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乖,忍一忍

  热……
  夏浅溪感觉自己像是被扔在了火炉里面烤着,全身上下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上密密麻麻的爬着。
  恍惚中感觉到了有一只手摁住了她的身体,她情不自禁攀上了这一只手,然后整个身体都黏了上去。
  “乖,不会有事的。”耳边,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宛若那炎炎夏日里面的一阵清凉,让夏浅溪的理智稍微回归了些。
  “救救我……求求你……”夏浅溪双手在男人的胸口胡乱抓着,双眼迷茫,整个人宛若一只楚楚可怜的小兔子。
  他被她闹得没办法了,直接抱着夏浅溪往浴室里面走去,然后将她扔到铺满玫瑰花瓣的浴缸里面。
  见到夏浅溪出来,薄夜白突然抬起那双深海似的眸子,冷切的目光径直朝着她穿射而去。
  周身都是冷冰冰的水,刺激着夏浅溪的每一根神经。
  夏浅溪意识稍微回归了一些,在浴缸里面直喘气。
  “好受一些了吗?”男人问道。
  夏浅溪将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那一双黑白分明的水盈盈的眸,清纯中夹杂着魅惑,“大帅哥,睡你一晚多少钱?我给你五千你帮我解解火。”
  那种浑身上下犹如千万只蚂蚁爬来爬去,空虚到极致的身体,即便夏浅溪平时有多么的保守传统,如今也只想找个男人解决。
  几乎是夏浅溪话音刚落,就被男人重重的摁到了浴缸里面。
  这一次,男人足足摁了夏浅溪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在这期间里面,还有人不断往水中加入冰块,夏浅溪的意识也渐渐的回归到正常。
  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穿着一身名贵黑色西装的男人,长眉入鬓,如墨一般的眸子里面满是寒光。
  他的五官深邃立体,气质冷峻疏远。
  不同于沈以琛的温和英俊,而是一种沉默冷意的男人硬气。
  但不管薄夜白是玩笑还是其他,她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
  这个男人夏浅溪自是不陌生,叫做薄夜白,是半年前刚从国外回来接管SK集团的淮城新贵。
  夏浅溪也是在拜访一位隐居的老先生跟薄夜白有一面之缘,自此之后,他们并无交集。
  “薄……薄夜白?”夏浅溪觉得自己出现幻觉了,不然怎么会在这个地方见到薄夜白,还被他摁在浴缸里面呢?
  她明明记得今晚自己是陪沈以琛去跟几个客户喝酒的,而唐老板喝多了,沈以琛便让她送唐老板回酒店的房间。
  至于后面发生的事情,夏浅溪只是断断续续记得一些。
  “夏小姐打算保持这个模样跟我说话,嗯?”薄夜白目光落在夏浅溪的身上,语气不咸不淡道,“还是在考验我的克制力?”
  经过薄夜白这么一提醒,夏浅溪这才低头看了眼自己。
  全身上下除了贴身衣物之外,再无其他。
  甚至bra的肩带已经掉下了一边,连她自己看起来都觉得好羞耻,更别说是别人了。
  夏浅溪连忙蜷缩着身体,尽可能的挡住一些。
  “衣服已经放在一边了。”薄夜白说完,便转身离开了浴室。
  当夏浅溪走出浴室,看到的便是薄夜白坐在沙发上面。
  他已经将西装外套脱下,洁白的名贵衬衫,袖口处有两颗精美雅致的黑色袖扣,明明是随意的坐姿,但是他的身上却好像披着万年不变的寒冰,冷漠矜傲的表情如同主宰着一切的帝枭。
  见到夏浅溪出来,薄夜白突然抬起那双深海似的眸子,冷切的目光径直朝着她穿射而去。
  薄夜白的目光太具有侵略性,仿佛可以审视她的灵魂最深处,让人忍不住颤栗惊恐。
  夏浅溪不禁打了个寒颤,也顾不得陌生男人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神色感激道,“今天晚上,谢谢薄先生。”
  如果她今晚遇到的不是薄夜白,而是其他的男人,夏浅溪压根就不敢相信,到底会发生怎样的事情来。
  “不需要谢我,我救你是另有所图。”
  夏浅溪愕然,困惑的望着沙发上面慵懒坐着的男人。
  明明他的姿势看似随意,但面容冷硬,如同冰雕一般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浑身上下那属于上位者的威压却让夏浅溪没来由的心头一震。
  薄夜白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就连说话都非常直截了当,“夏小姐,我需要个妻子来应付家里面的人逼婚,我通过各方面的综合能力计算,你是最符合我薄夜白妻子的女人。”
  夏浅溪嘴角抽了抽,妻子还能通过各方面综合能力计算得出最佳人选?
  她倒是从来都没有想过,淮城女人梦中情.人薄夜白竟然要让她成为他的妻子,而且说话还真这么的张狂不羁。
  但不管薄夜白是玩笑还是其他,她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
  只是夏浅溪还没来得及解释些什么,男人又再次开口说话。
  “夏小姐,你知道今晚你为什么会中了媚药吗?”薄夜白明明是一腔姿态温脉的话,但是看着薄夜白那充满玩味的目光,夏浅溪心头警铃大作。
  “你什么意思?”
  男人长眉微挑,语气淡的很,“夏小姐现在回去新房的话,估计还可以看一场好戏。”
  那一张夏浅溪精心挑选的婚床上面,未婚夫沈以琛跟她的好闺蜜唐诗柔在动情的激吻着。
  夏浅溪心中压下去的不安,因为薄夜白的话全部爆发。
  “你现在有孕在身,我们得节制,万一伤到了肚子里面的胎儿就不好了。”沈以琛紧紧抱着唐诗柔。
  但不管薄夜白是玩笑还是其他,她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
  她甚至来不及道别,就冲出了房间。
  但不管薄夜白是玩笑还是其他,她都不可能成为他的妻子。
  十多分钟的时间,夏浅溪来到了新房。
  空气里面,充斥着一股子让人作呕的味道,夏浅溪稳了稳心神,继续往卧室里面走去。
  她打开了门,率先看到的是扔在地上的包包,紧接着便是裙子,贴身的衣服……
  “不,再来一次好不好?好不容易把浅溪骗到唐总这个糟老头的床上,你都多久没有疼爱我了?”唐诗柔说完了之后,,语气变得越发的娇嗲起来,“以琛,我爱你。”
  那一张夏浅溪精心挑选的婚床上面,未婚夫沈以琛跟她的好闺蜜唐诗柔在动情的激吻着。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