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章 龙王归来

  ‘吱——’
  青州大狱,厚重的铁门缓缓打开。
  青年走出,猎鹰一般的双眸,扫向天空。
  一个瘦弱的青年走了出来。
  门外两旁,狱警挺拔而立,眼中充满狂热。
  青年走出,猎鹰一般的双眸,扫向天空。
  六年前入狱,然后踏入战场,他,功勋卓著,最终统帅北境,成就让外敌闻风丧胆的国之利器!
  六年后,他,再次从这狱门中走出。
  “龙主,真的要去么?”
  下方的人群中,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她,是我结发之妻,他们,对我有养育之恩,六年征战,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一雪前耻!”朱玄武目光冷峻,言语铿锵有力。
  “可是他们,称龙主为废婿,他、他们说,是龙主您害了慕容一族。”
  又十五年后,义父将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他,并生有一女。
  孙坚在后叹息:“况且我得到消息,龙主夫人今日会答应公孙天飞的求爱。”
  慕容婉儿一边被扯着走,一边挥舞起小拳头,打在红衣女子腿上。
  朱玄武沉默了。
  但是,他想多了——
  二十年前,慕容克收留朱玄武,并认他为义子,那一年,他五岁,进入慕容家后,义父待他胜过亲子,家族给予他最好的教育,最好的生活。
  又十五年后,义父将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他,并生有一女。
  全场,安静了下来。
  他从小天资聪慧,年仅二十,创办青州药业集团,成为青州第一俊杰。
  也就是在这一年,女儿百日宴上,朱玄武喝的大醉,第二日醒来,发现自己和公孙家大小姐睡在一起。
  全场,安静了下来。
  而后,朱玄武被冠以强之罪,被抓入狱。
  自此,青州第一俊杰被戴上了渣男的帽子,慕容家,对他恨之入骨,入狱这六年,从未有人来看过他。
  而他所创办的青州药业集团,也被昔日兄弟公孙天亡所窃取。
  慕容雪姬轻笑一声,眼眸中一抹失落。
  ——
  天府酒店,慕容家族小公主在此过生日宴,青州市的名门望族,都前来祝贺。
  特别是公孙家,来了十几个人。
  很快,生日宴开始。
  下方的人群中,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当大门马上要关闭的时候,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陌生男子低头匆匆走进。
  因为人多,大家都没有在意。
  舞台上,一个身穿白裙,美如天仙的女人走了上来,她右手边,拉着一个长的跟个瓷娃娃似的小女孩,女孩白白嫩嫩,脸上洋溢着天真的笑容。
  “麻麻,你今天说粑粑会来,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慕容婉儿一边被扯着走,一边挥舞起小拳头,打在红衣女子腿上。
  慕容婉儿,原名朱婉儿,六年前因其父亲被以强之罪抓捕入狱,故而改了姓氏。
  慕容雪姬轻笑一声,眼眸中一抹失落。
  旁边,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不耐烦的看了眼他。
  那个人,不会再回来吧了。
  没有父爱的童年,是注定不完整的。
  所以,慕容雪姬思前想后,决定于今日答应公孙天飞的求爱。
  ‘六年,我也算是尽了妻子本分,玄武,你负我,我不怪你,但,婉儿不能没有父亲,对不起。’
  “在一起,在一起!”
  一行晶莹剔透的泪水,从哪美丽的眸子中落下。
  “婉儿,麻麻怎么会骗你呢,你粑粑等会就来啦。”
  慕容雪姬抚着婉儿可爱的后脑勺,面带苦涩的微笑。
  而他所创办的青州药业集团,也被昔日兄弟公孙天亡所窃取。
  台下,那个带着鸭舌帽的陌生人,眼睛死死的盯着舞台上:“对不起,让你们受苦了——”
  “别吵啊,公孙家大公子要表白了!”
  旁边,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不耐烦的看了眼他。
  可是——
  男子才刚刚回头,他的眼皮,猛然开始跳动。
  好、好熟悉——
  他再次回头。
  又十五年后,义父将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他,并生有一女。
  “你、你是——”
  胖子看着他,眼神,变得无比狂热了起来。
  “没错胖子,是我,玄武。”
  朱玄武慢慢抬头。
  一行晶莹剔透的泪水,从哪美丽的眸子中落下。
  胖子立马捂住了嘴巴:“玄、玄武,你回来了。”
  “你、你是——”
  他说话的声音中带满了惊讶,震撼!
  这时,场中,浪漫的音乐响起。
  “下面有请公孙家大公子,公孙天飞!”
  全场气氛,达到了极致。
  又十五年后,义父将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他,并生有一女。
  只见一身穿白色西服帅男,手捧鲜花朝着舞台走去。
  全场一片沸腾。
  公孙天飞走到舞台上,单膝跪地,左手鲜花,右手戒指,含情脉脉的看着慕容雪姬:“雪姬,我喜欢你,嫁给我吧——”
  轰!
  全场炸裂。
  一时间,气氛被推到了巅峰。
  台上,慕容雪姬先是惊讶,而后震撼,最后振奋的捂住了嘴巴。
  “在一起,在一起!”
  慕容雪姬轻笑一声,眼眸中一抹失落。
  台下,女人们疯狂的尖叫着。
  下方的人群中,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公孙天飞,那可是出了名的纨绔公子哥啊,深受青州众多拜金女的喜欢。
  慕容雪姬眼中含着泪水,颤抖的手,伸向了公孙天飞。
  公孙天飞一阵自信,哈哈,自己这一跪,直接把慕容雪姬感动哭了啊!
  但是,他想多了——
  她哭,是因为那个被自己深深埋藏在心里的人。
  “婉儿,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爸爸了,来,先叫一声我听听。”
  旁边,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不耐烦的看了眼他。
  公孙天飞笑呵呵的看向了慕容婉儿。
  台下,公孙家族的人脸上都绽放起了笑容。
  当大门马上要关闭的时候,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陌生男子低头匆匆走进。
  只要能够和慕容家连亲,他们就能获得慕容家所有的资源。
  “不,你才不是我粑粑,你是大坏蛋!”
  慕容雪姬轻笑一声,眼眸中一抹失落。
  慕容婉儿突然奶凶奶凶的指向了公孙天飞,非常严肃地说道:“就是你害我粑粑被抓的,你还我粑粑!”
  但是,他想多了——
  说完,肉嘟嘟的小手就拍打在了公孙天飞脸上。
  一时间。
  全场,安静了下来。
  慕容雪姬有些不知所措,她完全没有想到过婉儿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而且这些话,是谁教她的?
  “小丫头片子,乱说什么呢?!”
  旁边,一红衣女子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扯住慕容婉儿就往旁边走,同时口中低声喃喃着:“怪不得是犯人的女儿,这么小就学会打人骂人了!”
  他,朝着舞台之上走了过去——
  而就在这时。
  台上,慕容雪姬先是惊讶,而后震撼,最后振奋的捂住了嘴巴。
  下方的人群中,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旁边,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不耐烦的看了眼他。
  而他所创办的青州药业集团,也被昔日兄弟公孙天亡所窃取。
  随着一句淡漠无比的声音响起。
  “呜呜呜,不许你说我粑粑坏话!”
  台上,慕容雪姬先是惊讶,而后震撼,最后振奋的捂住了嘴巴。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此人的身上。
  “也不知道公孙公子究竟是怎么看上这个q犯的女人的,哎——”
  台上,慕容雪姬先是惊讶,而后震撼,最后振奋的捂住了嘴巴。
  “我女儿,还轮不到你来当爸爸。”
  他的话音落下。
  慕容婉儿一边被扯着走,一边挥舞起小拳头,打在红衣女子腿上。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爸爸啦。”
  此时,正在走来的人,正是朱玄武!
  泪水,从慕容雪姬的眼中滴落而下,她,心如刀割,那种撕裂般的痛楚将她整个人所覆盖。
  “呵呵,怪不得是q犯的女儿啊,真没教养。”
  “他这辈子是没办法从监狱里面出来了。”
  公孙天飞狞笑着,走上前来一把捏住了婉儿的脸颊,用的力气不小:“婉儿,你这样是很没礼貌的喔,可不能学你那个q犯爸爸呢。”
  下方的人群中,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她看得清清楚楚。
  台上,慕容雪姬先是惊讶,而后震撼,最后振奋的捂住了嘴巴。
  台下,一阵嘲笑。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