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鸡汤小馄饨(一)

  “糖葫芦哟——又酸又甜的糖葫芦——”
  “包子——馅大皮薄的肉包子——”
  顾念溪站在京城最热闹繁华的东街,听那叫卖声、说话声此起彼伏,只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似的。
  可如今顾念溪站在京城那熙熙攘攘的街头,觉得自己也犯了难。
  可不是像在做梦吗?
  她从小到大每夜都会做梦,做的梦那叫稀奇古怪。
  三个月前,她做的梦更离奇,从小到大在梦里她也算是“见多识广”,按理说该是见怪不怪,可这个梦实在稀奇。
  她梦见她年幼时走失的姐姐在三年后成了宠冠六宫的熹贵妃娘娘,还梦到她们姐妹失散多年后重新相认,可相认没多久她姐姐就因谋害皇后娘娘肚子里的孩子被赐死,皇上下令株连九族,所以,她也跟着没了。
  若只是个噩梦也就罢了,偏偏接连着一个月,她都在做这个梦。
  就好像一出戏似的。
  可如今顾念溪站在京城那熙熙攘攘的街头,觉得自己也犯了难。
  夜幕落下,昨夜未唱完的戏继续开场,衔接无误,不眠不休……这就好像是冥冥之中在暗示她似的。
  顾念溪向来不信什么鬼神之说,可梦中的一切实在太过于真实,真实的让顾念溪觉得不久后的将来,这一切都会发生。
  姐姐临终前那不甘无助的眼神,官妈妈那恍然无措的眼泪,还有人指着鼻子骂她罪臣之女时那不屑讥诮的眼神……
  她与官妈妈合计了大半宿,没几日就带着阿魏上京来。
  但京城很大,想要在京城里找人,还是一个半点线索都没有的人,顾念溪只觉得这比大海捞针还要难。
  所以她在路上就和阿魏合计过来,索性让姐姐主动去找她。
  可她的姐姐是在她三岁时就走丢了,那个时候也只有六岁而已,她哪里知道这位便宜姐姐长什么模样?这不是为难她?
  阿魏觉得这话很有道理,可一琢磨,好像更懵了。
  顾念溪只道——六岁的小姑娘该记得事了,多少对小时候的事情有点印象,就算不知道如今的我长什么样子,也该知道她还有个妹妹,更记得官妈妈和你的,到时候这话头一对,不就全都对上了?
  所以啊,她决定在京城做个营生,一个能够响彻京城的营生,思来想去觉得自己能拿得出手的唯有厨艺。
  她本就对这些感兴趣,也擅长于此。
  她本就对这些感兴趣,也擅长于此。
  其实还有件事她没敢告诉官妈妈,她还梦到自己的后世,在未来的世界,她好像是个什么美食编辑,不知道看过多少食谱,做吃的手艺那更是没话说。
  之所以顾念溪对梦中的事情信了十之有八九,那是因为按照梦中的食谱做出来的菜肴,味道真的是没话说。
  可如今顾念溪站在京城那熙熙攘攘的街头,觉得自己也犯了难。
  如此一来,她是更痴迷于此。
  顾念溪觉得有点绝望,索性带着阿魏在街边大榕树下馄饨铺子坐了下来。
  夜幕落下,昨夜未唱完的戏继续开场,衔接无误,不眠不休……这就好像是冥冥之中在暗示她似的。
  可如今顾念溪站在京城那熙熙攘攘的街头,觉得自己也犯了难。
  从前官妈妈见她不擅女红不擅书画,一门心思扑到灶上,不知道唉声叹气多少回,没想到如今却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
  可如今顾念溪站在京城那熙熙攘攘的街头,觉得自己也犯了难。
  原因无他,这铺子一间挨一间,比春风吹过生起来的杂草都要繁茂,路上还碰到了好些个要租铺子管事模样的人。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