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葬神卧龙

  混沌深处,静静的飘着一个暗金色棺木,棺木表面闪烁着微微的红光,十条深褐色的沟痕清晰可见,雕刻着岁月的痕迹,钩痕之外,十条血红色的链条链接着混沌虚无,时时传来声声呼啸,阵阵凉意。
  “花开千万,无一相似,果然还是不在了吗,不,一定还在,我一定要找到她,哪怕再经历一次域界之难,我也要找到她”。少年望向虚空,身体以可见的速度开始分解,最终化为无数的星光飞向远方,飞向了域界。而其中最大的一团星光,穿过无数虚空,穿过无数域界,最终掉落在了中央界的边缘之地,仙留大陆!
  棺木内,躺着一位少年,一头紫发披肩而下,雪白的面庞片尘不染,古铜色的皮肤,一袭白袍,胸口竖着一枚指环,指环上烙印着两朵小白花,瞥眼看去,小百花间若隐若现着两个细小的文字,再定眼看 去,只剩下烙印的小白花似在风中摇曳一般,栩栩如生,诉说着日月变迁、岁月过往的故事。
  突然,整个混沌安静了下来,仿佛整个时空凝固了一般,少年的眉宇缓缓跳动,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仿佛刺穿了整个混沌,时空经不住颤抖起来,两颗血色的泪珠从少年眼角缓缓滑落,流逝在了虚空,消失不见。
  “陈锋,等等我,跑哪么快干嘛,还没开始呢。”
  “多少年了,还在吗”。 摸着左手上的指环,少年呢喃自语,双眼穿透棺木,望向虚无。
  “主人,您醒了”,眨眼,链条消失不见,化为十个妖艳的男女立于棺木四周。
  “嗯,君道,魔龙,这些年,辛苦你们了,你们不用跟着我了,第三界主即将苏醒,各自离去吧。”话毕,棺木化为一束光飞向少年眉心,消失不见。
  夜,静悄悄的,陈锋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虫儿嘶嘶的脆鸣,回味着今天的故事,望着窗外的如血的月亮,小小的心里竟萌发了一个卧龙村人从未有过的念头,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卧龙村到朝武国的国都——朝龙城……
  “主人·······”还未说完,少年一步踏出,从混沌深处消失,仿佛一切都没有存在过一般,了无痕迹。
  “各位,自混沌初开我们已在此看护两个纪元了,一步一步看着主人修成大道,证道混沌,如今我们脱得自由,主人已经先行一步去了中央界,我魔龙先走一步,去看看主人眼中的世界,也去这百世红尘历练历练,这个纪元刚刚开始,我就先去了,各位保重,咱们中央界再见”,眨眼间,魔龙已经消失不见。
  “魔龙还是改不了这个臭脾气,匆匆忙忙,跌跌撞撞的,咱们也都出去见识见识,或许能够明白主人为何叹息”。君道恨恨的说道,仿佛后面几个字故意一般。
  “君妹妹说得对,说不定咱们还能知道为什么君妹妹对主人念念不忘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男子顾不上接生婆,立刻跑进屋内,看到卧在床上满脸大汗的妻子和一旁正嚎啕大哭的孩子,男子开心的笑了,“我陈洪有后啦,我陈洪有孩子啦。”
  “哼,懒得理你们,走啦!”跺了跺脚,君道转眼消失。
  “走吧走吧,你们都去吧,我想呆在这里,继续守护这里,你们要是想回了了,我再这里等着你们”。
  “韦方,主人要是回来记得通知我们,我可不想主人回来给你一个人讲经授道,还有,窥天鉴好像出了点问题,记得修好,不要趁着我们不在,偷偷窥视我们的行踪,我可不想做什么被你看到,免得说我坏话”话毕,七人化为流星往中央界的七个方向飞去,消失在远方。
  夜,静悄悄的,陈锋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虫儿嘶嘶的脆鸣,回味着今天的故事,望着窗外的如血的月亮,小小的心里竟萌发了一个卧龙村人从未有过的念头,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卧龙村到朝武国的国都——朝龙城……
  “嘿嘿,等我修好窥天鉴,看遍天下事也是一种享受,而且窥天鉴还能穿梭时空,逆转阴阳,不好好玩耍一般也对不起我跟着主人这么久,实在无聊了,再下去”一想到能够拥暂时拥有主人的窥天鉴,韦方经不住激动起来。
  中央界南边缘之地,远古神魔大战,天地崩灭,魔神销陨,埋葬着天地初开时的各类神灵,为葬神之地,传说成神的最终秘密之地,也是所有修道者的禁区,但凡进入此地之人,无一生还,从无例外。此时,一道身影降落在葬神之地深处的葬神殿,各类禁区生物将其团团包围,嚎叫着,嘶吼着,好似要将其吞噬一般。
  少年望着破败的葬神殿,回头道:“尔等世代守护葬神殿,静静的等待着界主的诞生,未有一丝怨言,也未踏出禁区半步,我虽不是你们等待之人,也不能放你们出去,那就传授你们一些功法,开启灵智,到这里来,遇见你们也算是了解来这里的因果,待到界主破封之时,就是你们破禁之日”。
  众禁区生物停止嚎叫,静静的望着这位少年,不明白这个少年在嘀咕什么。“待到你们等待之人出现之时,就是你们解封之日”,话毕,少年消失在中央界。
  “花开千万,无一相似,果然还是不在了吗,不,一定还在,我一定要找到她,哪怕再经历一次域界之难,我也要找到她”。少年望向虚空,身体以可见的速度开始分解,最终化为无数的星光飞向远方,飞向了域界。而其中最大的一团星光,穿过无数虚空,穿过无数域界,最终掉落在了中央界的边缘之地,仙留大陆!
  转眼间,石枯成海,江河变转,万年间弹指一挥,昔日的蛮荒之地,渐渐繁衍人息,炊灯烟火。
  朝武国,轩都府境,卧龙镇卧龙村,朝武国立国一千年。突然,一道肉眼看不见的白光从天而降,在所有人都没有感觉的瞬间,没入了卧龙村的一家门户前,消失不见。紧随白光之后的是两滴血红色的珠子,并逐渐变成了两点小红点隐没在了同一个地方。
  “呜··呜呜··呜呜呜。”“生了,生了,陈洪,生了。”卧龙村的一户门前,一个身穿兽皮的男子正焦急的等待在房门外,见一个接生婆满脸欢喜的走了出来,男子立刻迎上前去。
  “母子平安,母子平安啊。”
  夜,静悄悄的,陈锋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虫儿嘶嘶的脆鸣,回味着今天的故事,望着窗外的如血的月亮,小小的心里竟萌发了一个卧龙村人从未有过的念头,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卧龙村到朝武国的国都——朝龙城……
  忍不住心中的喜悦和激动,男子顾不上接生婆,立刻跑进屋内,看到卧在床上满脸大汗的妻子和一旁正嚎啕大哭的孩子,男子开心的笑了,“我陈洪有后啦,我陈洪有孩子啦。”
  “洪哥,孩子的名字想好了吗?”
  “我是猎人,孩子以后肯定要继承我的事业,就叫陈锋吧,锋利的锋,以后肯定会是一个好猎人!”男子抱着小孩,轻轻的摸着孩子的鼻子和小脸蛋。
  转眼间,七年之后,卧龙村,老槐树下。
  “陈锋,等等我,跑哪么快干嘛,还没开始呢。”
  夜,静悄悄的,陈锋一个人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虫儿嘶嘶的脆鸣,回味着今天的故事,望着窗外的如血的月亮,小小的心里竟萌发了一个卧龙村人从未有过的念头,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走出卧龙村到朝武国的国都——朝龙城……
  “小伟,你快点,我可不等你,等会慢了,找不到好位置了”
  “陈锋,等等我,跑哪么快干嘛,还没开始呢。”
  对于卧龙村而言,完成了劳作的人们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围绕在老树旁(反正老村长出生的时候,老树都已经这么老了),听张先生说书,什么山怪精灵,牛鬼蛇神,神仙妖魔,讲着卧龙村从来没听说过的的故事,每一天都是一个新故事,好像张先生就是一本永远也说不完的百科全书,每一天的这个时候,也是陈锋自懂事以来每一天最期待的时间,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才是向往外面世界的幼小心灵最得到满足的时候。
  张先生,四十多岁的样子,陈锋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村子里了,听说很多年前望女湖发大水,被陈洪从湖边捞起来的,听说是从龙山上掉下来的,醒来后什么都记不得了,但陈洪模模糊糊的听到了他嘴里一直叫着一个名字,陈洪也没太认真听,就听清一个“张”字,又瞧他一身打扮,像是个读书人,于是就叫他张先生,一开始张先生不怎么和村里人说话,时间久了,也就慢慢的融入到了村子里,后来陈洪发现,张先生竟然真的会写字作画,于是怏怏着张先生教村里面的孩子们读书认字,就在湖边的老树旁建了一个小茅庐,即是孩子们读书认字的地方,也是张先生栖居的地方。
  “韦方,主人要是回来记得通知我们,我可不想主人回来给你一个人讲经授道,还有,窥天鉴好像出了点问题,记得修好,不要趁着我们不在,偷偷窥视我们的行踪,我可不想做什么被你看到,免得说我坏话”话毕,七人化为流星往中央界的七个方向飞去,消失在远方。
  “传说曾经有一位龙太子到此游玩,与此地的一位女孩相恋,太子怕龙皇知道和女孩相恋会给女孩带来灾难,于是决然的离开,可惜终究瞒不过龙皇,虽然太子已经离开,但龙皇认为堂堂龙族太子居然和人间的一个山村丫头相爱,是对龙族声誉的侮辱和败坏,于是派遣龙族强者将女孩所在村落屠灭,龙太子知道后,悲痛欲绝,逃出龙族祖地,到和女孩第一次见面的地方静静的站着,望着,等着,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再一次看到女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龙太子的身躯终化为一座高山,后人称为龙山, 而龙太子的眼泪化为一个湖泊,了后人称湖为望女湖,卧龙村就坐落在龙山脚下”老槐树旁传来一位中年人的声音。
  两个七八岁的小孩一前一后的奔跑着,对于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的小心灵,没有什么比听张先生讲外面的故事更让他们幸福的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