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进门前请先敲门

  我叫周羽,来自一个偏僻的小村庄,是个名副其实的打工仔,已经在城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但终究还是一事无成。
  由于我所在的那个工厂经营不善,最终倒闭,我也不得不另谋出路。
  虽然这个城市不小,但对于没有一技傍身的我来说,要想找到一份好一点的工作,也不是件那么容易的事。走街串巷几天下来,我还是一无所获。
  “我们这儿呢,原本有两个守夜的保安,但一个请假了,要过几天才回来。另外一个前两天辞职了,所以现在急需一个保安来守夜。守夜的保安,每天下午六点交班,第二天早上八点下班,管吃住,月薪六千,你看怎么样?”
  这天,我正朝着一处建筑工地过去,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事干,正巧就看到一个人在工地的铁皮大门上贴出了一则招聘广告,于是我立马就跑了过去看了起来。
  招聘:今因需要,特招聘男性守夜保安一名,要求身体健康身强力壮,年龄在十八周岁到五十周岁之间。待遇从优。联系人:郑海。电话:186……
  保安?我现在正愁找不到工作,没想到就碰到了这种好事儿!
  一个月六千,我一想到就激动,又哪里还会在意这点要求,当下就签好了字,打了辆车回到出租屋抱来了被褥。
  二话不说,我立马掏出手机照着广告上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没想到,这个郑老板竟然这么负责,天都快黑了他还守在工地里。于是我照着电话上的指示直接走进了工地,朝着一座简易的工棚走了过去。
  磕磕磕。
  “郑老板在吗?”
  “请进!”
  本来我是打算一进门就大吼用以震慑对方的,但当我看到床上那个背对着我躺着的人影时,却不由得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郑老板您好,我是刚才给您打电话的周羽。”
  见我到来,那郑老板直接把我让进了屋,又是给我倒水又是给我上烟的,好不热情!搞得好像是我在聘用他一样!
  虽然这郑老板看上去十分的热情,而且说话也相当的得体,但在他的眼眸之中,我却看到了那种独属于商人的精明,这让我有一种如坐针毡的奇怪感觉,生怕一不留神就会掉进了他的圈套里。
  “我们这儿呢,原本有两个守夜的保安,但一个请假了,要过几天才回来。另外一个前两天辞职了,所以现在急需一个保安来守夜。守夜的保安,每天下午六点交班,第二天早上八点下班,管吃住,月薪六千,你看怎么样?”
  一听到月薪六千,我的眼睛都直了,还管吃住!我二话不说立马点头应允了下来。
  见我答应得爽快,郑老板又给我递了根烟,然后直接把合同推到了我的面前。
  但当我刚刚拿起笔准备签字的时候,他却忽然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在签合同之前,我还有两件事要提醒你。”
  一个月六千,我一想到就激动,又哪里还会在意这点要求,当下就签好了字,打了辆车回到出租屋抱来了被褥。
  一听到郑老板还有要求,我立马正襟危坐的聆听起郑老板的训话,生怕这到嘴的鸭子飞了。
  招聘:今因需要,特招聘男性守夜保安一名,要求身体健康身强力壮,年龄在十八周岁到五十周岁之间。待遇从优。联系人:郑海。电话:186……
  见我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郑老板却微微一笑示意我不用那么紧张,随后才开口道:“第一,晚上十二点以后不管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敲门,都不能打开大门。”
  听了这话,我立即联想到了前不久新闻上报道的施工工地油罐车午夜两点被抢的事情,赶忙点头答应。
  “第二,无论在进哪个屋子之前,务必都要先敲门。”
  这第二点听上去和保安规章没什么关联,但却是做人最基本的礼仪。虽然不明白郑老板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为了那白花花的银子,我也没多想,立即点头答应了下来。
  “郑老板在吗?”
  “那好,既然这样,你把这合同签了,今晚就开始上班,怎么样?”
  一个月六千,我一想到就激动,又哪里还会在意这点要求,当下就签好了字,打了辆车回到出租屋抱来了被褥。
  在回到那处工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左右。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准时的打开了工地的大门。看着熙熙攘攘进入的施工工人,我忽然想起了隔壁还在睡觉的那位,于是直接走到他门前敲了敲门。
  看我来了,郑海这才钻进了他那辆私家车里准备离开。但临了的时候,他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嘱咐我一定要记住那两件事。
  “忘不了!”
  我心中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当下便挥手告别了郑海进入了值班亭。
  吃过晚饭,我就直接躺到了值班亭里的床铺上。这里有全套的监控设备,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整个工地的情况。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半夜,我被隔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所吵醒,打开手机一看,已经是午夜二点半。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迷迷糊糊的抱怨着,翻了个身正打算继续睡的时候,却突然一个激灵惊坐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准时的打开了工地的大门。看着熙熙攘攘进入的施工工人,我忽然想起了隔壁还在睡觉的那位,于是直接走到他门前敲了敲门。
  不对!我明明记得我锁门的时候工地上的人都走光了,难不成是贼?
  一个月六千,我一想到就激动,又哪里还会在意这点要求,当下就签好了字,打了辆车回到出租屋抱来了被褥。
  心中如是想着,我抽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钢管,蹑手蹑脚的出了值班亭就朝着隔壁的房门摸了过去。
  刚到那房门口,里面那奇怪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但我敢确定,那声音就是来自这里面!
  那房间的门,明显的是虚掩着的,过了几分钟没动静后,我试着轻轻推了一下。
  我只那么轻轻一推,那门竟然就缓缓的自己打开了。见状,我二话不说抄起钢管就冲进到了屋子。
  “什么人!”
  本来我是打算一进门就大吼用以震慑对方的,但当我看到床上那个背对着我躺着的人影时,却不由得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本来我是打算一进门就大吼用以震慑对方的,但当我看到床上那个背对着我躺着的人影时,却不由得把话生生的咽了回去。
  对方穿着一件和我一样的保安服,明显也是工地上的保安,而且我突然的到来似乎是惊扰了他的好梦,此时他正侧着身子无言的望着站在门口的我。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准时的打开了工地的大门。看着熙熙攘攘进入的施工工人,我忽然想起了隔壁还在睡觉的那位,于是直接走到他门前敲了敲门。
  吃过晚饭,我就直接躺到了值班亭里的床铺上。这里有全套的监控设备,只要躺在床上,就可以看到整个工地的情况。一想到那白花花的银子,我心里美滋滋的,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见我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郑老板却微微一笑示意我不用那么紧张,随后才开口道:“第一,晚上十二点以后不管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敲门,都不能打开大门。”
  “哈哈,那什么,我刚才听到房里有声音,以为是贼。不好意思打扰了,你继续睡,我回去值班了。”
  一个声音蓦然响起,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工地上的一个老民工。
  “没什么,我叫另一个同事起床呢。”
  见我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郑老板却微微一笑示意我不用那么紧张,随后才开口道:“第一,晚上十二点以后不管什么人因为什么原因敲门,都不能打开大门。”
  虽然天太黑看不清他的样子,但我也大致猜到了他此时的表情,一时间,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你干什么呢?”
  听了我的话,那老民工黝黑的脸上瞬间泛起了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在里面睡觉?胆子倒挺肥的,不知道这里面以前死过人,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喂,起来了没有?八点了,该上班了!”
  我一边打着哈哈一边退出了房间,虽然那奇怪的声音没再响起过,但经这么一搅,我也是睡意全无,就那么睁着眼睛等到了天亮。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