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刘老根家的小胖妞

  眯了下眼,看着面前缺了门牙的脏孩子,她蹙了下眉,直觉不好。
  “她爹,要不还是不要让如意进宫了吧?虽说有小凡一起,可孩子太小——”
  “怕啥?我都打点好了,如意去了宫里,必定不会受欺负。”
  “可皇宫,那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啊,你咋这么狠心,呜呜呜。”
  “去去去,你们女人就是事多,等她学一身本事出来,我要开个京城第一大酒楼,到那时你就等着享福吧。”
  京城专门给皇宫送菜的刘老根家发生了一场见怪不怪的争吵,而他们提到的如意,如今正躺在两人身后的木屋内。
  所以,她才一不做二不休,请了村头的老闵婆帮着找个人家,也不急着嫁过去,毕竟如意还小才十二岁。虽说村里的女孩嫁人早,不比城里要十六岁及笄,十四岁也就可以过门了,但如意这年纪确实小,加上刘老根是给宫里办事的,也不差这点养女儿的钱,所以好好和人家说说,十六嫁的话,还能在家再养四年。
  她似被这阵吵惊醒了,揉了揉胖成一条线的眼睛,眼底却射出幽深的寒芒。
  手上的动作一顿,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反手就给这老闵婆一巴掌!
  旁边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小男娃小凡有些害怕地退了一步,小声问:“如意,你醒啦?咱们快去粘知了壳吧!”
  被叫做如意的小胖妞手脚并用地挣扎起来,冷冷地睁开一双眼。
  她的确是叫如意,是当今太子的良娣,常为太子出谋划策,得东宫专宠,连太子妃见她都要礼让三分,谁敢这么放肆地和她说话?
  眯了下眼,看着面前缺了门牙的脏孩子,她蹙了下眉,直觉不好。
  “哎哟!”一声震天响的惨叫,她直直地跌在地上,肥臀摔痛了不说,后腰有处钻心般的疼。
  记得自己正在花园里赏花,顺便思索着怎么让那个威胁到太子殿下的恭王彻底消失,临了,她对旁边的婵娟吩咐道:“我听说皇后用的有一味药,需用到蝉蜕,恭王孝顺,要让他知晓才好。”
  如今早过了蝉蜕的时节,要想找,就要爬到最高的地方,若是恭王不幸从上面摔下来——
  她正得意,忽然身后有人搂住她跳入荷花池。
  她的水性原本就不好,那人在水里鬼一般缠着她,如意手脚渐渐无力,大脑因为缺了空气阵阵剧痛——
  “我是小凡啊。”
  “这是哪?你们将我绑来意欲何为——”
  她的话终止于低头的一瞥,然后猛地伸出肉包子般的小手,不敢置信地在面前晃了晃。
  “如今是什么年份?”
  “正元十六年。”缺了门牙的小凡呆呆看着如意,心想怕不是睡傻了?
  “正元十六年?”竟然离她被推入水过了整整五年,自己这是夺舍了?这个身体——
  如意跳下床,走到一边的水缸往里看了看,不过十二岁年纪,旁边这个缺门牙的小孩不过十三。
  她的小眉头一再皱拧。
  “如意,你怎么了嘛,我们去捡蝉蜕,再不去就被大胖他们抢光了!!”小凡不满地扯如意的衣服。
  如意好半天才回神,看向面前这个六岁大的小男娃,这小豆丁一双眼睛又大又圆,身体却瘦得皮包骨,还脏兮兮的,让人看着直皱眉。
  “你是谁?”
  “我是小凡啊。”
  “娘,我今天想吃红烧肉,还采了点荠菜,娘再给我包个荠菜饺子吧。”如意故意大声道。
  “那我是谁?”
  “哎哟!”一声震天响的惨叫,她直直地跌在地上,肥臀摔痛了不说,后腰有处钻心般的疼。
  “你是如意啊,你傻了啦!
  “哎呀,你干嘛掐我,好疼哇。”小凡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所以——
  真的不是梦?!
  真的不是梦?!
  思绪纷至沓来,让她没有理睬这小屁孩。
  小凡哭着打了个响亮的喷嚏,鼻涕喷在他自己身上大半,还有些挂在如意身上。
  如意:“……”
  她冷冷扫了眼自己身上的赃污,面无表情。
  小凡吓得缩了缩脖子,也不敢哭了。
  溪畔,如意好不容易将自己成坨的脏头发缕干净,又抓着小凡一阵搓洗,搓得他哭爹叫娘,小溪里的水都被这两人洗成了浑浊的颜色。
  小凡哭完了,看到溪水里干净的小脸,吸吸鼻子,又嘿嘿笑起来,真好,自从娘亲过世后,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干净的自己了。
  手上的动作一顿,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反手就给这老闵婆一巴掌!
  “如意,你对我真好,我爹说你去当小厨娘,让我也去皇宫里当小太监,以后我们还在一起,真好啊。”小凡高兴得摇头晃脑。
  老闵婆恶生生地想着,这还不趁机好好埋汰下刘老根家的,还让自己赚一两银子。
  如意拧眉想着心事,她这是重生?得去皇宫里确认一下,而且,她在皇宫自己的房子里还藏了不少钱财,如今这个样子,她要想重新开始,很需要钱财防身。还有,那个站在暗处暗算她的人,绝对不能放过!!
  咕噜噜。
  肚子里的一阵轰鸣,让如意的脸色微变,胖手按在三层肚皮上,想她也曾珠宝环绕,锦衣玉食,都多久没尝过饿肚子的滋味了?
  “娘,我今天想吃红烧肉,还采了点荠菜,娘再给我包个荠菜饺子吧。”如意故意大声道。
  小眉头一跳,如意一向懂得顺势而行:“走,捡蝉蜕去,捡完了去买包子。”
  “娘,我今天想吃红烧肉,还采了点荠菜,娘再给我包个荠菜饺子吧。”如意故意大声道。
  此时正值秋日,各种瓜果成熟,两个小伙伴不但采了小半袋蝉蜕换了两个大肉包美滋滋地啃着,一人的背篼里都是小半的荠菜。
  如意跳下床,走到一边的水缸往里看了看,不过十二岁年纪,旁边这个缺门牙的小孩不过十三。
  鲜美的大肉包让人的脚步都变得有力起来,身边偶尔有野鸡飞过,如意挑眉,得做个弹弓了。
  想当初,她被卖入太子妃府前,穷得什么没吃过?自制弹弓,打点麻雀,放粗盐烤一烤就是一餐美味——
  一阵清风袭来,溪边竹林婆娑起舞,一股子竹香和清新泥土的香气袭来,如意懒洋洋地将目光从麻雀身上移开,再次陷入沉思。
  刚刚她状似无意地问了卖包子的小贩,她的太子还当着太子,而恭王——想给皇后采蝉蜕治病,却从树上摔下来傻了,皇后闻讯早早去了,如今的皇后是以前的贵妃,如今被称为新后,王氏。
  如意的眼底爬上一丝阴霾,自己死了,计划却被原封不动的执行,是谁害了自己?婵娟那小贱蹄子必定有问题!
  不过看看自己小小的肥手,如意只想到四个字——徐徐图之。
  老闵婆恶生生地想着,这还不趁机好好埋汰下刘老根家的,还让自己赚一两银子。
  此时,她已经和小凡分开,走到了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一个老气矫情的声音道:“你家这姑娘什么也不会做,那刘麻子家的娘一听有些嫌弃,娶回去也不能当姑奶奶养起来不是?还太胖,只怕以后不好生养。”
  “呵。”如意冷笑了声,露出两颗白生生的虎牙,这是已经准备给自己挑选人家了?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好人家。
  她顿了顿小脚,扒着门缝看里面正滔滔不绝的老闵婆。
  柳氏一边烧着饭,一边脸色越来越难看,之前刘老根一定要送如意进宫,她是千万个舍不得,可自家男人自家知道,那开饭馆做名厨的梦就没醒过,这才想让如意去偷师,回来风风光光开个饭馆,所以他是绝对不会改变主意的。
  如意跳下床,走到一边的水缸往里看了看,不过十二岁年纪,旁边这个缺门牙的小孩不过十三。
  可那宫里可是随便去的地方?!稍不留神挨顿板子都是好的,只怕还要搭上性命。
  所以,她才一不做二不休,请了村头的老闵婆帮着找个人家,也不急着嫁过去,毕竟如意还小才十二岁。虽说村里的女孩嫁人早,不比城里要十六岁及笄,十四岁也就可以过门了,但如意这年纪确实小,加上刘老根是给宫里办事的,也不差这点养女儿的钱,所以好好和人家说说,十六嫁的话,还能在家再养四年。
  这老闵婆答应得好好的,早上刚说,中午就来找她。
  没曾想却说了个刘麻子。
  就那家人,寡母孤儿的,娘是个厉害的泼辣货,儿子已经十五,满脸麻子,丑就不必说,整日里喜欢跟着小姑娘转悠,越小的越喜欢跟着,那双觊觎恶毒的三角眼看得人心惊。
  想到这,柳氏既气且怒,更带了几分惊惧。这样的人,她家如意曾经都被告知要绕着走的,这老闵婆怎么敢——
  “我是小凡啊。”
  手上的动作一顿,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反手就给这老闵婆一巴掌!
  手上的动作一顿,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反手就给这老闵婆一巴掌!
  “娘,我回来啦。”甜甜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接着门被吱嘎一声推开,如意背着个小背篓,蹦蹦跳跳回来,一脸天真无邪。
  看到女儿,柳氏立刻眼带惊喜,又见女儿的鼻头上全是晶莹的汗珠,忙扯了帕子过去仔细给她擦:“你这孩子,又不知道去哪里疯玩。”
  如意被柳氏搂在怀里,身子一僵,她非常不喜欢别人触碰自己的身体。
  正琢磨着呢,柳氏就来找她,看着很着急将闺女嫁出去,肯定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不是得罪了宫里的人,就是应在如意身上,大抵得了什么恶症!!
  柳氏和如意还没怎样,旁边却传来一声响亮的咽口水声,还有一阵打雷般的腹鸣。
  每次她从刘老根家路过,总被那一缕似有若无的肉香给勾了魂魄,今日竟能尝到,真是天大的好事。
  老闵婆闻言,笑得见牙不见眼,心里乐开了花,忙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手上的动作一顿,她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反手就给这老闵婆一巴掌!
  如意似笑非笑看着老闵婆:“闵婆婆,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在我家吃顿便饭呗。”
  “哎哟!”一声震天响的惨叫,她直直地跌在地上,肥臀摔痛了不说,后腰有处钻心般的疼。
  老闵婆眉开眼笑地迈步往前走,想到那肉就美滋滋,走到桌边,急不可耐往下一坐,手就伸向那瓜子,却不防,屁股坐了个空。
  这刘家村也算富裕,但每家几个月吃一顿肉才是常态,哪里像刘老根一家,因为皇宫里有个当差的大伯,所以经常进出皇宫送点蔬菜瓜果,却带了皇宫里不爱吃的那些猪肉回来,都是些边角料,但是做红烧肉却是极美的,或者细细剁成肉馅和清爽的荠菜一起包成饺子,咬一口那叫一个香。
  整整一两的白花银啊,抵庄户人几个月的收成,她能不眼馋?
  但接着,她转念一想,却更是嫉恨交加。不就生了个赔钱的丫头片子吗?还见天的吃肉,肥成了猪一样,看以后谁要你!!
  所以今日柳氏一同她提如意的婚事,她就乐开了花,当时就想到那个有名的刘麻子,你别说,刘麻子他娘还真带着刘麻子来找过她,说是要个十多岁的姑娘做童养媳,不拘什么样的,能马上嫁进来就行,还说事成给她一两银子。
  老闵婆恶生生地想着,这还不趁机好好埋汰下刘老根家的,还让自己赚一两银子。
  如意跳下床,走到一边的水缸往里看了看,不过十二岁年纪,旁边这个缺门牙的小孩不过十三。
  想到这,她笑得眉眼都开了,看向柳氏的眼底充满轻蔑。
  但此时,只是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头,却并没有躲开。
  哗啦一声,如意倒了些瓜子在桌上:“闵婆婆,那边烟火脏,仔细坏了您的衣裳,这边坐吧,吃点瓜子,一会儿就开饭了。”
  却不知道不远处,一双幽深不见底的黑眸正冷冷看着她。
  “娘,我今天想吃红烧肉,还采了点荠菜,娘再给我包个荠菜饺子吧。”如意故意大声道。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