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武魂觉醒

  秦府。
  一个毫不起眼的破败别院中,一位中年男子悠然的沏了一壶茶水,坐在树下的大椅上,手里拿着一本武学典籍,正在细细翻阅,揣摩里面的奥妙。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事情便很少发生了,秦子云也逐渐懂事,宁愿独自跑去紫心湖那边,也不来这里给父亲添乱。
  秦子云迎面走来,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副场景。他看了对方一眼,面露笑意,招呼道:“七伯父!”
  “咦?”
  一见秦子云,秦鸿信面色惊讶:“子云,居然是你?你怎么跑我这来了?”
  秦子云笑道:“七伯父,我来找你索要天尘丹。”
  “什么?索要天尘丹?子云,你也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天尘丹我可以给你,不过,你可准备好了?”
  与秦十三的假心假意不同,这位七伯父,可是真正为秦子云着想,就怕他状态不佳,吞服天尘丹觉醒武魂之时,达不到最好的效果。
  面对秦鸿信的问询,秦子云脸色严肃,郑重的点了点头:“七伯父,我现在状态奇佳,前所未有的好。”
  秦鸿信沉吟片刻,不再相劝,带着秦子云,转身进入宝库取丹。
  这间院落,看着普普通通,甚至破败不堪,不知多久未曾修缮过,然后里面却内有乾坤,机关重重,醒魂境三重天的武道高手来了,恐怕都要命丧黄泉,饮恨当场。
  不过,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这里的各种机关,恐怕早已被秦十三父子俩摸了个通透,形如虚设。
  “轰隆隆……”
  石门缓缓移动的响声传来,秦鸿信触动了小院书房里的隐蔽机关,顿时,书柜横移,墙壁大开,露出了一条幽暗深邃的密道。
  秦鸿信当先进入其中,秦子云跟在身后,两人小心翼翼的避开了各种毒针陷阱、沙石陷阱、滚石陷阱,最终才来到一个尘封的石室之外,随后用特制的钥匙,打开宝库的大门……
  半盏茶的功夫,一晃而过。
  两人重新出来时,秦子云已得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锦盒,里面就是价值连城的天尘丹,他辞别了秦鸿信,一刻也不停留,直接离开了这里。
  秦鸿信宛如没事人一样,又坐在了大椅上。
  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武学典籍,秦鸿信继续翻阅,看的兴起,心血来潮,正要召唤出自己的金钟武魂演练,这时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一位金丝镶边的华袍男子,出现在了小院之中。
  “七弟,你可曾见到子云?”
  “五哥,你找子云何事?他刚刚从我这里讨要走了天尘丹,现在恐怕已经找地方闭关突破去了。”
  华袍男子听闻,脸色微微一变,也不解释,立刻转身离开。
  他正是秦十三的父亲秦鸿烈,实力高强,是醒魂境二重天的高手,在诺大的秦家之中,如果不算长老团,他的身份地位,仅仅排在秦鸿宇这位族长之下,位高权重。
  与此同时,秦子云已找到了自己的族长父亲,秦鸿宇。
  秦家枝繁叶茂,最顶层的乃是‘立’字辈,之下便是‘鸿’字辈,紧接着才是秦子云这些年轻一辈。
  现如今,‘立’字辈的秦家人年近古稀,只有寥寥十余人,都是长老团长老,几乎不问世事,全在一处密境之中闭关修炼,冲击更高的境界,夺取更多的寿元。
  而‘鸿’字辈,以秦家族长秦鸿宇为首,等到将来,秦子云接手族长之位后,秦家年轻一辈,统统都要改名,修缮族谱,创立‘子’字辈。
  这代表以秦子云为尊的意思。
  …………
  与此同时,秦子云已找到了自己的族长父亲,秦鸿宇。
  “云儿,为父每日要处理家族之中诸多事宜,你跑来我这也就算了,居然要借用书房闭关,闭关也罢了,为父的书房,可远远比不上密室…”
  秦子云双手一抓,便将数百斤重的巨大书柜,稳稳当当的搬到了外面院子里。
  将最后的兰花盆栽也搬出来,秦子云与秦鸿宇打了一声招呼,立刻回到父亲的书房,将门窗全部关闭。
  回过头来,听着父亲的唠叨,秦子云顿时一笑:“父亲,我要吞服天尘丹,闭关觉醒武魂,这可不是小事,我想让你替我护法嘛!”
  在他几岁的时候,秦子云每次修炼,父亲秦鸿宇都极其重视,生怕他经验不足,胡乱修炼导致走火入魔,要陪伴在他身侧,亲自为他守关。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事情便很少发生了,秦子云也逐渐懂事,宁愿独自跑去紫心湖那边,也不来这里给父亲添乱。
  秦鸿宇与秦鸿烈的交谈声,不断的从外面的院子里传递进来。
  秦鸿宇回想起往事,面色欣慰,“算了,你小子,给我小心点,我那盆栽,你也要搬出来,不然办公之时,为父总放心不下。”
  他这话,也不知是担忧盆栽的安危,还是担心秦子云觉醒武魂出现岔子。
  秦子云嘿嘿一笑,在书房与院落里来回跑,很快便将整个书房腾空,院子里,众多卷宗却散落一地,而且越来越多,秦鸿宇见了,哭笑不得。
  “好了,父亲你忙,我进书房闭关,等我好消息!”
  将最后的兰花盆栽也搬出来,秦子云与秦鸿宇打了一声招呼,立刻回到父亲的书房,将门窗全部关闭。
  他坐于原地,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一打开,一枚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白色丹药,立即显露了出来。
  这才是真正的天尘丹,丹药表面有许多丹纹,而且散发出幽香,微微注入元气时,丹药一明一暗,宛若呼吸一般,像是拥有了生命。
  “秦鸿烈父子寻来的假丹,虽然同样拥有丹纹,而且丹香四溢,但注入元气后,却不会有任何的反应。”
  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武学典籍,秦鸿信继续翻阅,看的兴起,心血来潮,正要召唤出自己的金钟武魂演练,这时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一位金丝镶边的华袍男子,出现在了小院之中。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上一世,我见识浅薄,受到了蒙骗,后来渐渐成长起来,接触到了众多的灵丹妙药,有了经验,这才反应过来不对劲……”
  秦子云喃喃自语。
  他一张嘴,便将天尘丹含入嘴中,顿时,丹药缓慢融化起来,一滴又一滴的丹液,化为一股又一股的清凉暖流,在他奇经八脉之中游走,最后海纳百川,汇聚进入丹田。
  秦子云身上,开始冒出许多的黑斑,细细一看,这些黑斑,竟然都是他体内难以根除的杂质,漆黑黏稠,恶臭扑鼻。
  这是天尘丹开始发挥作用了。
  “三哥,你见着子云没有?”
  “噢?五弟你找云儿做什么,他正在我书房中闭关,觉醒武魂。”
  “什么!”
  秦家枝繁叶茂,最顶层的乃是‘立’字辈,之下便是‘鸿’字辈,紧接着才是秦子云这些年轻一辈。
  “五弟,你这是关心则乱。放心吧,云儿现在很好,他是我们秦家的骄傲,说不定很快就能出关,还能赶上赴约。”
  在他身上,渗出来的‘黑斑’,已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的连在一起,浑身都被一层黑痂包裹,看不清里面的动静。
  “五弟?你怎么了,脸色似乎不太好…”
  余音绕梁,久久不绝。
  覆盖凝固在秦子云身上的黑痂硬壳,‘咔嚓’一声,也破裂了开来。
  一见秦子云,秦鸿信面色惊讶:“子云,居然是你?你怎么跑我这来了?”
  他早已料到秦十三父子,会千方百计的阻止自己,因此才跑来父亲秦鸿宇这边,有觉醒境三重天的父亲在,秦鸿烈就算想要硬闯,也没有那个能耐。
  半柱香时辰之后。
  “没事,我听十三说,他们一群人昨夜商量好了,准备今日出城踏青,结果没想到子云忽然就不去了,原来是他跑来你这闭关,都怪十三那小子,当时也不说清楚,还得我以为子云出了什么事……”
  如此想着,秦子云摒弃杂念,全神贯注的开始炼化天尘丹。
  秦鸿宇与秦鸿烈的交谈声,不断的从外面的院子里传递进来。
  突然,一阵洪钟大吕之声骤然响起,声音雄浑悠扬,传遍整个小院,也传遍了整座秦府。
  书房之中,闭关觉醒武魂的秦子云一听,嘴角微微弯起一抹弧度,无声的冷笑。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