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秀才小叔

  正月里的寒风冰冷刺骨,枯枝蒿叶凋零地抖动着。
  炊烟寥寥的山村里,树影绰绰,陆陆续续地能够看到一些灰瓦民房。
  一栋低矮的老屋围拢而成,似乎仿建于城里的四合院。可惜土墙残败,灰瓦稀疏,大有倾塌之势。
  阴沉沉的天不知何时飘起了细雨,冷飕飕的寒风自门缝窗隙灌入,只见那灰旧的棉被里缩着一个瘦小的身影。
  一位老妇人皱着眉头,一脸褶子的面容似叹似悲。满是粗茧的手端着一碗温热的汤水对着那躺着的人就灌了下去。
  掀开的棉被露出了躺着的人形,瘦瘦小小的,脸不过巴掌大小,约莫十三四岁的小姑娘。
  耸拉的眼皮看起来精神不好,而那干裂青紫的唇瓣更是重病在身的征兆。
  老旧的被子带着潮湿的霉味,外面的冷风呜咽,好似狼嚎。
  小姑娘的头上挽着发髻,包着孝巾,明显已是妇人身份。
  只不过这个小妇人光洁的额头青肿一片,那细细的脖子更是青紫交加,像是自缢不成留下的深深印记。
  “咳咳……”
  “咳咳……”
  被药水灌入的小妇人咳嗽一声,面色痛苦地拧着眉头,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总算是醒来了,也不枉陈秀才为你这寡嫂奔波劳碌了。”
  “小娘子莫要做傻事了,且守个三五年,尽了你这份心意。”
  “到那时陈秀才高中,强留你一个寡嫂在陈家做什么?到时你若想改嫁他人,我张婶也是可以做媒的!”
  李心慧眨了眨自己的黯淡无光的眼眸,肿大的喉咙顶着她的气管,让她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在这个世界上,她见过倒霉的人不知凡几。
  勒着脖子的白绫也不知放了多久,说断就断,她昏昏沉沉的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她立即疼得昏死过去。
  可她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倒霉的,美食城的天然气管道爆炸,她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炸飞了,然后头狠狠地撞在柱子上,那酸爽的滋味自不必说。
  等到她发现自己已经成为鬼魂一枚,还没有享受着穿墙越海的乐趣时,忽然一道犀利的白光将她劈到正在上吊的小寡妇身上。
  “咳咳……”
  当时那个小寡妇高高踢开凳子,然后那被勒得半死不活的人就成了她。
  勒着脖子的白绫也不知放了多久,说断就断,她昏昏沉沉的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她立即疼得昏死过去。
  冷啊!重病在床的人,连一床像样的被子都没有。
  饿啊!喉咙肿大的人,连喝稀粥都跟插管似的。
  伤心啊!尼玛,不知道什么年代呢,还要守寡三五年?
  “陈秀才是个心善的,陈家也算是好人家了,不然换了别家,只怕早就把你给卖了!”
  “好好养伤,别再找晦气了!”
  身边的婆子还在絮絮叨叨,李心慧双眼望着灰扑扑的帐顶,眼泪哗啦哗啦地掉,心塞得很。
  还卖了她?
  呜呜……她觉得她还是做鬼比较好!
  收拾汤碗走出去的张婆子看着猫在柴火边烧水的陈秀才,当即放下碗,长长一叹!
  “说来也是一个苦命的,可到底也太不懂事!”
  “耽误了你的功课不说,只怕还要费不少银钱!”
  陈青云看着张婆子要走,腼腆地拿着两个鸡蛋出来。
  “说来也是一个苦命的,可到底也太不懂事!”
  “劳烦婶子了,陈家也没有什么人了,她虽是外面来的,可到底冠了我陈家的姓!”
  一位老妇人皱着眉头,一脸褶子的面容似叹似悲。满是粗茧的手端着一碗温热的汤水对着那躺着的人就灌了下去。
  张婆子推辞着陈青云手里的鸡蛋,摇了摇头道:“婶子知道你是个好的,小叔照顾寡嫂多的是难听的闲话!”
  “你且多担待吧,我明天再来喂她吃药!”
  “咳咳……”
  张婆子说完,提着自己的小菜篮走了。
  陈青云细长的手指摩擦着手里的两个鸡蛋,看着张婶子刚刚送来的菜叶子,驻足的身影转进了伙房。
  夜幕降临,烟囱上面是袅袅的青烟。
  古式的油灯散发着昏黄的光亮,破旧残败的院子里,偶尔传来少年清冷的咳嗽声。
  李心慧抓着被子,双眼转来转去,像是夜里穿行的猫儿,正准备伺机而动。
  布满补丁的厚帘子被掀开,一个瘦高的人影走了进来。
  待到那人影入了灯光里,李心慧的心蓦然一动,有些愕然。
  只见眼前的少年十二三岁的样子,穿着薄薄的青衫直缀,双手有些红肿,清秀好看的眉眼微微皱起,小心翼翼地走过来,白皙细腻的面容上有着零星的冻疮。
  “说来也是一个苦命的,可到底也太不懂事!”
  他有一双非常沉着的眼眸,黑亮清透,深沉如潭,模糊了他的年纪。
  “嫂嫂,我喂你吃一点!”
  “不烫的,我放温了。”
  少年儿郎的身姿慢慢靠了过来,然后坐了床沿微末的位置,手执汤勺慢慢地对着她的嘴边递来。
  李心慧恍然之际,没有张嘴。
  这时,只见少年微微红了脸,微闪的眼眸带着几分羞意道:“并非青云有意冒犯,张婶家中有事,不能时时照看。”
  “嫂嫂吃一些吧,待你大好,你想如何便如何,青云绝不会阻拦的!”
  李心慧愕然地张了张嘴,不由自主地含住了汤勺。
  陈青云见嫂嫂开始吃了,深黑的眼眸闪过一丝喜意。
  细碎的菜叶子,清淡的蛋花汤。没有油,盐味轻,里面有些煮烂的稀粥。
  勒着脖子的白绫也不知放了多久,说断就断,她昏昏沉沉的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她立即疼得昏死过去。
  算不得好吃,不过勉强入口而已。
  陈青云起身,吹灭油灯,端着碗走了出去。
  李灵慧看了一眼碗里的浓稠的蛋花汤,已经吃了大半了,然而胃里却感觉什么都没有。
  她说不了话,只不过看着陈青云那红肿的双手和被火烫伤的痕迹以后,对着他摇了摇头,不肯再吃。
  陈青云一口一口地喂着李心慧,那微微干裂的唇瓣不自觉地抿了抿,然后异样的声响从他的肚子里传了出来。
  “你且多担待吧,我明天再来喂她吃药!”
  陈青云将头垂低一点,被冻得通红的耳朵有些肿起,不自在地道:“伙房还有,我喂完了嫂嫂再去吃。”
  黑沉沉的夜覆盖了潮湿阴冷的大地,李灵慧在被子里微微动了动身,蜷缩着,希望可以抵御寒气。
  陈青云抬首,看着嫂嫂那倔强的目光,轻叹一声。
  李心慧抬首,深幽的眼眸直直地盯着陈青云。
  老旧的被子带着潮湿的霉味,外面的冷风呜咽,好似狼嚎。
  “咳咳……”
  深夜里,伴随着陈青云一阵一阵的咳嗽声传来,李心慧时梦时醒,睡得很是不安。
  “轱辘轱辘”那薄薄的衣衫都遮挡不住胃中空空的蠕动。
  “那嫂嫂早些休息吧!”
  李心慧抓着被子,双眼转来转去,像是夜里穿行的猫儿,正准备伺机而动。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