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声名丧,阴毒算计

  浓稠的阴云,堆满天穹。
  黄昏时,一行车马,缓缓驶进灞水城,沿街缓行,最后停在楚家大门前。
  “果真是他,看他的气息,无比孱弱,看来传闻都是真的!”
  随即,车上走下一个少年,宛如大病初愈,面色苍白,眼神里带着几丝倦意。
  只是,当看清少年的样貌时,大街之上,行人顿时沸腾。
  “果真是他,看他的气息,无比孱弱,看来传闻都是真的!”
  “严惩楚霄,表明我楚家态度,给灞水城一个交代!”二长老坚定道。
  “他果真是心术不正,奸污同门师妹,令其受辱自尽,如今被废除一身修为,逐出宗门了。”
  上一次出现,是在他觉醒通天道骨之际,这声音便曾出现过,说了一句话:“此骨与你无缘,更配不上你的身份,莫要太当真!”
  “凌云剑宗啊,那是多少人挤破脑袋都进不去,他为何如此不知珍重,自毁前程呢?”
  “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有谁能想到,曾为灞水城第一天骄的人物,竟能做出此等禽兽不如之事,或许以前是装得吧?”
  其实,看着楚霄这等遭遇,他内心比任何人都痛苦,只是,他毕竟楚霄的义父,楚家的族长,楚家的脊梁!
  ……
  在一片唾骂与鄙夷声中,少年的面色,始终平静如水,不曾有丝毫波动。
  楚霄,灞水城楚家,族长楚镇南的养子,自幼天资卓绝,剑道天赋极高,三年前,凌云剑宗的高人看中,带入剑宗之后,修为更是突飞猛进,碾压年轻一代,直追老辈强者。
  而如今,如今,他曾引以为傲的一身修为,已荡然无存了。
  上一次出现,是在他觉醒通天道骨之际,这声音便曾出现过,说了一句话:“此骨与你无缘,更配不上你的身份,莫要太当真!”
  其中原因,果真就如传闻一般,楚霄做下了那等禽兽勾当么?
  试问,凌云剑宗距灞水城何其遥远,宗中的风吹草动,又岂能在三两日间,使得灞水城人尽皆知?
  此等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有人故意为之,而此事背后的原因,也正是楚霄修为丧尽的原因。
  他的修为,根本不是被人废除,而是因为体内的一块骨,被人强行剥夺,致使他身遭重噬,修为毁于一旦。
  上一次出现,是在他觉醒通天道骨之际,这声音便曾出现过,说了一句话:“此骨与你无缘,更配不上你的身份,莫要太当真!”
  通天剑骨,被誉为“剑道第一奇骨”,自古以来,但凡拥有通天剑骨者,若不出意外,无一不是立于剑道巅峰的绝世强者。
  而楚霄,在进入凌云剑宗第二年,便觉醒了通天剑骨,此事关乎重大,即便凌云剑宗高层,也鲜有人知晓,之后,楚霄被剑宗掌教华无涯收为弟子。
  针对通天剑骨的算计,也从此开始。
  楚霄虽是天资卓绝,却毕竟只是个未谙世事的少年,也或许是华无涯藏得太深,以至于无人会怀疑他对自己的弟子有所企图,
  “果真是他,看他的气息,无比孱弱,看来传闻都是真的!”
  可该发生的,终究发生了,经过华无涯的悉心教导,通天剑骨本源汇聚之际,华无涯动手了。
  他伸出蓄谋已久的黑手,将通天剑骨从楚霄体内强行剥夺,那等深入魂魄的惨痛,险些令楚霄丧命,而当他再度苏醒时,等待他的,则是千夫所指,举宗唾弃。
  在一片唾骂与鄙夷声中,少年的面色,始终平静如水,不曾有丝毫波动。
  所谓的奸污师妹,令其受辱自尽,也不过是为了败坏楚霄的声名,况且那女子不是旁人,正是华无涯的女儿,如此一来,便更无人怀疑华无涯,相反,还能显现出他的宽厚仁慈。
  而楚霄即便说出真相,也无人信他,更何况,华无涯是以整个楚家的存灭来威胁他,让他将真相烂在心中。
  其实,看着楚霄这等遭遇,他内心比任何人都痛苦,只是,他毕竟楚霄的义父,楚家的族长,楚家的脊梁!
  他自幼被楚镇南养大,虽是义子,但楚镇南将他视如己出,所以,为了楚家,楚霄面对所有的羞辱唾骂,始终不曾解释过一句。
  “孩子,我虽不知道你在凌云剑宗到底经历了什么,但知子莫若父,为父坚信,你绝非那等人。”楚镇南望着楚霄,目光坚定道。
  闻言,楚霄苍白的面色终有一丝缓和,挤出一丝笑容,道:“谢谢,义父。”
  “傻孩子……”
  楚镇南无奈,只能拍了拍楚霄的肩膀,父子二人,相顾无言。
  其实,看着楚霄这等遭遇,他内心比任何人都痛苦,只是,他毕竟楚霄的义父,楚家的族长,楚家的脊梁!
  然而,楚霄一进门,消息便不胫而走,传遍整个楚家,片刻之间,楚家众人带着满腔怨怒,蜂拥而至。
  楚霄虽是天资卓绝,却毕竟只是个未谙世事的少年,也或许是华无涯藏得太深,以至于无人会怀疑他对自己的弟子有所企图,
  那些从小看着楚霄长大,曾对楚霄赞誉有加的长辈,一见面,便在楚霄的心头插刀子。
  “楚霄,丧灭人性,做出那等禽兽不如的勾当,如今还有脸回来!”
  “你自己沾的一身恶臭,此番回来,难道想让我楚家因你声名狼藉么?”
  “六长老,当年你的女儿在外遭遇歹人,是何人挺身,挡下那致命一刀?”
  “我楚家千年巨族,族风淳正,断然不会有此等族人,由此可见,废物族类,其心必异!”
  一句又一句的诛心之言,宛如尖刀一般,插进楚霄心中,但楚霄依旧不能解释,为了这些族人的生死,为了楚家。
  上一次出现,是在他觉醒通天道骨之际,这声音便曾出现过,说了一句话:“此骨与你无缘,更配不上你的身份,莫要太当真!”
  “住口!”
  “我楚家千年巨族,族风淳正,断然不会有此等族人,由此可见,废物族类,其心必异!”
  楚镇南发出一声怒喝,盖过所有声音,外人便罢了,但他不能容忍自己的族人如此落井下石。
  “你们都是看着霄儿长大的,他怎样为人,你们不清楚么?”
  “六长老,当年你的女儿在外遭遇歹人,是何人挺身,挡下那致命一刀?”
  “六长老,当年你的女儿在外遭遇歹人,是何人挺身,挡下那致命一刀?”
  “四长老,你儿子外出历练,险丧虎口之下,又是何人拼死相救?”
  他自幼被楚镇南养大,虽是义子,但楚镇南将他视如己出,所以,为了楚家,楚霄面对所有的羞辱唾骂,始终不曾解释过一句。
  “是非公道莫欺心,举头三尺有神明,这等道理,你们不知么?”楚镇南质问道。
  “严惩楚霄,表明我楚家态度,给灞水城一个交代!”二长老坚定道。
  “荒谬!”楚镇南当即怒斥。
  “无非是些锦上添花,见风使舵的小人罢了,他们先前所图,无非就是我儿楚霄身在凌云剑宗,想要巴结我楚家,如今楚霄一出事,唯恐闪避不及,他们的天性便是如此,可我楚家,要因那些小人的反悔而停滞不前么?”
  “果真是他,看他的气息,无比孱弱,看来传闻都是真的!”
  “可是族长,人总是会变得,楚霄离家三年,变成什么样,我等一无所知,况且即便他是清白的,但如今满城非议,城中许多巨族原本要与我楚家联姻,听闻楚霄之事,纷纷罢止,还有许多产业合作,也因此告休,这一番,我楚家地位一落千丈,损失惨重啊!”这时候,二长老楚东山站出来道。
  上一次出现,是在他觉醒通天道骨之际,这声音便曾出现过,说了一句话:“此骨与你无缘,更配不上你的身份,莫要太当真!”
  “神明,自然是有,只是却非举头三尺,而在九天之上!”就在这时,楚霄的心底,忽然传出一个声音。
  “孩子,这便是人心,看破便好,你也累了,好生歇息吧。”楚镇南叮嘱一句,随后离开,他是楚家族长,在这等关头,自然是百忙缠身。
  听到这声音的瞬间,楚霄整个人身躯巨震。
  “举头三尺,果真有神明么?”重回曾经的庭院,楚霄举头望天,兀自叹息。
  听到这话,楚镇南冷笑一声,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想要如何?”
  这声音,他记得十分清楚。
  “此等时刻,当是我楚家举族齐心,奋力自强之际,而非想着如何出卖族人,换取利益,此事休要再提,尔等速速散去,各尽其事!”楚镇南一番呵斥,喝散楚家众人。
  “你们当真以为,那些家族此刻悔婚,断绝合作,是因声名么?”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