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表哥,我们私奔吧

  无法呼吸。
  窒息的感觉令颜苒意识迷离,身体不断地坠落,下沉,却没有终点,仿佛堕入无尽深渊。
  颜苒猛的睁开眼睛,一口水呛入口鼻,灌进肺腑,火辣辣的疼。
  她发现自己正处于水中,没顶的湖水冰冷刺骨,令她无法呼吸,无力挣脱。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匕首刺入胸膛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怎么又落入水中了?
  颜苒来不及多想,只凭本能奋力的划动着手脚。
  死亡的滋味可不好受,无论哪种方式,她都不想再尝试一遍了。
  是温承衍!
  突然,一个身影破开水面,向她游过来。
  是温承衍!
  当颜苒看清了那个向她游过来的身影的面容,原本茫然无波的眼眸中立时燃起两簇怒火,恨意滔天。
  不过温承衍可看不懂也感受不到颜苒的恨意,他将臂膀环过她的胸前,带着她向上游去。
  颜苒并不配合,她拼命的挣扎,挣脱了温承衍的怀抱。
  温承衍只当她是慌乱,还要再来捉她的手。
  颜苒避开温承衍的手,拼尽全力向上游去,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借着这股力量,一跃而出水面。
  颜苒浮在水中,大口的呼吸起来,骤然钻入口鼻的冷冽空气戳的她肺管子疼,她也不管,只顾呼吸。
  一个十来岁豆芽菜似的小姑娘,抱着他喊表哥还把鼻涕蹭到他斥十两银子的巨资做的新衣服上也就罢了,居然还说要和他私奔?
  环顾四周,不远处有一艘游船,船上乱糟糟的,人们奔走呼救,向另一侧的水里喊着什么。
  表,表哥?
  看到那艘带有长公主府标记的游船,颜苒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些遥远的记忆。
  天盛二十二年,八月初一,珉阳长公主生辰。
  珉阳长公主是颜苒的继母温氏的兄嫂,温氏带其女参宴,未带颜苒。
  颜苒在颜家做了十三年的透明人,从未参加过任何宴会,因心生好奇,偷偷从家中溜出来。
  长公主之子温承衍邀请众位青年男女宾客乘船游湖,颜苒也上了船,却被继妹颜瑶发现并推落水中。
  那轻佻的模样活脱脱一个风流的浪荡子,哪有半分如今这青涩害羞的模样。
  颜瑶是想置她于死地的,没想到温承衍救了她。
  因着这次落水造成的肌肤之亲,两人订下婚约。
  他是安阳城中有名的翩翩佳公子,长公主之子,定国公府的小公爷,万千宠爱;她是尚书府里不受待见的透明嫡长女,无人问津。
  如此身份悬殊的两个人,被一次落水事件绑到了一起。
  长公主不同意这门婚事,颜苒的继母和继妹也见不得她好,屡屡从中作梗。
  所有人都说,温承衍很爱她,颜苒也这样认为——至少在温承衍为了权势将她送给新帝做玩·物之前。
  温承衍硬是扛下了所有的压力和阻碍,把颜苒娶进了门。
  婚后,他对她爱护敬重,不纳妾室,洁身自好,甚至为了维护她不惜与母亲敌对。
  所有人都说,温承衍很爱她,颜苒也这样认为——至少在温承衍为了权势将她送给新帝做玩·物之前。
  颜苒呼吸够了,憋了口气,潜入水中,悄悄游向与游船相反的方向。
  直到上了岸,她才任由自己脱力的倒在了草坪上。
  和煦的阳光倾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将她从那种无望的刺骨冰寒中解救出来。
  空气是甜的,带着青草的清冽和浅浅的花香,被阳光晒熟,沁人心脾。
  她还活着,真好。
  啪。
  正在尽情享受阳光和空气的颜苒突然眼前一黑,身上一沉,整个人便被一件衣裳盖住了。
  颜苒下意识的全身紧绷,随手摸到了一块石头攥在手里,慢慢的从衣服里面伸出脑袋,一双秋水般明亮沉静的眼眸里充满了防备和敌视,弓起脊背做出防御的姿态。
  颜苒警觉的看过去,却见她面前站着一个白衣少年,他背光而立,阳光透过头顶的树隙窸窸窣窣的照射下来,在他的身上笼了一层斑驳的阴影。
  他面无表情,目光无波,看不出喜怒哀乐,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颜苒,俊朗的面容苍白的不见血色,显出几分病容。
  颜苒有片刻的失神,紧攥着石头的手渐渐松开,喃喃唤出少年的名字:“温容安。”
  温容安的眉角细微的耸了一下,有些奇怪,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儿,可是她却叫出了他的名字。
  但温容安并不打算细究,他只是不忍见这姑娘浑身湿漉漉的,一旦被人看了去,恐惹出闲话,遂扔了件衣服给她解围,这便打算离开。
  颜苒一个激灵,猛的反应过来,一把抱住了温容安的腿,颤抖的声音带着恐惧和凄惶,更像是乞求:“表哥,别走,别丢下我一个人!”
  表,表哥?
  温容安脚下一个踉跄,八风不动的表情有些崩坏,他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表妹呢?
  表,表哥?
  温容安垂眸,看着双眼蒙着水雾的颜苒,总觉得这梨花带雨的姑娘和刚刚那个仿若亮出了獠牙的幼兽判若两人。
  温容安心里犯起了嘀咕,这姑娘莫不是个傻的吧?
  这话明明是前世温容安曾对她说过的,如今他却害羞上了。
  若如此,再与她纠缠不清,想必府中那母子俩会很愿意给他做媒。
  温容安被自己会娶个傻媳妇的想法吓到了,赶紧掰开了颜苒的手,拔腿就跑。
  颜苒被温容安毫不怜惜的甩开,趴在了地上,心里的小火苗蹭蹭的往上窜。
  如今这会被姑娘吓得害羞逃跑的温容安,是怎么变成日后万花丛中过缔造了无数风流韵事的温相国的?
  颜苒想着,不由脱口喊了句:“表哥,我们私奔吧!”
  温容安怔在原地,这大概是他自出生以来,听到过的最惊世骇俗的宣言了。
  一个十来岁豆芽菜似的小姑娘,抱着他喊表哥还把鼻涕蹭到他斥十两银子的巨资做的新衣服上也就罢了,居然还说要和他私奔?
  颜苒避开温承衍的手,拼尽全力向上游去,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借着这股力量,一跃而出水面。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她披上温容安的外袍,决定看在衣服的面子上不与他计较,心情舒畅的走在了回府的路上。
  那轻佻的模样活脱脱一个风流的浪荡子,哪有半分如今这青涩害羞的模样。
  虽然不知为何会有这种机遇,但既然人生已经重来,那么这一次,棋局如何进展,就轮到她来做主了!
  颜苒笑着,心中那股因着方才见到仇人而涌起的怨恨郁气全部烟消云散。
  颜苒仍然记得那一天,温容安倚在荒废已久的宜和宫里那棵歪脖子的梧桐树下,披着满身霞光,挑起的唇角带着几分邪气,蛊惑人心。
  温容安转身指着颜苒,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苍白的面庞上透出些许红晕,修长的手指颤抖个不停:“你这姑娘,简直不,不知羞耻!”
  他本该拥有富贵荣华的一生,可是他却抛弃了一切,只为将颜苒从新帝手中救出来。
  颜苒看着被她的一句话就逗得落荒而逃的温容安,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话明明是前世温容安曾对她说过的,如今他却害羞上了。
  那时,温容安已是权倾朝野的温相国,连曾视他如无物的珉阳长公主和温承衍都要仰其鼻息。
  说完,他就像脚下踩了烙铁似的,匆匆离开了。
  他说,小表妹,要不要跟表哥私奔啊?
  简直是莫名其妙!不可理喻!丧心病狂!
  颜苒避开温承衍的手,拼尽全力向上游去,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借着这股力量,一跃而出水面。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