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魔觉醒

  无极大陆上的人,想要扬名立万,光耀门楣,成为人上人,成为神魔武者堪称是一条捷径,
  每一个人,在六岁的时候就可以接受神魔觉醒仪式,看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一个武者,神魂觉醒者,就可修神武,成为一名神武者,魔体觉醒,就可修魔武,成为一名魔武者。
  神魔觉醒仪式,是有无极大陆上的神魔殿中人来主持,两年一次,接受觉醒仪式的人,年龄最小在六岁,最大不能超过十二岁,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四次接受觉醒仪式的机会。
  有些人第一次就能成功,有些人则是在最后一次才成功,若四次之后依旧无法成功,就只能当一世凡人,再无成为神魔武者的可能。
  而神魔觉醒成功的人,就可以外出修行,进入专门的学院,或者是宗门、家族,学习更高深的神魔之法。
  “下一个!”
  就是这两年一次的机会,被无数孩子视作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对风七却不甚友好,他六岁开始接受神魔觉醒仪式,却以失败收场。
  八岁那一年,还是失败。
  十岁那一年,依旧失败。
  十二岁这一年,就是今天。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长不用多礼,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条件?”
  上午,少阳村村口,聚集了大量的人,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聚在了此处,等待神魔殿中人的到来。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长不用多礼,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条件?”
  每两年,北陵郡城的神魔殿,就会派人出城,去村子里帮助那些符合年龄的孩子进行神魔觉醒,这也是决定着无数孩子未来命运的事情,只是把控命运的不是神魔殿之人,而是自己。
  少阳村全村,这次符合年龄的孩子共有十三个人,风七就是其中之一。
  “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成功!”风七今年十二岁,之前已经接受过三次神魔觉醒,但都以失败告终,今天是他最后的机会。
  “我先来!”王冠当先上前,并对品山和香苑躬身一礼。
  就在风七心中稍显忐忑之时,却突然感受到一道目光,扭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年龄和自己相仿的少年,正讥嘲的看着自己。
  “王冠……”
  风七心中暗哼一声,就直接收回目光,他和王冠在村里一直都不对付,因为风七从小就没有父亲,只有一个母亲,也就难免会遭受一些非议,就因为这样的非议,让风七和王冠可没少动手。
  不过,风七也有一个朋友,就是在他身边的一个胖胖少年,今年同样是十二岁,名叫周山。
  风七、周山、王冠三人,是这次十三个欲要接受神魔觉醒的人之中年龄最大的,不但都是十二岁,且之前都已经接受过三次神魔觉醒,都以失败告终,可谓是难兄难弟。
  “小七……你说我们这一次能不能成功!”周山压低声音,小声问道。
  “不知道……”
  “我先来!”王冠当先上前,并对品山和香苑躬身一礼。
  神魔觉醒,虽然每个孩子都期待,但真正能觉醒的还是少数,且这种事本就说不清,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就一定成功。
  风七和周山,都已经失败了三次,更没有底气。
  “希望成功吧!”
  是啊,希望成功,是多少人的希望,可最终又有几人能达成所愿,那所谓的希望,对绝大部分人来说,最终只是变成了绝望。
  一直到临近中午,天边才突然出现一辆马车,没错,就是一辆马车,尤其是拉车的两匹白马更是醒目。
  “下一个!”
  这两匹白马,比正常的马匹更加雄峻,奔跑的四蹄之下,均缭绕着一团云雾,为其更添飘渺。
  “踏云驹……神魔殿的大师来了!”众人之中,顿时有欢呼声响起,尽显兴奋。
  风七眼中也尽是希夷,踏云驹是一种拥有飞行能力的灵兽,尤其是那美丽的外表,更是令人心动,但踏云驹却不是一般人可以拥有的,却是神魔殿人员的标配。
  很快,马车就在众人面前落下,落地无声。
  看似普通的马车上,却有一个醒目的图案,是一个双剑交叉的图案,双剑一黑一白,双剑之后还有一个黑白分明的暗纹,只能看出是无数线条构成而已,但这黑与白,分别代表着神与魔,正是神魔殿的标志。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突然上前,正是少阳村的老村长,在马车前停下,躬身行礼,道:“少阳村上下,恭迎神魔殿大师驾临!”
  车帘掀开,从马车上下来两道身影,一男一女,男子身穿黑衣,俊朗而又壮硕,流露着一种狂放气息。
  女子很美,一袭白色长裙,黑色长发飘逸,给人一种如沐春风般的惬意。
  “觉醒失败……”一个个少年少女不断上前,但一个个都以失败收场。
  神魔殿人员,每次去各个村落帮助村民的孩子觉醒,都是两人一队,且一个是神武者,一个是魔武者。
  一直到临近中午,天边才突然出现一辆马车,没错,就是一辆马车,尤其是拉车的两匹白马更是醒目。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长不用多礼,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条件?”
  “那就开始吧!”
  “回香苑大师的话,今年有十三名孩子符合年龄!”
  香苑点点头,对身旁的黑衣男子说道:“品山,那就开始吧!”
  品山轻嗯一声,和香苑同时拿出一颗圆珠,只不过品山拿出的是黑色的圆珠,香苑拿出的是一颗白色的圆珠,正是能帮助孩子觉醒所用的神魔石。
  “符合年龄的孩子,一个个来!”
  “我先来!”王冠当先上前,并对品山和香苑躬身一礼。
  香苑微微一笑,道:“你已经失败了三次,这是最后一次了!”
  “这次我肯定能成功!”
  “那就开始吧!”
  这个吊坠,是他娘送他的,从其出生那一天起就一直带在身上,现在面临最后的一次机会,风七心中也是倍加紧张,将吊坠握在手心,仿佛能为他带来无尽勇气,因为那是他的娘亲,是他唯一的亲人。
  话音落,香苑和品山手中的神魔石就同时亮起,一黑一白两道光束落在王冠身上。
  “平心静气!”
  就算香苑不做提醒,王冠也已经闭上双眼,静静感受进入体内的神魔石之力。
  神魔石,在被神武者和魔武者的力量激发并进入被觉醒者的体内之后,就会主动激发隐藏在其体内的神魔之力,要么神魂觉醒,要么魔体觉醒,若两者均不能觉醒,就说明其体内的神魔之力太弱,不足以修行。
  六岁到十二岁之间,是一个人最佳觉醒的时间,虽然不是绝对,但绝对适用于绝大多数人,若是天才,六岁之前就能觉醒,甚至一出生就可以觉醒,而超过十二岁还没有觉醒,那再觉醒的几率就很渺茫了,除非有其他机遇。
  十几个呼吸之后,王冠那平静的神色突然发生了波动,且骤然发出一声低吼,随即其身上就亮起淡淡黑光,并逐渐凝聚成一个黑色光纹,正是魔体觉醒的象征——魔之圣纹。
  “哈哈……成功了!”人群中,顿时传来惊喜的笑声,正是出自王冠的父母。
  在众人的注视下,王冠身外的魔之圣纹中也逐渐亮起三点星光,尤为醒目。
  品山淡淡一笑:“三星魔纹,还不错!”
  在一个人觉醒的时候,无论觉醒的魔之圣纹,还是神之圣纹,都会有星光闪烁,星光越多,说明资质越好,一星最低,九星最高,甚至还有传说中的十星圣纹。
  “哈哈……成功了!”人群中,顿时传来惊喜的笑声,正是出自王冠的父母。
  不过,圣纹的星阶高低,只是代表个人资质,不能代表一切,当然资质越好,未来的成就也可能会更好。
  “他竟然成功了!”周山很是不爽,因为他对王冠本就不爽。
  十几个呼吸之后,王冠身外的魔之圣纹才开始收敛,并隐没在他的身上,这也宣告着他魔体觉醒,今后可以修习魔武之法,成为一名真正的魔武者了。
  王冠一睁眼,就露出难以抑制的惊喜,对香苑和品山躬身一礼,道:“多谢两位大师!”
  “能在最后一次机会中觉醒,还是不错,未来还需好好努力!”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长不用多礼,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条件?”
  “一定……”
  上午,少阳村村口,聚集了大量的人,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聚在了此处,等待神魔殿中人的到来。
  “下一个!”
  王冠转身返回,当其来到风七和周山身边的时候,不由的脚步一顿,骄傲的说道:“我成功了……”
  “老子也一定能成功,不服试试!”周山的气势不甘示弱。
  “那就让我拭目以待!”
  “觉醒失败……”王冠之后的一个少女,觉醒失败。
  “觉醒失败……”一个个少年少女不断上前,但一个个都以失败收场。
  有些年龄还小,以后还有机会,虽然这次觉醒失败令人失望,但以后就还有可能,就如王冠之前也三次失败,最后还不是成功了。
  “平心静气!”
  “借你吉言!”
  很快就轮到了周山,在他接受神魔石力量入体十几个呼吸之后,也突然发出一声低吼,身上也随即亮起黑光,魔之圣纹再现,且也有三点星光闪烁。
  “哈哈……我也成功了!”
  风七也露出一抹微笑,不管如何,作为朋友,自当为其欣喜。
  “王冠……”
  “觉醒失败……”一个个少年少女不断上前,但一个个都以失败收场。
  “是啊……尽人事,听天命!”
  风七心中默念一下后,就正色向前,停下之后就对香苑和品山躬身一礼,道:“见过两位大师!”
  女子淡淡一笑,道:“村长不用多礼,不知今年有多少孩子符合条件?”
  周山大笑一声,返回到风七身边,道:“我相信你也能成功!”
  “那就开始吧!”
  香苑微微一笑,道:“你叫风七吧,今年好像也是最后一次了!”
  “是……我会尽力!”
  “他竟然成功了!”周山很是不爽,因为他对王冠本就不爽。
  “哈哈……成功了!”人群中,顿时传来惊喜的笑声,正是出自王冠的父母。
  但有些少年少女,这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失败就意味着再无觉醒机会,他们已经不是失望,而是绝望。
  这个吊坠,是他娘送他的,从其出生那一天起就一直带在身上,现在面临最后的一次机会,风七心中也是倍加紧张,将吊坠握在手心,仿佛能为他带来无尽勇气,因为那是他的娘亲,是他唯一的亲人。
  “成功了……”老村长显得很是激动,他们村子已经很久没有人觉醒成功了,而今年却有成功了两个,作为一村之长,他怎么能不惊喜。
  风七笑了笑,将脖子上的一个水滴形吊坠取下,握在手心,暗道:“我也一定要成功!”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