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

  第一章重生
  丁婉婉已经在镜子面前坐了许久,她摸着自己的脸,稚气未脱的小脸上,还带着些许的婴儿肥。光滑白皙的皮肤和日后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样子比起来,简直无法想像会是同一个人。
  喜极而泣的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来,滚落到脚面,她无法想像,自己竟然回到了小时候,是不是就连苍天都看不过去,要再给她一次机会。
  “婉婉,赶紧吃了饭去果园帮忙,你奶病了,我和你爸去县城给她拿药。”
  是妈妈,是她快二十年都没有再听到过的亲切的声音。也是妈妈离开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午夜梦回,多少次丁婉婉几乎哭瞎了双眼,只希望自己能回到过去留下他们。
  而现在,她猛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推开房门,一把抱住正在穿外套的母亲。
  “妈,不许去,不许去,你和爸都不许去。”你们去了就会死,因为车祸双双身故。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世上煎熬,留下无尽的遗憾和悔恨。
  “婉婉这是咋了,这么大人,还撒娇呢。”父亲丁建华从屋里走出来,穿着他那件蓝色的中山装外套。
  丁婉婉的眼晴一下子红了,惨烈的现场,鲜血和断肢之下,父亲牢牢护住母亲,面目全非到只能靠这件衣服才能辩认身份。
  哪怕过去了快二十年,她都无法忘记那一幕。眼泪汹涌而至,哭到痉挛。原本还开着玩笑的父母,看女儿惨白的脸色和喘不上气来的模样,都吓坏了。
  “婉婉,你别吓妈,到底哪儿不舒服,咱们马上去医院。”当妈的一把抱住女儿,心慌的呯呯直跳。
  对,这是个好办法,要是自己病了,父母就不会进城。镇上就有卫生所,送她去打一针,就能错开致命的车祸。
  “赶紧去医院。”丁建华一见,也收起了玩笑之心,去院子里推了自行车。
  丁婉婉的眼晴一下子红了,惨烈的现场,鲜血和断肢之下,父亲牢牢护住母亲,面目全非到只能靠这件衣服才能辩认身份。
  扬声问道:“婉,还能坐车不,不行我就去村里借人家的驴车使使。”
  八十年代初期,大家的生活条件普遍一般,这会儿哪儿有小轿车,就是摩托车也是稀罕物。自行车就是一家老小,出行最重要的交通工具。
  “能。”丁婉婉甚至不用装,心中累积的情绪宣泄之下,脸色发白,眼眶泛红,一看就是生病的模样。
  “你们干啥去?”中气十足的声音,正是还在“病中”的丁婉婉的奶奶张翠花。
  “婉婉病了,我们先推她去卫生所瞧一眼。”丁建华赶紧说道。
  是妈妈,是她快二十年都没有再听到过的亲切的声音。也是妈妈离开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张翠花眉头一蹙,“那我的药咋办?”
  “让建设去一趟吧。”叶建华没有多想便脱口而出,自己去不了,这不是还有弟弟吗,他去城里给妈拿药也是一样的。
  “不行。”谁也没想到,张翠花忽然就高声叫了起来,神色激动。
  尖锐的叫声吓了大家一跳,也把丁婉婉从悲伤的情绪中拉了出来。她迅速的抬起头看了奶奶一眼,还有偷偷露了半张脸,掩在门后看热闹的二婶,前世没有注意过的细节,统统席卷而来,福至心灵般的,让她明白了前世从未想过的事。
  县城的家具厂要招工人,会木工活的优先。对于在地里刨食的农民来说,当工人简直就像度了一层金身般闪耀。而她的父亲丁建华,就是一个出色的木工,丁家村里问一圈,人人都知道十里八乡,若她父亲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想到前世父母还未下葬,二叔已经去县城的家具厂报道,她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刚才特别难受,现在又好了。”丁婉婉抹掉眼泪,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来。她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三十多岁,刚才抱着妈妈不撒手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羞耻。
  “爸,去城里看病吧,你们拿药我看病,都不耽误,我挺得住。”丁婉婉捂着肚子说道。
  “你闺女都这么说了,你们还不赶紧去,是不是非得看我病死了你们才肯动,真是不孝。”张翠花叉着腰,让他们立刻就走。
  丁建华没办法,蹲下身背上女儿,如果是去县城,就不好骑自行车,得走到外头的大路上去拦客车。
  周红气得直哼哼,可是女儿忽发急病,她也没心情跟婆婆吵架,赶紧扶住在丈夫背上的女儿,“走,赶紧走,八点有一趟出来的车,我们快点还能赶上。”
  一家人走出去后,张翠花这才吁了一口气,赶紧招手喊来二儿媳妇,“把建设喊回来,一会儿县城的厂子就要来人了。”
  县城的家具厂,要到附近几个村子里招人,这是张翠花特意打听到的好消息。不然她怎么会这个时候,非得把大儿子支出去呢。有他在,小儿子指定选不上。
  赶驴车的是隔壁村的大爷,一见这样,鞭子抡的飞起,愣着比平时少用了二十分钟赶到地方。
  她还指望着小儿子多赚点钱好养孙子呢,老大家反正就一个赔钱货,要这个工作有什么用,最后赚的钱还不是便宜了外人。
  这头张翠花得意于自己的算计,那头丁婉婉在远离丁家村的地方,“唉哟唉哟”的叫唤了起来。
  是妈妈,是她快二十年都没有再听到过的亲切的声音。也是妈妈离开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行,我等不到去城里了。”
  丁婉婉这么一说,周红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咬牙切齿道:“丁建华,你是不是男人,到底是女儿的命重要,还是你红光满面的妈可吃可不吃的药重要。”
  “刚才特别难受,现在又好了。”丁婉婉抹掉眼泪,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来。她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三十多岁,刚才抱着妈妈不撒手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羞耻。
  丁建华当然是担心女儿的病,他也不敢吭声,赶紧在路上拦了别人家去镇上的驴车,给了钱送他们到镇上的卫生所。
  丁婉婉的心情一直到这个时候,才稍微放松一点点,她刚才不敢在家里跟奶奶硬扛,就是怕一波三折,又发生不可预料的事。
  此时被妈妈搂在怀里,头枕着她的大腿,呼吸到妈妈身上熟悉的味道,眼泪再一次的流下来。
  赶驴车的是隔壁村的大爷,一见这样,鞭子抡的飞起,愣着比平时少用了二十分钟赶到地方。
  “婉婉,别怕,卫生所快到了。”周红察觉到自己腿上一凉,顿觉心惊肉跳,自己就这么一个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二短,她简直没法活。
  赶驴车的是隔壁村的大爷,一见这样,鞭子抡的飞起,愣着比平时少用了二十分钟赶到地方。
  丁婉婉的眼晴一下子红了,惨烈的现场,鲜血和断肢之下,父亲牢牢护住母亲,面目全非到只能靠这件衣服才能辩认身份。
  等丁建华把女儿背进镇卫生所,丁婉婉看着墙上悬挂着的时钟,“哇”的一下大哭起来。
  重生回来的喜悦还来不及品味,心情就被急迫的现实收紧,直到现在她才敢肯定,父母已经逃离了那场厄运,迎来了新生。
  说不清是什么样的情绪,让她一度失控,只想趴在父母在怀里,好好痛哭一场。
  扬声问道:“婉,还能坐车不,不行我就去村里借人家的驴车使使。”
  卫生所里,医生都给她吓懵了,结果左看右看,一切正常。
  “刚才特别难受,现在又好了。”丁婉婉抹掉眼泪,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来。她的心理年龄已经是三十多岁,刚才抱着妈妈不撒手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羞耻。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丁建华赶紧使眼色给妻子,让她不要骂孩子。
  医生仔细询问之后,得知丁婉婉考入了县里的重点高中,不由有了一丝了然。
  “孩子长这么大,没离开过家吧,你们平时多陪陪孩子,有空上县里走走,熟悉熟悉环境。”
  心理问题所导致的身体问题,医生们见得多,一问便了然于胸,这孩子怕是心理负担重,生生压着这才一下子爆发。
  听到这个结果,夫妻俩双双松了口气。
  “反正也要给她奶拿药,去就去吧。”丁建华对着医生千恩万谢,这才带着女儿去镇上坐车。
  周红的手指往女儿额头上一点,“有啥事不能跟妈说,考上重点高中是好事,爸妈都以你为荣,怎么能有负担呢。”
  “就是,这有啥好负担的,小孩子家家,小心想多了长不高。”丁建华握住妻子的手,不让她再点女儿。
  丁婉婉此地看着他们,一个劲的傻笑。又害怕这是一场梦,伸出手去咬自己的手指头,疼的呲牙可是心里却跟灌了蜜一样甜。
  “爸,妈,反正咱们出来了,我跟你们一块去县城看看吧。”错过了死亡班车,她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搅黄二叔的好事。
  “反正也要给她奶拿药,去就去吧。”丁建华对着医生千恩万谢,这才带着女儿去镇上坐车。
  “什么,前头一班车出了车祸。”
  “严不严重,有人出事不。”
  镇上的客运站里,大家伙都在议论。陆续传来的消息,得知前头一班车和一辆摩托车相撞,司机急转方向盘,撞到了路边的大树上。除了司机重伤,暂时还没有人员伤亡。
  夫妻俩捏着手里的票,出了一身冷汗。如果他们不先送女儿到镇上,就该他们坐上前头的一班客车。
  一家人上车之后都有些沉默,车上的乘客也一个劲的让司机慢点开,他们不赶时间。
  想到前世父母还未下葬,二叔已经去县城的家具厂报道,她此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周红噎了一口唾沫,死死拉住丈夫的胳膊,“当家的,你说,你说……”
  好在这种短途车,很少满员,如果不是没座位了,也不会有人爬过发动机,去前头那个狭小的地方挤着坐。
  “幸好幸好啊,当时车上基本坐满了,如果再上来人,就只能坐到司机旁边的位置上。平时在丁家村的地方,总有人上车,正好今天没人上车。不然呐……”最后摇摇头,人人都懂这未尽之意。
  想到天人永隔这四个字,生生惊出一身冷汗。
  司机停了车,把这几个大难不死,一点事都没有乘客接上车。大家都是附近村子里的人,不然就是镇上的,沾着亲带着故,这一上车,可就热闹了。
  到了县城,一家三口还有些混沌,还是丁婉婉清醒的快,一指客运站里立着的广告牌,“爸,你看,县里的家具厂在招工人,您要不要去试试。”
  司机破天荒的把自己旁边的座位用重物一压,“这个位置今天不给人坐。”
  又看了一眼女儿,如果不是女儿突发状况,他和妻子恐怕这会儿已经交待在这儿。心跳便如擂鼓般,响了一路。
  人算不如天算,她还在想怎么把父母引到家具厂,没有想到,人家直接就在客运站立了块广告牌。
  说到后头,声音打着颤,已经没法说出话来。满满的,全是后怕。
  “包给村里人种不就行了,我听说大学的学费很贵的,万一我考上大学,交不起学费怎么办。”丁婉婉提到大学,心里满满都是酸意,差一点又要哭出来。可是今天她已经哭得够多了,既然老天爷让她重生回来,她就该弥补遗憾好好过这一生,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哭上。
  丁婉婉看着那个座位,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前世,父母就是坐在那个位置,司机在本能的避让之下,让车子的右侧撞上大树,当时除了父母,其他人乘客只有重伤,最终都救了回来。死去的,只有自己的父母。
  很快,这班客车便经过了事发的地点,受伤的乘客全部都已经送走,只有客车还在原地,车头的右侧直接撞得凹陷下去。还有几个当时坐在后排,没有受伤的乘客,等着下一班车去县城。
  丁建华回头,死死看着那辆被撞毁的客车,如果不是女儿不舒服,他们中间拐了个弯去镇上的卫生所,这会儿,这会儿……
  女儿的声音把丁建华拉回现实,看都不看广告牌,就直接摇头,“家里的地怎么办。”
  这也是她没有想办法阻拦那班客车发出的原因,反正父母不上车,那个位置没有人坐,就不会有人出事。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