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婚宴受辱

蓝悦已经转回了头,重新看向来找茬的女人,刚要开口,却被对方抢先一步。
  “怎么,蓝小姐是无言以对了吗?说的也是,毕竟你为什么能和祁少结婚,你自个儿心里有数,一个下人的女儿竟然攀上了少爷?”女人继续用刻薄的语言攻击着蓝悦,高傲的姿态尽显,她一声冷笑。
  “洞房。”
  “莫不是你勾引了祁少吧?啧,你的人品和你的出身一样低劣,也难怪祁少连婚礼都不愿参加。”
  周围的人脸带异色,蓝悦的父亲受雇于祁家,所以当她和祁宴君结婚的消息传出来时,众人才会如此的不可置信,而祁宴君的缺席更是让这场婚礼添上了几分神秘和阴谋的味道,一向自诩怜香惜玉的祁公子如此打新婚妻子的脸,蓝悦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铺天盖地的讥讽目光将蓝悦淹没,她红润的唇抿的发白,来自二楼的视线让她无所遁形,她知道,这都是祁宴君故意的,否则谁敢嘲笑她这个新上任的‘祁太太’?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祁少竟然娶了这么一个狡诈又风流的女人。”
  在祁宴君的眼皮子下,她不容许自己怯场,他想看她的笑话,她偏偏不让他如意!
  铺天盖地的讥讽目光将蓝悦淹没,她红润的唇抿的发白,来自二楼的视线让她无所遁形,她知道,这都是祁宴君故意的,否则谁敢嘲笑她这个新上任的‘祁太太’?
  “吴小姐,有一点你说错了,请叫我祁太太,还有,我和宴君的夫妻私事,轮不到你来置喙。”
  “洞房。”
  “你——”
  看着吴小姐气急的脸色,祁宴君身边的男人忍不住的乐了,唇边浮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更显得他一张俊秀的面容说不出的好看迷人,“祁哥,你这个老婆有点意思啊,没有新郎的婚礼,她不但一个人挺了过来,还有战斗力和人打嘴仗,好玩儿。”
  祁宴君已经敛去了眸中冷色,眼波一转,懒洋洋的道,“你喜欢?送你了。”
  他看着楼下穿梭在人群中的蓝悦,面对诸多看好戏的眼神,她应对自如,举止得体又优雅,遇到找茬的,立马能不卑不亢的顶回去,其风姿比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还要更胜一筹。
  容衍摸了摸鼻子,咋舌道,“祁哥,她好歹是你刚过门的老婆。”
  祁宴君不明意味的嗤笑一声,悠悠然的道,“对啊,我有百八十个老婆,看中哪个,告诉我,都免费送你。”
  容衍:“……”
  祁宴君一直站在隐蔽的角落,看着宴会平稳的进行下去,从头到尾他始终保持着懒散微笑的模样,一副吊儿郎当的风流公子哥作态,手中端着的酒杯有一下没一下的转动着,鹰眸却深沉如夜。
  容衍:“……”
  蓝悦开始送客,这个宴会下来,她得罪了不少人。
  容衍:“……”
  无非是她没有如他们的愿表现的凄惨可怜罢了,但,那又怎样,她的脸面,早就被祁宴君踩到尘埃里了。
  “她肯定是用不光彩的手段才能嫁入祁家,很有可能是爬了祁少的床啊,听说他们的婚事是祁老爷子点头同意的,估计是蓝悦故意设计让老爷子看到,不得不同意的。”
  “祁少竟然娶了这么一个狡诈又风流的女人。”
  “祁少竟然娶了这么一个狡诈又风流的女人。”
  “呸,真以为麻雀飞上枝头就能变凤凰了,她根本就是一只彩鸡。”
  铺天盖地的讥讽目光将蓝悦淹没,她红润的唇抿的发白,来自二楼的视线让她无所遁形,她知道,这都是祁宴君故意的,否则谁敢嘲笑她这个新上任的‘祁太太’?
  容衍追了上去,“祁哥,你干嘛去?”
  铺天盖地的讥讽目光将蓝悦淹没,她红润的唇抿的发白,来自二楼的视线让她无所遁形,她知道,这都是祁宴君故意的,否则谁敢嘲笑她这个新上任的‘祁太太’?
  “洞房。”
  “……”
  “……”
  众人离开时的讨论,不止蓝悦听到了,祁宴君也一字不漏的听进了耳中,他居高临下的扫了一眼蓝悦淡笑的脸,视线掠过她攥紧的拳头,顿时打了一个哈欠,晃晃悠悠的往右边走去。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