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女孩的委托

  江城,汀棠路,一家名叫快乐巅峰的成人店里,站着一个手足无措脸色苍白的女高中生。
  “全套服务九千九,初步调查要先缴纳一千块的押金。”我叼着根烟,打量眼前的女孩,巴掌大的脸蛋儿在校服衬托下显得青涩,她身材消瘦,偏生胸脯鼓囊囊的。
  被我的目光注视,女孩显得很不自在:“一千……我身上只有七十,剩下的能不能等我有钱了再给你?”
  “七十就七十,钱放桌上,你可以走了,三天后给你回复。”
  “你……不会是骗子吧?”女孩半信半疑,掌心的七十块钱已经被她的汗水浸湿。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真实、高效、诚信、保密是我们这行的宗旨,你刚才那句话是在质疑我的职业素养。”从女孩手里拽过钞票,我挥手打发她离开。
  看到这里,相信不少人会对我产生误解,认为我是一个欺负未成年人,诱拐妙龄少女的混蛋。其实不然,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帮她。
  我叫高健,是这家成人用品店的店主,当然,所谓店主只是一种伪装,我的真实身份是私家侦探。
  寻人搜尸,商务间谍,打假维权,婚外调查,各种非诉讼案件援助,本事务所全部受理。
  回归正题,刚才来寻求帮助的女孩叫夏晴之,本市一高在读学生。
  她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哥哥夏驰一周前失踪,我怀疑他已经遇害。”一进门女孩就神色慌张惊魂不定。
  “刑事案件你应该报警才对。”高中生能有什么钱,我当时只是瞥了一眼,便没了兴趣。
  “报警没用的,我全都试了,没人记得哥哥的存在,包括户籍调查里都没有哥哥的信息,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所有痕迹都被抹去。”
  “你的意思是说,关于哥哥的记忆只存在于你的脑海?”女孩不像是在说谎,而这才是最恐怖的地方。
  “你……不会是骗子吧?”女孩半信半疑,掌心的七十块钱已经被她的汗水浸湿。
  “是的,所有人都忘记了哥哥,只有我记得……”
  点燃一根烟,我深深吸了一口。
  如果女孩所说是真的,那么原因只有两种,超自然灵异事件,或者女孩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在她身体里还隐藏着一个哥哥的变态性格。
  “你哥哥失踪前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这个时候只有顺着对方的话语才能获得更多线索,我并不着急。
  “一周前的晚上,哥哥应邀参加某个直播平台面试,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女孩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很普通的卡片,皱皱巴巴,跟路边栏杆上修下水道、卖假药的小广告差不多。
  “想成为万众瞩目的明星吗?想拥有亿万粉丝的崇拜吗?”
  “成为阴间秀场签约主播,开通自己的直播间。”
  “只要你有胆量,有才艺,有时间。”
  “坐在家中就可以将一切梦想变为现实!”
  “阴间秀场,这名字够别致的。”反复研究卡片,我更加怀疑这是一出熊孩子的恶作剧,公司名字先不吐槽,看卡片背面。这家直播平台的面试时间是晚上12点到凌晨三点,面试地点是无灯路44号,地下4层444房间,这一连串的时间地点数字怎么看都不像是给正常人准备的。
  “你也觉得我是在编造吗?”女孩当时的反应濒临绝望,我从她的眼神中能看到失落和惊恐。
  “不,在没有调查之前,谁都没资格下结论。”就算是为了她身上的几十块钱,我也必须这么说,因为我的事务所已经两个月没有接单,再加上自助套套机的出现,成人店的收入也越来越不景气,再这么下去,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于是乎,我接受了这个仿佛恶作剧般的委托,也就有了最开头的那一幕。
  “阴间秀场……”最近几年直播平台大火,有人直播美食,有人直播游戏,有人直播卖弄风骚,勾引纯洁的屌丝,这些都可以理解,但阴间秀场从名字上来看完全猜不出主打内容是什么。
  “难道直播死人的日常吗?”
  摇头一笑,我催促夏晴之离开,女高中生在我这成人店里呆的久了,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误解,毕竟她还未满十八岁。
  掀开用军大衣改造的厚实门帘,夏晴之刚要出去却和一个浑身散发着雌性诱惑力的女人撞了个满怀。
  “一周前的晚上,哥哥应邀参加某个直播平台面试,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女孩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很普通的卡片,皱皱巴巴,跟路边栏杆上修下水道、卖假药的小广告差不多。
  “对、对不起。”许是意识到成人店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夏晴之用书包遮住脸,飞也似逃走。
  “你的东西连高中生都买?”女人的声音很好听,我隐约觉得有些耳熟。
  “买不买是别人的自由,我无权干涉。”眼前的女人确实称得上是美女,精致白皙的脚踝踩在高跟凉鞋上,小腿紧绷,蕾丝的裙摆飘在半空,明明是宽松长裙,却藏不住她身上傲人的曲线,身段气质俱佳,就是带着口罩和墨镜,看不清楚脸。
  不过我早已习惯,来这里的人多少会有自己的秘密,对方不愿意暴露身份,我也不会逼问,和气生财,只要给钱什么都好说。
  女人打扮时尚得体,一身名牌,手里的包包应该是巴黎路易威登,就凭这一个包就顶的上我全年的房租了。
  “不知美女你有什么需要?小店因经营不善,即将转让,所有产品跳楼大甩卖,一律八折。”
  “抱歉,我什么都不要,只是来找人的。”女人说着取下口罩和墨镜:“高健,五年没见,你一点都没变。”
  看到那张脸的瞬间,我手里的烟头掉落在地:“叶冰?”
  她是我的初恋女友,当年在警校时,我和她的综合成绩永远占据第一和第二。
  只不过后来,我因为卷入一场连环杀人案被警校开除,而她则顺利完成学业,并且在新男友的帮助下保送出国深造。
  “五年没见,你倒是麻雀变凤凰,十足的女神范儿啊。”我又点燃一支烟,看着萦绕的烟雾:“你换了电话,跟我断绝所有联系,我还以为你客机失事,沉在了太平洋里。”
  “五年的时间都不足以让你改掉毒舌的毛病吗?我承认我做的不对,但我并不后悔。”美女面带笑意,成熟,自信,一举一动都能让男人产生冲动。
  “难道直播死人的日常吗?”
  叶冰的语气好像是在叙述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她眼神中隐藏极深的嫌弃和失望被我捕捉到,这一刻,我竟然哑口无言。
  “是吗?那你现在又回来干什么?莫不是想跟我旧情复燃,重温激情岁月?”我双眼肆无忌惮盯着叶冰凹凸有致的身材。
  叶冰什么时候离开我并不知道,只是抽完了一盒烟,感觉肺里火辣辣的。
  她并没有接话,而是从皮包中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这卡里有十万块钱,算是我当年不辞而别的歉意。高健,我们都不小了,该走出回忆面对现实。”
  我将夏晴之留下的小广告放在电脑旁边,这可是我两个月来唯一的一单生意,虽然委托人只是个未成年人,可能精神还有问题,但我绝对不可以搞砸。因为,我需要钱。
  “我今天来本想和你好好谈一谈,但看你目前的情况,似乎也没有必要了。”
  “一周前的晚上,哥哥应邀参加某个直播平台面试,然后再也没有回来。”女孩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张很普通的卡片,皱皱巴巴,跟路边栏杆上修下水道、卖假药的小广告差不多。
  没什么可抱怨,人家随随便便一张卡就超过我全部身家,与其惹人白眼无济于事的愤怒,不如做好手头的事情。
  “三天后,我和江少的婚礼将在世纪新苑举行,如果你有时间可以过来,毕竟我刚回国,在这座城市也没有几个朋友。”
  没有愤怒,没有痛苦,没有歇斯底里,我只是抽了口烟:“卡你拿走,三天后我准时到场。”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