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山神传承

  日落西山,天边布满了一片红彤 彤的火烧云。
  清风徐徐,淡淡的稻花香气浮动在山间,山脚下的稻花田旁,一条小溪蜿蜒流淌。
  “汪汪汪!”
  一条毛发纯黑的小土狗在岸上欢快的叫着,时不时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回旋撒欢。
  ……
  江小烨挽着裤腿,站在小溪里,突然得意一笑。只见他沾满泥水的手中,摸出了一只满是泥巴的螃蟹。
  螃蟹举着鳌钳张牙舞爪,想做最后的挣扎,却被他熟练的抛出一道弧线,落入岸边的篓子里。
  土狗立刻摇着尾巴跑过去,歪着脑袋看着竹篓里的收获,一顿犬吠,仿佛在威胁里面的几只螃蟹和龙虾都老实点。
  不过,当看到小主人赤着双脚,在小溪里走远了,土狗急忙咬住竹篓跟上,尾巴摇的飞快。
  “什么时候,我也开个户外直播,就咱这技术,绝对粉丝百万,找个鸟工作,对不对小黑!”
  江小烨又用铁铲挖出了一只体型不小,黑乎乎的河蚌,心中别提多羡慕那些搞户外直播,钓条鱼都有无数人喊666的大神了。
  “汪?”小黑显然不可能明白小主人说什么,不过身为一条合格的农家小舔狗,它还是很配合的摇着尾巴。
  今天晚上能加餐就行了,小主人说啥都对!
  小黑可是很清楚,那黑乎乎的大河蚌,剥壳取肉,去掉内脏清洗干净,再配上腊肉、冬笋加葱江蒜爆炒出锅,加上用瓷罐闷上一小时,那味道别提多美了,隔壁的小舔狗阿黄都馋哭了!
  溪水清澈,流水潺潺,一些小鱼逆水而游,却被江小烨的出现吓得四处乱窜。
  江小烨看着这些四散的小鱼儿,清楚这些小鱼苗要长大起码还需要两年才行。
  抓鳖江小烨最有经验了,鳖藏在泥沙里,只需要找到它腿窝,手指卡进去就行。只要不离水,鳖是不会咬人的,被掐住后腿窝后,脑袋就缩进甲里不敢出来。
  一条小鱼苗逃走时,突然一个乌黑的东西从溪底弹了出来,将其一口吞下,接着缩回了泥沙。
  老鳖最后被一家人把肉吃的一点不剩,连汤都喝完了,没有丝毫浪费,唯一留下来的,就是那张完整的鳖壳了。
  江小烨目光瞥到,惊了一下,接着大喜。
  惊鸿一现虽然短暂,但江小烨肯定,这是一只老鳖的脑袋!
  有些老鳖喜欢栖息在浅水的小溪,将身子辙入泥沙之中隐藏,只露出嘴巴、眼睛,一旦有小鱼小虾靠近,就会一口吞掉。
  江小烨挽着裤腿,站在小溪里,突然得意一笑。只见他沾满泥水的手中,摸出了一只满是泥巴的螃蟹。
  江小烨大步走了过去,发现果如预料。
  小溪的泥沙很干净,老鳖的体型在泥沙中印出来的轮廓,能看得很清晰。
  头上挂着一串葫芦吊饰,身披银色古服,腰间挂着一枚玉牌,走到悬崖边缘,抬头仰望天空。
  “龟龟,这鳖甲轮廓都快撵上小石磨了,这鳖得多大啊。”
  仿佛察觉到危险靠近,老鳖的脑袋不留痕迹的继续往泥沙中缩。
  仔细观察发现,这玉牌通体泛青,雕琢极为古朴精美,是一个云雾缠绕的山水图案,也搞不懂怎么和老鳖的腹部粘连到一起。
  “嘿嘿!”
  抓鳖江小烨最有经验了,鳖藏在泥沙里,只需要找到它腿窝,手指卡进去就行。只要不离水,鳖是不会咬人的,被掐住后腿窝后,脑袋就缩进甲里不敢出来。
  小黑对着死去的老鳖威胁的犬叫几声,摇着尾巴凑上来和江小烨撒欢。
  这种赤手捕捉,村子里大多数人都会。
  江小烨看了看泥印轮廓,扫了一眼小黑,小黑显然也注意到江小烨发现猎物,没有出声,静静的蹲着等待小主人捞出美味。
  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可惜自己不会直播,不然月入十万不是梦。
  江小烨又用铁铲挖出了一只体型不小,黑乎乎的河蚌,心中别提多羡慕那些搞户外直播,钓条鱼都有无数人喊666的大神了。
  手伸进泥沙,一把捏住了老鳖的腿窝,还没来得及得意,江小烨背后一凉,潜伏在泥沙中的老鳖脑袋不但没有缩进甲中,反而一张口,凶悍的咬了过来。
  锋利的牙齿闪烁着寒光,这鳖怎么还有牙齿?
  老鳖探头,速度不得了。江小烨来不及反应,就着了道。
  手臂一阵剧痛,江小烨惨叫一声,一把捏住了老鳖的脑袋。
  江小烨看着这些四散的小鱼儿,清楚这些小鱼苗要长大起码还需要两年才行。
  鳖嘴一般是上下两片角质喙,咬合力也强大,咬到后会使劲挫动,这有牙齿的老鳖……
  江小烨感觉自己捏在一块坚硬的木头上,不过手臂剧烈的疼痛让他更爆发更大的手劲,持续三秒,老鳖被捏的张开了嘴,疯狂的挣扎。
  “见鬼了!”江小烨咒骂,左手臂已经鲜血淋漓,差点被撕去快肉,要不是他反应快可就惨了。
  “让你吗的咬我!”
  江小烨又用铁铲挖出了一只体型不小,黑乎乎的河蚌,心中别提多羡慕那些搞户外直播,钓条鱼都有无数人喊666的大神了。
  江小烨猛的一挥手,藏在泥沙中的老鳖被拖了出来,重重的砸在岸边。
  仔细观察发现,这玉牌通体泛青,雕琢极为古朴精美,是一个云雾缠绕的山水图案,也搞不懂怎么和老鳖的腹部粘连到一起。
  老鳖被扔上岸,竟然灵活的一翻身,爬的飞快。
  江小烨瞪着眼,大感不可思议,还是小黑反应快,见到这情况,扑上去一口咬住了老鳖的脑袋。
  甚至能听到了一道细微的咔嚓声。
  老鳖死的不能再死了,脖子差点被江小烨捏断,又被小黑一口咬碎了脑袋。
  “什么鬼玩意?这成精了?”
  有獠牙的鳖,江小烨还是第一次见到。
  小黑仿佛在吸吮一般,呜呜呜的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江小烨一开始还以为是小黑怕鳖没死透,不肯松口,可很快就发现不太对劲。
  小黑仿佛仿佛在喝什么一般。
  “小黑,你在干嘛?”这家伙不会吸血的吧?这狗都会吸血了?
  “持吾山神令,得吾传承,福泽一方,造福万物。”
  小黑很快松开了嘴,老鳖脑袋被它咬烂了。
  “汪汪汪!”
  小黑对着死去的老鳖威胁的犬叫几声,摇着尾巴凑上来和江小烨撒欢。
  “贱狗,滚滚滚,没有看到我受伤了么?这是什么?”
  江小烨踢了一脚老鳖,老鳖尸体一翻,没想到被发现腹部居然有一块造型古怪的玉牌。
  翡翠?和田玉?古董?
  良久,他穿上拖鞋,提起竹篓,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诡异老鳖,一咬牙也将它扔进了竹篓里。
  本来他还疼的呲牙,此刻直接蹲下身来。
  仔细观察发现,这玉牌通体泛青,雕琢极为古朴精美,是一个云雾缠绕的山水图案,也搞不懂怎么和老鳖的腹部粘连到一起。
  江小烨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剥了几下,结果真将玉牌给剥了下来。
  玉牌捏在手里小巧玲珑,呈椭圆状,背后则刻着十几个看不懂的符文,跟甲骨文似的。
  “我靠,发财了,不会真是古董吧?”
  江小烨虽然不懂古玉行情,但也见过网上相关的新闻,一块什么和田玉籽料挂件,动辄卖个几万稀松平常,甚至能买几十万上百万。
  小黑仿佛在吸吮一般,呜呜呜的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江小烨一开始还以为是小黑怕鳖没死透,不肯松口,可很快就发现不太对劲。
  “咦,我手上沾的血怎么在消失?”本来手掌上被老鳖咬的伤口鲜血淋漓,可江小烨突然发现这些血迹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他顿时汗毛直竖,这玉在吸血?还没来得及反应,光芒一闪,玉牌,居然消失了,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
  江小烨手一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微风拂过,浑身渗出一层冷汗。
  “走走,回家!”
  小黑仿佛在吸吮一般,呜呜呜的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江小烨一开始还以为是小黑怕鳖没死透,不肯松口,可很快就发现不太对劲。
  良久,他穿上拖鞋,提起竹篓,看了一眼地上死去的诡异老鳖,一咬牙也将它扔进了竹篓里。
  “汪汪汪!”即将消逝的夕阳中,一人一狗快速的朝着家里跑去。
  傍晚,山脚下的一个朴素农家小院。
  高大的桂花树下,江小烨一家人围着石桌吃晚饭。
  江小烨美美的喝着老鳖汤,一口气喝了几碗了,仍然感觉到美味无比,全身舒坦。
  “多吃点肉,这鳖真大,可惜死了,不然拿出去卖个几百块钱都没问题。”父亲江云山喝着小酒,吃着老鳖肉。
  “几百块?早知道拿去卖了买几斤肉回来。”老妈李岚听到这话,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小盆中的老鳖。
  “你懂什么,这营养价值高的很,赶紧都吃了别浪费,小烨,少喝汤多吃肉。”
  这可是至少是野生几十年的老鳖,要是拿出去卖了,恐怕要上千钱吧?江小烨没说这句,不然老妈心疼的肯定睡不着觉了。
  小黑蹲在石桌下,眼巴巴着等着小主人扔骨头到自己狗盘里,这鳖还真有不少骨头,吃的它尾巴乱摇。
  “多吃点肉,这鳖真大,可惜死了,不然拿出去卖个几百块钱都没问题。”父亲江云山喝着小酒,吃着老鳖肉。
  老鳖最后被一家人把肉吃的一点不剩,连汤都喝完了,没有丝毫浪费,唯一留下来的,就是那张完整的鳖壳了。
  “走走,得去外面散散步,顺便看下果园里的果树。”江云山感觉全身冒热气一般,忍不住赞道:“这老鳖大补啊,”
  江小烨就不一样了,吃完饭就有了困意,洗漱完都困得都睁不开眼了,回到屋里就躺下了。
  小黑仿佛在吸吮一般,呜呜呜的嘴里发出威胁的声音,江小烨一开始还以为是小黑怕鳖没死透,不肯松口,可很快就发现不太对劲。
  “滚出去,敢跑床上我就宰了你。”
  又不知过了多少年。
  青山环千翠,绿石缠青藤。
  ——
  山间云雾笼罩,如仙气般,一个拄剑老人缓步而来,鹤发童颜,皮肤如同婴儿一般,身上的打扮也极为古怪。
  斗转星移,天地变幻,万物更替。
  “天地水灵,听吾之意,化云布雨,福泽一方!”
  “持吾山神令,得吾传承,福泽一方,造福万物。”
  幽幽的声音响起,仿佛穿越了时光,层层叠叠,飘飘渺渺,在耳边回响,床上沉睡中的江小烨身上猛地绽放出一道白光。
  每个村子里都响起了一阵激动的大喊之声,干涸的大地迎来了一片甘露,枯木逢春。
  山神庙已经破旧不堪,四处皆是裂缝,山神变得苍老不堪,抬头死死地盯着天空,喃喃自语。
  “消失了……回不去了……”
  山神死了,山神庙塌陷,从此此处再无山神。
  头上挂着一串葫芦吊饰,身披银色古服,腰间挂着一枚玉牌,走到悬崖边缘,抬头仰望天空。
  一座不起眼的破旧山神庙中,香火袅袅,熏陶着不足一米的山神雕像。
  手中的桃木剑被当作拐杖用了。
  江小烨挽着裤腿,站在小溪里,突然得意一笑。只见他沾满泥水的手中,摸出了一只满是泥巴的螃蟹。
  ……
  ……
  江小烨扫了一眼躲在床底的小黑,狠狠地威胁一句,接着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霎那间,天地变色,天空中雷音滚滚,乌云开始汇聚,方圆百米的一些山村,立刻有无数村民欢呼。
  “山神!山神!山神!”
  “持吾山神令,得吾传承,福泽一方,造福万物。”
  江小烨看着这些四散的小鱼儿,清楚这些小鱼苗要长大起码还需要两年才行。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