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跳河未遂

  “嘶。”
  童谣只觉得浑身好冷,简直如同坠入冰窖一般,尤其是眼皮子,简直像是吊了两个秤砣似的,连一丝缝隙都掀不开。
  迷迷糊糊中只听到吱呀一声,似乎是有人推门进来了。
  那脚步沉着有力却又带着丝丝慌乱,停顿了片刻后又在她的身上——摸了起来?
  这是遇到流-氓了?
  脑子如同晴天霹雳,人也清醒了不少,一瞬间从床-上弹了起来,吓得那人也跟着后退了几步。
  看清来人的身段魁梧,又得知个男人,更加恼怒了张口就骂:“你这是干什么!流-氓是不是?”
  要不然怎么会随便摸她的身子?
  那男人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有些呆,转瞬间,脸又红的跟什么似的,立马将头转了过去:“你跌入湖里,我将你湿衣服换了下来。”
  自己似乎并没有被拉入深山当媳妇,而是晕倒后穿越了?
  “这是干净的衣裳,快些穿好。”
  虽然声音有些大,可到底让童谣听出了几许慌乱。
  她抓住重点,立马又对着自己的身子瞧了瞧…
  差点没有吓的背过气去!
  除了被子半遮不遮的,居然空无一物。
  “啊!”
  流氓!
  她觉得这人简直是瞎扯,换衣裳难不成不会找个女的来代劳么?
  眼下这种状况,她也不想打人,立马缩回被子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对眼睛骨碌碌地瞪着站在自己眼前的男人。
  害怕让她忽略了这男人俊逸的长相,哆哆嗦嗦开口问:“你是谁,是不是将我拐卖到这里来了?!”
  同时还有些挫败。
  周围破旧的木屋,几把缺了角的桌椅上还搁放着两个掉了漆的杯子,尤其是那些格棱窗户,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洒扫了,竟然生出了不少蜘蛛网,眼下还有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
  这简直就是深山老林的样子啊!
  童谣不怒反笑,一步步逼近,语气里全是讥诮。
  她刚毕业,准备来一场独自旅行,可在坐车途中晕倒。
  周围破旧的木屋,几把缺了角的桌椅上还搁放着两个掉了漆的杯子,尤其是那些格棱窗户,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洒扫了,竟然生出了不少蜘蛛网,眼下还有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
  之后定然是歹人将她拐到了此处,如今这样子是不是,妥妥地被那啥了?
  同时还有些挫败。
  正当她恐慌的瞬间,脑子里涌出一些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奇怪记忆来。
  自己似乎并没有被拉入深山当媳妇,而是晕倒后穿越了?
  这女孩也叫童谣,更悲催的是,五天前已经被娘家贱卖,嫁入这户姓陈的家里为妻了。
  周围破旧的木屋,几把缺了角的桌椅上还搁放着两个掉了漆的杯子,尤其是那些格棱窗户,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洒扫了,竟然生出了不少蜘蛛网,眼下还有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
  眼下这男人叫陈宣,是个猎户,也更是她的丈夫!
  童谣脑子有些凌乱,刚才还想在继续骂人的嘴一时间犹如上了锁,半点风声都发不出来了。
  陈宣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小丫头,脸上的神情有些错愕。
  他知道她是不情愿地嫁来,毕竟自己年纪大,家里还带着一个药罐子弟弟,哪里会有姑娘乐意给他做媳妇儿?
  再加上这丫头心里也还想着其他人,所以自打嫁过来起,话也没说一句,方才这回,算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
  只是刚刚还是要打要杀的样子,怎么突然间又成了这样模样?
  低眉顺眼的将身子抱在一团,仿佛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瞧着让人怪心疼的。
  一瞬间便有些心软了,语气也柔和了些:“我知道你心里有人,瞧不上我没关系,可那朱秀才都要成亲了,你也没有必要自己去寻死觅活的。”
  他瞧着童谣不说话,又滚了滚喉结,声音里多了几分笃定:“你若要走,我不阻拦你,若是留下来,我陈家也不会少你吃喝。”
  这桩亲事他也不知情一切都是阿爷槽办的,打猎那天回来家里就无端多了个娘子。
  童谣不怒反笑,一步步逼近,语气里全是讥诮。
  本来想将这事情早早就同她说出来的,可这小丫头一见到他眼里就全是厌恶,根本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陈宣心里烦闷,一连去山上打了好几天猎,今天被人慌慌张张地叫下山,说这小丫头竟然为那朱秀才跳河了。
  他自然是生气的,原以为是气她给自己带了绿帽,可在池子里捞起这小丫头抱在怀里时,只觉得她轻的异常,一时间才明白,自己只是气她太糊涂。
  同时还有些挫败。
  怪自己家里穷,料是谁也不会乐意留在这里的,所以只想着等她醒来,将话给说开。
  童谣听着他的话,反复地在心里盘算。
  走?留?
  自然是想走的,可记忆里那原主一家比这还要糟心,要不然也不可能将她卖到这里来了。
  要是去别处,她一个姑娘家,又是在古代这种地方,如今是不是乱世都不清楚,贸然就走,也着实不是上乘之举。
  自己似乎并没有被拉入深山当媳妇,而是晕倒后穿越了?
  可若是留,这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要做他的媳妇儿?
  正当她绞尽脑汁想要回答时,突然院子的门被敲得梆梆响,伴随着一声声尖锐的嗓音,在陈家院子嚎叫了起来。
  “我说陈家老大,今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家闺女好心喊人救了人,可你瞧瞧她脸上都被挠成什么样儿了!”
  这来人正是刘氏,那朱秀才未婚妻的娘,听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哪里还坐得住,只想着上门来讹诈陈宣一笔。
  毕竟他们家这个状况,谁见了不欺负呢?不过陈宣到底是汉子,她眼下还叫了不少帮手。
  刘氏站在前头,后面是刘春香和几个大汉,瞧着倒像是这刘氏的娘家人。
  刘春香眼睛肿得如同核桃,如今见着童谣出来也来不及假哭了,脸上更是如同见到鬼了的表情!
  “啊!”
  顿时间,寒气弥漫着刘春香的四肢百骸,死死地盯着那缓缓走来的童谣,一对眸子如同地狱恶鬼,仿佛要将她吃掉似的。
  这丫头本来就是死透了的,怎么眼下还活了?
  一听到外头泼辣妇人的声音里还掺和着其他抽抽搭搭的啜泣,童谣眸子微冷,其实方才在记忆里就掠过了原主的死因。
  周围破旧的木屋,几把缺了角的桌椅上还搁放着两个掉了漆的杯子,尤其是那些格棱窗户,也不知道有多久没有洒扫了,竟然生出了不少蜘蛛网,眼下还有蜘蛛在上面爬来爬去…
  也不知道此时是原主的灵魂没有散去还是自己在为她打抱不平,总之童谣这会儿十分气愤。
  刘氏站在前头,后面是刘春香和几个大汉,瞧着倒像是这刘氏的娘家人。
  可以啊,看来今日有备而来嘛。
  她并不是自己跳河的,而是被那这妇人的女儿刘春香推入水里淹死的!
  “怎么?这么一瞬间的工夫就不认识我了?还有啊,我真要多谢你的救命之恩啊…”
  童谣不怒反笑,一步步逼近,语气里全是讥诮。
  如今也顾不得身子上的难受,和眼下稀里糊涂嫁人的事情,直接套好衣裳走了出去。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