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解剖

  傍晚时分,残阳如血,晚霞似火。
  我从床上起来,推开窗户,清风徐来,微波荡漾。
  我看着窗台边上,一个小白笼子里的一只小白兔,眼睛红红的,我看着它的同时,它似乎也看向了我。
  它看我的眼神没有任何恐惧,即使此时我手中拿着一把小尖刀,和一根一米长的细铁棍。
  但我的心却颤了。
  而此时,卧室的门,开了。
  我立刻转身,把窗户边的窗帘瞬间拉过,遮掩住整个小白笼子,手上的所有东西藏在身后。
  “纪萧萧,已经一个小时了,你解决完了没有?!”
  我眨巴着眼睛,使劲点着头,“马上就要动手了!”
  但我的心却颤了。
  “哎,你是学动物医学的!怎么连这点胆量也没有?不要再给我说你的同情心了!你今天不解决,看你明天怎么跟你的老师交代!在你给半个小时,必须给我解剖的干干净净!所有器官都摆放在那个方的铁盘子里!”
  话落,门‘哐’的一声,紧闭。
  我的脑袋瞬间耷拉下来,深呼吸,缓吐气。
  这时,床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我泄了气的扔掉手上的刀子棍子,拿起电话,“喂…”
  “萧萧,出来玩不?”
  我一听,瞬间就没好气的说着,“玩毛线啊!刚才我爸还逼着我解剖呢,我今天要是不把那兔子剖干净了,我看我连门都别想出了!!”
  我拿着那个黑红色的东西,在灯下看了半天,啥也看不出,管他呢,既然是妈妈留下的,我就带着好了……
  “哎呀,这样,我得到小道消息,咱们的解剖老师受到一家刚从国外回来的古世家的邀请,而且是特意指明要上门去给那家的宠物看病的,而且这次会带两个学生,萧萧啊,你爸和那个老师关系那么铁,这件事你一定要搞定啊,注意一定要有我!我要去!”
  我眯着眼听着,心里开始捣鼓,这真假啊?我爸怎么一点风声都不露呢?
  “江小年,你确定?”我狐疑的问了一句。
  “当然了!我非常非常肯定!你只要跟你爸主动提这个话,肯定放你出来,这是多好的学习机会啊!再说了,听说那个古世家啊,巨有钱!!”
  我边听边想,抿嘴一笑,搓了一个响指,“没问题!明天早上八点见!”
  ************
  晚上十点。
  但我的心却颤了。
  我像个小学生一样端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端着茶细细品味的人,就是我的爸爸,纪风。
  须臾,我下定决心开口的时候,他却先开口了,“你说,你…想去?”
  “嗯嗯,是的,其实关于解剖,我的手法不专业也不熟练,不过我想只要有个老师在我身边的话,我一定能解剖的干.干.净.净!”
  我一字一句说的格外清晰,眼睛却一直偷瞄,他可是很难说话的,打小我就知道,而且自从我九岁那年妈妈突然病逝后,他就更少笑了,而对我,不管在哪方面,都是格外的严厉。
  就好比从小学开始,我所有的特长极其对于爱好的学习,都是他一手帮我做的决定,这样的专制行为,一直延续到现在,我的大学专业-动物医学,说的好听罢了,还不就是兽医!
  我爸他听我说完,突然站起身,从电视柜的最底下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黑红色椭圆形的东西,放到我的面前。
  说完,他直接进了房间,而今晚出了奇的没有逼我在解剖。
  须臾,我下定决心开口的时候,他却先开口了,“你说,你…想去?”
  须臾,我下定决心开口的时候,他却先开口了,“你说,你…想去?”
  我拿着那个黑红色的东西,在灯下看了半天,啥也看不出,管他呢,既然是妈妈留下的,我就带着好了……
  “我,同意你去。但是,你去的时候把这个带着,揣在衣服里就行,但别被人看见。”
  “你妈留给你的东西,本想着过段时间再给你,以前怕你弄丢了,以后就你自己保管吧……”
  我看着桌子上的东西,“爸,这是什么啊?”
  好像还有股怪怪的味道,我没好意思说,还有股臭臭的味…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