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叫李明一,26岁的大男孩,正应是青春活力的时候,但此刻却只能躺在解放军某部的医院的病床上度过。
  听太爷爷说,这个富人叫刘建国,是矿洞的老板,有的是钱,镇子里就连镇长见到他都要礼让三分。
  然而我并没有病,只是因为我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能够听到别人听不见的声音,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我患上了严重的双重人格分裂症。
  然而现在,我依旧在翻看着这本日记,一遍有一遍的看,想要从里面寻找到一点曾经的记忆。
  又因为我没有亲人,所以不得已,群众们才合力的将我送到了派出所,然后派出所的叔叔们又因为联系不到我的家人,才把我送到了这家解放军某部的精神病医院。
  对,没错,我所在的医院是一所精神病医院,但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真的没有病,没有病,没病。
  我已经记不得我在这里待了多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从这里走出去,但我却又不想从这里出去,至少这里有吃有喝,不用为了以后的生活而感到迷惑。
  虽然在这里每天都觉得浑浑噩噩,甚至是连以前的事情都快要忘记,但在脑海里,太爷爷的影子却是始终挥之不去,永远不能忘记。
  在我还是7岁的时候,太爷爷已经98岁高龄,而我从小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一直是跟着太爷爷生活,就算是太奶奶我也没有见过。
  每次当我问起父亲他们的时候,太爷爷总会说。
  “他们很忙,去大城市赚钱去了,会回来的”
  从来都是这句话,就算我已经成年的时候,也没有告诉过我任何有关于他们的事情,直到几年前,太爷爷去世的前一天,才跟我谈起了我关于他们的事情。
  从来都是这句话,就算我已经成年的时候,也没有告诉过我任何有关于他们的事情,直到几年前,太爷爷去世的前一天,才跟我谈起了我关于他们的事情。
  当然,因为时间太久了,也因为在这所医院每天浑浑噩噩的度过,导致我已经记不得那时候太爷爷跟我说过什么,但唯一有一点好处,就是从小我喜欢写日记,这些事情,已经被我记载到了我的日记本当中。
  听太爷爷说,这个富人叫刘建国,是矿洞的老板,有的是钱,镇子里就连镇长见到他都要礼让三分。
  不过我并不是每天都会去写,况且也没有什么可写的,无论什么时候,今天的生活总是重复着昨天的事情罢了,所以只是挑着发生过最重要的事情来记录。
  不过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写过日记,自从来到了这所医院,我就没有在写过,唯一能够做的就是。
  每天都会拿起自己的日记本,来回的翻看着,只有这样,才能够让我回忆起以前的往事,甚至就连睡觉,我都要搂着它入睡,只有它,才能够在这所冷冰冰的医院里,给我一丝的安全感。
  然而现在,我依旧在翻看着这本日记,一遍有一遍的看,想要从里面寻找到一点曾经的记忆。
  我所在的村子,是一处四面环山的盆地,临边也有着几个不大的村子,而村子主要的经济来源都是靠着自家种地的一些新鲜的蔬菜,到距离村子大概二十公里的镇子去卖,来换取生活所需的费用。
  太爷爷是我们这里唯一的算命先生,当然这也是我们主要的经济来源,在我刚会走路的时候,太爷爷就带着我去镇子里帮别人算命化灾。
  而且经常听村子和镇子里的人说,太爷爷的道行高,是太白金星转世,来救济世人的。
  不过太爷爷跟别的算命先生不太一样,他们都带着幡,写着某某半仙,犹如天算之类的,然后满嘴咧咧一堆毫无用处的话,来收取回报。
  而太爷爷却只背一个破旧的不成样子的小小的包袱,每天只给10个人算命,多一人都不会算,无论对方出多少钱,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那时侯的我还小,也帮不上什么忙,应该说不懂得怎么帮忙,只是太爷爷觉得把我一个小不点扔在家里,没人照看,又有些不放心,所以无论去哪里,都会带着我。
  对于他们称呼太爷爷为李仙人,我已经不奇怪了,所有人都这么叫他,因为太爷爷的道行的确很高,无论是阳间事未平,还是阴间鬼来闹,只要他老人家出手,绝对把这些玄奇可怕的事情都能一一化解。
  每天凌晨4点,准时从家里出发,徒步走到镇子,无论阴天下雨,有没有算满10个人,都会晚上5点准时离开镇子,我也曾经问过,为什么每天都5点准时离开镇子,但每次太爷爷都是摇着头,笑而不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从不曾变过。
  而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故事,是我日记当中第一个记录的故事,根据日记上时间的记录发生在民国1930年的夏天,天气有些炎热。
  太爷爷像往常一样,要带着我去镇子里,但是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从来都不会叮嘱我什么的太爷爷,反而是那天走了二十公里的路,不停的叮嘱我,而且还只重复一句话。
  太爷爷像往常一样,要带着我去镇子里,但是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从来都不会叮嘱我什么的太爷爷,反而是那天走了二十公里的路,不停的叮嘱我,而且还只重复一句话。
  “明一啊,一会到了镇子,太爷爷要给一个富贵人家消灾除患,到时候你一定要紧紧的跟在太爷爷的身后,不要乱跑,好不好?回家太爷爷给你买糖吃”
  “好”没有任何犹豫的答应了,对于小孩子的我,还有什么比糖更具有吸引力么?
  而太爷爷却只背一个破旧的不成样子的小小的包袱,每天只给10个人算命,多一人都不会算,无论对方出多少钱,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太爷爷到底在担心什么,总之一路上反复叮嘱我,往常无论去谁家,都不会像今天这样,顶多告诉我别插话,所以我推断,这一次应该遇到棘手的事情了。
  我们没有去集市摆摊,而是直接就去了那个富人的家里,镇子里唯一的一个三层别墅,就是这个富人住的地方。
  听太爷爷说,这个富人叫刘建国,是矿洞的老板,有的是钱,镇子里就连镇长见到他都要礼让三分。
  进入到别墅的时候,还是小不点的我,都不禁感叹这栋别墅的华丽,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纯黑香木桌,精美的细雕书橱,整个别墅,几乎无法用语言形容,就是奢华。
  “李仙人,您可来了,老爷等您很久了”一个年龄在六十多岁的管家,有些急切的说。
  “刘老爷在哪?带我去看看”太爷爷点了点头,脸上很严肃,声音很苍老,但是却给人很精神的感觉。
  而这种吃力感觉并不是因为他的年龄大,身子虚弱的原因,而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拽着他,不让他从床上起来一样。
  “老爷在二楼,李仙人请随我来”管家随后便给我和太爷爷指路,领着我们上了楼梯,而太爷爷则是时不时的拉我一下,意思就是:别离我太远。
  对于他们称呼太爷爷为李仙人,我已经不奇怪了,所有人都这么叫他,因为太爷爷的道行的确很高,无论是阳间事未平,还是阴间鬼来闹,只要他老人家出手,绝对把这些玄奇可怕的事情都能一一化解。
  在老管家的指引下,我们来到了二楼靠西的一间屋子,这间屋子很奇怪,一张小小的单人床位于整间屋子的中央,白色的窗帘将窗户留下一条缝隙,阳光透过缝隙,轻轻的照在单人床上躺着的刘建国身上。
  房间很大,但却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这种空旷的感觉,再配上清一色的白色,真的有些怪异,或者说是……有些诡异。
  而这种吃力感觉并不是因为他的年龄大,身子虚弱的原因,而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拽着他,不让他从床上起来一样。
  在加上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褥,白色的枕头,一切都是白色的,就连魏建国穿着的衣服也如同孝衫一样,这个房间的布局有种灵堂的感觉。
  而太爷爷却只背一个破旧的不成样子的小小的包袱,每天只给10个人算命,多一人都不会算,无论对方出多少钱,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老爷,您别动了,我已经把李仙人请来了,您绝对会没事的,您放心”老管家看到刘建国要起身,赶忙跑过去安抚他。
  “别动,还有人!”不等刘建国说完,太爷爷轻吼一声,随手将我拉到身后,紧紧贴着他的后腰,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张单人床。
  而那个老管家也是一愣,屋子里算上躺在床上的刘建国也就只有四个人,怎么会还有人?
  而且刘建国本人也是显得极为消瘦,毫无精神,哪还有什么首富的气宇?但当他看到太爷爷进到屋子以后,眼睛瞪的极大,很吃力的挣扎着想要坐起身,但却又坐不起来。
  “李……仙人……求求你……救我”原本只有五十多岁的刘建国,现在却仿佛苍老的比我太爷爷岁数都大,而且说话的声音根本没有中年人应有的铿锵有力,有的则是虚弱和萎靡。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