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车夫从车辕上跳了下来,马车两侧另有两名骑着骡子的随从也跳了下来,一起走了过来,喝问:“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呢?”
  叶芷青是在晃晃悠悠之中醒来的,还未睁开眼睛看清眼前的世界,耳边已听得闹哄哄乱成一团,有人高声喊着:“……贱人!不知羞耻,败坏了我们杨家的门风……”
  更多的人随声附和:“淹死她!淹死她!淹死这不知廉耻的贱人……”
  她感觉全身都不舒服,手脚不得自由,睁开眼睛,入目便是竹篾编成的笼子切割成细碎的幽蓝色天空在缓缓移动。她嘴里被塞着块布,阻碍了说话。而她身处竹笼之中,笼子上捆着粗麻绳,麻绳之上穿着扁担,由两名穿着高壮汉子抬着行走,两侧跟随着足足有十几名男子,皆穿的长衣短衫,束着头发,颇有古装剧的范儿。
  ——什么鬼?!
  “我没有家。”
  叶芷青瞳孔睁大,将目之所及的男子都打量了一番,一颗心都沉到了谷底。她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在公园湖边闲逛,见得湖里养着的鸭子可爱,踩在岸边石头上去瞧,哪知道失足滑了下去……
  原以为被谁救了,怎么醒来之后就成了眼下的状况?
  此后两日,他忙完了总要过来瞧一瞧,还派人去外面打听,谁家可有走失的年轻姑娘。
  她想要为自己辩解,跟一条虫子般在笼子里挣扎,扭来扭去,后面抬着猪笼的男子“呸”的一声朝着她吐了一口浓痰,恶声恶气骂道:“不知廉耻的贱货,都要沉塘了还不安份,做这副样子是想勾引谁?!”
  他的话引来了同行的一帮人起哄附和,污言秽语,各个义愤填膺,似乎恨不得拿石头就地将她砸死。
  叶芷青心里惊恐不已,只觉得自己完全掉进了一个不醒的噩梦,不明白这些人为何对她如此愤恨厌恶,而她自己怎么莫名其妙来到了这地方?
  不等叶芷青想明白,她就被抬到了湖边。有人打开猪笼,叶芷青心中狂喜,暗想终于有机会为自己辩解了,却有人抱了块大石头装进了猪笼,压在了她腿上,随后就又将猪笼关了起来。
  叶芷青急的都快掉眼泪,却不能张口为自己辩解,只能眼睁睁看着其中一位年过五旬的老头威严的说了几句半文半白的话,大意就是她败坏杨家门风,勾引男子,判她除族沉塘,以正杨家门风之类的废话。
  那老头须发皆白,神情肃穆,似乎众人对他都非常信服。等他说完之后,叶芷青便被人抬到了湖里,水位很快淹到了她的脚脖子,她惊慌的挣扎了起来,远处岸边的人离她渐远,目视着她被冰凉的湖水漫过膝盖,漠然的眼神里都透着欢欣之意,似乎铲除了一方祸害,就差放鞭炮庆祝。
  她的整个身子都泡在了水里,唯有极力将脖子支起来,口鼻尚在外面,挣得一线呼吸。
  车夫从车辕上跳了下来,马车两侧另有两名骑着骡子的随从也跳了下来,一起走了过来,喝问:“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呢?”
  后面抬猪笼的男子见离的远了,轻声道:“这么美的女人,只便宜了那高世良一回,真是暴殄天物。”
  前面的男子轻嗤:“毛三,那你怎么不向族长去求娶,反正你们是远支的表兄妹,倒也相合。”
  毛三:“呸!难道我就要穿高世良的破鞋不成?”
  他二人想来水性极好,抬着叶芷青游到了湖中深水处,抽开扁担往回游。叶芷青眼睁睁看着高远辽阔的天空被湖水遮盖,她脚下有石头坠着,一直一直往湖底沉了下去……
  叶芷青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死亡来临前溺水的痛苦。也不知道过去了几分钟,或者足足有一个世纪之久,她的意识都已经飘离躯壳,不知今夕何夕,却忽的感觉腹部被人重重的压着,猛的吐出几口水,腹部的重物并未消失,耳边似乎还有人轻声在叫:“喂醒醒……你再不醒我就白下了一回水……”
  她又接连吐出几口水之后,终于勉强睁眼睛,眼前是一张放大的脸,正是后面抬猪笼的毛三,他欣喜道:“总算没让老子白费功夫。”粗砺的大手在她面上摸了两下,“好细好嫩滑,高世良那小子当真是艳福不浅!”
  这是叶芷青第二次听到“高世良”这个名字。
  她无力挣扎,只能眼睁睁看着毛三在她面前扯开了腰带,脱下了湿淋淋的衣裤,然后蹲下来解开捆着她的绳子,来扯她的腰带,眼里带着不容错辨的欲望。
  她去推毛三,但手上无力,反被他将双手给压到了头顶,她用尽了全力去喊“救命”,听在耳边不过微弱的呼唤,她也不知道是湖水还是眼里的泪,面上汪洋肆意。
  正在她万念俱灰之时,忽听得远处马蹄车轮之声渐渐响起,她扯开了嗓子喊:“救命——”毛三猛的捂住了她的嘴,车轮声却愈加的近了,已经有人喊了起来:“在干什么呢?”
  毛三万没料到平日僻静的湖边竟然会有人过来,此刻将她扔进湖里去已经来不及了,慌忙爬起来去套衣服,还未穿戴起来,远处的马车便已经到了近前,停了下来。
  车夫从车辕上跳了下来,马车两侧另有两名骑着骡子的随从也跳了下来,一起走了过来,喝问:“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呢?”
  这是叶芷青第二次听到“高世良”这个名字。
  叶芷青被湖水冻僵,一直处于停顿的大脑总算开始运转,她勉力坐了起来,掩上了衣襟,跌跌撞撞往这三人身边跑了过去,看在外人眼中也不过是她踉跄着往前挪,速度奇慢,但之于她却犹如在黑暗之中看到的一线光明,拼了命也要紧紧抓住。
  毛三见她要逃,伸手便要去抓叶芷青的腕子:“她是我媳妇,你们管得着吗?”
  其中一名随从手中马鞭甩了过来,狠狠抽中了毛三的手腕,冷笑:“她还梳着少女的发式,怎么就是你媳妇儿了?”
  毛三痛叫一声,甩着手腕耍无赖:“未过门的媳妇!”
  车夫从车辕上跳了下来,马车两侧另有两名骑着骡子的随从也跳了下来,一起走了过来,喝问:“光天化日之下,做什么呢?”
  提着鞭子的男子转头问叶芷青:“他说的可是事实?”
  叶芷青拼命摇头,泪雨纷纷:“我不认识他!”几起几落的生死相煎,她已经如惊弓之鸟,神魂无定,只想赶快离开此地。
  毛三吹着受伤的手腕威胁她:“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叶芷青也想知道:“我做了什么?”她浑浑噩噩来此,本来就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但这么理直气壮问出来,倒将毛三噎住了。
  那执鞭的男子上前一步挡在她面前,喝毛三:“再不滚就送你去官府!”一鞭子抽在了他身上。
  毛三的母亲出自杨家旁支,丧夫之后带着独子回娘家依靠兄嫂过活,在杨家庄向来看人脸色。毛三二十几岁还未成亲,也是因为寄人篱下,家无片瓦,只能靠着在外打些短工,或替族长家跑跑腿过活。
  这是叶芷青第二次听到“高世良”这个名字。
  他挨了两鞭子,手腕上一圈红痕,背上辣辣作痛,不敢再与对方争执,撒腿便跑了。
  叶芷青茫然四顾,确信周围的环境从未在她的现实与梦中出现过,此刻才有暇打量自己,衣衫并非自己在落水之前的那一套,一双手更是细嫩如春笋,比之前的自己不知道白了几个色号,可想而知就连身体恐怕都不再是过去的那一个了。
  执鞭的那名长随热心道:“敢问姑娘家在哪里,在下送姑娘回去。”
  叶芷青哪里知道这具身体的家在哪里。何况就冲之前那帮虎狼般要将她沉塘的人,应是这具身体的族人,回去说不定还要被再次沉塘,她可不想再感受一番溺水而死的痛苦。
  “我没有家。”
  那长随为难了,小跑到马车边去请示,也不知道与里面的人说了些什么,马车帘子掀了起来,从里面递出来一件男式的披风,露出一名中年男子的四方面孔,蓄着胡须。
  叶芷青在贺家住了三日,终于对自己所处的环境大致有了些了解。
  她借助着房里摆着的铜镜里照出来的影影绰绰的样子,反观侍候她的小丫环绿菊与紫菊两人对她格外殷勤的态度,以及她们私下将她与贺庄后院里那一干莺莺燕燕的对比结果来看,大约……这具身体长的颇为不错。
  长随将披风递到了叶芷青手里:“姑娘既然无处可去,天色也不早了,不如随我家老爷回去,再做打算不迟。”
  这话也只在她耳边过了一遍,还未进到脑子里便又睡的人事不知。
  贺庄低头看她烧的红彤彤的脸颊,在灯下透出一种让人忍不住要咬一口的色泽,顿时有些心猿意马,到底久在美色中打滚,这点自制力还是有的。
  当日马车里的中年男子乃是贺家家主贺庄,是这伏城县里的首富,开着酒楼布庄银楼等各种营生,与县令来往密切,家中大小老婆好几个,在外面生意场上还有不少红颜知己。
  此后两日,他忙完了总要过来瞧一瞧,还派人去外面打听,谁家可有走失的年轻姑娘。
  她住进来的当天就发起高热,整个人都烧的糊里糊涂,连贺家主母的面也未见过。半夜里醒来,只觉得有人在摸她的额头,睁开眼睛便瞧见贺庄坐在她床头,似乎颇为关切:“大夫来瞧过了,说是在凉水里泡的太久,积郁过盛,这才发起热来。你且安心住下来,一切有我。”
  ********************************
  叶芷青高烧了一天一夜,灌了好几次苦药汤子,总算是退了烧。
  叶芷青倒是没想关注收留她的男主人的私生活,但是架不住贺家下人热情普及,她就算不想知道也难。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