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绿菊新换了主子侍候,瞧着贺庄日日往这里跑的勤,喜上眉梢,私下与紫菊悄悄议论:“等姑娘与老爷圆了房,到时候就轮到吴姨娘哭了。”
  吴莺是贺庄去年新纳的宠妾,鹅蛋脸杏核眼,一张巧嘴八面玲珑,将贺庄拢住了一个月总有六七日在她的房里,对贺家的下人却恃宠而骄百般刁难,并不得人心。
  叶芷青也不准备与他撕破脸,否则以她当前的状况,被人家卖了都无处申冤。毕竟——她已经是个沉塘死了的人。
  叶芷青还不知道贺家下人已经将她当做了贺庄带回来的新宠,只等着正式入了贺家后院,开始这后院里新一轮的明争暗斗。
  杨雪自出道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她这么强大的火力面前不肯退却,几次之后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最后开始喝叶芷青煲的汤水,送过来的饭菜。
  第五日上,她彻底的好了,绿菊与紫菊便怂恿她往贺太太房里去请安。她还想着,麻烦了贺庄,总要去向女主人拜谢。却不知贺太太是拿她当贺庄的新宠,定出了尊卑,而并非贺家的来客,这才不曾踏足客房。
  绿菊陪着她过去的时候,贺太太房里的丫环引了她进去,她矮身向贺太太行礼,只觉得熟练自然,也不知道是这身体曾经长久的习惯性行为,还是她见识过了丫环们向她行礼学习而来,毕竟——她也跟着雇主在影城里长久的呆过,还跑过几回龙套。
  从公园里滑下去之前,她才结了两个月的工资,回家之后便被她那重男轻女的妈搜刮了个精光,说是要留给她弟弟结婚买房。天知道她弟弟也才十岁,离着结婚买房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反倒是她,考了个营养师的执照,从学校毕业以后混了几年,阴差阳错做了影视红星杨雪的私人营养师。
  杨雪的脾气跟她的名气成正比,又处于以瘦为美的影视圈,减肥过度瘦成了皮包骨,若非在拍摄现场晕倒过好几次,根本不会请什么营养师。
  但她脾气太大,之前请来的好几名营养师劝她吃东西,都被她骂跑了,助理急的嘴边起了一圈燎泡,最后从犄角旮旯将叶芷青捞了出来。
  叶芷青自小被她妈骂惯了,性格却很坚韧,杨雪骂归骂,她整日煲了汤汤水水送到片场去,每次量也不多,就跟影子似的在杨雪身边转悠,除非她吃下去。
  杨雪自出道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她这么强大的火力面前不肯退却,几次之后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最后开始喝叶芷青煲的汤水,送过来的饭菜。
  一周之后,杨雪的助理悄悄夸她:“小叶,没想到你还真有两手,最近雪姐脾气可好太多了,我瞧着气色也好多了。”
  叶芷青心里暗自猜测:来了来了,难道这老色鬼要开诚布公挟恩求报了?
  叶芷青没好意思说,长期断食减肥,只喝些减肥配餐,食欲得不到满足,身体营养跟不上,再加上工作压力大,是个人都会焦虑,脾气暴躁的。
  她这营养师说起来名头好听,实际上就等于雇了个私人厨师。
  后来杨雪与她渐渐熟了,身体也被她调理了过来,对她的态度客气了很多。偶尔有些剧里需要露个两回脸的龙套角色,都肯推荐她去演,赚点外快。
  此事被她妈知道了,又盼着她能被潜规则大红大紫,或者凭她的容貌傍上个大款,好带领全家走上发财致富的康庄大道。只可惜用她妈的话来说,她就是个“死倔死倔没脑子的丫头”,但凡“稍微动动心思,跟在杨雪身边多对着大老板笑笑”,恐怕都不是这副穷酸样子。
  “我一个营养师,又不是卖笑的!”
  “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师了?不过就是人家雇的厨子跟保姆,还只给一份工资,有什么好拉不下脸的?”
  “您能行,要不换您去?!”
  母女俩不出所料的呛了起来,吵了个天翻地覆,不欢而散。
  叶芷青在贺家床上躺了这几日,也算是想明白了,往后叶妈妈也不必再被她气的跳脚,而她也不必再忍受她的重男轻女,大家都有了从头来过的机会,一辈子母女缘算是尽了。
  贺太太是个圆脸盘,颇为端庄严肃的妇人,年纪与贺庄仿佛,见她前来请安,也只是叮嘱几句“既然生病了就好好养着……往后跟院里的姐妹们都和睦相处,休得生事淘气”之类的话。
  叶芷青瞧着她的年纪,大约以这具身体的年龄,做她的妈都足够了,因此竟然完全没听出来,她这是以当家主母训诫丈夫新纳进府的小妾的口气,反而以为她这是长辈对于晚辈的训诫。
  她乖巧应承,直到从正院里出来,绿菊陪着小心道:“太太处事很是公允,等姑娘跟老爷圆房之后,只要提防着吴姨娘,其余的姨娘们就更不必说了,姑娘大可放心。”
  叶芷青就跟被雷劈了一般,傻愣愣停下了脚步:“圆……圆……”
  卧槽!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卧槽!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难道她也有遇上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一天?!
  绿菊还当她害羞,拉拉她的袖子,小声道:“姑娘别怕,老爷向来怜香惜玉,况且姑娘又生的这般美貌,老爷没道理会冷落姑娘的。”她还当叶芷青对吴莺起了惧意,想办法打消她的担忧。
  让她提防吴莺,也并非是叶芷青容貌不及吴莺,而是吴莺手腕了得,伏低做小最是拿手,笼络男人的手腕恐怕不是小姑娘能敌的。
  杨雪自出道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她这么强大的火力面前不肯退却,几次之后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最后开始喝叶芷青煲的汤水,送过来的饭菜。
  哪里知道叶芷青这会儿脑子里已经成了一锅粥,回想方才贺太太对她的态度,这才回过味来。搞半天人家摆出大老婆的款儿训诫“即将上岗的小老婆”,可笑她还不在状况。
  杨雪自出道之后,还从来没有人能够在她这么强大的火力面前不肯退却,几次之后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最后开始喝叶芷青煲的汤水,送过来的饭菜。
  等到晚饭过后,贺庄再次来她房里,叶芷青心里有了底,便用心观察贺庄的神情。
  贺庄倒是没什么异色,还问及:“听说今儿你去见过太太了?”……似乎颇为欣慰?
  她醒过来之后贺庄便问过她的姓名。叶芷青对这具身体的姓名来历一无所知,况且她死都死了,自己可算是重活一回,自然要将“她”的过去一笔抹消,报出来的还是原来的名字。
  叶芷青内心疯狂吐槽:老色鬼!人到中年还不知收敛!与那些有几个臭钱就往影视圈里投,顺便圈养几个女明星的色中饿鬼有何分别?
  听说后母不慈,叶芷青就毫无心理负担的对她大加抹黑。
  如果真要说分别,大约就是眼前的贺庄还知道含蓄,并不曾明目张胆的扑上来动手动脚,算得上色中饿鬼之中颇有情调的一种。
  卧槽!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叶芷青也不准备与他撕破脸,否则以她当前的状况,被人家卖了都无处申冤。毕竟——她已经是个沉塘死了的人。
  “叨扰了贺爷与贺太太几日,我心里过意不去,所以前去向贺太太道一声谢。等以后我有了安身立命之所,定不忘贺爷的相救收留之恩。”
  绿菊在旁边使劲朝她眨眼睛,暗自哀号:跟了个主子模样长的倒是不错,可……脑子却有点不好使!
  放着现成的好归宿,不知道多说几句软话,早点拢住了老爷,却往哪里去寻安身立命之所?
  贺庄手握成拳抵唇咳嗽了一声,遣了绿菊:“去门外守着,我与姑娘有话要说。”
  叶芷青心里暗自猜测:来了来了,难道这老色鬼要开诚布公挟恩求报了?
  青梅却暗自高兴:老爷定然是要与姑娘说些知心话儿了。
  她心中暗呼:完美!
  她轻手轻脚掩了门出去,守住了门。房里一时沉寂了下来,贺庄将眼前的少女打量半晌,终于道:“杨姑娘——”
  等到晚饭过后,贺庄再次来她房里,叶芷青心里有了底,便用心观察贺庄的神情。
  叶芷青心里一沉,想起自己沉塘之前那白须老头说过的话,暗自猜测这身子原本的姓氏大约姓杨。但她本人却对此一无所知。
  她心中暗呼:完美!
  贺庄见她并无表示,又道:“杨姑娘,你的事情在下已然知晓。”他也没想到如清水芙蓉一般的少女却原来是杨家庄沉塘的淫*荡女子。不过以他这几日与之接触来看,似乎她又不似那等轻浮女子,倒好似……有些天真懵懂,涉世不深。
  也许……是被浮浪子弟欺骗也未可知。
  他却未曾察觉,自己已经是在替叶芷青找借口了。
  叶芷青睁大了眼睛,心里无数个念头转来转去:他不会……要通知杨家将我送过去吧?或者……以此要挟我?
  瞧在贺庄眼里,不过是个被吓傻的小女孩,倒令他起了恻隐之心。他心里也承认,对眼前的小姑娘生不出恶感,也是因为她的容貌着实出色,眸盛水波,肤如凝脂,腰如弱柳,更兼着有一种说不出的孤寂清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反倒让他不由自主生起了呵护之心。
  “你自小失母,听说你那继母既悍又妒,还带着个继妹,你那父亲性子又……比较随和。”这是客气委婉的说法,事实上杨开山的性格堪称懦弱,自娶了继妻便被捏在手里,贺庄几乎可以想象眼前的小姑娘是如何在继母手底下讨生活,艰难长大。
  “……高世良是书生,甜言蜜语哄了你也属正常。”
  叶芷青原本满心戒备,生怕贺庄开口要将她送回杨家,到时候她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没想到却听到了这番……貌似替她开脱的话。
  贺庄常年在外应酬,风花雪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那等欢场女子见识的太多,欲擒故纵的把戏都不知道见识过多少,原本对外面的女子都是逢场作戏,但亲眼看着叶芷青自嘲流泪,还是忍不住起了怜惜之心。
  她心中暗呼:完美!
  听说后母不慈,叶芷青就毫无心理负担的对她大加抹黑。
  她眸中顿时沁起了水雾,泪珠在眼眶里滚来滚去,欲坠未坠,自嘲一笑:“……我不过是个多余的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那姓高的……与我又有何干系?她……总要想办法找个让我去死的名头,好自己不落恶名罢了。”
  叶芷青其实连高世良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更遑论此身与高世良之前有何纠葛。只是她联系贺庄所说,凶悍的继母,懦弱的父亲,心里未尝不在犯嘀咕:别是这原主当真被姓高的甜言蜜语哄骗了吧?
  他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救了她,又在她床头守了一整夜,这几日时不时来说话,哪怕她蹙个眉头也让他忍不住心疼,对她的好印象已经先入为主,听到长随打探来的消息,他第一个升起的念头却是:她与那高世良情深几何?
  叶芷青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却不知事实上比她预估的效果还要好。
  他怕的倒不是叶芷青失贞,他后院里有几个妾室通房都是从外面花楼里抬进来的,跟他之前早非完璧。他怕的是她心里还记挂着姓高的,万一为了那姓高的要死要活,那才让人受不了。
  至于事实真相如何,谁知道呢。
  她将贺庄的几句话反复在心里过了几遍,总算明白了,这具身体的外在条件简直就是苦情小白花的设定,后娘不慈,亲父懦弱,恐怕也没少受继妹的气。
  总算不曾枉费她多次龙套经历打磨出来的演技,没想到临场发挥成功,让贺庄都抬起手,似乎要替她拭泪,又尴尬的收了回去
  一滴晶莹的泪珠,终于从她眸中掉落。
  “我整日深居简出,在后娘面前动辄是错,又怎么会去认识外面的男子呢?还怕没有小辫子给她抓吗?”
  “你与那姓高的?”
  不过,就算如此她也准备否认到底,她可没有随便背上一笔风流债的打算。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