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五个问题

  房门紧闭,我站在贡桌一边,额头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浸湿。
  “高先生,你还好吧?我能继续提问了吗?”冰冷没有温度的声音从纸人面具下传出,像是询问,又像是催促。
  “没事没事,您继续问。”情况不对,我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计划逃脱路线上,至于阴间秀场的主播,鬼才愿意当啊。
  “高先生,下面的几个问题,我希望你能认真回答,如果你的答案不能让我们满意,你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离开这里了。”他停顿片刻,拿起桌上皱皱巴巴的小广告补充道:“就像这张卡片真正的主人——夏驰一样。”
  “夏驰!夏晴之的哥哥!他果然是在这里遇害的!”我心跳猛然加速:“江城的警察都是废物吗?大活人失踪竟然查不出来?!”
  “夏驰!夏晴之的哥哥!他果然是在这里遇害的!”我心跳猛然加速:“江城的警察都是废物吗?大活人失踪竟然查不出来?!”
  夏晴之没有撒谎,可为何户籍调查里没有他哥哥的信息,甚至她的家人也没有关于夏驰的记忆,疑点太多,毫无头绪。
  “夏驰!夏晴之的哥哥!他果然是在这里遇害的!”我心跳猛然加速:“江城的警察都是废物吗?大活人失踪竟然查不出来?!”
  “高先生,请认真听我的题目。”这次说话的是左边那人,他们三个从体型上看没什么区别,只是脸上佩戴的纸人面具新旧不一。
  “我十三岁那年,因为觉得妹妹哭声非常吵,所以把她杀了,然后把尸体丢到屋外的井里。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尸体却消失了。
  5年后,因为一点小争执所以把朋友杀了,然后把尸体丢到屋外的井里。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尸体却消失了。
  10年后,因为醉酒,被一个不小心令她怀孕的小姐缠上所以把她杀了,然后把尸体丢到屋外的井里。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尸体却消失了。
  我依言照做,一过凌晨,客厅就响起‘咚、咚、咚’篮球拍地的声音,等卧室门被打开,我才知道自己死定了。”
  15年后,因为上司的责骂所以把他杀了,然后把尸体丢到屋外的井里。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尸体却消失了。
  20年后,因为厌倦照顾那个行动不便的母亲所以把她杀了,然后把尸体丢到屋外的井里。
  第二天再去看的时候,尸体却没有消失。第三天、第四天,之后每一天都去看……尸体都没有消失。”
  “高先生,你的第一道考题就是告诉我,为什么母亲的尸体没有消失呢?”
  “这、这算什么考题?”我聚精会神,没有错过他题目里的任何一个字,但听完后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们的题目不像是为了选拔人才,更像是犯罪心理测试。
  对方用平实到朴素的语气,却意外的让我感到恐惧,黑暗中好像有一只大手将我攥在其中,慢慢窒息。
  “三十秒思考时间已过,请说出你的答案。”
  事到如今,我只好硬着头皮分析,根据故事中有限的线索进行推理。
  “你每次杀人抛尸后,尸体都会在第二天莫名其妙消失,乍一看似乎是因为那口井有问题,可在你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后,她的尸体却一直停留。这样想来,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你每次杀人抛尸后,都是你的母亲在帮你处理尸体。”
  说完后,我偷瞄了那人一眼,纸人面具下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现在请听第二题。”他没有告诉我答案正确与否,继续提问。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杀人影片,那是一种在片里加入大量虐杀剧情,只有熟人才知道的地下影片。有人说,这种影片甚至是凶手自己拍摄的真实杀人事件。
  某天我和朋友一起喝酒,他说自己手上有这类怪异影带,就好像饕鬄会拼死去吃河豚和毒蝎这样的珍馐,自认胆子颇大又充满好奇心的我,表达出希望能观看的意愿。
  于是他约我到山上的隐蔽小屋,我照约定准时到场,他却迟到了三十分钟。
  “抱歉、抱歉,我家老三突然发烧,死活不愿意吃药。”
  “小孩子嘛,我理解。”
  “哈哈,那我们开始吧。”
  朋友放了期待的影片,背景充满令人鼻酸的哭闹和颤抖的笑声,一个大约十岁的小孩,被蒙面凶手折磨二十分钟后死亡,因为剧情实在是太过惨烈,我看到一半就后悔的把电视关掉,并用着非常大的声音质问朋友:“这种影片你居然看的下去,你不是自己也有孩子吗?”
  面对我的愤慨,朋友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句话:“对啊,有两个啊。但是,那又怎么样?”
  “高先生,你的第二道考题是猜测,文中的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小屋。”
  说完后,我偷瞄了那人一眼,纸人面具下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相比于第一题,这道题同样歇斯底里,透着股邪劲。
  “一起看个录像,也不至于把命丢掉啊?虽然这录像……”想着想着,我忽然注意到一个细节,文中朋友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他有两个孩子,可他迟到的借口却是老三发烧了,如果老大、老二都在,那老三去哪了?
  “朋友迟到了三十分钟,小孩被折磨二十分钟后死亡,难道……那个蒙面凶手就是朋友?”我被自己的推测吓了一跳,细思极恐啊。
  “高先生,请注意时间。”
  “个人觉得,文中的我应该无法活着走出小屋了,他很可能会成为朋友手中的第二段杀人影片……”
  屋子里的气氛愈发压抑,我解开衬衣的前两个扣子,一只手插在兜里,握紧了防狼器。
  “不错,请听第三个问题。”
  “假设你们的题目成立,文中女友从六楼摔下,她可能是头部先落地,所以她是用头爬上来的,这暗合客厅中的‘咚、咚’声。卧室门一打开,躲在床下的那人在第一时间被头朝下的女友发现,因此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他们是青梅竹马,以为能携手看夕阳。可35岁那年,她得了肺癌。拿着诊断书,哭了笑,笑了哭。不抽烟,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何以得了肺癌?她来到他办公室,却看到他抽屉里一袋自己平日最爱吃的干果,旁边还放着个药瓶子,说明触目惊心,她流下泪来。三日后,她哭着为他点燃生日蜡烛,他不在。她点燃了34根长蜡烛,一根短蜡烛,低笑道:你真是瘦了。”
  “请你告诉我们,她为什么说他变廋了。”
  这道题我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过,但一时想不起来,反复思考推敲后,我说出了一个脑洞大开的答案。
  “高先生,你的第二道考题是猜测,文中的我能不能活着走出小屋。”
  “文中的男人背叛了女人,他在她爱吃的干果上涂抹致癌药物,他想要她死。女人得知一切后就杀死了男人,把他的身体炼成油,做成蜡,结果不够35根,所以她才会说他真的瘦了。”
  “很有想象力,请听第四题。”
  “因为出轨,我将女友从六楼推下,并伪装成她自杀的样子骗过了警察。但可能是因为内心愧疚,我总认为女友会回来找我。
  终日惶恐,只到女友头七那天,我遇到一位半仙。他说厉鬼回魂,我要想活命,今夜只有躲在床下,万不可被她发现。
  “这、这算什么考题?”我聚精会神,没有错过他题目里的任何一个字,但听完后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们的题目不像是为了选拔人才,更像是犯罪心理测试。
  “假设你们的题目成立,文中女友从六楼摔下,她可能是头部先落地,所以她是用头爬上来的,这暗合客厅中的‘咚、咚’声。卧室门一打开,躲在床下的那人在第一时间被头朝下的女友发现,因此他知道自己死定了。”
  “她的女友不是已经死了吗?这道题有些矛盾。”题目成立的前提是女友没死,当然也可能是另外一种情况,女友变成了鬼。
  “高先生,你知道文中的我看到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绝望吗?”
  “个人觉得,文中的我应该无法活着走出小屋了,他很可能会成为朋友手中的第二段杀人影片……”
  “高先生,最后这个问题就是……”
  冷汗顺着下颚滑到脖子上,我的喉结不自觉滚动。
  “你只需要回答就好。”
  “很精彩,现在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三个人此时竟然异口同声,那份默契已经到了吓人的地步。
  “这、这算什么考题?”我聚精会神,没有错过他题目里的任何一个字,但听完后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他们的题目不像是为了选拔人才,更像是犯罪心理测试。
  我脑子飞转,想的却是一个更深的问题,对方为什么会给我出这四道题?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我依言照做,一过凌晨,客厅就响起‘咚、咚、咚’篮球拍地的声音,等卧室门被打开,我才知道自己死定了。”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