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令人惊悚

  叶玄这慢条斯理地对到巫添梁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请来坑我的,也不知道你究竟收了人家多少好处……不过我只能说你这个人太不敬业了!就算要给我泼脏水,也拜托你先研究一下医学相关的内容嘛!”
  巫添梁冷笑道:“谁说我没有研究过?你不用拿中医里面那些什么人中黄、金汁之类的来蒙骗我!人中黄乃是用新鲜的竹筒装好甘草,再密封起来,浸泡在粪中,所以人中黄其实应该是甘草黄,这和你直接用粪便入药是有本质区别的!屎怎么能直接入药呢?这实在是太荒谬了!”
  “这就荒谬了?你举的这个例子是来之前临时从网络上搜的吧?”叶玄白了他一眼道,“中医用粪便入药,可不仅仅是人中黄而已,蚕沙是蚕吃了桑叶之后排出的粪便,常用于风湿痹痛、头风、头痛、皮肤瘙痒、腰腿冷痛、腹痛吐泻等症。除此之外,还有野兔子粪便——望月砂,蝙蝠粪便夜明砂,鼯鼠的粪便五灵脂,麻雀粪便白丁香……”
  这一点不用叶玄多说,两百年来,《柳叶刀》杂志以其无可争辩的专业性赢得全世界的信赖,在这本专业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共有十七篇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这……”巫添梁一时语塞,他的确是来之前才搜索了一些相关的内容,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叶玄识破了,他有些恼羞成怒道:“那又怎样?动物粪便和人的粪便又怎么能一样?而且你还是让岳先生吃自己的粪便!你这分明是对岳先生人格上的侮辱。”
  巫添梁是靠耍嘴皮子为生的,因此每句话都带有煽动性和引导性:“更何况,这些年来,中医早就已经日暮西山了,甚至被一些打假的斗士揭穿是东方巫术……”
  叶玄却玩味地笑了笑,就像是一只玩弄老鼠的猫咪:“很好!这么说来,你多半是不相信中医的,那西医你应该是相信吧?”
  “我纠正一下你的用词,专业来说,西医应该叫现代医学!”巫添梁也是人精,不错过任何可以打击叶玄的机会:“对于现代医学,我自然是相信的!”
  “嗯,只要你相信西医就好!”
  叶玄转身回到诊所,将办公桌上的一本杂志取了出来,丢给了巫添梁:“这一本是《柳叶刀》杂志,它在西方医学界的地位,普通人也基本上有所耳闻。”
  这一点不用叶玄多说,两百年来,《柳叶刀》杂志以其无可争辩的专业性赢得全世界的信赖,在这本专业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共有十七篇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叶玄笑着道:“麻烦你翻开到第64页,念一念标题——对了,无天良记者,你应该能读懂英文吧?”
  巫添梁的眼角跳了跳,翻开到64页,只见上面赫然是一篇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赫特教授写的论文《粪便移植疗法》Fecal-microbiota- transplantation (FMT)……
  卧草!
  巫添梁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嘴巴哆嗦了几句,说不出话来。
  叶玄道:“这篇论文是关于粪便移植的,也就是如何通过移植不同的粪便来治疗各种肠胃疾病!不知道看完之后,无天良记者你又何感想?”
  麻痹的,老子能有个屁的感想!
  巫添梁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也曾经在伦敦留学过几年,自然知道《柳叶刀》杂志在医学界的地位。除非他能够否认《柳叶刀》的权威,否则的话,他再用粪便入药这点来佐证叶玄是害人的庸医的话,那就纯粹是自己抽自己的脸了。
  正在巫添梁脑筋狂转,想着如何打破僵局时,围观的人群外围忽然有一个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我是第一医院的护士赵柔,我们医院曾经用粪便移植的办法救治过一位炎症性肠病患者……”
  这一点不用叶玄多说,两百年来,《柳叶刀》杂志以其无可争辩的专业性赢得全世界的信赖,在这本专业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共有十七篇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哗!
  这一下顿时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出手机,开始上网搜索起来。
  “靠,粪便真的可以治病啊!”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咱老祖宗留的东西,也不是没有科学道理的啊!”
  “我早就说叶医生是好人,怎么可能是庸医……”
  一时间,剧情再次反转。
  这一下顿时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拿出手机,开始上网搜索起来。
  巫添梁有些气急败坏了!
  本来设计的好好的,环环相扣,怎么就特么被这小子给破局了呢?
  还有刚刚开口那个什么护士赵柔,妈的,也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这小妞简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
  正当他眼珠子乱转的时候,叶玄忽然夺过了《柳叶刀》杂志,重重地煽在了巫添梁的脸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巫添梁竟然被这一耳光直接打翻在地,嘴角出现了一丝血丝。
  叶玄却没想过就此罢休,一脚踩在巫添梁的脸上。
  这一点不用叶玄多说,两百年来,《柳叶刀》杂志以其无可争辩的专业性赢得全世界的信赖,在这本专业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共有十七篇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金霖卫视的那些工作人员见状勃然大怒,纷纷冲过来要帮忙:“快住手,放开他!”
  这一点不用叶玄多说,两百年来,《柳叶刀》杂志以其无可争辩的专业性赢得全世界的信赖,在这本专业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共有十七篇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
  “住手?住什么手?我又没动手,我动的是脚!”叶玄摊开双手无辜地道,说着,他用脚底的鞋子又狠狠地擦了擦巫添梁的脸。“难怪你们这些新闻记者现在报道新闻的时候,都是罔顾事实真相,胡乱播报,我本以为你们是收了钱所以黑了心,但是现在看来我倒是错怪你们了,你们根本连手脚都分不清楚,有怎么可能分辨的出事实真相呢?你们这样的人居然还能坚持在这一行干下去,实在是辛苦你们了!”
  说到这里,叶玄身上的气势陡然发生了骇人的变化,有一股仿佛利剑出鞘的可怕气势瞬间被激发,首当其冲的几个人竟然被这股摄人的气势压迫的接连后退了好几步。
  巫添梁的那些同事顿时也不敢上前了,场面一下子呈现出一种诡异的寂静。
  只有被踩住脸的巫添梁还在拼命挣扎着,叶玄冷冷地道:“无天良,现在来说说吧,是谁指使你来污蔑陷害我的?”
  被叶玄一提醒,陈宝珠顿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因为正如叶玄所说,她老公岳杨每天凌晨都会因为这个被折腾醒来,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才会缓解!
  叶玄冷冷地道:“看你老公太阳穴附近青筋暴起,直入鬓角,眼角酸涩泛红……他最近一个星期左右,每天早上凌晨三四点都会被直肠的胀痛惊醒吧?而且必须要熬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之后才会慢慢消失……呵呵,一年之后如果我不帮他继续治疗的话,你考虑过后果吗?”
  想到这里,巫添梁连忙道:“我不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根本就没有人指使我,我是接到了陈宝珠女士的实名举报,才来跟进这条新闻线索的……”
  这太让人惊悚了!
  陈宝珠顿时变了脸色,她老公此前得了肠痈,手术之后,出现各种奇怪的并发症,各大医院都没能治好,后来还是在叶玄的救治下才康复。
  她看丈夫最近康复的挺好的,去医院检查之后并发症的确消失了,便没有把叶玄说的一年后还要再治疗的话当一回事。
  只有被踩住脸的巫添梁还在拼命挣扎着,叶玄冷冷地道:“无天良,现在来说说吧,是谁指使你来污蔑陷害我的?”
  “行了,你闭嘴!”叶玄毫不客气地一脚跺下去。
  巫添梁心中升起一团寒意,他本来以为对付区区一个诊所的医生,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是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医生竟然这般难缠,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丢脸丢大了!
  叶玄看了胖女人陈宝珠一眼,奇怪地道:“按理说,我救了你老公一命,就算你不对我感恩戴德,也不至于要跟着这些人一起来诬陷我吧?对了,我记得给你老公治病的时候,我就曾经跟你提醒过你——你老公的病一年后还需要再一次治疗。你以为他现在好了,今后就没事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