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跳河

  “不好了,张家闺女跳河了,来人,快来人啊。”村里的媒婆李婆子,挥舞着手绢,边跑边叫了起来。
  花轿刚抬过河东村的桥边,不知怎么的,新娘就跟中了邪一样,掀开轿帘就往河里跳下。
  “作孽啊,这大喜的日子,好好的怎么就跳河了?”另外一个跑到桥边,准备看新媳妇的婆子,不由的唏嘘。
  众人就看到薛川将人翻过去,放在大腿上,一直往新娘的背挤压,没多久就听到哇的几声,地上吐了一堆的水。
  原本来薛家喝喜酒的村民,听到这一阵阵嚎叫惊呼声,一个个急匆匆的朝河边涌去。
  这大喜的日子,新娘怎么就跳河了?
  今个是他的大喜日子,原本薛川在家里左顾右盼等着新娘轿子过来,却不想等来新娘投河的消息。
  这可不是小事,若是晚了,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就没了。
  河面波涛汹涌,连续下了十来天的雨水,将河水暴涨了三米多高。
  原本冲过来救人的汉子,一看到这暴涨的河面,瞬间都怂了。
  “怎么办,这么深的河水,下去还不得见阎王。”
  “那怎么办,张家闺女还在河里呢?”
  穿着红色喜袍,身形高大健硕,神色看不出喜怒的男人,看着那水波激进的河流,二话不说,一头扎进河里。
  张蔓儿一醒来时,就感觉到四面八方的水朝她袭来。
  冰冷的河水从她嘴里、鼻里、耳朵深深灌入。
  对死亡的恐惧,让她很自然的扑腾,身子越来越沉,想不到她一个祖传小中医,今个要溺死在自家的游泳池里。
  “那怎么办,张家闺女还在河里呢?”
  明明很浅的游泳池,怎么这么深?
  “呼啦呼啦。”猛灌了好几口水,在她挣扎着要死去时,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从河里托上去。
  张蔓儿晕了过去,红色嫁衣浸湿后,更显得脸色苍白如纸。
  那被河水浸泡后的娇美脸蛋,就跟褪了颜色的白花,娇弱无力,惹人怜爱。
  “天啊,脸都白成这样,这新媳妇八成没得救了。”
  “这河水这么急流,薛川也敢跳下去,看来是真心喜欢张家闺女的。”
  “是啊,张家闺女这事做的不地道,就算还爱着那个秀才,不想嫁到薛家去,也不能投河啊。”
  “可不是?这张家闺女和同村的秀才订亲都好几年了,这不那秀才跟县衙千金好上了,自然就把跟张家闺女的亲事退了。”
  “唉,可怜了薛家老三偏偏就看上了她,作孽啊。”
  薛川没有理会这些议论,他拖着湿漉漉的身子,蹲到新媳妇跟前,仔细的检查了一番。
  呛水了,在不挤压积水,怕是来不及了。
  众人就看到薛川将人翻过去,放在大腿上,一直往新娘的背挤压,没多久就听到哇的几声,地上吐了一堆的水。
  今个是他的大喜日子,原本薛川在家里左顾右盼等着新娘轿子过来,却不想等来新娘投河的消息。
  张蔓儿幽幽的醒来,看了抱她的男子一眼,眼皮沉重,就失去了意识。
  薛川神色沉静,说不出喜怒,有力的胳膊,抱着落水的新嫁娘回了薛家。
  村民们看着他挺拔有力的背影,目瞪口呆。
  穿着喜袍的新郎官,是薛家的三儿子,叫薛川,今年十八岁,在衙门里当捕快的。
  今个是他的大喜日子,原本薛川在家里左顾右盼等着新娘轿子过来,却不想等来新娘投河的消息。
  这一刻,村民看着他湿漉漉的背影,不由的同情起来。
  薛川抱着新媳妇回去时,婆婆田氏拉长着脸,脸色黑沉难看。
  “田婶子,你也不要太生气了,你儿媳投河是她不对,不过好歹捡了一条命。”
  “你们说,这张家闺女怎么这么不懂事,被人退亲了,有人要就不错了,成亲吉时,居然去跳了河,若是不同意,干脆别嫁人得了。”
  接受不了被心上人背叛,和嫁给不爱的人,张蔓儿选择跳河,结束年仅十四岁的如花生命。
  “可不是?这张家闺女和同村的秀才订亲都好几年了,这不那秀才跟县衙千金好上了,自然就把跟张家闺女的亲事退了。”
  “可惜薛川那小子痴情,一眼就看上了张家闺女。”
  “作孽啊,这下张家闺女没死成,在婆家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薛川把自家媳妇抱到贴有喜字的新房里。
  薛家一共七口人,一大家子里的人,除了嫁出的那个大姐,剩下的兄弟姐妹,都住在这五间摇摇欲坠的茅草屋里。
  薛川找到自个的卧房,脸色深沉,将浑身湿漉漉,昏厥状态的新媳妇抱上土炕。
  众人就看到薛川将人翻过去,放在大腿上,一直往新娘的背挤压,没多久就听到哇的几声,地上吐了一堆的水。
  新房布置的不能再简单,除了那几个耀眼的红色喜字,再也找不到渲染气氛的事物。
  泥砖砌的土炕,褪了色的衣柜,黄泥糊的土胚墙,缺角残破的桌子,都说明了这个家一贫如洗。
  不过眼下,赶紧得将丢失的面子捞回来。
  “老三,你媳妇她死了没有?成亲当天去跳河,不死,我也要打死她。这什么人啊,当我们老薛家是火坑吗?这么不待见,干脆别嫁过来。”
  门外,田氏将木门拍的霹雳巴拉响,没好气的嚎道。
  “娘,别说了。”随着吱呀一声的开门声,薛川的声音透着疲惫:“娘,你去招待客人,我去李朗中那,拿点药就回来。”
  “唉,作孽啊。”田氏嚎叫了一声。
  这张家的闺女,她是听说过的。
  十四年纪,长得跟花似的,要不是张家要的彩礼钱少,而薛家又穷,断断不会让老三娶这扫把星的。
  不过是几张喜桌,请了一些村民热闹一下,这婚事办的也草草了事。
  敢跳河,敢成亲当日给家里难堪,看她这个婆婆以后怎么修理她?
  不过眼下,赶紧得将丢失的面子捞回来。
  “可不是?这张家闺女和同村的秀才订亲都好几年了,这不那秀才跟县衙千金好上了,自然就把跟张家闺女的亲事退了。”
  理完原主的记忆,张蔓儿都忍不住鄙视,为了一个负心汉,在成亲之日跳河,值得吗,值得吗?
  将纸糊的窗户,推开一小点缝隙,能看到夕阳的余晖下,喜桌上,划酒猜拳的村民。
  这时,原本安静的屋子传来吱呀一声,被虫蛀的不成样的木门,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推开。
  原主是被刘秀才退婚,伤心欲绝,还没从失恋状态缓过劲,又被爹娘安排媒婆说给薛家。
  眼前这布置,让她吓了一跳,身上火红的嫁衣,刺红了她的眼,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脑海里。
  屋里,张蔓儿摸着光滑的下巴,在琢磨着怎么处理这场乌龙。
  接受不了被心上人背叛,和嫁给不爱的人,张蔓儿选择跳河,结束年仅十四岁的如花生命。
  田氏跺跺脚,出去招呼喝喜酒的村民去了。
  接受不了被心上人背叛,和嫁给不爱的人,张蔓儿选择跳河,结束年仅十四岁的如花生命。
  她前脚刚走,炕上的张蔓儿掀开沉重的眼皮,醒了过来。
  一个高大的身影随身而入,显得这原本不大的卧室,瞬间狭小很多。
  身上湿漉漉,贴着身子难受,她瞄了一下屋里放有两个贴有喜字的木箱,猜想是她带过来的嫁妆吧。
  不过是几张喜桌,请了一些村民热闹一下,这婚事办的也草草了事。
  众人就看到薛川将人翻过去,放在大腿上,一直往新娘的背挤压,没多久就听到哇的几声,地上吐了一堆的水。
  打开木箱,翻了件素色衣服,换上。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