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恶毒父女

  镇海关城主东府。
  昏暗的地牢中,姜玄直愣愣的坐在墙角,这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发生的事情,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总归姜玄在他手中,还能飞了不成,慢慢炮制之余,一边寻找搜魂大法,必定能万无一失。
  “来人,有人在吗?!!”他起身走到牢门边大声呼喊,半晌喊的嗓子都哑了,也没人应他一声。
  他想到了自己的叔叔柳宏,二人并没有血缘关系,但十五年前,柳宏在河边捡到了尚在襁褓中的他,抚养他长大,二人以叔侄相称,这些年相互照料,情同父子。
  姜玄听了,双目顿时变得迷茫起来,脑中一片浑浑噩噩,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识海中金光一闪,竟是一枚硕大的金色印符,微微一阵,驱散了脑中的混沌。
  恰在此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很快一道熟悉的身影引入了眼中。
  是镇海关高高在上的城主大人——柳擎!
  本来他以为这等秘密姜玄会告诉柳宏,但是严刑拷问之后,那瘸子却什么也不知道,白白废了力气。
  他背负着双手,只身站在牢门前,缓缓开口道:“真想不到啊,姜玄,你身体之中竟然存在着那等宝物,难怪三年来不能修行,也是天佑我柳家,一件至宝,得来全不费功夫。”
  “啊!!!”
  一见此人,姜玄恨的咬牙切齿,眼睛都红了,怒吼道:“柳擎,我柳叔呢,你把他怎么样了,他老人家当年为了救你,断了一条腿,地宫被人击穿,成了废人,你要还有点良心,有什么就都冲着我来!”
  三年来,姜玄因不能修行,在城主府又是下人之身,受尽了白眼和屈辱,这些柳宏都看在眼中,自是不忍,于是只好求助于城主柳擎,希望这个镇海关第一人能给予帮助,最起码能查明原因。
  本来他以为这等秘密姜玄会告诉柳宏,但是严刑拷问之后,那瘸子却什么也不知道,白白废了力气。
  正是这一步,送羊入虎口,柳擎在给姜玄检查身体时,意外发现他丹田中竟然有一件秘宝——一方青铜小鼎,此鼎镇压住了姜玄的先天源气,因而他无法迈出修行的第一步,更别提冲击体内经脉,开辟地宫了。
  于是柳擎见宝起意,出手夺了宝鼎,以刺杀城主的罪名将姜玄关于地牢,这些事情不过是半个时辰前发生的。
  “老狗……想逼我开口……做梦!”他恶狠狠的盯着柳擎,强忍着身上的痛苦,挣扎着起身盘膝而坐,竟然以莫大的毅力生生扛住了非人的折磨,一声也不再吭。
  “姜玄!明人不说暗话,你将那宝鼎的秘密一一道来,我说不定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至于柳宏,他已经死了。”柳擎此刻只恨自己不会搜魂大法,否则抓住姜玄,强行观看他的识海记忆,还有什么秘密得不到。
  “柳叔死了?”姜玄如遭雷击,呆立在了当场,喃喃念叨了好几句,往日的一幕幕在脑海中闪过,二人情同父子,他心中酸涩难忍,眼泪不自觉的流淌下来,“你简直禽兽不如,我柳叔有大恩与你,你竟然恩将仇报!”
  “老狗……想逼我开口……做梦!”他恶狠狠的盯着柳擎,强忍着身上的痛苦,挣扎着起身盘膝而坐,竟然以莫大的毅力生生扛住了非人的折磨,一声也不再吭。
  “哈哈哈!”柳擎却猖狂大笑,“什么恩什么情,阻挡了我前进的路,谁都要死,快说,宝鼎究竟是何来历,如何驱使?”
  本来他以为这等秘密姜玄会告诉柳宏,但是严刑拷问之后,那瘸子却什么也不知道,白白废了力气。
  但有一点他确信,这姜玄来历必定不凡,若是普通人,体内如何能有那等异宝,他费劲心思研究,尝试了许多办法,都不能驱动宝鼎。
  越是如此,他对此宝反而就越是看重,相信其不是凡品。
  思来想去,能将宝鼎封在姜玄体内的,只有他那不知来历的双亲了吧,柳擎甚至大胆猜测,这姜玄背后说不定是某个强大的家族。
  所以活口当然不能留,无论如何,柳宏要死,姜玄也一样。
  “识相的你早早开口,如果逼我动手,各种折磨人的法子,要多少有多少。”柳擎再度逼问,这一次目光狰狞了许多,凶相毕露。
  “老!狗!你!做!梦!”姜玄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顿道,此时他双目赤红,简直恨不得生撕了这个老贼,别说他根本不知道那方小鼎的来历,就是知道,也绝不会说的。
  “敬酒不吃吃罚酒。”柳擎勃然大怒,曲直一弹,一道源气从他指尖射出,嗖的一下钻入了姜玄的体内。
  “呃!!”
  那道源气入体之后,在体内乱窜,所过之处一会犹如烈火焚烧,一会犹如寒风刮骨,姜玄不禁痛苦的低吼,汗水霎时间打湿了身上的衣服。
  “老狗……想逼我开口……做梦!”他恶狠狠的盯着柳擎,强忍着身上的痛苦,挣扎着起身盘膝而坐,竟然以莫大的毅力生生扛住了非人的折磨,一声也不再吭。
  眼见此子竟然这么刚强,柳擎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心中杀心却更甚,要是让他逃出生天,只怕柳家会有大祸。
  这叔侄二人都是硬骨头。硬的不行,看来只能另辟蹊径了,只是明日中荒来人,检测柳家众子弟的资质天赋,为此他还有诸多相关事宜要准备,没太多时间耗在这里。
  他想到了自己的女儿柳清玉,不仅姿容绝丽,又对魅术略知一二,对付姜玄这样血气方刚的小子,说不定有奇效。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姜玄已经痛晕了过去了,收回那道源气,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就算柳清玉失败了,他也有后手。
  总归姜玄在他手中,还能飞了不成,慢慢炮制之余,一边寻找搜魂大法,必定能万无一失。
  想明白了这些,他不禁阴阴一笑,身影也逐渐消失在了地牢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地牢中的姜玄悠然转醒,短暂的迷茫过后,他骤然回想起柳叔,以及生前可能受到的折磨,心中大悲,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淌下来。
  这诺大的城主府,只有柳叔一人对自己真心实意,如今他惨遭毒手,这天下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如柳叔一般对他的人了。
  紧接着他便想起柳擎那老狗可恶的嘴脸,心中的悲痛霎时间化成了滔天怒火,一拳狠狠砸在了墙壁上,却化解不掉一丝心中的恨。
  “啊!!!”
  他仰天怒吼,声音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却根本无法发泄胸中的情绪。
  “叫什么叫,疯了不成?”
  恰在此时,一道满是嘲讽之意的声音传入姜玄耳中,他下意识循声望去,发现出声的竟是一女子。
  那女子身着鹅黄色宫装,异常靓丽貌美。
  正是这一步,送羊入虎口,柳擎在给姜玄检查身体时,意外发现他丹田中竟然有一件秘宝——一方青铜小鼎,此鼎镇压住了姜玄的先天源气,因而他无法迈出修行的第一步,更别提冲击体内经脉,开辟地宫了。
  柳清玉!
  柳家大小姐有谁人不知,身负三千玄体之一,资质超人,和姜玄同岁,却已经地宫境大圆满了。
  “我听说你三年都不能修行,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杀你都脏了我的手。”柳清玉冷哼一声,心中烦躁不已,这人杀又杀不得,偏偏出言不逊,她也懒得在这里纠缠,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只不过现在对姜玄来说,这仇人之女,相貌再是美丽,天资再是优秀,他也是厌恶无比,心里有的只是恨。
  “姜玄,是我父亲命我来看你的,顺便叫你回头。”柳清玉想起来父亲的吩咐,强忍着心中厌恶蹲了下来,一双美目闪烁着异样的光彩,“将那宝鼎的秘密告诉我,我会向父亲求情放了你。”
  她的声音异常富有磁性,只是听了就让人心安,就仿佛有某种魔力,让人情不自禁的相信她。
  姜玄听了,双目顿时变得迷茫起来,脑中一片浑浑噩噩,正要开口说话,突然识海中金光一闪,竟是一枚硕大的金色印符,微微一阵,驱散了脑中的混沌。
  他目光重新恢复了清明,心中却有些后怕,怒火却更甚:“你这女子太过恶毒,修炼媚俗之术,想要以此迷惑我,好不要脸皮!”
  柳清玉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平日里对姜玄这等人看都不看一眼,如今被他出言羞辱,顿时大怒,声音都尖利了起来:“你找死!”
  言罢玉手一挥,一道匹练从其袖口飞出,轰然砸在姜玄胸前,这一下似乎有千钧之力,姜玄整个人倒飞了出去,后背狠狠砸在了墙壁上,哇的一口便血吐了出来。
  “贱人,有本事你杀了我!”他挣扎着起身,恶狠狠的瞪着柳清玉,目光中不屈的火,叫人不敢直视。
  “我听说你三年都不能修行,不过是个废物罢了,杀你都脏了我的手。”柳清玉冷哼一声,心中烦躁不已,这人杀又杀不得,偏偏出言不逊,她也懒得在这里纠缠,丢下一句话便走了。
  地牢里重新恢复了平静,姜玄只觉得胸中疼痛难忍,但他的目光却满是炙热,刚才柳清玉的话无疑是提醒了他,现在他可以修行了!
  他知道,柳擎以为自己知道那方小鼎的秘密,不敢下杀手,但他博览古籍,知道有许多观人识海的邪法,一旦用在自己身上,就完了。
  修行界,拳头大才是道理,他和柳叔落得现在的下场,纵然是识人不明,却也是没有实力自保的后果。
  只有自己变的强大起来,才有机会逃出这地牢,才有机会找柳家父女报仇,以柳擎那老狗的血,来祭奠柳叔的在天之灵!
  忍着胸口的疼痛,他盘膝而坐,凝心静气,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便感受到了丹田所在,这种感觉极为玄妙,似乎在丹田中长了一双眼睛。
  一片混沌雾霭中,一屡轻气在其中飘荡,正是先天源气。
  刚才就是这些金符,及时出现在识海中,救了自己!
  片刻间,他的丹田变得一片金灿灿,好似一座宫殿,比同龄人落后三年,他终于走出这一步了!
  “一、二、三……”共计五十个金色印符,这数字实在太惊人了,大道五十,天衍不过四九,这五十之数,岂不是比肩大道?
  那印符无比的玄妙,但却隐隐和他产生共鸣,刻录在他的先天源气上,就等于印在他本源上一般。
  不过他的先天源气和金色印符已经合为一体,同根同源,参悟起来比之外人要强上无数倍,天生亲和。
  “一、二、三……”共计五十个金色印符,这数字实在太惊人了,大道五十,天衍不过四九,这五十之数,岂不是比肩大道?
  这些印符无比简朴,每一个都只有寥寥几笔,但细细参悟的时候,又感觉无比晦涩难懂。
  很快他便醒悟了,想到了这金色印符的来历,应该是被柳擎夺走的那方小鼎上的纹路符篆,小鼎封在他丹田中十五之久年,这一道先天源气不断冲刷鼎身,生生将其刻录了下来,现如今和他已经同根同源了
  总归姜玄在他手中,还能飞了不成,慢慢炮制之余,一边寻找搜魂大法,必定能万无一失。
  空气似乎震动起来,他的丹田开始发出金光,那一道先天源气变得不在漫无目的,所过之处丹田中的混沌纷纷烟消云散。
  姜玄心中吃惊,那方小鼎的原主人有多逆天,竟然炼出了这样妄图比肩大道的至宝。
  嗡!
  思量片刻,他收敛了心神,开始参悟那五十个金色印符。
  “这是?”他心中一惊,因为“看”到那一道道先天源气上,竟然刻录着一个个金色印符!
  而且那方小鼎的主人,说不定同自己的双亲有关。
  “老狗……想逼我开口……做梦!”他恶狠狠的盯着柳擎,强忍着身上的痛苦,挣扎着起身盘膝而坐,竟然以莫大的毅力生生扛住了非人的折磨,一声也不再吭。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