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唐傲、老人

  “还有半年,你的各种神通技能,才会解封,不过,就算解封,你在修真界也仅仅是个小菜鸟,在俗人面前,又不能展示神通,所以,你的路,并不好走。”老人道:“记住,有时候,路并不在脚下。”
  公元二零五八年。
  这是一个凡人与修仙者共存的世界。
  凡人和修仙者的区别,是修仙者知道凡人,而凡人并不知道修仙者。
  “要么带他修真,要么让他永远保守秘密。”
  外星人除外……
  一个小地区上的小县城上的郊区的小山坡上,立着一座坟,站着一个人,跪着一个人。
  站着的是老人,跪着的是年轻人。
  “我把你的神通暂时封印,到你十九岁生日那天,就会自然解封。”
  老人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
  唐傲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他的手,只是紧握着那个挂在胸前的小玉瓶。
  聚灵瓶。
  以前的唐傲,眼中只有吉他。
  哦,对了,他的眼中当然还有父母,唐傲的父母都是县城里的普通工人,很爱他。
  “你是个天才,但还需要成长。”老人看了唐傲胸口的聚灵瓶一眼。
  唐傲还是没有说话。
  半年来,唐傲已经习惯在老人面前不说话了。
  其实这半年来,唐傲在谁面前都很少说话,自从他亲眼看着她被一辆五十铃撞飞之后。
  那一天,她闭上了眼睛,唐傲闭上了嘴巴。
  他永远记得,他扑过去抱起她的时候,她仅仅来得及看了他一眼,就停止了呼吸。
  落霞漫天,残阳如血。
  “还有半年,你的各种神通技能,才会解封,不过,就算解封,你在修真界也仅仅是个小菜鸟,在俗人面前,又不能展示神通,所以,你的路,并不好走。”老人道:“记住,有时候,路并不在脚下。”
  冷如霜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裙子,也染红了唐傲的眼睛。
  唐傲和老人的认识,也是在那一天。
  “如果你相信我,那么,有一天,她会回到你身边。”
  当时老人就站在唐傲身后。
  而那一刻,唐傲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想任何事,他的心中,只有悲痛,而那辆肇事的五十铃,居然连车都没停便已扬尘远去。
  那一天,老人便成了唐傲的救命稻草,也成了他的师父,因为他亲眼看着老人拿出一个小瓶子,比划了几下之后,冷如霜的脑门上,就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清烟,清烟进入小瓶子之后,老人把瓶子封好,递给了唐傲。
  “有朝一日,你能让她回来。”老人说。
  这算不算一线生机?
  “为什么不现在就把她救活?”这是唐傲问老人的第一句话。
  老人摇了摇头,看着唐傲,只说了四个字:“皆有因果。”
  聚灵瓶。
  那天之后,唐傲就变了一个人。
  他依然弹琴,他的琴声,因她而变得沉静,却更出尘,一把吉他,几乎成了他的语言,有时候,他宁愿只用音乐来说话。
  半年来,唐傲已经习惯在老人面前不说话了。
  每天晚上,老人都会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带他到一个他从没到过的地方,教他修炼,据老人说,他练的不是功夫,而是修仙。
  冷如霜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裙子,也染红了唐傲的眼睛。
  世上真的有神,也真的有仙。
  老人也给唐傲讲了修真界的规矩,其中最明确的一条,是不得在凡人面前展现自己的神通,更不能用修为去杀凡人,不然的话,会遭到修真界的惩罚。
  所以,再漂亮的俗世美女,也只是蝼蚁。
  “到底是怎么样的惩罚?”
  “不知道,有可能很轻,也可能很重。”
  “哦?”
  “所以,如果你如果不慎在世人面前展现了修真神通,那么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不用奇怪,修真界传授法门,用的都是这一套,谁有空手把手教你那么多东西。”老人说:“不过,同样一只手放在你的脑门上,可以给你传授知识,也可以要了你的命。”
  唐傲抬头,看着老人,“那两条路?”
  “要么带他修真,要么让他永远保守秘密。”
  只有死人,才能永远保守秘密。
  唐傲并不明白老人为什么老是对他说起“杀人”这两个字。
  唐傲没有杀过人,他也不敢,不敢想。
  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带任何人修真,所以,就连他的父母,都不知道他已经是修真中人。
  “能不杀人的时候,尽量不要杀人。”老人说。
  唐傲并不明白老人为什么老是对他说起“杀人”这两个字。
  他只是一个在小县城长大的孩子,“杀人”离他太遥远了。
  “修真界就是一个杀人的世界,特别是在利益面前。”老人显然看出了唐敖的疑惑:“今天你或许会觉得自己不会杀人,但是总有一天,你的手也会沾上别人的鲜血。”
  总有一天?是哪一天?
  老人经常会把手掌按在他额头上,通过掌心给他传授知识。
  老人又笑了:“这把吉他,是我专门为你淬炼的法器,现在资源匮乏,天地灵气不足,地球其实已经不太适合修仙,所以我也只能淬炼成法器了,将来,你的修为上去了,可以自己给它升级,至于能升级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了。”
  “不用奇怪,修真界传授法门,用的都是这一套,谁有空手把手教你那么多东西。”老人说:“不过,同样一只手放在你的脑门上,可以给你传授知识,也可以要了你的命。”
  半年时间,唐傲从老人身上学到了很多。
  事实上,老人一直没告诉他名字,他也同样没问。
  他称呼老人为“前辈”,偶尔也叫“师父。”
  现在,老人正式跟他道别。
  一个小地区上的小县城上的郊区的小山坡上,立着一座坟,站着一个人,跪着一个人。
  “还有半年,你的各种神通技能,才会解封,不过,就算解封,你在修真界也仅仅是个小菜鸟,在俗人面前,又不能展示神通,所以,你的路,并不好走。”老人道:“记住,有时候,路并不在脚下。”
  唐傲抬头,眼中有了疑惑之色。
  “在心中。”老人拿出了一把吉他递给唐傲:“也可以在音乐中。”
  这把吉他十分精致,纯手工制作,上面六根弦,每一根都散发着淡淡的灵气。
  唐傲跪在了老人面前,磕了三个头之后,才双手接过吉他:“谢师父。”
  老人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话不多,是你的优点,要知道很多时候,祸都是从嘴里出来的。但是,太沉静了也不好,年轻人,最好还是多一点灵动,多一点洒脱。”
  唐傲点头:“是。”
  “记住,能入世,方可出世。”
  世,就是红尘百态,出世,就是超越红尘之上。
  半年来,唐傲已经习惯在老人面前不说话了。
  “是”唐傲依然点头。这半年,唐傲对老人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个字。
  老人又笑了:“这把吉他,是我专门为你淬炼的法器,现在资源匮乏,天地灵气不足,地球其实已经不太适合修仙,所以我也只能淬炼成法器了,将来,你的修为上去了,可以自己给它升级,至于能升级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了。”
  滴血认主,几乎是所有法器神器认主的基本模式,这把吉他也不例外。
  唐傲摸着那把吉他,爱不释手,他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吉他。
  “你可以给它起个名字。说不定哪一天,还能孕育出器灵。”老人道。
  “器灵?”唐傲第一次听说这个词。
  老人点头道:“当神器有了生命之后,器灵自然而然就会产生。有了器灵的神器,才是真正的神器,威力会比没有器灵的时候强百倍千倍。这把吉他,可大可小,不用的时候,你可以把他收进身体,而且,吉他的共鸣箱,还是一个小小的收纳空间。虽然不大,但已经够你目前用了,你滴血认主吧。”
  滴血认主,几乎是所有法器神器认主的基本模式,这把吉他也不例外。
  一滴精血滴在吉他琴上,被吉他慢慢吸收之后,唐傲就跟吉他有了心灵上的联系,心念一动,吉他已经消失不见,而他的左手,则出现了一个只有半寸长的吉他纹身,十分精美。
  老人道:“我再传你一套落魂琴法,用这把吉他演奏出来,有意想不到的功效,但切记不可乱用,不可心术不正。”
  老人似乎话中有话。
  落魂琴法?
  那这把吉他是不是就可以叫做落魂吉他?或者落魂琴?
  一曲天籁,魂随韵落。
  是弹的人魂落,还是听的人?
  冷如霜的血,染红了她的白裙子,也染红了唐傲的眼睛。
  还是用掌心传输的方法传了一套琴法给唐傲之后,老人看了唐傲胸前的聚灵瓶一眼,“聚灵瓶也可以放进吉他的空间中了。”
  唐傲摇头。
  老人凝视了唐傲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挥挥手道:“你去吧。”
  唐傲也不说话,再次跪下,向老人磕了三个头。
  老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他没问。
  聚灵瓶要戴到什么时候?他没问。
  将来该怎么做?他没问。
  老人又笑了:“这把吉他,是我专门为你淬炼的法器,现在资源匮乏,天地灵气不足,地球其实已经不太适合修仙,所以我也只能淬炼成法器了,将来,你的修为上去了,可以自己给它升级,至于能升级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了。”
  何日再见?他也没问。
  老人又笑了:“这把吉他,是我专门为你淬炼的法器,现在资源匮乏,天地灵气不足,地球其实已经不太适合修仙,所以我也只能淬炼成法器了,将来,你的修为上去了,可以自己给它升级,至于能升级到什么程度,就看你的了。”
  因为他知道,有些问题,问了也不会有答案。
  “还有半年,你的各种神通技能,才会解封,不过,就算解封,你在修真界也仅仅是个小菜鸟,在俗人面前,又不能展示神通,所以,你的路,并不好走。”老人道:“记住,有时候,路并不在脚下。”
  有些事,时间到了,自然水到渠成。
  唐傲甚至没有跟师父说再见,便离开了师父的空间。
  自从修真之后,他已经明白,自己注定不会是平凡人。
  所以,世人皆蝼蚁。
  至少在聚灵瓶把她带回来之前,他不想谈恋爱。
  而唐傲唯一的计划,就在聚灵瓶中。
  没有人知道,唐傲已经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修仙者。
  以后他也不想谈恋爱。
  有了目标的人生,有时候就会变得很曲折。
  但世事难料,人生本来就是一个未知数。
  没有目标的人生,是无趣的。
  有吉他就行了,要什么爱情?
  这半年来,其实师父都在唐傲身边,只不过藏身于一个空间戒指中,每到晚上,就把唐傲也召进空间修炼,早上便把他送出去。
  而正因为曲折,所以人生才有了喜怒哀乐,有了成败得失。
  所有的计划,在没有实现之前,都只能是计划。
  除此之外,别的事情都不重要。
  那样的戒指,唐傲也想有一个,但他知道,那肯定不是普通的戒指。现在的情况下,他有一个能储物的吉他,就已经很不错了。
  也因此,有了意义!
  何日再见?他也没问。
  半年来,唐傲已经习惯在老人面前不说话了。
  “修仙者寿命都很长。”这是老人告诉他的话:“修炼到最后,千年万年千万年寿命甚至永生不灭都有可能。普通人的百年寿命,在修仙界可能也就是修炼了几次的时间。俗世中人,青春不过十年,转眼已是骷髅。”
  他虽然已经成年,但从没谈过恋爱。
  他欠她的!
  唐傲当然知道老人在说什么,也当然知道老人在提醒他什么。
  所以,再漂亮的俗世美女,也只是蝼蚁。
  他必须把她带回来!
  有吉他就行了,要什么爱情?
  所以,除了唐傲,没有人知道老人的存在。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