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老枭雄

  明亮洁白的单人病房中。
  一个双鬓发白的老者躺在床上,身上插着各种针管,周围密布着各式各样的医疗机器:呼吸机、心电图机、脑电监护仪。
  这种警棍,斯巴达公司出产,由合金钢锻造,前端有一粒粒鼓起来的锥儿,杀伤力很大。
  哒哒哒哒哒。
  各种精密仪器混杂在一起运作,发出了蒸汽车间般的低吼声音。
  门外则是传来阵阵的争吵声音:
  “你们哪个敢拔我父亲的呼吸机,我跟你们拼了!”
  “你们试试!”
  有人在嘶吼。
  而陡然间。
  在病床上如被冰冻住身体僵硬的老者的两条苍眉,陡然间挑了挑,缓缓睁开了眼睛,激射出两道寒光。
  很快。
  他迷茫地望着周围一切,露出了惊疑之色:“难道……我又回来了!”
  这老者,正是曾经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张海雄!
  十年前,他莫名陷入昏迷,竟然魂飞异界,踏上了修真之路,并凭着过人胆色,历尽千年,一步步成为惊天动地的“星辰老祖”,只可惜在飞升渡劫里被金雷轰成齑粉。
  他都以为彻底完了!
  为了这件事,张海雄的三儿子“张学文”,正跟医院人士在激烈争吵,甚至都快要动手了。
  万没想到,他竟再一次回到了地球都市。
  张学文梗着脖子红着眼睛,对着那七八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发吼:“试试!你们试试拔我父亲呼吸机!”
  而地球的时间,仅仅过去了十年而已,他也成了植物人躺在病床上十年。
  十年悠悠光景,时过境迁,想当年他创立的商界传奇“张氏集团”,因为群龙无首,所以一再衰败,如今已是苟延残息,甚至欠下了一大笔屁股债。
  更重要的是,集团临近申请破产,支付不起这天价医疗费,医院方面提出要“请”老爷子离开,但谁心里都明镜似的,老爷子一旦离开了病房,就得进棺材!
  为了这件事,张海雄的三儿子“张学文”,正跟医院人士在激烈争吵,甚至都快要动手了。
  张海雄迷迷糊糊中,听出了是三儿子的声音,心中一震,大抵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眼珠子里迸发出了凌厉之色。
  ……
  门外。
  张学文梗着脖子红着眼睛,对着那七八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发吼:“试试!你们试试拔我父亲呼吸机!”
  他像一头怒极了的野兽。
  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保安队长面露阴沉之色,摇头道:“张公子,没你这么胡闹的!你们付不起钱,还赖皮不走,丢不丢人?”
  张学文梗着脖子红着眼睛,对着那七八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发吼:“试试!你们试试拔我父亲呼吸机!”
  “你滚!”张学文把所有涵养都丢了,为了父亲,他敢把皇帝拉下马,他吼道:“你让李院长过来!他答应过我们长期治疗的。”
  “哼。”保安队长冷笑起来了,从怀里掏出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你自己看看!驱逐令是李院长亲自签署的,你找他还有用?”
  张学文起初不敢相信,但接过了文件,定睛一看,脑袋里嗡嗡的,两眼发黑,脚都有些站不稳了,颤声道:“李光亮你这个卑鄙小人……”
  就见七八名保安拧眉瞪眼地冲了上来,两三下就将张学文给摁在了地上,拳打脚踢。
  保安队长摆手道:“张公子,让让道儿吧,医院里里外外这么多人,事情闹大了,你们张家更加脸面过不去是不是?”
  张学文起初不敢相信,但接过了文件,定睛一看,脑袋里嗡嗡的,两眼发黑,脚都有些站不稳了,颤声道:“李光亮你这个卑鄙小人……”
  “滚!”张学文把文件捏成了一团砸在了保安队长脸上。
  保安队长脸色腾地就涨红了,咬牙道:“给脸不要脸,哥几个!把这小子抡一顿再报警,妈的!”
  一声令下。
  就见七八名保安拧眉瞪眼地冲了上来,两三下就将张学文给摁在了地上,拳打脚踢。
  这一顿胖揍。
  打得张学文鼻子孔里流血,眼角都肿了,抱着头只是惨叫,狼狈不堪,崭新的西装上全是深深的脚印。
  “走!把姓张那老不死的呼吸机给拔了,送他上西天。”保安队长撇了撇嘴,大步就要走进病房。
  “别!别!”张学文疯了似的扑了过来,双手抱着保安队长的腿,跪了下去,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拔我父亲的呼吸机……求你了!”
  “你他妈的烦不烦人。”保安队长大为不耐烦,抬起了皮鞋鞋尖,猛踢张学文的肚子。
  啪啪啪!
  连踢了七八下。
  张学文这种文弱书生,哪里扛得住,被踢得嘴角都溢出了鲜血,痛得他蜷缩成了一团,泪水地眼眶里旋转着,但死死抱着保安队长的大腿,不肯松开。
  门外则是传来阵阵的争吵声音:
  “呀!这小子真够固执的,是你自己找死!”保安队长从腰间里抄出了那条灰色警棍,就要往他脑袋砸下去。
  这种警棍,斯巴达公司出产,由合金钢锻造,前端有一粒粒鼓起来的锥儿,杀伤力很大。
  这一棍下去,张学文至少得躺床三个月。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猛听得有人威严断喝道:“住手!”
  这一喝声。
  为了这件事,张海雄的三儿子“张学文”,正跟医院人士在激烈争吵,甚至都快要动手了。
  不亚于天上打了一个霹雳,在众人耳朵里嗡嗡炸开。
  这老者,年近六十了,脸色有些发白,但身材挺拔如泰山,双肩开阔能跑马,两只锋利的鹰眼,盯着谁,谁就得冒凉气!
  张海雄心里也是百感交集,股股暖流涌来,一伸手将儿子给拽了起来,沉声道:“好孩子,有为父在,你什么也不用怕了!还有……”
  尤其是张学文,这可是他家老幺,是心头肉!
  他话锋一转,双手揪着儿子的衣领,四目对视,正色道:“我们张氏子孙,绝不跪外人,也绝不容外人欺负!懂吗?”
  “父……父亲?”张学文伸手擦去了眼角的鲜血,瞪大了双眼,颤声道:“父亲!父亲!”他扑了过去,放声痛哭,说道:“您终于醒了!您终于醒了!”
  为了这件事,张海雄的三儿子“张学文”,正跟医院人士在激烈争吵,甚至都快要动手了。
  自己昏迷的这段日子,还有人敢如此对待他张某人的儿子!
  保安队长停住了手,眉头一皱,扭头去观望,正正看见那摆满了医疗仪器的病床前,站着一名苍眉倒竖的老者。
  他没想到!
  张海雄此时此刻,眼珠子都喷着冲天怒焰。
  正是一代枭雄“张海雄”!
  “你站在一旁,为父替你出一口气!”张海雄声音森然至极,让人不寒而栗。
  张学文热泪盈眶,重重地点了下头道:“是!”
  “什么!”保安队长吓得脸色巨变,倒退了几步,颤声道:“你……你……你醒来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