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与冰山美女坠入荒岛

  清风,夜光,淡淡的幽、香。
  飞机即将起飞,林北慢慢的掏出一本书,优雅的展开扉页。
  他看似凝神,实则是用眼角余光,偷偷瞥向身旁坐着的美女。
  OL制服套裙,身材窈窕满。
  拥有成熟的女人韵味的同时,冷艳俏脸给人以生人勿进的味道。
  有此美女,机不可失。
  林北微微一笑:“你好,陈诺澜小姐,我叫林北,嗯……请问刚才地震了吗?”
  “滚。”
  冷冰冰的撂下一个字后,美女开始闭目养神了。
  林北一呆,“美女你那么漂亮,怎么可以没礼貌呢……”
  “刚才没有地震,你也不用说,看到我之后心头一震。我的手链上清晰的雕刻着陈诺澜三个大字,所以我也不好奇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我是个有礼貌有素质有涵养的人,所以,请TM滚。”
  “……”
  搭讪碰了一鼻子灰,林北倒没觉得有什么。
  反正他就是个屌丝,刚从某抖上学的土味情话,也翻不起什么浪。
  作为新一代大城市月光族,林北的生活除了吃饭,写代码和打游戏之外,就只剩下贫穷。
  壮汉捂着脑门惨叫一声,身体失重跌落下飞机。
  对他这种屌丝来说,美女只能远观,不可玩。
  航班从连云港,飞往阿尔巴尼亚旅游度假区。
  如果不是公司指派任务,要去国外进行交接,林北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坐飞机出国旅游的机会。
  短暂颠簸后,飞机升往云层……
  凌晨五点三十分,黑沉沉的天边忽然亮起一道金线。
  滚、烫光线陡然雀跃腾空,半边的火球还没来得及散发光和热,就泼洒开万里红云。
  这一瑰丽壮观景象,与林北没有半点关系。
  日出每天都有,美女却不常见。
  深吸一口气,如兰似麝的幽、香让林北精神一振。
  原来,美女身上都是带着香味的么……
  忽然,陈诺澜冷不丁问了一句,“好看么?”
  凌晨五点三十分,黑沉沉的天边忽然亮起一道金线。
  “好看。”
  下意识回答后,林北不由老脸通红,干咳一声苍白辩解道,“我是说这本书挺好看。”
  陈诺澜眸子里寒光冷冽,“可你把书拿反了。”
  林北一呆,支支吾吾的一阵干笑。
  陈诺澜厌恶的瞥了他一眼,随即身子靠向走廊的方向,刻意与林北拉远了些距离。
  林北无奈,只能苦笑。
  从上飞机开始,陈诺澜就察觉到了林北的目光。
  自小姿色过人的她,已经习惯了雄性贪婪的目光,因此勉强可以忍受。
  直到林北在她身边贪婪的深吸一口气,露出伟琐笑容的时候,陈诺澜才终于忍不住!
  被陈诺澜嫌弃后,无奈的林北,只能将目光投向蔚然云海。
  太阳已经升高,将可视的一切染得通红,包括左侧的机翼。
  等等……染红就算了,为什么机翼还在冒烟?!
  “我……”
  林北揉了揉眼睛,发现机翼真的在冒黑烟。
  卧槽,出大事了!
  林北一呆,支支吾吾的一阵干笑。
  还没等林北向空乘人员反馈,砰的一声机翼炸裂,飞机开始疯狂晃动。
  尖叫声,孩童的哭声,混杂着男人的咒骂声音,让场面混乱不堪。
  空姐踉跄着走近机舱,“大家不要慌,扯下头顶的呼吸装置,千万不要解开安全带。”
  卧槽,出大事了!
  “去你*的安全带!”
  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一把扯下安全带,愤怒的道,“快让你们机长过来,给老子拿降落伞!”
  有不少人纷纷效仿,“飞机马上就要炸了,难道你想让我们绑在飞机上等死吗?”
  “我也要降落伞!”
  飞机颠簸得更厉害,茶杯,没放稳的行李箱,手机,开始在机舱里乱飞。
  不知是什么东西,砰的一声撞烂了飞机玻璃,恐怖的气压下,铁皮直接被撕开一条大口子。
  作为新一代大城市月光族,林北的生活除了吃饭,写代码和打游戏之外,就只剩下贫穷。
  闹着要降落伞的壮汉,离窗户最近,直接被扯出机舱,惨叫着不知所踪。
  刚才一起闹腾的人,慌乱的坐下系好安全带,扯下呼吸机拼命的喘。
  阳光,沙滩,还有茂密的热带丛、林,陌生的景象,让林北短暂惊愕,便回忆起飞机失事的情景。
  “啊!我新买的Iiphonr手机!”
  是邻座的陈诺澜!
  一年轻小哥的手机脱手飞出,落到地板上,他情急之下解开安全带,想要去抢。
  可就在解开安全带的瞬间,飞机的一次颠簸,将他送到了窗口位置。
  在气压的强大撕扯力下,年轻小哥一点点被拖拽出飞机。
  这一刹那,林北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沉沉昏了过去……
  “救命啊!”
  可在面对死亡的恐惧时,没有任何人愿意施以援手。
  是邻座的陈诺澜!
  伴随着歇斯底里的呼喊求救声,年轻小哥被风压一点点拖拽出机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有个不信邪的壮汉,抓着空姐的肩膀摇晃,疯狂的吼道,“快把降落伞发给我们!”
  “对不起先生,民航飞机没有降落伞。”
  阳光,沙滩,还有茂密的热带丛、林,陌生的景象,让林北短暂惊愕,便回忆起飞机失事的情景。
  空姐没有安全带,只能抱着附近的座椅靠背。
  在壮汉的摇晃下,她吓得花容失色,摇摇欲坠即要抓不稳,被气压给吸出机舱!
  林北看不下去,抓起桌上的玻璃杯,砰的砸在壮汉脑门上。
  “你给我滚下去!”
  壮汉捂着脑门惨叫一声,身体失重跌落下飞机。
  面对漂亮空姐投来的感激眼神,林北回之以苦笑。
  生死关头,才更容易暴、露人性的丑恶。
  但凡能施以援手的,林北不会吝啬。
  与此同时,飞机开始极速下坠。
  在恐慌与巨大的压力下,许多人撕下衬衣,啜泣着写下遗言。
  下方是深邃无边的海域,随着飞机以惊人的速度坠落,林北后脊发凉,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他今年才二十三岁,却要带着纯洁无暇的出男之身前往天堂。
  操蛋的老天爷,我不想死啊!
  任凭众人如何咒骂,飞机坠落的速度也不会有丝毫的减缓。
  就在这时,陈诺澜解开安全带,紧抓住飞机扶手。
  林北大惊,“你不要命了。”
  陈诺澜俏脸苍白,惨然笑道,“劝你也把安全带解开,否则会跟着飞机残骸一起沉下去。”
  是邻座的陈诺澜!
  林北怀着一丝期冀问,“解开安全带就有生存几率?”
  “不。尸体浮在水面上时,更容易被打捞。”
  “我……”
  呼,总算捡回一条命。
  强大的求生意志下,林北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着从窗户爬出。
  他脑袋混混沌沌,随时都可能晕过去。
  是邻座的陈诺澜!
  海水倒灌入机舱,冰冷的触感让林北恢复稍许清醒。
  阳光,沙滩,还有茂密的热带丛、林,陌生的景象,让林北短暂惊愕,便回忆起飞机失事的情景。
  林北大概明白,昏迷在海面上的他,像潮汐中的鱼儿一样,被推着到了这一处岛屿。
  如果现在昏迷,就会随同飞机一起,沉入冰冷海底。
  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
  “咳咳!”
  潮汐将海浪推向沙滩,退潮时会留下活剥乱跳搁浅的鱼儿。
  浑浑噩噩不知过了多久,当第一缕阳光洒在脸上时,林北才勉强分清了地狱和人间的区别。
  林北猛然坐起身,捂着鼓胀的肚子,呕出大量的海水。
  这一刹那,林北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沉沉昏了过去……
  飞机拍打在水面四分五裂,强烈的震荡让林北双眼发黑。
  稍缓了一会,等脑袋没那么晕了,林北晃晃悠悠站起身,打量着周遭环境。
  飞机下沉带动旋涡,林北拼命向海面游动,对抗庞大的吸力。
  阳光,沙滩,还有茂密的热带丛、林,陌生的景象,让林北短暂惊愕,便回忆起飞机失事的情景。
  终于,飞机彻底沉入海底,林北的脑袋冒出水面,感受到第一缕阳光。
  阳光,沙滩,还有茂密的热带丛、林,陌生的景象,让林北短暂惊愕,便回忆起飞机失事的情景。
  拥有成熟的女人韵味的同时,冷艳俏脸给人以生人勿进的味道。
  林北无言,紧紧抓着座椅。
  林北扶着晕眩的脑袋起身,忽然发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道熟悉的倩影。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