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 我把你当闺蜜你玩我男人?

  整间卧室里面,充满了暧.昧糜乱的声音。
  夏浅溪感觉脑袋脑袋里面像是有一个马蜂窝被捅破,成千上万只马蜂嗡嗡嗡的在飞着,身子忍不住往后倾了倾。
  她跟了沈以琛五年,这五年来从什么都不懂的职场小菜鸟变成了小心翼翼的老手,酒局上面的猫腻也非常清楚。
  今天晚上,她只喝了沈以琛给她的饮料,在沈以琛面前,夏浅溪属于一键脱光所有装备状态。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最信任的人却对她做出最残忍的事情。
  夏浅溪想要忽略敲门声,但是门外的人却像是故意要跟她作对一般,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还敲得越来越用力。
  她跟这个男人从大学相恋到现在五年,这五年里面是她陪着沈以琛度过最艰难的时候,为了能够多帮助沈以琛,她从曾经的滴酒不沾变成现在的千杯不醉,不知道多少次被投资商占过自己的便宜,也不知道多少次胃痛生病,为了不打扰他自己一个人看病,吃药,打针。
  不仅如此,还得伺候何以琛难缠的家人,为了一家子能够和和气气的忍气吞声。
  她所有付出的这一切,到最后沈以琛不仅没有感动,反而还变本加厉对她下药把她一个恶心男人的床上。
  而沈以琛见状,作势要去扶唐诗柔。
  她绝对不能让这一对狗男女这么爽!
  而沈以琛见状,立马推开了夏浅溪挡在了唐诗柔的面前,“浅溪,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诗柔是无辜的。”
  夏浅溪气得手抖,转身往厨房走去。
  “啊……好烫……烫死我了……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啊。”
  然后拿起一个大盆,开始接着滚烫的热水。
  两分钟不到,夏浅溪便端着满满的一盆热水。
  她原本是打算端着这一盆热水走的,但是看到厨房里面摆着的辣椒,酸醋,酱油,盐巴,顺手全部倒在盆里面了。
  而沈以琛见状,立马推开了夏浅溪挡在了唐诗柔的面前,“浅溪,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诗柔是无辜的。”
  然后,夏浅溪端着盆走到卧室里面,对着正在床上忘情驰骋的这一对狗男女身上倒去。
  “啊……好烫……烫死我了……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啊。”
  坐在沈以琛腰上的唐诗柔为沈以琛挡了很多的热水,疼得立马就从沈以琛的身上起来,而沈以琛意乱情迷的眸子也瞬间明晰起来。
  整个卧室里面洋溢着调料混合在一起不可描述的恶心味道,而唐诗柔跟沈以琛在见到夏浅溪之后,纷纷脸色巨变。
  夏浅溪拽住了唐诗柔的头发,然后扬手一巴掌往唐诗柔的脸上打去,直接将唐诗柔打倒在地上。
  “贱人,我拿你当闺蜜你玩我男人?”夏浅溪气得肺都快炸了,虽然她脾气好,但是不代表她不会骂人跟打人。
  而沈以琛见状,立马推开了夏浅溪挡在了唐诗柔的面前,“浅溪,这件事情是我的错,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诗柔是无辜的。”
  夏浅溪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对狗男女,脸色失望到了极致,“沈以琛,我在外面帮你辛苦拉投资商,喝到烂醉如泥狂吐不止,你他.妈在我买的新房里面跟唐诗柔搞在一起,从现在开始,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女人清冷的声音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势与决绝。
  而沈以琛见状,作势要去扶唐诗柔。
  沈以琛眼中满是震惊,从没想过那么喜欢他的夏浅溪会说出这样的话。
  “浅溪,别闹,今天晚上我喝多了把诗柔当成是你了。虽然我身体出.轨了,但是我爱的人是你。”沈以琛想要去牵夏浅溪的手,却被夏浅溪给躲开。
  “滚,沈以琛我们之间完了,你别再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恶心我,跟你在一起的这五年,是我夏浅溪被猪油蒙了眼。”夏浅溪抬头冰冷的看着沈以琛,从刚刚唐诗柔跟沈以琛的对话来看,唐诗柔都已经怀孕了,今晚根本就不是他们的第一次。
  但是她却太信任沈以琛,就连今晚的这一切,也还是别人提醒。
  沈以琛闻言,被人捧惯了的他哪能受得了夏浅溪满是嘲讽的‘滚’,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语气不耐烦道,“夏浅溪,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男人的需求,你又不肯给我,我找人解决一下都不行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女人有多么的无趣强势?我对你都没有任何的性冲动。”
  “浅溪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怪你就怪我吧,不要因为我影响你跟以琛之间的感情,我只是太爱以琛了,所以一时间情难自禁,我从未想过要跟你抢什么……”
  唐诗柔跪在地上,满脸都是柔弱与愧疚。
  而沈以琛见状,作势要去扶唐诗柔。
  “别跪在地上,你身子骨弱。”沈以琛的行为跟话语,无异于是冰刀一般往夏浅溪的身上扎去。
  夏浅溪见到这一幕不怒反笑,“你以为我不怪你?唐诗柔,你跟沈以琛两个人,谁能替得了谁犯下的错呢?我不会原谅你们,还不滚是不是等警.察来抓你们?”
  夏浅溪说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语气越发的咄咄逼人起来,“你们还是别走了,整个淮城的人都知道沈以琛是我的未婚夫,而唐诗柔是我的好闺蜜,未婚夫竟然睡了好闺蜜,这要是报道出去,绝对是个爆点。”
  听到夏浅溪的话,唐诗柔脸色瞬间就白了。
  她在娱乐圈的事业现在正在上升期,要是今天的事情被揭发,到时候又有同行的其他人打压,估计会很棘手。
  夏浅溪想要忽略敲门声,但是门外的人却像是故意要跟她作对一般,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还敲得越来越用力。
  沈以琛眸色一沉,最终还是捡起他们扔在地上的衣服,胡乱穿好之后狼狈离开。
  夏浅溪猛的把门给关上,彻底与外面隔绝之后,身子靠着门缓缓下滑。
  “啊……好烫……烫死我了……这是什么东西,好恶心啊。”
  只是夏浅溪的情绪还来不及发泄,没想到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沈以琛……
  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我倾其所有只为助你登顶,你却将我弃若敝履……
  前一秒还咄咄逼人的她,下一秒只剩下疲惫跟无力。
  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我?
  夏浅溪已经记不住距离上一次哭泣是什么时候,但是她现在好难过好难过,只想要酩酊大醉然后痛哭一场。
  当她看清楚前面站着的人之后,脸上满是浓浓的不敢置信。
  夏浅溪想要忽略敲门声,但是门外的人却像是故意要跟她作对一般,不仅没有停下,反而还敲得越来越用力。
  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夏浅溪没有办法,只好起身将门给打开。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