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赤宇战神

  夜,漫无边际。
  北齐顺天府,偌大的皇宫内,灯火通明。
  火光照亮了女人的脸,一条疤痕,从眼角蔓延到脸颊,触目惊心。
  乌黑的发丝,被夜风吹散,原本刚毅狰狞的面部线条,多了几分柔和。
  留下年玉,独自面对众人。
  “女人,她果然是女人……”
  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赤宇大陆人人闻风丧胆的赤宇战神,居然是个女人!
  在场的五国使臣,谁也不敢相信,那个在过去几年内,让他们国家一一俯首称臣的年大将军,竟然是女儿身!
  一时间,所有人都震撼了。
  震撼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恨与愤怒。
  原来……原来如此!
  赤宇大陆,七国各自独立,八年前,除了西方的西梁国,大陆上的其他几国,包括北齐在内,实力均衡。
  可北齐出了一个年玉,少年从军,年纪轻轻,骁勇善战,在军事上的天赋无人匹敌。
  几年之内,年轻战神四处征战,征东土,战南疆,拥立新帝登基,只要有他在,就不会有失败的战役,一次又一次的在赤宇大陆,缔造着一个又一个神话。
  尤其是绝城的那一战,赤宇战神更是率领五千将士,歼灭了敌军十万!
  赤宇战神的名号,在赤宇大陆,无人能及。
  北齐逐渐强大,除了西梁,其他几国都陆续成为北齐的附属国,如今的赤宇大陆,北齐和西梁两分天下。
  赤宇战神是北齐的战神,却是其他几国的噩梦。
  “杀了她,杀了她……”五国使臣齐齐高呼,震耳欲聋。
  坐在轮椅上的年玉,感受着众人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的目光,嘴角浅浅扬起一抹轻笑。
  他们恨不得杀了她又如何?
  这么多年,她年玉不过是一颗棋子!
  年玉无力的靠在轮椅上,眼神却依旧有战神的犀利,看向夜色中迎风而立的男人,黄袍加身的他,眼里的野心更浓了。
  八年前,他们初次相遇,那时,他一袭白衣,翩翩公子,风华淡然,他曾说,他想做一辈子的闲散王爷,不争不抢,不卑不亢,可谁知,他赵焱是这天底下最大的骗子,将他的野心掩盖在纯净的白色之下,骗过了所有人。
  赵焱被她看得有些心虚,不敢和她对视。
  “赵焱,你呢?要杀了我吗?”年玉吐气如兰,如情人的低喃。
  “年玉,你大胆,竟敢直呼皇上名讳!”
  开口的是年家大小姐,年玉同父异母的姐姐,北齐第一美人年依兰。
  “大胆?呵,我年玉见惯了鲜血,无数次从尸体堆中爬出来,胆子自然大。”年玉淡淡瞥了她一眼,复而盯着赵焱不放,“赵焱,你传我回来,说要兑现承诺,封我为后,我们终于可以长相厮守,现在这是什么?你当真要杀我?”
  他曾说,只要她得了足够多的战功,有朝一日,即便女子的身份曝光,她也有功勋脱罪。
  他说他当皇帝,只是为了能够让她恢复女儿身,为了能和她长相厮守。
  “赵焱,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年玉紧咬着牙,想起那些风花雪月,闺房旖旎,年玉心里的恨怎么也抑制不住,撕心裂肺的朝着赵焱质问,“你忘了两年前,我们那个未出世的孩儿了?”
  可眼前这一切……又是什么?
  所以,她毁了配方,可没想到,他终究还是得到了裂心!
  赵焱斜飞入鬓的眉,微微皱了皱,眼底无情的冷意弥漫开来,“罪臣年玉,以女儿身,冒男之名,欺骗朕,欺骗天下,杀戮漫天,壬戌年冬天,绝城一战,置五千将士生命于不顾,林林总总,七十二条罪状,罪无可恕,即刻赐死。”
  赵焱冰冷的声音,没有丝毫感情。
  年玉听在耳里,七十二条罪状,呵,好一个七十二条罪状!
  “赵焱,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年玉紧咬着牙,想起那些风花雪月,闺房旖旎,年玉心里的恨怎么也抑制不住,撕心裂肺的朝着赵焱质问,“你忘了两年前,我们那个未出世的孩儿了?”
  那一年,征战南疆,她身怀六甲,他派她出战,战乱中,几个月大的胎儿,生生从她的身体里流走。
  他说,他爱她,他们以后会有很多孩子,却原来,这些甜言蜜语都不过是他控制她的手段。
  赵焱脸色有些难看,“来人,上酒!”
  只留下这无情的四字,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留下年玉,独自面对众人。
  留下年玉,独自面对众人。
  “玉儿妹妹,你伤心了吗?”年依兰端着一杯酒,走到年玉面前,“喝了吧,这是皇上下令,特意为你准备的。”
  他们恨不得杀了她又如何?
  毒酒吗?年玉瞥了一眼那杯中的透明物体。
  “呵呵,你现在连端酒的力气也没有吧,堂堂赤宇战神,这双手曾经握剑的时候,多么有力啊,可惜了……”年依兰的笑容里,多了几分得意,“不过没关系,你我姐妹一场,这酒……就让我这个做姐姐的来送你一程,左右刚才你也喝了我和皇上给你的酒,不是吗?”
  年依兰说着,倏地捏住了她的下颚,若放在以往,就算是坐在轮椅上,也没人近得了年玉的身,可此刻瘫软无力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年依兰,将那冰冷的液体送入她的口中。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年依兰绝美的脸上,那笑邪恶得让人头皮发麻,两个字从她的口中缓缓吐出,“裂心!”
  “赵焱,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年玉紧咬着牙,想起那些风花雪月,闺房旖旎,年玉心里的恨怎么也抑制不住,撕心裂肺的朝着赵焱质问,“你忘了两年前,我们那个未出世的孩儿了?”
  裂心?
  年玉满眼的不可思议。
  “怎么?吓到了?”年依兰呵呵一笑,附身在年玉耳边,“这可是你亲自研制的好东西,当年,绝城那一战你还记得吗?你的五千将士被困绝城,你以为当真是援兵没到?呵,皇上根本没有派援兵,不,有,只有我一个,裂心有那么大的神力,你却不用,皇上怎么能甘心?”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年依兰绝美的脸上,那笑邪恶得让人头皮发麻,两个字从她的口中缓缓吐出,“裂心!”
  “所以,是你让我的五千将士用了裂心!”年玉眸中激射出一道光,犀利如剑锋。
  原来……原来如此!
  裂心,她是在无意中研制出来的,她曾拿动物做过实验,那药效太吓人。
  它会在短时间内,激发人的潜能,让人变得无敌,可一旦药效过了,服药的人就会全身干枯,力竭而死。
  “赵焱,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年玉紧咬着牙,想起那些风花雪月,闺房旖旎,年玉心里的恨怎么也抑制不住,撕心裂肺的朝着赵焱质问,“你忘了两年前,我们那个未出世的孩儿了?”
  年依兰的眼里,浮现了一丝疯狂,“十五岁那年,我就知道你这张脸会成为我的威胁,我怎么可能允许这天下还有比我更漂亮的容颜,所幸……这条疤,毁了你,你不知道吧,那时你人事不省,这条疤是我亲自划上去的,我看着那鲜血从你的脸上流出来……”
  年玉突然笑了起来,那笑声在空旷的夜色中回荡,听得人心里惶惶不安。
  “你笑什么?”年依兰瞪着年玉,“你应该哭,你就要死了,该笑的是我,你可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我巴不得你早些死,你死了,他的注意力就在我的身上,没有你这赤宇战神,全天下都会看到我北齐第一美人,你看看你的这张脸……这条疤……”
  她清晰的记得赵焱得知裂心时,眼里的兴奋,他奉之为神药,可在她看来,却比什么都要恶毒。
  可悲?
  原来……原来如此!
  所以,她毁了配方,可没想到,他终究还是得到了裂心!
  “呵,玉儿妹妹,希望你能坚持到的我和皇上大婚的那一天!来人,把年玉,送入栖梧宫!”
  “瞪着我干什么?”年依兰似乎还想折磨年玉的心,“半个月之后,我和皇上大婚,你已经服了裂心,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件礼物,记得栖梧宫的兽园吗?你说,服了裂心赤宇战神,和那些凶猛的野兽在一起,谁会先死?”
  年玉眸子一紧,那锐利的光芒,带了杀意。
  十五岁,那个时候在年家,年依兰是她唯一亲近的人,却没想到……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视自己为眼中钉!
  “不错,是我,将军五千兵,杀敌十万军,哼,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绝城一战之后,怎么会有这样的神话?可惜,要不是当时你死了,我无法向皇上交代,这裂心,我早也让你服了,不过还好,那一战,你失去了这双腿,呵,年玉啊年玉,你当真以为皇上爱你吗?在他的眼里,你不过是一颗棋子,断了腿的赤宇战神,对他来说,早已是一颗弃子,所以你看到了,皇上要借助其他几个附属国的力量,要借助我母亲娘家南宫一族的力量,去灭西梁,一统天下,所以,就只能牺牲你,平息诸国的愤怒,还有,父亲也知道今日的计划,他以前对你,可是疼爱巴结得很呢,可现在还不是为了保住年家,眼睁睁的看着你来送死?哈哈,年玉啊年玉,你真可悲!”
  裂心,裂心,它是在消耗人的生命!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