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够高冷

  与此同时,陈诺澜也注意到了他苏醒的动静。
  烈日暴晒,外加上在沙滩上画求救信号时,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她的身体摇摇欲坠。
  四目相对的刹那,陈诺澜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这家伙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一个小时之前,陈诺澜从沙滩上苏醒时,看到了大半边身子被浸泡在海水里的林北。
  她凭着善良的本能,将林北拖到沙滩上。
  陈诺澜紧握着木棍,顶着烈日坐在沙滩上,静等救援的同时,还时刻提防着面前陌生男人的突然袭击!
  只不过现在,陈诺澜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
  孤男寡女,共处在隔绝人类文明的荒岛上。
  在这里,不需要遵守任何道德和法律的约束。
  倘若面前陌生的男人,忽然别有意图,陈诺澜绝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糟糕,他走过来了!
  陈诺澜惊愕的看着林北正一步步的向自己靠过来!
  在如此紧咬关头,即使心中异常慌乱,陈诺澜也装出镇定自若的样子。
  她心里清楚,这会儿绝对不能露怯!
  否则,面前的陌生男人,会瞬间露出獠牙,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将自己给吞噬干净……
  就在林北走到近前时,她美眸带着彻骨寒意,直盯着林北看了一会儿,旋即俏脸做厌恶状,撇过头去。
  糟糕,他走过来了!
  林北:“???”
  尼玛,我还一句话没说呢,至于嫌弃我成这个样子?
  陈诺澜紧握着木棍,顶着烈日坐在沙滩上,静等救援的同时,还时刻提防着面前陌生男人的突然袭击!
  作为空难的两个幸存者,又流落到同一个荒岛上,理应互帮互助,等待救援。
  就在林北走到近前时,她美眸带着彻骨寒意,直盯着林北看了一会儿,旋即俏脸做厌恶状,撇过头去。
  可这位冰山美女,无时无刻不板着一张脸,看谁好像都欠着她百八十万似的。
  林北喜欢美女,但坚决不会去做舔狗!
  更何况,在这一片荒岛之上,待会儿谁跪舔谁,还不一定呢!
  林北抬头看了看天,这时候最重要的是求救啊!
  然而天空和海面一片平静,既没有飞机,也没有船只,甚至连个人的影子都没有。
  林北爬起来,翻了翻包和兜,空空如也!
  手机早掉海里了。
  林北又看向陈诺澜,得,要是指望这美女来活着,黄花菜都凉了。
  现在最重要的是活下去!
  烈日暴晒,外加上在沙滩上画求救信号时,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她的身体摇摇欲坠。
  作为一个从大山里长大的土娃子,林北一直不怎么适应大城市的生活,除了早九晚五之外,只剩浑浑噩噩。
  流落到这片荒无人烟的岛屿上,林北眺望着茂密的原始丛、林,竟然有一种回到老家的感觉。
  以林北对丛、林的熟悉程度,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并不难。
  只是身上的衣服潮凄凄的,这么下去极容易感冒。
  在荒岛上,一场小感冒,也极容易致命!
  林北也顾不上体面,迅速脱下运动服铺在沙滩上,让干燥的沙子吸收衣服的水分,在阳光暴晒下迅速晾干。
  在看到林北脱、衣服的时候,陈诺澜紧张到汗毛倒竖,死死握着手里的木棍,准备殊死反抗。
  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么!
  可是,林北压根没理会他,而是穿着大花裤衩,躲在椰子树底下乘凉,并用担忧的眼神看着陈诺澜。
  她还穿着湿淋淋的ol制服,虽说天气不冷,但靠着体温暖干衣物,很有可能生病。
  林北喜欢美女,但坚决不会去做舔狗!
  糟糕,他在色眯眯的盯着我!
  这种善意关切的眼神,在陈诺澜的眼中,却被过分解读为:充斥着欲、望、贪婪、占有、和兽、性大、发的跃跃欲试!
  陈诺澜紧握着木棍,顶着烈日坐在沙滩上,静等救援的同时,还时刻提防着面前陌生男人的突然袭击!
  她花了两个小时,在身前沙滩上写下巨大的SOS国际通用求救讯号。
  三下五除二,脑袋大小的椰子就被林北从树上扔下,他自己也一点点滑下树。
  只是这片蔚蓝的天空,并没有一架飞机经过……
  林北心中格外纠结,他想要提醒陈诺澜,最好在沙滩上晾干衣物,并到阴蔽处躲避日光。
  正值晌午,阳光自头顶暴晒,在这种状态下,人很容易脱水,严重者会被晒掉一层皮。
  可是,陈诺澜对自己抱有强烈的敌意,哪怕好心提醒,也会被当成色、狼对待。
  算了,还是先解决自己的生存问题。
  至于这位陌生的美女,林北没有义务去热脸贴冷屁、股的帮衬。
  衣物晾干后,林北迅速穿戴整齐,又捡来柔、软的树藤,将领口袖口和裤脚扎紧,避免有毒虫钻到衣服里。
  手机早掉海里了。
  做完这一切后,就该进入丛、林,解决吃的问题。
  经历的飞机失事,在海上挣扎漂流,到现在位置,已经过去了大概四五个小时。
  这会儿,林北喉咙干渴得要冒烟,肚子里也空空如也。
  在没有补给的情况下,想要进入密林深处找水源,恐怕要先被渴死在路上。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找到含水量充足的果子,比如……头顶这棵十米多高的椰子树。
  在林北想到这个主意之前,原本坐在沙滩上的陈诺澜,就已经打起了椰子树的主意。
  她捡起石块,用尽力气向树上抛掷,可没有丝毫效果。
  成年椰子树,平均在十五到三十米,陈诺澜只能仰头呆呆的看着,美眸中尽是灰败的绝望。
  她已经被太阳晒到头晕眼花,嘴唇干裂,喉咙里像是被塞进一团火。
  如果没有水源,要不了多久,她就会渴死在这里。
  就在她无比绝望的盯着树上的椰子时,不远处的林北像猴子一样,蹭蹭蹭的爬上光、滑的椰子树。
  三下五除二,脑袋大小的椰子就被林北从树上扔下,他自己也一点点滑下树。
  她凭着善良的本能,将林北拖到沙滩上。
  农村的孩子,几乎个个都是爬树掏鸟窝的高手,而林北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数了数,总共七个椰子,还没开壳就散发着诱、人的香甜味,不由得让林北胃口大动。
  她捡起石块,用尽力气向树上抛掷,可没有丝毫效果。
  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么!
  烈日暴晒,外加上在沙滩上画求救信号时,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她的身体摇摇欲坠。
  莹白椰肉格外肥美,挖下来一块,至少有小拇指厚。
  咬上一口嘎吱脆,简直比荔枝还要鲜甜。
  他举起椰子,往坚硬的木桩上那么一磕,坚硬的椰子壳顿时出现拇指大小的洞眼。
  在这座荒岛上,他反而重新找回生而为人,自在活着的感觉……
  就在林北吸溜着椰子汁,一口一个嘎嘣脆,站在不远处的陈诺澜,只能一个劲的干咽唾沫。
  烈日暴晒,外加上在沙滩上画求救信号时,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她的身体摇摇欲坠。
  这会儿,林北渴得嗓子眼直冒烟,将椰子举起,咕咚咚一顿猛灌。
  酣畅淋漓间,清甜的椰子汁流入口腔,细细品味间,还带着丝丝奶香味。
  按照指定的程序忙碌,休息,不知疲倦的日复一日,终究一无所有。
  他从十八岁就来大城市打拼,如今五年过去,林北就像个机器。
  喝下脑袋大小饱满的椰子汁后,林北忽然觉得肚子有些饿,便将椰子在一块尖锐岩石上砸成两半。
  吃果肉的过程中,林北又打开了一个椰子,坐在树下边吃边喝,还欣赏着海浪沙滩的美景。
  这种感觉,简直是重获新生!
  林北喜欢美女,但坚决不会去做舔狗!
  烈日暴晒,外加上在沙滩上画求救信号时,消耗了太多的体力,让她的身体摇摇欲坠。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