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杀猪匠的女儿

  “嘭!”
  “啊!”
  “呜呜呜......妈,别打了!”
  外面‘噼里啪啦’跟打仗似的,木门的隔音效果实在太差,还想偷偷睡个回笼觉的许桃桃只得顶着个鸡窝头慢吞吞爬起身。
  许国华一听红烧肉三个字,扒菜粥的动作更快了,头也不抬的附和:“你二哥说的对,就算你不想着我们,小妹你咋也不给吃一口,妈今天打你不冤!”
  推开门,许母尖利的叫骂声还有许莉莉杀猪般的惨叫瞬间迎面袭来。
  许桃桃一个后仰:“这么激烈?”
  “我打死你个不成器的蠢货!要不是张巧婆那张臭嘴自己没兜住,我还不知道我养了你这么个没脸没皮的闺女!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你倒有钱偷偷给汉子买肉吃!偏偏找谁不好!看上张巧婆那儿子,人家心气高一心的想找正式工,你肉包子打/狗,二两红烧肉喂给了人家工会的女干事!我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许母赵秀兰抓着擀面杖追在许莉莉屁/股后面打,本就不够柔和的脸盘此时更是凶巴巴的,像是誓要把许莉莉抓住胖揍一顿。
  你说死就死了,反正她孤家寡人一个,认命呗,却偏偏撞上穿越,穿越就穿越吧,赶时髦呢,却穿到原身这具身体里。
  许桃桃听了个大概,明白了到底咋回事,无怪乎又是她这位大姐的‘毛病’犯了。
  从许桃桃穿越过来还没到一个星期,这个家已经发生了三次大战,每一次都和大姐有关,并且每一次都是因为男人。
  许莉莉边跑边哭:“呜呜呜呜......”
  赵秀兰一想到今天早上出去买菜的时候遇到王力他妈张巧婆,就气得心口疼,尤其在听到对方得意洋洋的说她闺女如何巴巴的贴他们家王力,还点名道姓不会看上许莉莉,那时候赵秀兰恨不得撕烂张巧婆的嘴。
  许国华、许国强两兄弟坐在一边吃早饭,两人拿着窝窝头往嘴里塞,乐呵呵的看许莉莉被许母打得鬼喊鬼叫。
  许国强啃一口窝窝头,喝一口菜粥,不忘说着风凉话。
  “姐,你想开点,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
  “我说大妹,你这次找的未来大妹夫不咋地啊,有红烧肉也没说叫二哥一起吃,女生外向,白疼你了!”
  瞅见大闺女被擀面杖抽得龇牙咧嘴喊痛,他忙上前护住许莉莉,蒲扇一般的大手抓住媳妇的擀面杖,笑呵呵的打圆场道。
  许国华一听红烧肉三个字,扒菜粥的动作更快了,头也不抬的附和:“你二哥说的对,就算你不想着我们,小妹你咋也不给吃一口,妈今天打你不冤!”
  伸手想拦住许母差点也被打到的许桃桃对两个哥哥这煽风点火的本事很是佩服。
  “饭都堵不住你们俩的嘴!”
  许父许大光今天要去养猪场拉一批生猪,所以这会也在家,他是个疼孩子的男人,虽然看重儿子多过闺女,但对两个闺女也是疼的。
  他见两个儿子不但不帮忙拉架还在一边拱火,没好气的骂了两人一句。
  推开门,许母尖利的叫骂声还有许莉莉杀猪般的惨叫瞬间迎面袭来。
  瞅见大闺女被擀面杖抽得龇牙咧嘴喊痛,他忙上前护住许莉莉,蒲扇一般的大手抓住媳妇的擀面杖,笑呵呵的打圆场道。
  “秀兰啊,一大早就别打孩子了,快吃早饭还要上班呢,莉莉我回头教训她,你也别气坏了身子。”
  许大光本意是哄媳妇,却没想到引火烧身,赵秀兰也跑得气喘吁吁。
  她狠狠喘了口气,然后恶狠狠的瞪了眼瑟缩着躲在许父身后的许莉莉,枪头直接调转向许大光。
  “死丫头都是你惯出来的!你看她没脸没皮那样!上赶着贴男人!别说张巧婆,就是我,也看不上这么个不害臊的儿媳妇!”
  赵秀兰一想到今天早上出去买菜的时候遇到王力他妈张巧婆,就气得心口疼,尤其在听到对方得意洋洋的说她闺女如何巴巴的贴他们家王力,还点名道姓不会看上许莉莉,那时候赵秀兰恨不得撕烂张巧婆的嘴。
  事实上,她也的确这么做了,跟张巧婆狠狠撕扯了一架,只是回到家看见傻呵呵笑得跟二傻子一样的大闺女,气不打一处来又抽了一顿这个不省心的!
  许莉莉眼眶一红,低下头,被亲妈这么说,这会是真的伤心了。
  她长得不行,大脑门还有蒜头鼻,眼睛不够大,遗传自母亲的皮肤也不白,快二十一岁的大姑娘了也没人上门说亲。
  家里人都去上班,许莉莉今天被打了,许母就允许她请假在家休息,她却又偷偷跑了出去,说是中午不回家吃饭。
  “这次是真的,妈,王力说了要跟我处对象,他说过的!”
  一脸失魂落魄的许莉莉捏着拳头,咬牙倔强的道。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赵秀兰又炸了。
  “他说了?他跟谁说的!那怎么他妈还那副德行!他那是哄你肉吃呢你是不是傻!人家看上了厂工会的刘干事,见天的去献殷勤!整个家属院都知道的事,就你傻乎乎的被他蒙在鼓里呢!”
  话落,一片死寂。
  “砰”一声,许桃桃眼睁睁看着刚还坐着看戏的大哥、二哥瞬间变脸,随手抄起板凳家伙就凶狠的往外冲。
  许国强一边往外跑一边骂骂咧咧:“gan他娘的王力!个畜/生玩意!欺负我妹子,看老子抽不死他!”
  许大光的脸阴沉的可怕,他对许莉莉说:“这王家小子不地道,闺女别怕,你俩哥替你出头,二两红烧肉他跑不掉!”
  一脸失魂落魄的许莉莉捏着拳头,咬牙倔强的道。
  许莉莉脸色刷白,面对许大光布满横肉的凶狠脸色,想求情又不敢开口。
  问题又来了,许莉莉没说错,别家闺女可能不愁嫁,她们姐妹俩有点悬。
  听得一脸麻木的许桃桃:这是二两红烧肉的事吗?
  房间里,许桃桃给许莉莉上药,赵秀兰这次下了死手,许莉莉后背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别看许莉莉长得壮实,但到底是个大姑娘,被打成这样许桃桃都要心疼这个傻姐姐。
  “姐,疼你就喊一声,我轻点。”
  许莉莉默默垂泪,却不是喊疼,她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和许桃桃说话。
  许国华一听红烧肉三个字,扒菜粥的动作更快了,头也不抬的附和:“你二哥说的对,就算你不想着我们,小妹你咋也不给吃一口,妈今天打你不冤!”
  “他是不是真的骗我的,他还牵了我的手,他喊我莉莉,长这么大除了家里人只有他对我这么温柔,我还想给他生娃呢呜呜呜.....”
  许桃桃:......一顿打白费了。
  “姐,你想开点,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
  许莉莉幽幽转过头,看向自家妹妹,一脸哀伤:“对别的女人来说当然不难找,对咱俩来说特别难!”
  最后三个字她还一字一顿,说得铿锵有力。
  许桃桃:“.......”
  如万箭穿心,许桃桃这回彻底被打击到了。
  家里人都去上班,许莉莉今天被打了,许母就允许她请假在家休息,她却又偷偷跑了出去,说是中午不回家吃饭。
  许桃桃管不住她,这会她心里正难受着,也没心情管她。
  今天是许桃桃最后一天偷懒,明天她就要回到工作岗位。
  你说死就死了,反正她孤家寡人一个,认命呗,却偏偏撞上穿越,穿越就穿越吧,赶时髦呢,却穿到原身这具身体里。
  许家一家六口都在肉联厂上班,但只有许父是正式工,其他人都是临时工。
  许父是肉联厂屠宰加工车间杀猪宰牛的大师傅,手艺一绝,据说他宰的猪,肉都比别人宰的好吃些,这话不知真假。
  你说死就死了,反正她孤家寡人一个,认命呗,却偏偏撞上穿越,穿越就穿越吧,赶时髦呢,却穿到原身这具身体里。
  问题又来了,许莉莉没说错,别家闺女可能不愁嫁,她们姐妹俩有点悬。
  许父给原身在肉联厂找了个临时工,这个小闺女胆子怯弱,许父疼女心切不敢把她放其他地方,就给她在屠宰车间找了个洗案板的工作,正好和他一个工作的地。
  “姐,你想开点,这世上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
  许桃桃这个原身是许家最小的孩子,由于赵秀兰当初临产前摔了一跤孩子早产,所以一直身子比一般孩子弱,父母不免多疼几分,上面的哥哥姐姐也都心疼最小的妹妹。
  许国华一听红烧肉三个字,扒菜粥的动作更快了,头也不抬的附和:“你二哥说的对,就算你不想着我们,小妹你咋也不给吃一口,妈今天打你不冤!”
  一脸失魂落魄的许莉莉捏着拳头,咬牙倔强的道。
  既来之则安之,许桃桃上辈子累死的,这辈子就想过过轻松的日子。
  别看许莉莉长得壮实,但到底是个大姑娘,被打成这样许桃桃都要心疼这个傻姐姐。
  许桃桃刚穿过来那会,也快要吓死了,全身浸在腥臭的猪血里是个什么体验,这辈子她都不想再重温第二遍。
  家人就在肉联厂上班,每个月吃几顿肉还是有的,与这个时代的其他人家相比,原身的日子其实过得还算不错。
  没别的原因,就是许家这基因也是没谁,一家子就没个长得好看的,不说长相平平吧,说难听点,都有点丑!
  只是近几年孩子们都长大了也要找工作,家里的钱都用来疏通关系,所以许家的日子才过得有些紧巴巴。
  许桃桃上辈子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市场部经理,得领导器重,靠自己的辛苦打拼买房买车,眼看着一切都要走上正轨,她也准备放松一下谈场恋爱,谁知道一场加班她熬夜猝死了。
  许父心是好的,想的也周到,但他不知道他小闺女晕血,就那么倒霉催的,上班第一天被一盆新鲜热乎的猪血吓死了。
  但许大光一个月工资将近五十,在这个七十年代的确算是高薪一族,他靠着这份工资养活了四个孩子。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