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个人的婚礼

  布置的精致而奢华的教堂内部,宾客座无虚席,捧着圣经的老牧师正在宣读象征着婚姻神圣的誓词。
  “蓝悦小姐,你愿意嫁给祁宴君先生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都对他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蓝悦穿着这世上仅此一件,由著名大师亲自操刀设计的名贵婚纱,漂亮的头纱垂下,挡住了她秀丽的眉眼。
  只听她用温软如江南小调的声音回答,“我愿意。”
  老牧师看了一眼蓝悦身边空空如也的位置,有半晌哑然。
  原因很简单。
  他作为赫赫有名的祁家嫡子,胜天集团的总裁,从一出生,便是天之骄子的存在。
  这是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
  他干巴巴的道,“那……请新人交换戒指。”
  蓝悦头纱下淡漠的表情掠过一丝讽刺,新郎都不在场,怎么交换戒指?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半僵着身体,拿出镶着粉钻的女戒,自己给自己戴上。
  台下或嘲弄,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刺的她身心麻木。
  礼毕,没有掌声,没有鲜花,只有她像一个小丑,唱着一场华丽而尴尬的独角戏。
  祁宴君果然被她的称呼激怒,冷色覆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唇角却挑的更高,浅色的唇一开一合,带着点危险的杀意,“蓝悦!”
  婚礼过后,自然该开席了,众人立即移步餐厅,蓝悦换了一身款式简单的礼服,脸上挂着落落大方的笑,对宾客轮流敬酒。
  她扮演着新郎和新娘两个人的角色,继续演这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的滑稽剧。
  “蓝小姐,我敬你。”
  老牧师看了一眼蓝悦身边空空如也的位置,有半晌哑然。
  有个长相妖媚,身段风流的女人举杯,故意将蓝小姐三个字咬重了音色,嘲讽之意不言而喻。
  祁宴君果然被她的称呼激怒,冷色覆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唇角却挑的更高,浅色的唇一开一合,带着点危险的杀意,“蓝悦!”
  “能嫁给祁少可是蓝小姐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蓝小姐可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蓝悦心下自嘲。
  是啊,能嫁给祁宴君,可以说是全海城,甚至是全国女人的梦想。
  他作为赫赫有名的祁家嫡子,胜天集团的总裁,从一出生,便是天之骄子的存在。
  而自己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儿,能和他结婚,可不是祖坟冒青烟了嘛。
  他作为赫赫有名的祁家嫡子,胜天集团的总裁,从一出生,便是天之骄子的存在。
  蓝悦突然察觉到了什么,猛地侧过头,目光如电的看向二楼大理石护栏的某处,不期然的对上一双潋滟慵懒的桃花眼,往下是挺直的鼻梁,玫瑰色的薄唇,得天独厚的五官组合在一块,挑不出半点瑕疵。
  男人修长的五指松了松黑色的领结,一身白色西装衬的他身材秀挺如竹,有一种翩翩君子的温润如玉。
  祁宴君果然被她的称呼激怒,冷色覆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唇角却挑的更高,浅色的唇一开一合,带着点危险的杀意,“蓝悦!”
  他勾唇一笑,邪肆又张扬,看着楼下的蓝悦,用嘴型说了一句话,“还满意这个婚礼吗?”
  祁宴君果然被她的称呼激怒,冷色覆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唇角却挑的更高,浅色的唇一开一合,带着点危险的杀意,“蓝悦!”
  蓝悦捏着手指,清晰的从这个男人含笑的眼中看出了冰冷的厌恶和极致的讽刺,他们算是青梅竹马,这是第一次,他用这种眼神看她,生生的将他们的距离拉开了千万丈,让彼此都觉得对方陌生。
  “……”
  “当然满意,老公!”
  祁宴君果然被她的称呼激怒,冷色覆上他深不见底的黑眸,唇角却挑的更高,浅色的唇一开一合,带着点危险的杀意,“蓝悦!”
  没错,这个男人便是消失了一整天的男主角——祁宴君。
  她忽然笑了,好似一朵安静的睡莲徐徐绽放,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同样无声的道。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