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穿成村妇

  脑仁一抽一抽的疼,田淼感觉一口气卡在嗓子眼,不论她怎么努力都呼不出来也吸不进去。
  清晰地听到“啪”的一声,田淼猛地一个激灵,卡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突然就顺了。
  “娘、娘——”
  “苗苗,娘的苗苗唉,你的命咋就这么苦呢,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让娘和小宝可咋活啊——”
  娘?苗苗?田淼努力睁开眼,迷瞪着眼扫一眼眼前的一老一少,又猛地闭上了眼,这乱七八糟的是什么梦啊!
  深吸深呼,嗓子虽然还是火辣辣的疼,但呼吸却很是顺畅,田淼迷迷糊糊即将入眠。
  “外、外奶,娘、娘看、看我。”
  小姑娘的一双狼爪摸上田淼的脸,摸索着要掰开田淼的眼,可是笨笨的两根指头,直接戳进了田淼的眼里。
  为了打探敌情,她和他稍稍接触了几回,没想到他那个像铁塔一样而且还凶悍霸道的媳妇田苗,不仅非得把她假想成小三,而且还傻傻地放火烧了他物流园内的货物。
  疼,真疼,这梦也太真实了点,没办法,田淼只得睁开眼,泪眼朦胧地望向眼前的熊孩子。
  哎呀,两个可爱朝天羊角辫,粉嘟嘟的小脸,泪眼蒙蒙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要不是穿的衣服有些老土,那可不就是个漂亮的年画宝宝。
  一定是自己想嫁人、想要孩子,一天天眼热别人家的孩子到连做梦都开始梦到这么可爱的孩子了。
  “苗苗、苗苗,醒了、醒了,娘的苗苗醒了。”
  田淼拧眉望向惊喜抽泣的老太太,哎呀,竟然也是个漂亮的老太太,皮肤虽然没那么白皙,但是那眉眼、那脸蛋,就连那眼角的鱼尾纹都那么漂亮。
  呵呵,肯定是自己因为爹不疼、娘不爱,总想着能不能中个头彩找一个慈爱的好婆婆,这不,连未来婆婆也跑到梦里来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苗苗,你怎么了,怎么一个劲傻笑?”
  田老太太一把摸上田淼的脸,然后使劲搓了搓。
  她的手可真粗糙,磨得田淼的脸生疼,但田淼的心却暖暖的,有妈小时候揉她脸的感觉。
  “老头子,你快来啊——”
  娘?苗苗?田淼努力睁开眼,迷瞪着眼扫一眼眼前的一老一少,又猛地闭上了眼,这乱七八糟的是什么梦啊!
  田淼一个劲傻笑,可把田老太太给吓坏了。
  她这一声凄厉的哭喊声,似是在田淼的心上划过,一下子让田淼清醒了过来,不过清醒过来的她瞬间又傻了眼。
  她不是田淼了,她已经变成了田苗,眼前的是她六十多岁的老娘田老太太。
  田老太太先后生了七个儿子(活了五个),好不容易在四十岁上生了田苗这个闺女,她和老田头就把她看成了眼珠子。
  因为只有田苗这一个小妹,再加上老田头和田老太太的高压政策,她的哥哥嫂子们也都事事依着她,就连与她年岁相当或是比她小的侄子们也对她是百依百顺。
  哎呀,两个可爱朝天羊角辫,粉嘟嘟的小脸,泪眼蒙蒙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要不是穿的衣服有些老土,那可不就是个漂亮的年画宝宝。
  被一大家子惯着,田苗不仅变成了膀大腰圆的铁塔,而且还养成了好吃懒做,自私霸道的性子。
  不仅如此,为了不让她受婆婆的气,她嫁人的时候,老田家竟然掏空家底给她修院子起房子。
  除了这些,最最最让田苗不忍无可忍的就是她作为一个母亲,竟然不知道疼惜自己的孩子。
  田老太太怀里的是她的女儿,田老太太爱屋及乌,直接替她养起了这个女儿,但是因着老田家重女轻男的传统,她另外的一对双胞胎儿子,则被她们母女俩丢给了寡居,还带着三四个小姑子小叔子的婆婆。
  “咋啦咋啦,我家苗苗怎么了?”
  可是年前突然冒出来一个名叫邱成浩的竞争对手,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非得和自己个小年轻来竞争。
  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她终于将自己持股百分之五十五的某物流分公司发展成为了景林市最大的物流分公司,她的下一步目标就是进军省城,努力成为平城该物流公司子公司的老总,如此这般,最终把自己小大佬的目标一步步往上升。
  呼啦啦,矮小的木门框里一下子涌进来一大帮子高高大大、老老少少的男人来,跑在最前面的是六十来岁的老田头,紧跟着的是田苗的五个哥哥,他们推搡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后面还跟着田苗的几个半大侄子,狭小的房子瞬间被挤得满满当当的了。
  哎呀,两个可爱朝天羊角辫,粉嘟嘟的小脸,泪眼蒙蒙的大眼睛,长长的眼睫毛,要不是穿的衣服有些老土,那可不就是个漂亮的年画宝宝。
  为了打探敌情,她和他稍稍接触了几回,没想到他那个像铁塔一样而且还凶悍霸道的媳妇田苗,不仅非得把她假想成小三,而且还傻傻地放火烧了他物流园内的货物。
  田苗啊,难怪她会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对面那个被推搡着的、也是在一帮子里长得最英武,却有着一张面瘫脸,皮肤黑的像炭的男子竟然是她的竞争对手邱成浩。
  田苗还没理顺脑海里前二十来年的记忆,看到那个被他们推搡的男子,瞬间泪奔。
  田淼一个劲傻笑,可把田老太太给吓坏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