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烈女断魂

  大周
  初夏的天,磅礴大雨总是突然而至,空气往往都沉闷不堪,天牢里也俞加阴暗潮湿。一踏入牢房,便能嗅到一丝夹杂着血腥味与霉味的腐臭味道,待走近了,一阵又一阵的气味让人几欲作呕。
  “我不信……沐之在哪里!他知道殷府是无辜的!”殷玖玥满眼不可置信,她跌跌撞撞地冲到牢门前,双手紧抓着精铁浇筑的牢杆,“我要见沐之!”
  而这腐臭味的中心便是牢房深处的殷玖玥。
  殷玖玥浑身脏乱不已,一头长发杂乱成结地披在脑后,污浊的囚服上鞭打导致的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因未得到医治,伤口已经溃烂,恶臭从破败的躯体开始弥漫了整间牢房。她倚着墙,露出来的半张脸满面污血,看不清原先的容貌,只一双眼黑白分明,干净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
  忽的,天牢的大门被人从外打开,一名锦衣华服的女子一手掩鼻,缓步走了进来,待看清地上殷玖玥的惨状,她心情颇好地弯了弯眉眼。
  “郡主在这牢中呆的可还舒心?”女子讥诮地笑道。
  殷玖玥闻言,猛地抬头看向牢门外的女子,原先呆滞的脸上渐渐浮现一丝希冀,她嘶哑着说道:“萧玉妹妹!沐之在哪里……我要见沐之……”
  “郡主落魄成这样还想见沈哥哥?”被唤作萧玉的女子面上的嘲讽之色愈深了些,“郡主你莫不是忘了那些酷刑?那可都是沈哥哥吩咐下来的。”
  听到这一番话,殷玖玥狠狠地颤了颤身子。这几日来不断施行在她身上的刑罚早已让她的身子伤痕累累,甚至还害得她流掉了自己好不容易怀上的孩子!连带着近日接二连三的噩耗,她的意志也早就处在崩溃的边缘,若不是还念着沈沐之,这个与她携手共度了十余年光阴的男子,兴许她早就绝了活着的念头。
  “我不信……沐之在哪里!他知道殷府是无辜的!”殷玖玥满眼不可置信,她跌跌撞撞地冲到牢门前,双手紧抓着精铁浇筑的牢杆,“我要见沐之!”
  “只是,郡主想必不知。”萧玉掩着口鼻凑近囚车,眼中流露出一丝令人胆寒的疯狂,“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要殷亲王府在大周消失。那造反的证据也不过是用你父亲殷柱给你的家书仿造的,沈家自始至终都参与了这个计谋,沈沐之根本不爱你,从一开始他就是刻意接近你的。否则他又怎会放任我派人截杀你,让你失了孕子的能力。虽说老天看你可怜,让你仍旧怀上了子嗣,但那又如何呢?还不是死在这牢中?等你也死了,沈哥哥他便会迎娶我。”
  萧玉被她忽然的一扑吓了一跳,随之便嗅到女子身上浓烈的腐臭味,她连连后退几步,脸上再也维持不住虚伪的笑意,厌恶道:“郡主既然这般想见沈哥哥,那我自然是要帮郡主了。”一句话说完,她命人打开了牢门,两个狱卒一脸嫌恶地架起殷玖玥没什么力气的身子向牢外走去。
  “只是,郡主想必不知。”萧玉掩着口鼻凑近囚车,眼中流露出一丝令人胆寒的疯狂,“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要殷亲王府在大周消失。那造反的证据也不过是用你父亲殷柱给你的家书仿造的,沈家自始至终都参与了这个计谋,沈沐之根本不爱你,从一开始他就是刻意接近你的。否则他又怎会放任我派人截杀你,让你失了孕子的能力。虽说老天看你可怜,让你仍旧怀上了子嗣,但那又如何呢?还不是死在这牢中?等你也死了,沈哥哥他便会迎娶我。”
  天牢不远处便是皇城外的集市,正值正午,集市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人头攒动最密集的地方,便是一处高高的看台,还未到达,迎风拂来一阵风,温热且带着血液的腥咸味道。
  殷玖玥心中猛地升腾起一种剧烈的不安感,她被囚车带着停在看台不远处,接着看到的一幕却让她如坠冰窖。
  沈沐之端坐在看台之上,一手持着处决令,而他处决的却是殷家满门。
  她的亲眷同族身穿囚服,跪在刑场的一侧,另一侧却撂着数具无头尸体,尸体的头颅随意地掉落在地上各处,他们或扭曲或狰狞,但每一张都是她最熟悉不过的面容。而她的父亲,母亲与两名兄长皆被处以凌迟之刑,捆绑在刑场最前端。他们身上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鲜红色的血沿着身躯流下,在刑场下积成一大片血海,灼眼的红色刺得她目眦欲裂。
  她的亲眷同族身穿囚服,跪在刑场的一侧,另一侧却撂着数具无头尸体,尸体的头颅随意地掉落在地上各处,他们或扭曲或狰狞,但每一张都是她最熟悉不过的面容。而她的父亲,母亲与两名兄长皆被处以凌迟之刑,捆绑在刑场最前端。他们身上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鲜红色的血沿着身躯流下,在刑场下积成一大片血海,灼眼的红色刺得她目眦欲裂。
  “爹!娘!”殷玖玥双目通红,已然嘶哑的嗓子喊出一声凄厉的哀嚎,却在转瞬间被百姓围观的谩骂声盖了下去。她发疯般地冲撞囚车,原就因血液干涸凝结而变成暗红色的囚服再次染上鲜红。
  “郡主这是怎么了?”萧玉站在一旁,似是觉得眼前的场景赏心悦目,她轻轻笑了一声,“郡主方才口口声声说要见沈哥哥,如今见到了为何这般神情?”
  “放我出去!为什么!为什么……”殷玖玥的身子早就虚弱至极,没几下便瘫软在囚车上,口中的喊叫也无力地低落下去。
  “郡主如今这般神伤可真是让我内心悲切。”萧玉勾了勾嘴角,“殷亲王府勾结南疆,通敌叛国可是重罪,沈哥哥大义灭亲,一力担下处决殷亲王府的重任,现在在民间可是一桩美谈。”
  “只是,郡主想必不知。”萧玉掩着口鼻凑近囚车,眼中流露出一丝令人胆寒的疯狂,“这一切都是皇上的意思,皇上要殷亲王府在大周消失。那造反的证据也不过是用你父亲殷柱给你的家书仿造的,沈家自始至终都参与了这个计谋,沈沐之根本不爱你,从一开始他就是刻意接近你的。否则他又怎会放任我派人截杀你,让你失了孕子的能力。虽说老天看你可怜,让你仍旧怀上了子嗣,但那又如何呢?还不是死在这牢中?等你也死了,沈哥哥他便会迎娶我。”
  “我不信……沐之在哪里!他知道殷府是无辜的!”殷玖玥满眼不可置信,她跌跌撞撞地冲到牢门前,双手紧抓着精铁浇筑的牢杆,“我要见沐之!”
  “嘻嘻,郡主,你不过就是一枚棋子,一枚用来诛杀殷府的棋子。”
  “是你,间接害了整个殷府,也是你自个儿毁了自己。”
  “啊啊啊啊—”殷玖玥痛苦地捂住双耳,“不是我!不是我!”
  “是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她猛地伸出一只手抓住了萧玉的发髻,不知怎地又有了力量,死死拽着,好像要把头发连带着头皮一起拽下来。萧玉痛得整张脸都扭曲起来,尖声叫道:“给我把她扯开!”
  萧玉一头发髻被扯得杂乱无比,她仍惊魂未定,兀自尖叫着让狱卒把殷玖玥关回牢中。
  “我不信……沐之在哪里!他知道殷府是无辜的!”殷玖玥满眼不可置信,她跌跌撞撞地冲到牢门前,双手紧抓着精铁浇筑的牢杆,“我要见沐之!”
  彻底咽气前,狱卒看到一抹劲练的黑色人影冲到殷玖玥面前,单膝跪地,微颤着身子环住了她瘦弱的脊背。
  关回牢中后,殷玖玥状若痴狂,时而痛哭,时而大笑,声音嘶哑难听。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动静越来越大,狱卒被她又哭又笑吵得心烦意乱,拎了棍子打开牢房就要打她。
  棍子举起还来得及挥下,他只觉后背一凉,接着便是剧痛,往下一瞧,只见明晃晃的刀尖穿过他的胸膛出现在他眼中。
  一旁的侍从连忙手忙脚乱地凑上前,把她的手指一根根用力掰开,指骨节发出一声声脆响,待完全掰开,她的手指全弯成了不正常的弧度。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