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说话要算话

  白日无谈人,谈人则害生,昏夜无谈鬼,谈鬼则鬼至。
  事实上,无论是人还是鬼,都不会无缘无故作祟,如果有一天你被那些东西缠上,一定要先反思一下,你做过什么!
  我叫陈世风,家庭稍微有点跟普通人不太一样。职业是教师,柔柔弱弱的妈妈竟然会嫁给喜欢推理,喜欢冒险的老爸。还有个爷爷,整天神神叨叨,把鬼神挂在嘴边。
  瞎,这么臭屁,真当我不行吗?于是我挺直了腰背说道:“好,你说话算话。”
  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家庭组合,我自然也正常不到哪里去,十一岁那年,我就将老爸书房里那些关于侦探推理的书看了个遍,心里也想着未来我估计也是个推理狂。
  瞎,这么臭屁,真当我不行吗?于是我挺直了腰背说道:“好,你说话算话。”
  可是那天,老爸老妈都因为工作原因,不得已将我送去爷爷家住一段时间。在此之前,他们都以担心我被爷爷教坏为由,不允许我去爷爷家。
  可是那天,老爸老妈都因为工作原因,不得已将我送去爷爷家住一段时间。在此之前,他们都以担心我被爷爷教坏为由,不允许我去爷爷家。
  我对神神叨叨爷爷蛮有兴趣,趁着他老人家被村长请走,我在家里一通乱翻,希望找到点蛛丝马迹。我翻开爷爷那些破旧的箱子,在最底层,一堆黄色破布底下找出来了一本厚厚的线装老书。
  页面都破旧得有点发黄,不知道在箱子底下藏了多久。名字叫:聻鬼九诀。
  翻开瞧了瞧,里面一共分为三个篇章:解鬼篇,九诀篇和婆娑篇。后面两个篇章我看不懂,可是前面的解鬼篇记载了各种鬼怪,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就那样坐在箱子上看到晚上。
  全程我虽然用手蒙住眼睛,可只是做做样子,通过指缝,我看到了全程,这不像是魔术,绝对不像,那真真实实是一只鬼!
  爷爷回来时,不知道站在我跟前多久了,我一点没察觉,直到被他骂了一句小兔崽子,才吓得我从箱子上滚下去。
  老头子大骂我乱翻他的东西,我不服气,学着父母的口气说他只会弄些神神鬼鬼的,反正是假的,还不让人看了。结果爷爷冷冷一笑,问我有没有胆子跟他晚上上山。
  全程我虽然用手蒙住眼睛,可只是做做样子,通过指缝,我看到了全程,这不像是魔术,绝对不像,那真真实实是一只鬼!
  就不会认怂的我当即答应,当天晚上十二点刚到,爷爷一把将我从床上提起来,带我去到了后山乱葬岗。
  瞎,这么臭屁,真当我不行吗?于是我挺直了腰背说道:“好,你说话算话。”
  老家伙说给我长长见识,在我眼皮上涂了黏糊糊的不知道什么,等我揉揉眼睛,心里也期待看到点什么的时候,却啥也没瞅见。正想说老头子瞎糊弄,眼前突然闪过一道身影。
  我有点害怕,退后了两步,老头伸手拦住我,不让我走。那道身影再次飘回来,我眼前一张阴沉沉的人脸突然放大,那双眼睛就是一对死鱼眼,瞳孔灰蒙蒙的。
  瞎,这么臭屁,真当我不行吗?于是我挺直了腰背说道:“好,你说话算话。”
  才十一岁的我吓得大叫,那家伙伸手就朝我脖子掐来。老头大喝一声孽畜,左手五个指头捏成一个奇怪动作,右手一把提着那只鬼,猛地点在他的额头,那玩意儿身上开始冒烟,惨叫了一声,化成齑粉。
  全程我虽然用手蒙住眼睛,可只是做做样子,通过指缝,我看到了全程,这不像是魔术,绝对不像,那真真实实是一只鬼!
  我说八九不离十,爷爷却没再说话。但我知道以他的脾气,肯定要试探一番。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之余,竟然觉得刺激。打那以后,我总是偷偷跑去爷爷那里玩,也一直在偷看那本聻鬼九诀。
  直到我十四岁那年,老爸接到一个棘手的案子,始终找不到凶手,并且一直没跟家里联系,农历七月十五日凌晨五点,在他的侦探所里,发现了他的尸体。
  现场没留下一丝作案痕迹,只是在墙上有一团巴掌大的火焰记号。
  全家人都沉浸在悲痛中,我下定决心找到凶手报仇。在葬礼过后,一直缠着爷爷,因为他会很多东西,我想见老爸,我想知道更多。爷爷最终耐不住我的折磨,用招魂术招来了老爸。
  老头子大骂我乱翻他的东西,我不服气,学着父母的口气说他只会弄些神神鬼鬼的,反正是假的,还不让人看了。结果爷爷冷冷一笑,问我有没有胆子跟他晚上上山。
  他看起来很沧桑,关于凶手的事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爷爷道歉,说误会了他。在他走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关于凶手的事,老爸只是说了两个字:野火。
  爷爷说他的魂魄很虚弱,不可能再上来,而且他这个样子,不像是被普通人杀害,也就是说对方可能利用了灵异武器。
  全程我虽然用手蒙住眼睛,可只是做做样子,通过指缝,我看到了全程,这不像是魔术,绝对不像,那真真实实是一只鬼!
  我决定跟爷爷学好道术,也学好老爸的推理,无论对方是人是鬼,我都不会放过他!
  老妈说老爸给她托梦了,她哭着来找爷爷,把他接到城里住。老妈一直担心我们的生活问题,可是爷爷却在城里格外吃香,总有人来求他办事,生活开支也完美解决了。
  十八岁,我高三,老妈和我产生了分歧,我想去警校,可是老妈不希望我走老爸的后尘。为此,我们吵了好几次,爷爷则一直都没有表态,只是问我学到了多少。
  我说八九不离十,爷爷却没再说话。但我知道以他的脾气,肯定要试探一番。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放学回家,看到桌子上有一个公文包。楼上似乎有人在说话,公文包上还有一个警察的徽章,我越发好奇,想着反正没人看到,偷看一下也没关系。
  一边瞅着楼上,担心他们下来,我一边迅速打开公文包。里面是一些照片,我一一翻开,原来是死者的照片,七孔流血,面部狰狞,死状非常难看,还有几张是拍餐桌的,围着餐桌坐的有五个人。
  他看起来很沧桑,关于凶手的事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爷爷道歉,说误会了他。在他走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他关于凶手的事,老爸只是说了两个字:野火。
  其中有一个位置是空的,只是放了一张纸片,写着死者。死者的位置有碗筷,还有一个空杯子,杯子有装过酒的痕迹。
  老头子大骂我乱翻他的东西,我不服气,学着父母的口气说他只会弄些神神鬼鬼的,反正是假的,还不让人看了。结果爷爷冷冷一笑,问我有没有胆子跟他晚上上山。
  “小小年纪,敢偷看公文啊。”由于我看得太入迷,人已经从楼上下来了我都没注意。
  我点了一下脑袋,他笑了笑说道:“偷看公文,最起码能关你几个月,严重点,还会判刑。我听你爷爷说你学了你爸爸的推理,和你爷爷的本事,如果这个案子你能帮我破了,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如何?”
  爷爷看了他一眼,却也没帮我说话。我抬头看爷爷,他把脸一横道:“别看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
  是个五大三粗,穿着制服的男子,年龄跟我老爸差不多。最鲜明的就是一圈络腮胡子,爷爷跟在后面下来,一脸的严肃。
  我急忙把照片什么的都给塞进去,慌忙将公文包放回桌子上,有点不敢抬头去看他。
  瞎,这么臭屁,真当我不行吗?于是我挺直了腰背说道:“好,你说话算话。”
  “你就是云林的儿子?”络腮胡子跟爷爷在沙发上坐下来,看着我问。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