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穿越小花旦 夏菡

  “啧啧,你们听说了吗?我们剧组的女一是空降来的。”
  “难怪呢,演技不过关,都被郑导骂哭三回了。要是我啊,都不好意思来了,她还跟没事儿人一样。”
  “你们懂什么,人家那是把一身本事都用在爬床上了,哪里还用考验演技啊。”
  “咚”的一声,头还撞到了一旁的花台。
  ……
  几个长相周正的女配角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身为话题中心的夏菡,此刻正与武术指导和待会儿配戏的几个男配角在一起对戏。
  窜到那几个黑衣人面前,每人都被踢了一脚,而且都踢在小腹上,快准狠。
  稍后是场连续的打戏,她略微有些紧张,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空调有什么好玩儿的?”
  “瑞哥,待会儿您担待我一点儿,我从小就怕疼。”
  她连忙找了要跟她过招的男演员套近乎,脸上带着撒娇的意味。
  瑞哥点头:“没事儿,我打了这么多年,有经验的,不会伤着你。”
  等夏菡跑到一旁独自复习动作的时候,瑞哥不由摇头。
  但是到了后面几个黑衣人出来轮番围攻她的时候,夏菡明显乱了手脚。
  得罪了郑导可不是那么好过关的,挨骂还是小事儿,往后的打戏苦情戏才叫受罪。
  小姑娘年纪轻轻的,好好的演技正路不琢磨,偏偏走抱金主大腿这邪门歪道。
  几个长相周正的女配角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公主难为》第十三场第四幕,action!”郑导手拿广播喊了一遍。
  各个演员立刻就位,夏菡身穿奢华夺目的公主服装,满头珠翠,努力做出雍容华贵的模样。
  殊不知她这努力的样子,落到旁人的眼里,就像是跳梁小丑一般。
  小麻雀再怎么装,也装不成金凤凰。
  她独自走在后花园的路上,愁眉不展,显然在深思什么。
  忽而一个暗器射来,“嗖——”的一声几乎贴着她的耳边。她敏捷地一躲,这个动作她在心里模拟过数遍,所以做得还算流畅。
  “郑明个混账东西叫了别人来,要跟你争女一,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封少那边也救不了你。”
  但是到了后面几个黑衣人出来轮番围攻她的时候,夏菡明显乱了手脚。
  她吩咐过后,平时训练有素的侍卫,却没一个出现的,她有些不满。
  当时教的几个动作,勉强摆了出来,但是比较困难的步伐走位,却是完全乱套了。
  瑞哥明显感觉她是强弩之末,但是导演不喊卡,他就必须演下去,否则被骂的就要变成他了。
  他按照先前指定的用脚踹了过去,夏菡的腰上吊着威亚,这时候她要借着这股力道翻个后空翻躲避。
  但是不知是什么出了问题,夏菡竟是直直地被踹了过去。
  “咚”的一声,头还撞到了一旁的花台。
  剧场里的空气停滞了,谁都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场景,已经有人惊呼出声了。
  郑导皱了皱眉头,心想着这花瓶果然中看不中用,不过如果受伤的话正好可以换掉,只是赔钱估计有点麻烦。
  他拿着对讲机,刚想喊卡,却见一直没动弹的夏菡,忽然站了起来。
  她的额头上似乎被撞出了一个窟窿,此刻正往外面渗血。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空调有什么好玩儿的?”
  “有刺客?”她眯起眼睛,冷冰冰地注视着几个身穿黑衣的演员。
  抬手一抹,发现满手的血,不由得轻啧一声。
  她几步蹿了过来,伸手就往瑞哥的喉间抓去,瑞哥一惊,立刻用手中的刀去格挡。哪知手腕被人一扭,刀已经脱手,直接被夏菡抢去了,她一刀冲着他的腰间砍上来。
  力道很大,即使这刀是道具,依然让瑞哥疼得龇牙咧嘴。
  “砰砰砰——”夏菡没给任何人反应机会,直接跳起来,身体像是灵活的飞鸟一般。
  窜到那几个黑衣人面前,每人都被踢了一脚,而且都踢在小腹上,快准狠。
  “啊啊啊——”疼痛的呻/吟声四起,一个个脸色刷白,丝毫没有夸张的程度。
  郑导以及旁边的工作人员,不由都在暗叹:这几个群众演员的演技不错。
  “来人,把这几人都剁了,丢出去喂狗!”夏菡秀眉一皱,冷声呵斥道。
  她是女明星,其实就是个卖笑的戏子。
  剧场里的人都愣住了,剧本里的确有一句话,但是没有这么霸气罢了。
  “有刺客?”她眯起眼睛,冷冰冰地注视着几个身穿黑衣的演员。
  她吩咐过后,平时训练有素的侍卫,却没一个出现的,她有些不满。
  她吩咐过后,平时训练有素的侍卫,却没一个出现的,她有些不满。
  视线在周围扫过,就发现周围摆满了许多她不认识的东西,旁边围着许多人,衣着打扮也从未见过。
  她的眸光一闪,并没有大喊大叫,也没有茫然失措,只是定定地站在那里,目光冷然地看着周围。
  “咔。”
  郑导一声令下,一个胖子立刻就蹿了过来,拉着夏菡左右查看。
  “你没事儿吧?有没有摔到脑袋,我们去医院看看吧?”
  夏菡看过许多奇闻怪志,也曾听先生说过,曾有人死而复生,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结果被其他相邻知道了,就用一把火烧死了。
  她可能变成了别人,为了不让人烧死,她必须得在这个奇怪的世界扮演下去。
  “夏菡有没有事儿?导演让她去医院看看,如果摔得严重的话,就不用过来了,我们会跟封少要求换人的。”
  胖子听了之后,脸上的表情很不甘,但是终究不敢说什么话,拉着夏菡走了。
  “我说大小姐,你动作记不住就该自己喊停。郑明那混账玩意儿早看你不顺眼了,存心要你受伤好换掉你,这老混蛋阴着呢!咱演技不过关,好歹脑子过关,拿出您在金主面前要包包要口红的劲儿来,肯定行。”
  “你别不放在心上,《公主难为》讲的是明珠长公主,她能文能武,情郎好几个,人设爆点样样不少。小说在连载的时候,点击破亿,订阅榜首,是一部超大的IP,各个小花旦抢的头破血流,最后落你手里了,你可别又拱手送人,徒惹笑话。”
  这胖子显然是个话唠,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长串。
  夏菡则是满脸发呆,她坐在一个会移动的铁盒子里,外面明明天气很热,但是盒子里面却有东西在对着她吹冷风。
  她时不时地用手戳着风,觉得异常有趣。
  “你有没有听我说话?空调有什么好玩儿的?”
  “有听,但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又是谁?”
  她吩咐过后,平时训练有素的侍卫,却没一个出现的,她有些不满。
  胖子惊了一下,立刻脚踩刹车,整个人脸色煞白。
  “滴滴叭叭——”后面传来一长串的喇叭声和和骂声。
  “前面开车的是哪个傻逼,我操你爷爷,这路上也能停车,罚单开不死你。”
  ……
  要是平时胖子肯定反骂回去了,但是今天他没空。
  几个长相周正的女配角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你跟我这儿演戏呢?”他扯着嘴角笑,但是笑得比哭还难看。
  几个长相周正的女配角凑在一起小声讨论着。
  “我不当戏子,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夏菡极其认真地回他。
  “你你你,完了完了,我的摇钱树啊,这坚决不是你了啊!”
  胖子欲哭无泪,他这会子才确定夏菡肯定是出问题了。
  夏菡是什么人啊,即使给人下跪也要当受人追捧的女明星,现在却说戏子无情,婊/子无义。
  “我们去医院,你都骂自己无情无义了,估计痴呆症晚期了。”
  “我好容易把你捧得黑红黑红的,挤进小花旦里面,结果你却成了个智障,老天爷真他妈是个渣男,就不晓得垂怜我!”
  “想我李越每天承受着二百来斤的肥肉,忙前忙后,头发都操白了,看小黄片的时间都没有,天天围着你转,结果……”
  “咚”的一声,头还撞到了一旁的花台。
  他要不是手握方向盘,估计能接到一盆悔恨的泪水。
  医生拿着听诊器仔细替她检查,李越一脸忐忑地站在那里,夏菡则百无聊赖地盯着医生身上的白大褂。
  “你们这里有什么丧事吗?为什么集体披麻戴孝?”
  忙忙碌碌的课室,忽然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一般,安静如鸡。
  ……
  “哎哎哎,医生,她是智障,您别跟她一般见识。走走走,我们去拍片子!”
  李越带着她泡上跑下,跟各种奇形怪状的机器打交道,可是最后得出的结果,依然没什么大问题。
  李越大惊失色:“你说的真的?开什么玩笑,角色给了别人,我可以肯定夏菡你这辈子都别想抬得起头来。谁一提到你都会念叨,就是那个一无是处的夏菡啊!”
  对了,她的封号就是明珠,原来《公主难为》这部剧是演她自己。
  胖子念叨了她一路,勉强让夏菡存着一些保住角色的念头,并且还丢给她一个剧本。
  胖子拿着一小方块说了半天,最后气得直接丢在一旁。
  “这角色给她会如何,都是卖笑的,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夏菡一本正经。
  “去片场?没问题,昨晚休息得好,夏菡现在可精神了,卯足了劲儿说要给您一副好的精神面貌呢。”
  这哪是什么剧本,分明就是写她自己的一生。
  “哎呦,郑导,您日理万机还有时间亲自打电话过来,我替我们夏菡谢谢您关心了。”
  但是到了后面几个黑衣人出来轮番围攻她的时候,夏菡明显乱了手脚。
  夏菡翻得很快,她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各个演员立刻就位,夏菡身穿奢华夺目的公主服装,满头珠翠,努力做出雍容华贵的模样。
  ……
  各个演员立刻就位,夏菡身穿奢华夺目的公主服装,满头珠翠,努力做出雍容华贵的模样。
  这铁盒子叫汽车,比马车跑得快。眼前的胖子是经纪人,在她眼中就是个龟公。
  “你给我争点气,就算什么都不会,也要把角色给我保住了,否则别说你,我李越在圈子里也混不下去了!”
  胖子说了半天,一扭头看她被气得不轻:“都说了,别玩儿空调!”
  “什么?有别的小花来,不是,郑导您这就太不——喂,喂!”
  她一脸面无表情,好像不是太高兴的样子,实际上心底充满了好奇。
  她是女明星,其实就是个卖笑的戏子。
  她原本是大兴的嫡长公主,一命呜呼之后就来到了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变成了与她同名同姓的夏菡。
  有意思。
  “郑明个混账东西叫了别人来,要跟你争女一,说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否则封少那边也救不了你。”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