中充满试探。
  “蠢货。”萧景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如果萧玉墨不是他兄长去世后留下唯一的血脉,他真想把这家伙扔得远远的。
  萧玉墨敢怒不敢言,“小叔......”
  “棠棠,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先到我家去住?”周清关心着。
  “让她同意退婚,分明有无数种办法,你偏偏选了最蠢的一条路。”萧景琛声音里带着真切的怒火,让萧玉墨大气都不敢出。
  看着他懦弱没担当的样子,萧景琛更是失望:“只要她对外公开,折损的就是萧家的名誉,引起股价动荡的话,你就从公司滚出去。”
  萧玉墨心里不服气,可在小叔盛怒之下,他根本不敢反驳,只得沉默。
  沈棠怎么敢公开?她的合约在萧氏的娱乐公司手里,违约金就是她一辈子都赔不起的数字,萧玉墨想到这些,对沈棠不以为然。
  骂了萧玉墨两句,根本不够沈棠出气,但她现在又什么都做不了。
  这些人都带着伪善的面孔,实际上个个都认为她不配和沈书瑶相比!
  萧家在帝都一手遮天,萧景琛掌握着经济命脉,她这个被退婚的小人物,无权无势,要怎么做才能撼动萧家?
  沈棠咬紧牙关,她绝对不能像前世一样不明不白地被他们当成踏脚石,沈书瑶想踩着她成名?没那么容易!
  “棠棠?沈家把你赶出门了?”正在沈棠不知该何去何从之际,好姐妹周清打来电话,声音焦急:“你快看那个白莲花的朋友圈,她又在内涵你了!”
  接到周清的电话,沈棠心里一暖:“我没事,我跟他们断绝关系了,沈书瑶爱发什么就发什么吧。”
  “我可怜的棠棠......那对渣男贱女真是太过分了!”周清心疼极了。
  “让他们锁死才好呢,省得祸害我。”沈棠打起精神来安慰好姐妹:“行啦,我没事,明天我还有节目要拍呢,下一个大明星就是我~”
  她前世被沈书瑶踩进泥里,身边的所有人都站在沈书瑶那边,只有周清始终陪着她,相信她,重生回来,再听到周清的声音,沈棠的心情松快了很多。
  “蠢货。”萧景琛疲惫地捏了捏眉心,如果萧玉墨不是他兄长去世后留下唯一的血脉,他真想把这家伙扔得远远的。
  见了面,沈棠坐下来不发一言地灌了几杯酒,周清看着心疼,又没办法劝,想着让她发泄一下情绪也好。
  “棠棠,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先到我家去住?”周清关心着。
  “放心,节目录制完我就能拿到报酬。”沈棠放下酒杯,脑袋靠在周清肩上:“不过富婆愿意养我的话,我肯定不会拒绝。”
  沈书瑶包容道:“你冷静冷静也好,那我不打扰你了。”
  周清噗嗤笑出声,没有推开她:“我还等着你养我呢,未来的大明星。”
  正说着话,沈棠听到了她厌恶至极的声音:“妹妹,原来你在这里。”
  沈棠看穿了沈书瑶虚伪的表象,没给她好脸色看,翻了个白眼:“关你什么事?还有,别乱叫,谁是你妹妹。”
  她都离开沈家了,沈书瑶怎么阴魂不散的?一声妹妹,听得沈棠直犯恶心。
  这些人都带着伪善的面孔,实际上个个都认为她不配和沈书瑶相比!
  “你现在生气,但是也不该就这么从家里跑出来,我们都很担心你。”沈书瑶满是关切:“妹妹,明天还要录节目,跟我回家去吧?”
  周清挡在沈棠跟前,气愤地瞪着沈书瑶:“你少来假惺惺!抢了棠棠的未婚夫又把棠棠赶走,现在来装好人?”
  “对不起......”沈书瑶脸色苍白起来,好像被这指责伤透了心,站都站不稳:“我没有想抢妹妹的婚约,只是跟萧家定下婚约的本来就是沈家,并且玉墨哥哥说他从来都跟你没有关系......”
  沈棠怎么敢公开?她的合约在萧氏的娱乐公司手里,违约金就是她一辈子都赔不起的数字,萧玉墨想到这些,对沈棠不以为然。
  字字句句,都是在往沈棠心尖上戳,沈棠透过酒吧的热闹,看着沈书瑶这仿佛不染尘埃的小仙女样子,按捺着心里奔腾的怨愤,扯了扯唇角:“萧玉墨那种垃圾,你喜欢就拿去,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没时间理你,也不会跟你回去,麻烦你从我眼前消失,懂了吗?”
  沈书瑶包容道:“你冷静冷静也好,那我不打扰你了。”
  沈棠咬了咬唇瓣,拔腿往楼上跑去,周清的哥哥是这里的股东,她得找到经理求助才行。
  转身,她的目光不经意地与酒保对上,闪过狠辣之色。
  她都离开沈家了,沈书瑶怎么阴魂不散的?一声妹妹,听得沈棠直犯恶心。
  沈棠不识趣,她只好给这“妹妹”送份大礼......沈书瑶唇角挂着笑容,想象着明天记者会拍下来的热闹,脚步轻快地离开。
  沈棠咬了咬唇瓣,拔腿往楼上跑去,周清的哥哥是这里的股东,她得找到经理求助才行。
  她想去找安保人员过来,自己却手脚发软,她刚拿出手机,后面的人伸手过来,她的手机被打落到地上,混入热闹的人群里。
  走出几步,沈棠发觉不对,有几个人在尾随她!
  身后的尾随者被人群阻隔,沈棠思绪越来越模糊,突然撞入一个清冷的怀抱。
  谁在害她?是刚才来的沈书瑶在这里布了局?
  服务生上前来送上他们点的酒,沈棠喝了以后有些头晕,她站起来:“清清,我去一下洗手间。”
  “沈小姐?”
  不过,再怎么心疼沈棠,周清也不得不吐槽,她选男人的眼光太烂。
  周清骂了沈书瑶几句,哄着沈棠,但是对于沈棠说不在意的话没有当真,毕竟沈棠对萧玉墨多么痴恋,她还能不清楚吗?
  是萧景琛。
  萧玉墨那个眼瞎的渣男!沈棠哪里不比沈书瑶出色?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