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回十三岁

絔禾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镜子中的那人儿可不就是她自己吗? 只不过是她十来岁时候的样子。
  她不会是在做梦吧,可是这一切却是那么的真实,这到底又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说她这是回到了过去,回到了她13岁的时候。这一切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正大絔禾愣神之际,身后“哐当”声响起,是什么东西,打碎了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那声音清丽,听起来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 小姐,你可算是醒了,都是梅儿不好,要是那天梅儿跟着小姐一起去听雨阁,一直守在小姐的身旁的话,小姐你也就不会跌下楼梯晕倒了,直到现在才醒来。”声音有些沙哑,哽咽,眼底原本的担忧之色转变成了惊喜。
  絔禾,慢慢的转身,看着梅儿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自己这是来到的天堂吗,因为只有天堂才会温暖存在。那里才会有梅儿。
  等等,刚刚梅儿说自己从听雨阁的楼梯上摔下来,那不是自己13岁那一年。苏蔓菁邀请自己到听雨阁赏雪的时候吗,难道她真的回到了13岁。
  重活一世,很多曾经她压在心底深处的记忆触发了,她清楚地记得她在跌下楼梯的那一瞬间抓住了护栏的,可是苏蔓菁居然在那个时候狠狠地在她心窝子上踹了一脚,不然她也不会跌下楼梯的。
  原来,苏蔓菁在这个时候就已经存了要自己性命的心思,一切都是她自己傻,傻傻的相信,在这偌大的丞相府里面是有亲情存在的,现在想想,真是可笑,嫡庶之间又怎么会有真正的姐妹情存在。
  “你是梅儿?”絔禾几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声音颤抖的问道。
  “小,小,小姐,你,你这是怎么啦?怎么连梅儿不记得了。”原本因为在看到苏絔禾醒来的而惊喜的神色在听到苏絔禾的话以后僵在了那里,泪水在眼睛里急得团团打转。
  小姐她不会是因为从楼梯上摔下来把脑子摔坏了吧,不然怎么会连奴婢都不认识了。
  这般想着,梅儿的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嗖嗖的往下掉。
  眼见梅儿的眼泪就要不受控制的落下来了,絔禾连忙出声安慰道:“梅儿,别哭,我这不是醒来了吗?”
  梅儿虽说有几分机灵,但她到底是个心思单纯的人,就她现在表现出来的神情,絔禾怎会不知道她在想着什么,心里不由的想笑,可是在想到梅儿前世的结局时,心底便无比的愧疚与懊恼。前世,要不是她轻易的相信了秋荷的话,以为梅儿真的背叛了自己,投靠了李敏,梅儿就不会被李敏乱棍打死了,是她害了梅儿。
  前世的她,要是早早的就听了梅儿的劝告,说不定她也不会落得那般下场。想来李敏几人定是知道梅儿活着会怀了她们的事,这才让秋荷挑拨她与梅儿,随后又急急忙忙的要了梅儿的命吧。
  眼见梅儿的眼泪就要不受控制的落下来了,絔禾连忙出声安慰道:“梅儿,别哭,我这不是醒来了吗?”
  梅儿,那个与她一同长大,情同姐妹的女子,那个把她当做亲人的女子,是她在这个偌大的丞相府里唯一能够感受到的温暖。
  前世,是她对不起梅儿!对不起舅舅一家, 对不起那些所有对她好的人。既然老天有眼,让她从重活一世,那么她就要让前世所欠她的人,一一偿还。
  看着自家小姐一如既往的温柔的面庞,梅儿刚要止住自己哭泣声的时候。便听到门又是一女子的声音响起。
  “梅儿姐姐,不是做妹妹的我说你。你这般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家小姐怎么了?”那声音里 隐隐的含着不耐与高傲,想来,平时便是一个张扬惯了的人。
  闻言,絔禾只觉得眼皮一跳,抬头,微狭着双眼看向来人,眼底划过一抹阴寒之色,淡淡的瞥了秋荷一眼便转开了视线,看向身旁的梅儿。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秋荷便是这般开始给自己上眼药了,这般悄无声息的排挤着所有对自己衷心的人。
  前世,自己的不幸可以说是从秋荷开始的,那么这一世,她第一个就拿秋荷开刀吧。
  秋荷在絔禾那一眼扫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如同一阵寒风扫过。汗毛竖起浑身冰凉,血液仿佛都要凝固了一般,她家小姐什么时候有这般凌厉的眼神呢,!
  她稳了稳心神,再次看向絔禾的时候,看见的是絔禾如同往常一般的脸,并没有发现丝毫的不同。
  站在絔禾身旁的梅儿听完秋荷的话之后,只觉得浑身一震,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絔禾后又垂下了脑袋,满眼尽是不安,那模样,生怕絔禾把秋荷的话听进了心里,从而开始厌恶于她。
  秋荷低着头缩着身子退了下去,在走出门以后朝着絔禾的方向狠狠的吐了一口痰说道:“等敏夫人彻底扶正以后二小姐也成为嫡女以后,看你一个没有主母庇护的嫡女还怎么嚣张。”
  梅儿的神情絔禾自然是全看在了眼里,良久,只见她淡淡的喝道。“秋荷,你放肆了!我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院子里的事情需要你来做主。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子。”
  以前的她,对这些奴才们太好了,哪怕是做错了事情,也就说上几句,不曾重罚过,从活一世的她,不会再做这种傻事了。
  絔禾,慢慢的转身,看着梅儿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自己这是来到的天堂吗,因为只有天堂才会温暖存在。那里才会有梅儿。
  赏罚分明,定要要教这些下人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主子,是谁掌握着他们的生杀大权。
  “奴婢这也是为了小姐你着想啊,梅儿姐姐那般哭哭啼啼的,不知道的人还不得说小姐你是个对下人心狠手辣的。”秋荷被絔禾那低低的一喝给吓蒙了一瞬,好在她是个机灵的,立马反应过来说道。
  “给我跪下,别忘了你的身份,这丞相府里什么时候轮得到你一个奴才教训主子了。”闻言,絔禾的眸光再次一寒,再次冷冷的一喝。
  秋荷低着头缩着身子退了下去,在走出门以后朝着絔禾的方向狠狠的吐了一口痰说道:“等敏夫人彻底扶正以后二小姐也成为嫡女以后,看你一个没有主母庇护的嫡女还怎么嚣张。”
  絔禾,慢慢的转身,看着梅儿那张无比熟悉的脸,只觉得眼角有些湿润,自己这是来到的天堂吗,因为只有天堂才会温暖存在。那里才会有梅儿。
  站在絔禾身旁的梅儿也是浑身一抖,不自觉的便要跪了下去,絔禾连忙伸手,硬生生的将她拽了起来,同时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害怕。
  跪在地上的秋荷只觉得浑身一抖,不自觉的想要抬头去看絔禾,在对上絔禾的眼睛之后便觉得有一道寒气将她笼罩着,怎么也挣不脱,心里发慌,颤颤的说道,“是,奴婢这就去。”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错觉,总觉得絔禾口中的荷叶茶那么像‘秋荷’茶呢。
  “既然知道错了,还不赶快去干活儿,记得给我煮一杯荷叶茶来。”说完冷冷的瞥了一眼秋荷。如今她重生了,她一定要让那些前世伤害过自己的人身不如死,苏蔓菁,余弘扬,你们给我等着,这一世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奴婢知错。”那冰冷的声音直击秋荷的耳蜗,只觉得冰凉彻骨,心窝一紧,连忙傻傻的跪在地上说道。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絔禾为什么突然对她发难了,平日里絔禾不是最听她的话吗。
  可秋荷却是不知道,她此时的一切都落入了一个人眼中。而她这顺风顺水的一生便从这一刻开始被颠覆了。
  站在絔禾身旁的梅儿听完秋荷的话之后,只觉得浑身一震,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絔禾后又垂下了脑袋,满眼尽是不安,那模样,生怕絔禾把秋荷的话听进了心里,从而开始厌恶于她。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