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这是个秘密

  “他叫沈若,是新华医院的护士,于三年之前失踪,我调了监控,在十二点零三分时,沈若竟突然出现在了视频监控中,而你的队长,方凡也在那时尾随而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我知道你和你们方队长关系很好,但你也要知道,你是一个警察,你的身份,不光是江北市民的保障,更是这些受害人的保障。”
  李西城走到我们面前的时候,压根就没有看我,只是直接从腰间拿出一副手铐,正当他欲将这副手铐拷上方凡手腕间时,我一下闪身就走到了方凡和李西城的中间。
  “李队长,不知道我们方队,犯了什么事?”我看着李西城,心中有些发怵,但碍于方凡,我还是直接问出了口。
  李西城今年三十九多岁,是个老刑警,据说前段时间上级有意让方凡进入刑侦大队,可李西城却百般阻挠,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有一点我很清楚,他们两个很熟,而且还是特别熟的那种。
  难道前段时间说法医院调派过来的人,就是她?
  他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抓人,更让我恼火的是,大家怎么也算是在一个机关的同事,就算是方凡真犯了什么事儿,也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在人前把他带走吧?何况,我们现在身处现场,周围居民更是都拿出了手机拍摄,在这种情况下,我并不认为,李西城有必要动用手铐。
  “方凡,现在我怀疑你跟这桩恶性凶杀案有关,希望你能跟我走一趟,配合调查。”李西城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将手铐驾在了方凡的手腕之上,低声说道。
  “李队……”
  “叶杨,记住了,永远要相信你自己的推论,用最合理的解释去推论可能性,再找到证据佐证你的推论,你是天生吃这一碗饭的人,别让我失望。”
  我刚想为方凡说几句话,却被方凡插话,当时的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方凡会说出这些话来,但回去之后,我多少也听了些闲言碎语,甚至更是有人将方凡被抓时的照片放到了网上,直指方凡是杀人凶手。
  而他的名字,则在一夜之间,成为了江北的众矢之的。
  “这具人偶的分离口几乎都被人用钓鱼线缝制了起来,除了头颅,胸口极下肢有三个拳头大小的撕裂口之外,并没有任何可以将一具尸体装进去的地方,李队长,我需要将这人偶裁剪。”江楠观察了一番,随即侧身看着李西城,缓缓的说道。
  方凡被带走之后,法医院的人也悄然而至,当时我正在疏散周围的群众,也没空理会接手这个案子的法医到底是谁。
  “李队长,现场什么情况?”
  一个干练的女声顿时从我身侧飘来,我侧目而视,下一刻,这目光竟怎么都挪不开了。
  “他叫沈若,是新华医院的护士,于三年之前失踪,我调了监控,在十二点零三分时,沈若竟突然出现在了视频监控中,而你的队长,方凡也在那时尾随而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我知道你和你们方队长关系很好,但你也要知道,你是一个警察,你的身份,不光是江北市民的保障,更是这些受害人的保障。”
  江楠?
  她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前段时间说法医院调派过来的人,就是她?
  “现场一共有两具尸体,一具是女尸,另一具……,因为案发现场过于狭小,所以江法医,我们只能将那两具女尸抬出来,然后你们再来进行尸检。”李西城跟着江楠的脚步,边走边道。
  方凡被带走之后,法医院的人也悄然而至,当时我正在疏散周围的群众,也没空理会接手这个案子的法医到底是谁。
  江楠停住了脚步,随后四处观望了一番,那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眸正巧扫到了我,我立马转身继续佯装疏散人群。
  “恩,我听说你们最近在负责另外一桩案件,人手不够吧?那就让他来帮我吧。”江楠悄朝我这边瞥了一眼,说完这话,抬腿就朝电梯门口走了过去。
  李西城尴尬一笑:“今年刚转过来,应届毕业生,也是我们刚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的下属。”
  被点到名的时候,我的脸色苍白,想起那具人头落地的女尸……
  说实话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犯怵的,毕竟按照她那句话的意思,我要搬运的可不止一具尸体啊。
  我跟着李西城过去的时候,江楠已经拿着工具箱站在电梯门口了,我敢保证,从她那一双玩味的目光中可以看出,她绝对是认出我了。
  看着李西城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方队会出事的预感。
  我硬着头皮,在全场人员的注视下将事先准备好的塑料纸铺在了电梯门口,然后屏息闭目的将那一具祈祷状的女尸架了起来。
  可就在我上手的那一瞬间,那具女尸竟直接倒在了我的身上,虽然我闭着眼,但那血腥味却让我每一次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要想将一个人的脑袋一下被砍下来,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哪怕是一个成年健硕的男人,在这种空间内,也不可能完成这个动作。
  “李队长,新人吧?”这时,江楠正抱着双臂站在电梯门口悠悠然的说道。
  李西城尴尬一笑:“今年刚转过来,应届毕业生,也是我们刚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的下属。”
  听了江楠的话,我微微皱眉,全身没有一丁点儿伤痕?致命伤是尸首分离?
  我心头一阵咯噔,犯罪嫌疑人?他在说方凡?
  “你别瞎说,罪名没有成立之前,谁都不能妄下定论。”我也不知道当时我在想什么,可能就只是单纯的想为队长说几句话,但,换来的,却是李西城不屑的目光。
  “在管他之前,我请你先管好自己,瞧你这个样子,哪儿有一点当警察的样子,如果你不行就不要勉强,浪费大家的时间。”
  听到这句话,我咬了咬牙,随即一把便将这具女尸架到了那一块塑料布之上。
  只等我联合其他民警将这具女尸搬到江楠的面前后,李西城却再次发话道:“还有那个人偶,也一起搬下来,搬的时候小心点,里面有人。”
  我抿了抿嘴,没有说话,只是红着双眼,转身就走进了电梯。
  我从来就没有这么憋屈过,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抓走了方凡,而我呢?竟然连为他说一句话的资格都没有。
  “他叫沈若,是新华医院的护士,于三年之前失踪,我调了监控,在十二点零三分时,沈若竟突然出现在了视频监控中,而你的队长,方凡也在那时尾随而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我知道你和你们方队长关系很好,但你也要知道,你是一个警察,你的身份,不光是江北市民的保障,更是这些受害人的保障。”
  这时,江楠将工具箱摆放在一旁,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塑胶手套带上,随后便在那一具满身是血的女尸身上到处拿捏。
  “死者女性,约二十三岁,从血液凝固程度来看,死亡时间应该在今天凌晨十二点十五分左右,周身没有任何伤痕,致命伤就不用我说了吧?利器削首,这些溅射形的血渍,也应该是那个时候造成的。”
  听了江楠的话,我微微皱眉,全身没有一丁点儿伤痕?致命伤是尸首分离?
  从常规的杀人手法上来说,的确有可能,但是假设当时凶手是进入电梯亲自行凶的,电梯的面积那么小,别说电梯里面还有被害者,就算没有被害者……
  而且,被害者难道都不会挣扎一下的吗?
  想到这里,我从一旁的民警手中取了一根甩棍,并按照砍头的姿势,右手持着甩棍高高抬起。
  “啪嗒”一声,和我想的一样,我举起甩棍的那一瞬间,甩棍一下就碰到了电梯内壁,从而导致我根本没有办法使出全力。
  要想将一个人的脑袋一下被砍下来,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哪怕是一个成年健硕的男人,在这种空间内,也不可能完成这个动作。
  “你在干什么?”可能是我在电梯内的动静有点儿大,李西城直接就走进了电梯,一把将我手中的甩棍还给了一旁的民警。
  “啊……我,我就是在想,哪怕是一个成年人,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面,想要挥舞着一把足以将人头砍下来的刀,再促成死者的人头落地,这应该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更何况,方队前段时间因为抓贼而把右手弄伤了,所以他不可能是杀死被害者的凶手,李队……”我想为方凡做解释,可下一秒,李西城却又打断了我的话。
  李西城尴尬一笑:“今年刚转过来,应届毕业生,也是我们刚刚抓获的犯罪嫌疑人的下属。”
  “你知不知道这名女死者是谁?”李西城站在我面前,皱眉问道。
  我一脸茫然的看着李西城,继而又转向了那具女尸,我能确定的是,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女人,但既是李西城问出来的,那么这个女人……
  “他叫沈若,是新华医院的护士,于三年之前失踪,我调了监控,在十二点零三分时,沈若竟突然出现在了视频监控中,而你的队长,方凡也在那时尾随而入,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我知道你和你们方队长关系很好,但你也要知道,你是一个警察,你的身份,不光是江北市民的保障,更是这些受害人的保障。”
  “方凡,现在我怀疑你跟这桩恶性凶杀案有关,希望你能跟我走一趟,配合调查。”李西城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直接将手铐驾在了方凡的手腕之上,低声说道。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整个神经都开始紧绷了起来,队长来过这里?怎么可能?我来这里的时候,周围没有保安,而且在等待警方支援时,我还曾检查过这大门的监控,监控线都被人剪断了,他哪里调出来的监控?
  “李……”
  说实话心里多少还是有点犯怵的,毕竟按照她那句话的意思,我要搬运的可不止一具尸体啊。
  “还做不做事了?当这里是茶话会呢?”我刚想出言反驳李西城,江楠的声音却又从李西城身后飘了过来。
  李西城皱了皱眉,瞥了我一眼:“做好你份内的事情。”
  看着李西城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种方队会出事的预感。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便踏上了同事事先放在人偶旁的某个长凳。
  想到这里,我上手解开了连接着电梯顶层和人偶脖颈的麻绳,将这人偶拽了出来。
  “这具人偶的分离口几乎都被人用钓鱼线缝制了起来,除了头颅,胸口极下肢有三个拳头大小的撕裂口之外,并没有任何可以将一具尸体装进去的地方,李队长,我需要将这人偶裁剪。”江楠观察了一番,随即侧身看着李西城,缓缓的说道。
  原因很简单,我拉着他两条胳膊的时候,我能触摸到的就只有海绵,当然,里面的确有尸体,不过只是一些分布不均的硬块,所以当时我就猜到,这人偶内部的尸体,应该是被事先肢解了之后,再丢进去的。
  如果这里面也是一具尸首,那这人偶应该不会那么饱满,难道,这里面还放了某些填充物?
  听了江楠的话,我微微皱眉,全身没有一丁点儿伤痕?致命伤是尸首分离?
  她的手指很纤细,似乎并不像是做这一行的,我之前也见过不少法医,他们的手上都有或多或少因缝制伤口时手术线而留下的线条状勒痕,这是法医长年累月的职业病。
  方凡被带走之后,法医院的人也悄然而至,当时我正在疏散周围的群众,也没空理会接手这个案子的法医到底是谁。
  在动手之前,我事先看了一眼这人偶的外观,人偶内部看似非常充实,但内层却有些柔软,上手一摸立马就陷下了一块,之后这一块陷下去的地方又还原到原来的样子。
  我将人偶带到了第一具女尸身旁,看了一眼江楠,后者则对我一笑,随后便低头看去。
  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那一块圆形物体看去,原本还吵吵嚷嚷的大厅瞬间就安静了起来。
  要想将一个人的脑袋一下被砍下来,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哪怕是一个成年健硕的男人,在这种空间内,也不可能完成这个动作。
  “好,裁剪。”李西城看着江楠,点头说道。
  收到回复的江楠也没有多耽搁,从工具箱内拿出一把剪刀就开始顺着这人偶的边缘裁剪。
  人偶的差不多高一米七,重约100斤左右,周身填充着海绵,在将其抬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这人偶内部应该不会是一具全尸。
  可就在那一道口子被这把剪刀裁剪至手臂长短处时,一个拳头大小,沾满了血渍的圆形物体顺势就朝外滚落。
  里面真的是人?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