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岳父出车祸

  面对陈风的命令,她不敢违抗,当下还是保命要紧。
  好在她平时喜欢蹦迪,跳舞并难不倒她,只是舞姿会有些火爆,当她在陈风面前开始热舞扭腰的时候,那一副副的勾人姿态,险些就让陈风控制不住,当场流鼻血!
  “陈风,够……够了吗?我跳累了,你放过我吧好不好?”
  秦小婉已经跳的满身是汗,可陈风却不满足,摇摇头道:“不够不够,继续跳。”
  他看秦小婉跳舞,更重要的是为了赚取流氓值,一边欣赏舞蹈,系统就在他的耳边不断播报:
  “恭喜宿主获得50点流氓值!”
  “恭喜宿主获得20点流氓值!”
  “恭喜宿主获得30点流氓值!”
  ……
  流氓值赚取的多少,取决于秦小婉舞蹈的自嗨度高低,她跳的越嗨,陈风的流氓值就赚的越多。
  随着秦小婉体力渐渐匮乏,系统播报的数值也变成了1点,这时,系统忽然提醒道:“宿主,现在流氓值已满500,可以进行一次抽奖,是否抽奖。”
  “可以抽奖?抽!”
  但就在此时,她缓缓抬起头看向陈风,眉头紧的一蹙,发觉情况不对,不是说鬼都是没有影子的吗?而且惧怕阳光?怎么陈风不仅有影子,好像被太阳晒得还挺舒服!
  陈风毫不犹豫,不抽白不抽!
  回来的人正是秦小婉的姐姐,陈风的老婆秦小嫣。
  “恭喜宿主,抽中一张人脉卡,使用此卡可以迅速拓展自己的人脉,是否使用。”
  “不使用。”
  陈风觉得现在还不是使用系统的时候,现在建立人脉也没什么用啊!
  随即,系统暂且将人脉卡放入了背包,陈风摆摆手对秦小婉说:“好了,你现在可以停下来了。”
  “哦!”
  秦小婉大喘着粗气,总算停歇了下来。
  但就在此时,她缓缓抬起头看向陈风,眉头紧的一蹙,发觉情况不对,不是说鬼都是没有影子的吗?而且惧怕阳光?怎么陈风不仅有影子,好像被太阳晒得还挺舒服!
  糟糕,我该不会是被他耍了吧!
  顿时,秦小婉恍然大悟,她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碰了陈风一下,果然陈风有体温,而且肌肉还是那么瓷实!
  “陈风,你个混蛋,竟敢扮鬼骗我。”
  回来的人正是秦小婉的姐姐,陈风的老婆秦小嫣。
  秦小婉心底的一股怒意回升起来,脸色骤变,习惯性地扬起手臂要狠狠的扇陈风!
  换作以往,陈风是绝对不可能还手的,但是今天,陈风早已不是以前的陈风,“刷”的一下抓住了秦小婉的手腕儿,冷笑道:“秦小婉,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你识破了,你这女人还真够恶毒的,刚刚才做了害我的事,现在又不知愧疚的想打我。”
  “陈风,你个废物,你就是我们秦家的一条狗,还敢对本小姐还手,你是活腻了。”
  说着又要抬腿狠踢陈风,不料又被陈风一把抓住,冷声对她说道:“难道你不怕我把你和沈浩轩做的事告诉你姐吗?”
  换作以往,陈风是绝对不可能还手的,但是今天,陈风早已不是以前的陈风,“刷”的一下抓住了秦小婉的手腕儿,冷笑道:“秦小婉,想不到这么快就被你识破了,你这女人还真够恶毒的,刚刚才做了害我的事,现在又不知愧疚的想打我。”
  “什么?你……”
  秦小婉当场愣住,她当然害怕,要是让她姐知道了这事,后果不堪设想。
  陈风见他没生命危险,也放下心来。
  她姐平时对陈风虽然也是冷言冷语,但是并没恶意,只是看不惯他受人侮辱还没脾气,只会吃软饭干家务罢了。
  就在这时,别墅门铃忽然响起,陈风随手松开秦小婉,冷声命令道:“去开门。”
  秦小婉狠瞪了陈风一眼,这活儿平时都是陈风干的。
  她无奈走到门口打开门,立即面容变得紧张,心虚道:“姐,你回来了。”
  流氓值赚取的多少,取决于秦小婉舞蹈的自嗨度高低,她跳的越嗨,陈风的流氓值就赚的越多。
  陈风也看向门口,顿时间双目失神,整个人停滞不动!
  回来的人正是秦小婉的姐姐,陈风的老婆秦小嫣。
  半路上,秦小嫣讲了一下事故的大概经过,岳父刚刚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忽然一辆货车失控冲了出来,与岳父的车撞到了一起,岳父受了重伤被送去了医院,岳母得的消息,也从商场出来,向医院赶了去。
  在陈风的记忆中是有秦小嫣的模样的,但是第一次见到她的真人,瞬间觉得比记忆中浮现的那个她,更加妩媚动人。
  秦小嫣身材高挑纤瘦,一身的时尚靓装,气若幽兰。标志的鹅蛋脸纯洁无暇,秀美的娥眉淡蹙着,表情中好似有一丝焦急,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掩饰她的美。
  “怎么是你来开门?”秦小嫣有些诧异的问。
  “哦,我正好在门口,就顺手开了。”
  秦小婉撒了个谎,又疑虑地问:“姐,你不是和爸去公司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爸半路上出车祸了,我是回来取钱包的。”秦小嫣脸色突变的紧张,语气慌忙地道。
  “什么?出车祸?”秦小婉大吃一惊。
  陈风也在瞬间表情变得凝重,据他的记忆,整个秦家,除了老婆秦小婉之外,也就只有秦父秦天胜对自己不错,他是唯一一个把自己真正当女婿看的人。
  他出了事,陈风不会不管。
  “嗯,现在来不及多解释,我们赶紧带着钱包一起去医院。”
  秦小嫣着急的说完,又冷面看向陈风,厉声道:“喂,废物,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房间取我的钱包,一天没点眼色,什么事都办不好。”
  “哦,好。”
  陈风回过神来,对废物两个字也没多大感触,这是这哥们生前的专用名次!
  陈风见他没生命危险,也放下心来。
  如果不是秦小嫣单独开着自己的车要去4S店保养,恐怕今天出事的就是岳父和她两人了。
  刚进病房,秦小嫣就立马冲到病床前探望父亲。
  半路上,秦小嫣讲了一下事故的大概经过,岳父刚刚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忽然一辆货车失控冲了出来,与岳父的车撞到了一起,岳父受了重伤被送去了医院,岳母得的消息,也从商场出来,向医院赶了去。
  秦天胜已经在医生的治疗下脱离了危险,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只是全身包裹着白色纱布,像个木乃伊一样,无法开口说话。
  病房内,两个身穿西装,满脸正态的中年男人同时对一个雍容华贵,手持拐棍的白发老太太劝说道。
  “妈,你看三弟他都成这样了,他的公司只怕也没法继续管理下去,不如就让我们两兄弟暂为代劳吧。”
  急忙回屋取了钱包,三人风驰电掣地向医院赶去。
  很快,他们三人赶到了医院。
  半路上,秦小嫣讲了一下事故的大概经过,岳父刚刚开车去公司的路上,忽然一辆货车失控冲了出来,与岳父的车撞到了一起,岳父受了重伤被送去了医院,岳母得的消息,也从商场出来,向医院赶了去。
  陈风见他没生命危险,也放下心来。
  “是啊妈,现在三弟的公司正好遇到了危机,如果短时间内找不到投资商,公司就得倒闭了,三弟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对公司没有任何管理经验的女儿,还有一个除了吃喝拉撒做家务之外,什么都会不干的废物女婿,凭他们显然是无法度过这次难关的。”
  陈风见他没生命危险,也放下心来。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