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东城前世梦

  一中年汉子面带愧疚之色跑到了孟家大喊起来。若不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想必村民们绝对不会打搅这刚当上爷爷的老人。
  北方雪乡,在深山老林深处有一名为‘东城村’的地方,淳朴的民们时常打趣玩笑的说道:“去啥子城里哟,咱这儿就是东城哩。”
  久而久之,‘东城村’也就省去了村字,叫起了东城,即便是出门在外,也不忘介绍道,俺来自东城。
  92年的初冬,尽管是十一月的季份,但在北方已经是白雪皑皑,动物们也都进入了冬眠,只有像狍子,山鸡这种动物时常出来觅食。
  那时候,双十一不是购物节,也不是光棍节,只是一个寻常的日子。但对于东城来说,这却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
  入冬时节,在那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早早的就闭门关户去休息去了,唯独村长老孟家仍是灯火通明,家里人满头大汗,焦虑的盯着帘子内的房间。
  一阵阵苦痛的哀嚎和接生婆的催促声音传了出来,让孟家的几口子在门口是越发的紧张起来,就连汗水落在地上的声响都格外清晰。
  这一天,正是东城孟老村长孙子出生的日子。
  这一折腾可是急坏了所有人,恍惚之间已经到了凌晨,可房间内仍然没有消息,这六七个小时可是让众人备受煎熬。
  窗外的明月不知何时被乌云笼罩开来,如同一道道梦魇一般,钻入各家各户。
  哇哇哇!
  过了许久,几道清脆的哭喊声划破夜空。伴随着接生婆那声:“恭喜,恭喜,是个男孩!”一同传了出来。
  众人暗自送了一口气,老村长凝视着被抱出来的孙子,脸上的褶子笑的都拧在了一起,如同一个包子一般……
  孩子的父亲一头扎进了产房,怜爱又心疼的看着初为人母的妻子,久久不能释怀。
  此时已经过了一夜,虽然伴着漆黑,但外面的公鸡已经开始鸣叫起来,意味着人们的一天又要开始,马上就要起床了。
  “孟村长,孟虎叔!救我!我真的不是什么刽子手,我只是个屠夫啊,只是个杀猪宰牛的啊。”
  而这个小生命的名字也被落定了下来,就叫孟起……
  这东城怕是不太平喽。
  直到将近八点,天才开始亮了起来,孟家仍沉浸在三世同堂的喜悦当中,东城的村民也开始陆陆续续的走家串户起来,毕竟在秋收之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忙了。
  而今天家家户户的话题却有些怪异,从初始的交头接耳到最后的聚集。慢慢的让几十户的村民人人脸上挂着不安与焦虑。
  直到傍晚,一声仓促的呼喊才把孟家从喜悦的氛围中拉了出来。
  “孟虎村长,不好了,李屠夫,李屠夫快不行了。”
  一中年汉子面带愧疚之色跑到了孟家大喊起来。若不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想必村民们绝对不会打搅这刚当上爷爷的老人。
  入冬时节,在那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早早的就闭门关户去休息去了,唯独村长老孟家仍是灯火通明,家里人满头大汗,焦虑的盯着帘子内的房间。
  孟虎眉头一皱,两道剑眉锋利无比。要说老人也是不简单,早些年当过兵,扛过枪,抗过日。听说最后还当了官,若不是最后犯了纪律,也不会在这深山养老。这话暂且不提,如今这六十多岁的老人二话不说,就随着中年男子走了出去。
  “啥情况,慌成这个熊样,不知道老子刚当爷爷?”孟虎有些不悦,昂首阔步的朝着李屠户家走去。
  “哎呀!老村长,赶快走吧,晚了这李屠夫就要被自己砍死了。十几个大男人拉都拉不住,还砍伤了两个。”
  老爷子一听,暗道不好,这农村时常有些怪事发生。若是迟了,说不定出了什么乱子。想到这里,孟虎不在言语,脚步更加快上了几分,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踩踏起来。
  “小子们,入冬了,道路不好走,你们要注意点,别被狼叼去喽。”
  一旁的中年男子时隔半晌,怯懦的开口:“老村长,你昨天梦到上辈子是干什么的?”
  孟虎一怔:“梦个屁,老子一晚上没睡。”
  紧接着老人感觉有些不对,疑惑的问道:“什么梦,什么上辈子,给我说明白点!”
  这时中年男子才反应过来,昨天正是小孟起出生的日子,想必孟家是彻夜无眠,更别说做梦了。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别提了,你说也怪,昨天夜里,全村的人都梦到自己上辈子的事情,梦到自己做什么的,怎么死的,哎!别提有多郁闷。”
  “我倒好,上辈子就是个普通人,除了村里那些闭口不提的人最怪异的就属李屠夫了,口中喊着‘我不是刽子手,你们别来找我’的话。然后到下午就开始挥刀割自己的肉,若不是村民拦着,想必早就完了。”
  “所有人?”孟虎顿时心惊,这可非同小可,自己遇到过怪事,但如此怪异的还是头回听说。同时也暗自庆幸了下,自己没有做那狗屁的怪梦。
  要说人也是怪,总是想知道自己有没有上辈子,但是真的知道了的话,说不定会是什么情感,会惹上什么麻烦。
  攀谈中,二人已经走到了李屠夫家的门口,此时里面传出了李屠夫声嘶力竭的叫喊和扑通扑通的倒地声。
  老爷子打眼望去,不大的院子当中备是狼藉。一脚深的雪地上已经被染的猩红,空气中弥漫着鲜血的腥气,氛围格外压抑。
  “混账!你在作什么妖儿?”
  孟虎看见那李屠夫不停的挥刀朝着自己的身上砍去,猛然一喝,径直的冲了上去。
  入冬时节,在那个时代并没有什么娱乐项目,家家户户早早的就闭门关户去休息去了,唯独村长老孟家仍是灯火通明,家里人满头大汗,焦虑的盯着帘子内的房间。
  就在这如猛虎咆哮的嗓音下,似乎冰天雪地的空气都凝固了起来,包括李屠夫在内的所有人都肃静了起来,鸦雀无声。
  大手一挥,老当益壮的猛虎一把夺下了那李屠夫手中的菜刀,顺便将李屠夫踹到在地。要知道老爷子当年打仗的外号便叫做‘猛虎’,倒在他胶皮鞋底下的兵,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疯魔许久的李屠夫眼睛恢复了些许的神采,不像最初的那般浑浊,连滚带爬的摸索到孟虎的脚下,哀嚎起来。
  “孟村长,孟虎叔!救我!我真的不是什么刽子手,我只是个屠夫啊,只是个杀猪宰牛的啊。”
  挺大个人竟然就在孟虎的脚下哽咽起来,嘶竭的嗓子带有着惊恐,愈发的抓紧孟虎的裤脚:“孟虎叔,你告诉他们,我不是刽子手,不是杀人的,不要来找我啊!”
  李屠夫眼中空洞无神的倒在了地上,手指不停的朝着眼前挥舞了起来:“我不是屠夫,不是杀人的屠夫。”
  紧接着便又朝着菜刀爬去,样子十分的狼狈和无奈。
  一记掌刀落下,孟虎眉头紧皱的掏出烟袋,看着倒在地上已经昏迷的李屠夫,无奈的叹了叹气,摆了摆手,叫来了几名中年男子。
  “小子们,入冬了,道路不好走,你们要注意点,别被狼叼去喽。”
  孟虎深知这事情的非同小可,也明白这不是寻常人能够解决的事情,如今这不仅仅是李屠夫一个人的事情,更是一个全村人的噩梦。
  一旁的中年男子时隔半晌,怯懦的开口:“老村长,你昨天梦到上辈子是干什么的?”
  几个汉子连忙打包票的应了下来,要知道这等怪事,可是关系着全村子的安慰,若是处理不当,倒霉的可不是这李屠夫一个人。
  这东城怕是不太平喽。
  “孟村长,有什么你尽管吩咐。就这天儿,哥几个还想着弄几只狍子回来呢。”几名精壮的汉子毫不含糊,连拍胸脯说道。
  若是其他人也疯魔起来,这东城村可要鸡飞狗跳了。
  虽说村民都散了,但可以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浓厚的担忧和惊恐。更有一些知道自己前世的人,慢慢的发生这一些内心深处的改变。
  “前些日子,南安村出了当子怪事,听说来了不少有能耐的先生,你们去南安,看看人家还在不?要是在,就把这里的事情讲讲,看看人家来不来。”
  随后孟虎又招呼几人轮流看守这李屠夫,便让众人散了。
  说完,几名汉子便收拾东西,连夜敢去,没有丝毫的拖拉。
  而这个小生命的名字也被落定了下来,就叫孟起……
  孟虎吸了口大烟袋,叹了口气。这人老成精,打眼一看便非同小可,这种事情虽说见过不少,但绝非寻常人能够解决的。
  “小子们,入冬了,道路不好走,你们要注意点,别被狼叼去喽。”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