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我爷爷当下也不敢多想,马上跪在地上,冲着坍塌破败的塑像磕头,嘴里念念有词,大意是希望狐仙保佑,能给老朱家赐个大孙子,能够保证朱家香火延续。
  听我妈说,我的出生和一只没有头的狐狸有关。
  爷爷这时候眼珠子都红了,信誓旦旦说,只要能给老朱家传宗接代生下个大胖孙子,什么代价都行。
  先说说我爷爷,他有个很奇怪的名字,叫朱百岁。
  据说他老人家刚出生的时候身子骨非常瘦弱,这样的孩子在那个年代根本养不活。
  后来一个山里的老人出了主意,让家里人带着我爷爷拜村头大槐树做干爹,取名“百岁”,就能活下来了。
  自从我爷爷拜了老槐树之后,果然身体一天天见好,哭的也响亮了。
  老人临走还说了一个禁忌,说我爷爷要想真的长命百岁,就千万不要见到一只没有头的狐狸。
  家人们谁也不明白什么意思,时间长了,我爷爷一天天长大,就没当回事。
  后来一年年过去,我爷爷也从少年走到青年,从青年走到壮年,他有了自己的儿子,也就是我的爸爸。
  我爸爸结婚娶了我妈,三年没孩子,全家上上下下都特别着急,尤其我爷爷,盼孙子都盼疯了。当时我爷爷住在靠山的农村里,周围的村镇上有很多出马仙的堂口。
  山里人都知道,大晚上冒雨走山路,可以说九死一生,且不说山高路滑悬崖峭壁,光是山风配着冰凉的雨水,在身上浇一晚上,就算走到家也剩下半条命了。
  在我们这块黑土地上,有一种极为独特而奇怪的民俗,那就是信奉“大仙儿”,分为胡黄白柳等几个重要门派,仙家不是直接出面的,而是附身到弟子身上,这些弟马被称为“出马仙儿”,也叫“顶神”,这些弟马就是人和灵之间的媒介。
  我爷爷住的村子里,有一个非常灵验的胡大仙,也就是信奉狐仙的堂口,可以说远近闻名,百试百灵。
  爷爷就去堂口问询。
  我爷爷终于吓得大叫一声,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原来做了一场梦。他回顾左右,自己竟然还在狐仙庙里,靠着破墙,正睡得香。
  开堂口的弟马是个上了年岁的老太太,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脸皱皱巴巴,布满皱纹,不知道多大年纪。
  她家的堂口很小,大白天也黑咕隆咚的,里面充斥着一股香灰和着朱砂的怪味。
  爷爷把带来的一整条香烟给了老太太,又在堂口的神桌上,用红纸压了五百元钱。
  老太太把烟拿出一盒,抽出一根吞云吐雾抽起来。
  我爷爷知道这个规矩,弟马抽的香烟不叫香烟,叫香草,有的人必须吐着烟圈,才能看病。
  爷爷说明来意。
  在我们这块黑土地上,有一种极为独特而奇怪的民俗,那就是信奉“大仙儿”,分为胡黄白柳等几个重要门派,仙家不是直接出面的,而是附身到弟子身上,这些弟马被称为“出马仙儿”,也叫“顶神”,这些弟马就是人和灵之间的媒介。
  老太太抽着烟,开始捆窍请老仙儿。
  爷爷没办法,便把仙家老太太的方法说了一遍。
  所谓的捆窍,就是让老仙儿上身。
  老太太嘴里念念有词,在阴森的小屋里摇头晃脑,烟雾飘散,气氛很有些恐怖。
  爷爷大气都不敢喘。
  好半天,忽然老太太睁开了眼,手里掐着烟却不抽,眼睛直愣愣盯着前面的墙看,这一刻像是时间静止了一样。
  过了好一会儿,她还是这个姿势没变。爷爷鼓足勇气问,大仙儿,我们老朱家到底能不能要上孩子,传宗接代。
  老太太转过头看我爷爷他:“五十五年前,你和我们胡门一个老仙儿结了缘。”
  爷爷一寻思,五十五年前,自己刚出生啊,怎么能和胡门老仙儿结缘,当下纳闷,又不便多问。
  老太太咳嗽了两声:“你们家传宗接代的问题,正应在那个老仙儿身上。盐打哪咸,醋打哪酸,凡所有果,必然有因。不过,你得想好了,传宗接代是要付出代价的。”
  爷爷一咬牙:“你开个金口,需要多少费用,我砸锅卖铁也要送来孝敬您老人家。”
  老太太摆摆手:“你问的是胡门老仙儿,我又是胡家,这就是缘,我不会多收你一分钱。至于说什么代价,你自己心里明白。”
  爷爷这时候眼珠子都红了,信誓旦旦说,只要能给老朱家传宗接代生下个大胖孙子,什么代价都行。
  爷爷这时候眼珠子都红了,信誓旦旦说,只要能给老朱家传宗接代生下个大胖孙子,什么代价都行。
  老太太沉默了片刻:“这样吧,说起来是机缘,今晚是十五,你一人上山,后山屯那里有一座狐仙庙,已经破败。到那里之后,你会遇到一只没有脑袋的狐狸,向它许愿,你就会有大孙子了。切记一点……”
  所谓的捆窍,就是让老仙儿上身。
  老太太凝眉说:“如果你想活着回来,要记住一点,不要在那座庙里睡觉。”
  爷爷深吸口气,把注意事项牢记在心里,感谢了一番,回到家里。
  这件事他本来打算谁也不告诉的,可到了晚上要出门时,被我奶奶叫住。
  爷爷没办法,便把仙家老太太的方法说了一遍。
  我奶奶非常担心,想和我爷爷一起去,爷爷非常严肃告诉她,老仙儿说了,只能他自己一个人去。
  奶奶没办法,只好千叮咛万嘱咐,说你千万不要在庙里睡觉,找到没头狐狸,许愿之后,就赶紧回来。
  我爷爷其实也挺害怕,鼓足了勇气,带着手电上了山。
  爷爷没办法,便把仙家老太太的方法说了一遍。
  当晚月色还挺好,他一路行进,到了后山屯,眼瞅着对面不远是一座破败的狐仙庙。
  这座庙很小,里外大概只有三间屋子,不知何时修建,用青砖垒起来的,墙缝之间生满了枯草。
  门口有一口三足香炉,里面没有香灰,只有半炉子类似稀泥一样的黑色东西,看着让人恶心。
  我爷爷打着手电,深吸了几口气,慢慢走进狐仙庙,刚一进去,就看到神桌上摆着一尊破败的塑像,年久失修,几乎坍了半拉,最为诡异的是,这塑像没有脑袋,只有身子。
  我爷爷一下就紧张起来,做了几个深呼吸,难道这就是没有头的老狐狸?
  他用手电四下照了照,整个狐仙庙面积不大,按说手电光扫到之处都应该照亮,可是依旧黑咕隆咚,邪乎得厉害。
  我爷爷当下也不敢多想,马上跪在地上,冲着坍塌破败的塑像磕头,嘴里念念有词,大意是希望狐仙保佑,能给老朱家赐个大孙子,能够保证朱家香火延续。
  爷爷念叨了三遍,又磕了九个头,感觉差不多了便从地上站起来。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似乎差点什么。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差在哪,心想老太太交代的该做都做了,今晚就这样吧,真要不行,明天晚上再来一趟也就是了。
  他提着手电往外走,一只脚还没跨出门槛,突然天空响了一道炸雷,紧接着,下起了瓢泼大雨。雨势之急之大,就像是开了闸门一样倾泻而下,抽打着地面,水花飞溅。
  我爷爷心里一紧,心想不会这么邪门吧?这是强留我在庙里啊。他心中在犹豫,是冒雨下山,还是在庙里等待雨停。
  这座庙很小,里外大概只有三间屋子,不知何时修建,用青砖垒起来的,墙缝之间生满了枯草。
  山里人都知道,大晚上冒雨走山路,可以说九死一生,且不说山高路滑悬崖峭壁,光是山风配着冰凉的雨水,在身上浇一晚上,就算走到家也剩下半条命了。
  我爷爷犹豫再三,仙家老太太交待的是不能在庙里睡觉,没说不能在庙里避雨。豁出去这一宿不睡,不就行了。
  当下他在庙里避雨,哪有心思睡觉,站在庙口看着大雨,真是心焦如焚。
  到了后半夜,似乎雨势小了点,可淅淅沥沥的就是不停,山风呜呜的吹,又冷又硬。
  我爷爷这时候已经困到不行,坐在门槛上,不自觉就打瞌睡,头一下一下点着,猛地惊醒,心想这可不行,真要不自觉睡过去,那是要出大事的。
  我爷爷本来就提心吊胆的,看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女人,头皮发麻,心生惧意,不想靠近,远远这么跟着。
  他看着雨水,一咬牙,也不管是不是下雨了,提着手电冲进了雨里。
  温度很低,风雨阴冷,细雨落地成烟,整个山路看起来如同藏在雾气之中。幸亏我爷爷是老山民,在这儿住了多少年,山路方向熟记于心,就算看不清路,大概方向也是知道的。
  回家后他就病了,一连病了三个月,最终没有挺过那一年,就在他临终的前一天,我出生了。
  说来也奇,那女人和我爷爷走的是一个方向,速度很慢,恰好挡在下山的必经之路上。两人就这么走着,走了也不知多长时间,这条路似乎无比漫长。
  我爷爷终于吓得大叫一声,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原来做了一场梦。他回顾左右,自己竟然还在狐仙庙里,靠着破墙,正睡得香。
  他全身湿透,风吹来,非常冷,他咬着牙,心想这就对了嘛,要子嗣这是多大的福德,必须付出代价。光是磕几个头哪行,只有这样,赶风雨夜路,才能体现出心意和付出。
  我爷爷终于吓得大叫一声,猛然惊醒,发现自己原来做了一场梦。他回顾左右,自己竟然还在狐仙庙里,靠着破墙,正睡得香。
  就在这时,我爷爷忽然看到前方有个穿着奇怪的女人,正在快步前行。这个女人穿了很厚的雨衣,头上戴着斗笠,最古怪的是脖子上缠着一道围巾,此时被山风吹动,直直飘起来。
  我爷爷感觉到不好,回头看神桌,没有脑袋的塑像还原封不动在那里。
  那根本不是什么女人,而是一只满脸都是毛的狐狸头,狐狸眯缝起双眼,狐眼微黠,妖魅地让人窒息。
  眼瞅着翻过一道山岗就能下山,老远看到山下有星星点点的光,那就是村子。再加紧脚步,就要到了。
  我爷爷本来就提心吊胆的,看到这么一个奇怪的女人,头皮发麻,心生惧意,不想靠近,远远这么跟着。
  他浑身发冷,不敢在庙里多待,一路小跑下山。
  山里人都知道,大晚上冒雨走山路,可以说九死一生,且不说山高路滑悬崖峭壁,光是山风配着冰凉的雨水,在身上浇一晚上,就算走到家也剩下半条命了。
  我爷爷终于看清了,这个女人的衣服下面空空如也,只有一颗人头悬浮空中,人头下面是长长的围巾飘带,随风而动。这个人头微微侧过脸,看向我爷爷,他这个瞬间吓得僵硬在那,大脑一片空白。
  我爷爷心里着急,一咬牙快步向前,终于赶超了这个女人,就在擦肩而过的这一瞬间,一道闪电划过天际,周围山林陡然明亮,如同白天一般。
  自从我爷爷拜了老槐树之后,果然身体一天天见好,哭的也响亮了。
  外面月高风轻,根本没有下雨的样子,自己不知怎么的,不知不觉竟然在庙里打了个盹。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