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耍无赖

  东明市。
  明月小区门口。
  一个穿着运动服,刚跳完广场舞的老大妈,搂着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男孩,对着一个有些消瘦的青年,情绪激动的喝问着。
  “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没有度量!居然和个孩子过不去,他还小,能明白什么?”
  大妈一副吃了多大亏的样子,反客为主地指责着。
  又瞄了眼王可,扶着那辆些破旧的老款suv,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屑。
  “我大孙子不就是把倒车镜薅折嘛,又不耽误你开,你这车也不值几个钱,至于这样磨磨唧唧的?自己回去再安个不就得了!”
  “还想着赔钱,他才七岁,怎么赔你啊!?我看你就是想敲诈!”
  大妈抱着肩膀,咬牙切齿地斥责着,蛮不讲理。
  看到这婆孙一副得意忘形的损样,王可打心眼里觉得恶心。
  “呵呵。”
  王可忍住想把这八婆,一脚踹飞的冲动,冷静道:“他确实小,但身为他的家长,你不该为他的行为买单吗?”
  大妈闻言瞪着眼珠子,一脸鄙夷地骂道:“我看你是穷疯了吧,看我们老的老,小的小啊!”
  “你这个王八蛋,这不是侮辱人吗?”
  “你这样肯定没有孩子,恐怕连个女朋友也没有吧,也难怪哦,和个小孩子都要计较的!我看你就是没有公德心,也没有道德!”
  大妈一脸嫌弃,阴阳怪气地骂了一大堆。
  真是个不讲理,无耻的臭三八!
  老子年纪也不大啊,做事也不想承担后果,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王可气得牙根痒痒。
  看这大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他算是大开眼界了。
  要不是因为系统启动需要特定环境,按他的脾气,非好好教训下这反咬一口的狗婆孙
  王可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又低头看向歪着脑袋,一脸得意的小屁孩。
  这小孩皮肤很白,黄头发,看来还是个混血。
  “瞅我孙子干嘛,我看你还不如这孩子懂事呢!”
  “我告诉你,我孙子他爸开的可是上百万的宾利,上次被这孩子划花,眉头都没皱一下,这才叫男人呢!”
  大妈又冷哼着说道。
  王可脸上闪过一丝嫌弃,又冷淡的说:“我倒可以放过你们……”
  “你这个王八蛋,这不是侮辱人吗?”
  “你早这么说,咱也甭浪费时间了,真是的。”
  听到王可松口,大妈这才算平和了着,一脸骄横地搂着自己的孙子,好像自己多厉害似的。
  真是个不讲理,无耻的臭三八!
  那小屁孩也更加嚣张,对着王可吐了下舌头挑衅。
  大妈一副吃了多大亏的样子,反客为主地指责着。
  “我还没说完。”
  看到这婆孙一副得意忘形的损样,王可打心眼里觉得恶心。
  “还想咋样?我家孩子应该没事,就不用你赔精神损失费了,你要实在内疚,买点水果啊酸奶的,我们也不嫌寒酸。”
  “呵呵。”
  大妈得意忘形,好像自己多宽宏大量似的。
  “那你想多了。”王可冷笑了下。
  “你不赔钱可以,但我有条件。”
  “什么意思?”
  大妈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不过听到不赔钱,赖点几百块,只要不是太不过分,那还可以答应。
  “你不说,这孩子划了他爸车,那行,让他跪下给我磕头,叫我声爸。我同样可以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王可平静道。
  看到这婆孙一副得意忘形的损样,王可打心眼里觉得恶心。
  “叫你爸?”
  大妈脸上抽搐了一下。
  真是个不讲理,无耻的臭三八!
  这光天化日的,实在有点太丢人了。
  王可一脸戏谑,又继续说道:“还有,我不是他爸了么,顺便把他妈叫来吧,服侍服侍我。”
  看到这婆孙一副得意忘形的损样,王可打心眼里觉得恶心。
  他这么说,并不是真的耍流氓,就是想恶心下这个蛮不讲理的老东西。
  大妈顿时像被踩到尾巴一般,声音尖利了起来。
  大妈脸上抽搐了一下。
  “你这个王八蛋,这不是侮辱人吗?”
  “我大孙子就是碰了你这破车一下,还得给你跪下叫爸?你还惦记我儿媳妇,你还是人吗你!”
  “我大孙子可划坏了我们小区车库十几辆豪车呢,也不见那些车主如此得理不饶人,你这破车倒是拽的二五八万的。”
  十几辆豪车都划了!
  更何况你这辆破车!
  听到大妈那有些炫耀的嘲讽,王可真是无语。
  一个没有教养的熊孩子,屡次猖狂地破坏别人的财物,在她眼中反而像什么值得骄傲的事,还有脸去说?
  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
  王可脸上闪过一丝嫌弃,又冷淡的说:“我倒可以放过你们……”
  “不行就赔钱,我的耐心有限。”
  王可脸上闪过一丝嫌弃,又冷淡的说:“我倒可以放过你们……”
  王可皱眉道。
  “笑话,还让我赔钱!”
  大妈顿时哭嚎了起来:“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欺负我们老的老小的小,不知道尊老爱幼吗!”
  “真是人性冷漠,道德败坏啊!”
  “我活了大半辈子,我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人!”
  正值晚高峰,小区门口人来人往,大妈一嗓子,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
  “这也太得理不饶人了吧,这破车的倒车镜能值多少钱,至于抓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不放吗!”
  一个又黑又胖的女人,撇着嘴讽刺道。
  王可压制住内心的愤怒,又低头看向歪着脑袋,一脸得意的小屁孩。
  她身边同样看热闹的人,也都嗤之以鼻:“就是!不就个倒车镜,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有讹这大妈的时间,去4s店早就修好了!”
  “看这孩子都吓到了,这么可爱,这男的实在太让人恶心,还让人叫他爸爸,真是犯贱!”
  “你以为你声大这事就算了,那我怎么不去听驴叫呢?”
  王可一点没愤怒,反倒被气笑了,“不用这么激动,在这比和我嗓门呢?”
  要钱没有,要命也不给,就是耍赖!
  王可一点没愤怒,反倒被气笑了,“不用这么激动,在这比和我嗓门呢?”
  “就是的,不就掰了个破镜子嘛,还想逼死这孩子啊。”
  “碰见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今天把话给你挑明,休想在我这骗走一分钱!”
  大妈一副吃了多大亏的样子,反客为主地指责着。
  王可一点没愤怒,反倒被气笑了,“不用这么激动,在这比和我嗓门呢?”
  小孩子犯错嘛,教育一下就可以了,非要这么抓着不放吗?
  “还有你说的那两个条件,更是痴心妄想!”
  “什么意思?”
  “你这个王八蛋,这不是侮辱人吗?”
  大妈情绪激动,有恃无恐的咒骂着,就这么耍赖,即便执法人员来了,还没什么好办法。
  “这也太得理不饶人了吧,这破车的倒车镜能值多少钱,至于抓着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不放吗!”
  “看来大家都是明白人,像你这样和一个,孩子都争论不休的男人,真是个奇葩!”
  听到四周支持的声音,大妈更是得意的昂着头,态度更加恶劣。
  “要不你报警吧,你看看执法人员抓他还是抓你?”
  他们的意思,王可这破车,根本就没必要赔偿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纷纷谴责王可。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