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穿越

当今乃大元朝文兴十六年。
  早春微寒。
  张嬷嬷捂着腰,挥着手里的帕子,上气不接下气道:“五姑娘,你可仔细点儿,跑那么快小心摔着!”
  王锦锦坐在王家书房的梁上,右手托腮,双腿垂在半空一晃一晃的。
  “使不得啊!使不得!”张嬷嬷在旁边都快急哭了,“两位小姐可别推了!”
  她翻遍脑中的记忆,也找不到中华历史上有这一朝代年号的记载。无可否认,一场车祸,让她穿越到所谓了平行空间。
  两个丫鬟得应,忙将王锦锦小心翼翼的抱起,王锦锦这才发现自己的身量“缩水”的可怕,再瞧身上湿哒哒的粉色襦裙,可不就是明珠儿的打扮嘛!
  她这人儿吧,似乎和车祸特有缘。
  老妈怀她的时候,因为车祸早产;十三岁那年,她和哥哥一起放学回家,眼看车子疾驰而来,哥哥把她推开,自己丧身车轮之下;如今刚满二十,还没来得及成为一名专业的护士,便被货车撞死,一命呜呼,魂魄更是莫名其妙的飘到此处。
  这王家在大元朝是鼎有名的望族,祖上靠着贩盐起家,到今已经掌握了珠宝玉器、茶叶丝绸、酒楼饭馆各行各业的生意。老太爷去的早,老太太便成了王家辈分儿最高的那位祖宗,王家四子,大老爷命薄,早早得病死了,其他两位爷各自督办着家族的产业,风生水起。四老爷更是了不得,年少高中,如今已官居四品户部侍郎。
  王锦锦作为一缕幽魂很八卦,没多久便将王家摸了个底朝天。
  明珠儿梳着两个圆髻,用红色的彩绳绕了两圈,流苏上挂着铃铛,一双眸子又黑又亮,嘟哝着樱桃小嘴说不出的玉雪可爱。
  这一大家子人多事儿也多,丫鬟与小厮私通啦,婆子偷摸抠钱啦,主子各种见不得人的打算。她不爱掺和这些,倒是王文业有个女儿,名字竟和她一样,也叫王锦锦。
  王文业在王家排行第二,下人都叫他二老爷,掌管着直隶大大小小十三家珠宝行,他夫人刘氏乃礼部员外郎幺女,贤良淑德,作为二房主母,王家中馈也是刘氏掌着,老祖宗监管,三房四房的人明摆着不说,暗地里却是妒红了眼。
  “我困了。”
  他那七岁大的女儿与王锦锦撞了名字,别说,模样也有五分相似,于是王锦锦最爱去偷窥那小女孩儿。按道理,那女孩儿是该按辈分取“听”字作名,可老太太宝贝这嫡亲孙女,便擅自给她取了“锦锦”二字,小名“明珠儿”,可见是宝贝到了骨子里。
  明珠儿也的确可爱乖巧,七八岁的年纪,脸圆手胖,走起路来一摇一晃,说话也是软软糯糯,虽有些刁蛮任性,也不算过分。王锦锦喜欢逗她,可惜那小孩儿看不见她的魂魄,倒是少了番乐子。
  王文业在王家排行第二,下人都叫他二老爷,掌管着直隶大大小小十三家珠宝行,他夫人刘氏乃礼部员外郎幺女,贤良淑德,作为二房主母,王家中馈也是刘氏掌着,老祖宗监管,三房四房的人明摆着不说,暗地里却是妒红了眼。
  王锦锦正想着明珠儿呢,就听书房外传来纷踏的脚步声。
  随即书房门被“砰”的推开,一个身穿淡粉色腰襦的小身影闯了进来。
  明珠儿梳着两个圆髻,用红色的彩绳绕了两圈,流苏上挂着铃铛,一双眸子又黑又亮,嘟哝着樱桃小嘴说不出的玉雪可爱。
  王锦锦眼前一亮,忙飘了下去,朝明珠儿发髻上的铃铛吹了口气。
  “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响起,王锦锦忍不住捂嘴一笑。
  门外追来婆子丫鬟,其中一个是张嬷嬷,她穿着褐色的布褂;还有一个穿绣花水蓝色比甲的,正是王锦锦的大丫鬟,紫竹。
  张嬷嬷捂着腰,挥着手里的帕子,上气不接下气道:“五姑娘,你可仔细点儿,跑那么快小心摔着!”
  紫竹上前搀扶着明珠儿,低头附耳道:“五姑娘,你两个姐姐在花园等着你荡秋千呢,跑二老爷的书房来作甚?”
  明珠儿抬起头,眨了眨眼:“可爹爹让我练字,写一副‘万寿图’送给老祖宗祝寿。”
  紫竹瞅了眼张嬷嬷,见她没注意到这边,便低声道:“老太太祝寿还有两个月呢,也不差这么一会儿,那花园里新建的秋千可不比练字好玩多啦?”
  明珠儿到底还是个七岁稚龄的孩提,捏着衣襟上的如意穗儿纠结半晌,便撒丫子往花园跑。张嬷嬷又急忙忙的去追了,身后的紫竹收敛笑容,眼底流露出一抹算计。
  张嬷嬷是明珠儿生母刘氏的陪房,忠心耿耿。紫竹却是后买来的,人前对主子周周道道,背地里却喜欢傍着门嗑瓜子儿,或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去勾搭主子,可惜姿色一般,见惯风月的王家老爷们没一个把她收了。
  王锦锦虽知这紫竹不是个好家伙,可她今日怂恿明珠儿去荡秋千,莫不是有什么阴谋?
  来不及细想,王锦锦便连忙往花园的方向飘去。
  王家的花园在府邸西边,顺着回廊,转过框景圆门,便见郁郁葱葱的树木掩映着飞檐流阁。湖边的靠墙角的位置架着一座崭新的秋千,远远便传来女孩儿们的欢声笑语。
  明珠儿高兴的坐在秋千上,她身后两个穿鹅黄襦裙、天青半臂的女孩儿正奋力的推着。
  “桃姐姐,芹姐姐,再推高点儿!”
  明珠儿一张小脸兴奋的通红,风吹起她发髻上的铃铛,清脆悦耳。
  王锦锦知道这两小姑娘,一个叫王听桃,一个叫王听芹,虽是四房庶出,可按年龄排,明珠儿得叫她们一声“三姐”“四姐”。平时都不见得这两个待见明珠儿,今日找她来荡秋千,还真是头一遭。
  可这两丫头才十岁,应该不会有这么多心思吧……
  王锦锦歪着脑袋,还没琢磨明白,就听秋千上的明珠儿惊呼声传来,她抬头看去,就见秋千已经飞到一个极高的高度,这年代,秋千没有安全带,再来几下,明珠儿保管摔出去!
  “使不得啊!使不得!”张嬷嬷在旁边都快急哭了,“两位小姐可别推了!”
  王听桃与王听芹对视一眼,不甘心的又推了一把,这才退到一边,低声道:“张嬷嬷别怪我们,你可听见了,是明珠儿要咱推高点儿。”
  虽是两个庶女,可到底是王家的主子,张嬷嬷心里有气,面上却不显,赶紧就要接明珠儿下秋千,可这最后一荡实在太高,只见明珠儿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小小的身子就拉不住秋千的绳索,如断线的风筝直摔入秋千旁的深湖之中。
  “扑通——”
  她这人儿吧,似乎和车祸特有缘。
  王锦锦大惊失色,想也不想就飘入水中,她大喊道:“拉住我!”然而五指伸出,却透明的穿过了明珠儿的手臂,眼睁睁看着这可爱乖巧的女孩挣扎痛苦的沉入水底。
  王锦锦呲目欲裂,她第一次感觉自己作为魂魄的无力。这种无力的感觉瞬间弥漫了她的四肢百骸,轻飘飘的魂魄也逐渐变的沉重,王锦锦陷入一片混沌,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水中,还是在云层里……
  ***
  “五姑娘……你若有个三长两短啊,老奴也没脸见二奶奶了,干脆一头撞死了算……”
  耳边这哭唧唧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熟悉,王锦锦蹙了蹙眉头,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音色与那张嬷嬷竟是极其相似。
  紫竹端来蜜饯,附和道:“姑娘快尝一口这盐津枣,解解嘴里的苦味儿。”
  她抖了抖睫毛,努力睁开一双仿佛被黏了胶的眼皮子,映入眼帘的是绿树蓝天,亭台楼阁,还有身边围着的一群丫鬟仆人,个个面色凝重,愁云惨淡,那跪在旁边的张嬷嬷,更是哭的肝肠寸断。
  王锦锦心底纳闷儿,这些人咋都把她围着?
  她疑惑的偏了偏头,就听耳边传来“叮铃铃”的清响。
  王锦锦震惊的僵住身子。
  她不可置信的又摇了摇头,依然是那铃铛的声音。王锦锦颤抖着伸手,摸向自己的头顶,两个圆圆的发髻上,红色的流苏挂着细致的小铃铛,白胖胖的手指一碰,又传出一串铃声……
  张嬷嬷见她醒了,大喜过望,扶着王锦锦的双肩,喜极而泣:“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大夫马上就来了!”张嬷嬷偏头喊道,“紫竹!蓝烟!快把五姑娘抱回房里,换下湿衣,好生伺候着!”
  两个丫鬟得应,忙将王锦锦小心翼翼的抱起,王锦锦这才发现自己的身量“缩水”的可怕,再瞧身上湿哒哒的粉色襦裙,可不就是明珠儿的打扮嘛!
  张嬷嬷捂着腰,挥着手里的帕子,上气不接下气道:“五姑娘,你可仔细点儿,跑那么快小心摔着!”
  王锦锦百思不得其解,便也不去钻牛角尖,或许这边是两人同名同姓的缘分吧。
  “五姑娘,你这是……”
  她心下腹诽,自己一把年纪还要学七岁的小儿卖萌,可耻,实在可耻。
  王锦锦呲目欲裂,她第一次感觉自己作为魂魄的无力。这种无力的感觉瞬间弥漫了她的四肢百骸,轻飘飘的魂魄也逐渐变的沉重,王锦锦陷入一片混沌,她分不清自己是在水中,还是在云层里……
  喝了两碗比黄莲还苦的药汁,王锦锦忍不住将脸皱成一团,一旁的蓝烟忙掏出手绢给她擦拭嘴角,笑道:“五姑娘今次喝药都不用哄了呢!”
  王锦锦僵直着身子,动不敢动,她以为自己过一会儿魂魄就能飘离,然而都换了中衣,盖好被子,白胡子的老大夫也给看了诊,她反而与这具身子越发契合。
  紫竹端来蜜饯,附和道:“姑娘快尝一口这盐津枣,解解嘴里的苦味儿。”
  得,她现在魂魄占了明珠儿的躯壳,那明珠儿又去了什么地方?难道死了?
  “我困了。”
  好在紫竹与蓝烟也看不出所以然,正准备告退,就听外面传来脚步声,却是张嬷嬷领刘氏来探望。
  王锦锦故意学明珠儿撅起嘴巴,神态倒是一模一样。
  紫竹神色有些尴尬,要知道这明珠儿平时最爱吃她弄的蜜枣酸梅,今日喝药不用哄,竟也不怕苦了,真真儿稀奇。
  王锦锦正要接过蜜饯,却想起面前这笑脸盈盈的紫竹,正是怂恿明珠儿去荡秋千的恶奴,她递来的东西还是不吃为妙,免得哪天被毒死了也不知道。
  眼珠子一转,王锦锦便缩回了手。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