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是一个演员

  “所以现在是大商王朝?”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五十九岁,明年是六十大寿,我父亲他们也都会前去祝寿。”苏妲己说道,此时的苏妲己声音清脆,显然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
  燕小北抓住了一个乞丐的衣服,此刻他脸上没有一点血色。
  一脸污渍的乞丐,奋力挣脱了燕小北的双手:“我是穷,你是真有病啊!快撒手,粥都发完了!”
  说着,乞丐踹了燕小北一脚,朝着远处桥边跑了过去。
  “失败呢?”
  燕小北四脚朝天躺在地上,他捂着头哈哈大笑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只是在上厕所,为啥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哈哈哈……我应该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燕小北的印象里,自己还在景区的厕所中打游戏,当时他在玩王者农药,用妲己正在和对手对线,当时的情况紧急,草丛忽然出现了一个亚瑟,慌得他一下子手没抓稳,按了一下马桶的抽水间,没想到这马桶抽力太厉害,把自己都给抽了下去……
  “要不要这样,我……我只是趁着今天免票,来古城溜达一圈而已啊,顺路上个厕所……我马上就要上段位了,这给我整的……”燕小北垂头丧气,来到了桥边。
  咕噜噜……
  然而他却发现在河水的倒影下,自己竟然已经换了一身装扮。
  脸虽然还是原来的那张脸,但现在自己身上却穿着一件青白色的长衫。
  【叮咚!宿主身份确认,女娲系统正式开启!】
  之前来到古城,也是为了校园五十周年庆,他要和同学表演一处封神榜的片段,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他才来到了古城,之后便穿越了。
  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从燕小北的脑海中传来,燕小北朝着四周围看了过去:“咦,奇了怪了,谁在说话?”
  “等一下,我有要事要跟你们小姐说!”燕小北说道,但两把长枪已经架在了他面前。
  【叮咚!宿主燕小北,目前等级0,开启新手任务。】
  “谁啊?站出来,让你北爷我看看!”燕小北站在桥上,双手叉腰说道。
  周围的路人对燕小北指指点点,一个个都碎碎念了起来。
  “这小伙子是不是有病?”
  “我看是的,而且还不轻……”
  燕小北四脚朝天躺在地上,他捂着头哈哈大笑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我明明只是在上厕所,为啥会忽然出现在这里?哈哈哈……我应该是太累了,出现幻觉了……”
  “可能这病还会传染咧!”
  “哼,苏府就算要家丁,也不需要你一个病秧子!”阿虎说道,显然他认为燕小北倒在地上,是生了什么病。
  “快走快走!”
  ……
  半响之后,燕小北都没有发现刚才说话的人,他这才意识到,这声音似乎是从脑海里面传来的,他说道:“谁在我脑袋里面?”
  【叮咚!宿主必须在三天之内进入苏府,若是逾期仍未完成,则判定任务失败!】
  “任务失败?”
  【叮咚!宿主任务失败,宣告立刻死亡,宿主被选中成为封神战场的英雄,和宿主相同的人,还有四十九个,本战场分为两个派系,商纣和西周。】
  半响之后,燕小北都没有发现刚才说话的人,他这才意识到,这声音似乎是从脑海里面传来的,他说道:“谁在我脑袋里面?”
  【宿主被分配到商纣派系之中,一年后开战大乱斗模式,最后胜利的人,将得到神秘奖励。】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五十九岁,明年是六十大寿,我父亲他们也都会前去祝寿。”苏妲己说道,此时的苏妲己声音清脆,显然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
  “失败呢?”
  【叮咚!送入地府,投胎转世,因为参赛者都是现实亡故的人。】
  “等等,我怎么就死了呢?”燕小北激动了起来,他手舞足蹈,“我不是在上厕所么?”
  看到燕小北吃了一口,姑娘笑了,她说道:“你这人真有意思,明明很饿,嘴巴还那么犟!要是没地方吃饭的话,记得来这当阳桥边,明天午时我还来施粥……”
  【叮咚!宿主死因,厕所溺死,现在任务已经开始,倒计时72:59:59。】
  燕小北正要继续吐槽,但这系统无论如何都没有回音了,这让他相当的无力。
  咕噜噜……
  肚子传来了一声抗议,燕小北缓缓的起来,他懊恼急了,不就是在朝歌古城上了个厕所么,用得着这样么?
  “最后一个。”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远处响起,燕小北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了一个穿着淡紫长衫的姑娘,那姑娘弯着腰,手里面正拿着一个面饼说道。
  “啊,我不是乞丐……”燕小北从地上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远处的粥铺已经开始收摊了。
  然而那姑娘戴着面纱,显然是从远处的粥铺中走过来了,看来是某户大户人家的姑娘,正在做善事。
  燕小北心说自己现在也有些饿了,不吃白不吃,便也不再推托。
  周围不少衣衫褴褛的人,拿着面饼一个个感激涕零,口中不断念叨着一些赞美的话语。
  “九小姐真是好人啊……”
  “九小姐肯定是女娲娘娘下凡,人长得美,心肠还那么好……”
  燕小北拿着面饼一阵苦笑:“谢谢……”
  看到燕小北吃了一口,姑娘笑了,她说道:“你这人真有意思,明明很饿,嘴巴还那么犟!要是没地方吃饭的话,记得来这当阳桥边,明天午时我还来施粥……”
  看到燕小北吃了一口,姑娘笑了,她说道:“你这人真有意思,明明很饿,嘴巴还那么犟!要是没地方吃饭的话,记得来这当阳桥边,明天午时我还来施粥……”
  “谢谢……您是……”
  “苏小九。”她说着就要起身。
  “苏小九?我不认识,我只认识苏妲己。”燕小北笑了起来,心说自己刚刚还在用妲己打线呢,只不过这姑娘带着一个面纱,燕小北也看不到其五官模样,实在不知道里面到底是美是丑,是老是少。
  但她声音很好听,而且身上也有一种独特的香味,沁人心脾。
  苏小九很惊讶:“你怎知道我的名字,小九是的我小名,妲己是我的正名,但我不认识你啊!”
  苏小九很惊讶:“你怎知道我的名字,小九是的我小名,妲己是我的正名,但我不认识你啊!”
  苏小九很惊讶:“你怎知道我的名字,小九是的我小名,妲己是我的正名,但我不认识你啊!”
  燕小北惊得合不拢嘴,他看着周围的建筑,不和之前自己穿越前,所在的商纣古城风格一样么?
  莫非自己是来到了那个时候:“现在是什么朝代?”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呢,现在是大商,大王是纣。”
  看到燕小北吃了一口,姑娘笑了,她说道:“你这人真有意思,明明很饿,嘴巴还那么犟!要是没地方吃饭的话,记得来这当阳桥边,明天午时我还来施粥……”
  燕小北算了起来,他说道:“大王现在几岁?”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五十九岁,明年是六十大寿,我父亲他们也都会前去祝寿。”苏妲己说道,此时的苏妲己声音清脆,显然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
  若自己真来到了商朝末年,那事情就不得了了,须知道在纣王六十大寿的时候,百官朝贺,于是纣王心血来潮,便让苏护将女儿苏妲己送入宫。
  然而更悲惨的是在半路上,苏妲己被千年九尾狐吃掉了,那狐妖披着苏妲己的人皮去迷惑了纣王,造成了千古骂名!
  也就是说,真正的红颜祸水其实是那九尾狐狸精,而不是苏妲己,这苏妲己在出城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既然纣王是五十九岁,那这位苏妲己应该才十五岁,毕竟原来记载她是十六岁入宫的。
  思索间,苏妲己已经走远了,燕小北立刻走了过去,他可不想看到这么一个施舍穷人的好姑娘落难,于是就朝着粥铺走去。
  “苏小姐,等一下!快等一下!”燕小北说着就要过去,将剩下的面饼一口吞吃。
  但这时候苏妲己已经走远了,她要上轿离开了。
  “诶?!公子你等一下,你怎能如此无礼,没吃饱明天再来当阳桥呀!”妲己的贴身丫鬟阿香连忙阻止。
  而这时候,几个护卫立刻拦住了燕小北,护卫说道:“大胆,小姐施粥,你竟然还敢来亵渎小姐,该当何罪?”
  “等一下,我有要事要跟你们小姐说!”燕小北说道,但两把长枪已经架在了他面前。
  苏妲己正要上马车,但这时候看到一脸慌张的燕小北,她秀眉微微皱起,她说道:“阿虎,阿龙,你们等一下……”
  “小姐,这就是个登徒子,这……”
  苏小九很惊讶:“你怎知道我的名字,小九是的我小名,妲己是我的正名,但我不认识你啊!”
  “你还有什么事情么?要是没吃饱,明天再来罢,最后的面饼已经给你了。”苏妲己说道,显然她也以为燕小北是来所要面饼的,这不由得让燕小北在她的印象里掉价了不少。
  远远看去,虽然苏妲己穿戴者面纱,但那窈窕的身姿,却让燕小北为之倾慕。
  乞丐被面饼给噎住了……
  他甩了甩脑袋,立刻说道:“九小姐,你快点逃……唔……”
  苏小九很惊讶:“你怎知道我的名字,小九是的我小名,妲己是我的正名,但我不认识你啊!”
  忽然,燕小北倒在了地上,脑海中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
  【叮咚!宿主禁止剧透,警告一次!】
  “唔……呼哧……啊……”燕小北倒在地上,感觉到脖子被人扼住了似得,竟然无法呼吸,那种窒息感他从未接触过,让他痛苦的全身都开始抽搐,双腿在地上乱蹬,活生生的被他蹬出了两道深深的沟壑。
  这一刻,燕小北就仿佛心脏都被人给抓住了。
  【叮咚!如果宿主再次剧透,则会受到系统严厉的惩罚!】
  很快,系统的声音消失了,而燕小北渐渐开始能够呼吸,他大口大口的喘息,从未感觉到,原来空气是那么的甘甜。
  苏妲己对着身边的一个嬷嬷说道:“看来是一个想要求药,李嬷嬷,给他三两银子,看样子也是个可怜人……”
  苏妲己心善,见不得这等苦情戏,连忙将手伸入了轻纱之中,擦了擦眼泪:“行了,护院家丁正好还有个位置……阿香,带他走吧。”
  燕小北一咬牙,他抬起头说道:“我只求能卖身葬爹娘,现在他们的尸体还在城外的乱葬岗上,我身为人子,却不能为二老养老送终,如今一口薄棺也买不起,我……枉为人子!”
  乞丐被面饼给噎住了……
  ……
  乞丐惊呼:“他,他是假……呜呜……”
  燕小北心说自己现在也有些饿了,不吃白不吃,便也不再推托。
  阿香看到了燕小北的模样,她忍不住就热泪盈眶了,她说道:“小姐,他好可怜……”
  “若是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五十九岁,明年是六十大寿,我父亲他们也都会前去祝寿。”苏妲己说道,此时的苏妲己声音清脆,显然还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姑娘。
  “多谢阿香姐……”燕小北说道。
  “是……现在天下妖兽横行,我与我家人本事南方的行商,不巧路过此地遭遇一头洪荒猛兽,在逃跑的过程中又遇到了一帮强人,这些强人好生歹毒,竟然见财起意,将我一家人全部……”燕小北垂泪,他摇头说道,“我侥幸捡回一条命,如今看到苏家再次施粥,小人知道苏侯爷是好人,愿意以我之残生,伺候苏府诸位公子小姐一世,请小姐收下我!”
  这也是因为燕小北读的专业,表演专业。
  “哼,苏府就算要家丁,也不需要你一个病秧子!”阿虎说道,显然他认为燕小北倒在地上,是生了什么病。
  之前来到古城,也是为了校园五十周年庆,他要和同学表演一处封神榜的片段,为了更好的融入角色,他才来到了古城,之后便穿越了。
  “是,小姐。”
  苏妲己回过了身,她正面看着燕小北:“听口音,你似乎不是本地人?”
  在桥上,之前踹过燕小北的那个乞丐傻眼了,他张大了嘴巴,手中的面饼滑落。
  李嬷嬷正要过来,而这时候燕小北摇摇晃晃的起来,他咬着牙说道:“小姐,我……我刚才想说,我想做苏府的家丁,我……我识字。”
  “是!”阿香说道,她来到了燕小北的身边,“还能走路么?”
  燕小北演绎的十分到位,可以说是涕泗横流,将一个落魄公子的味道表演的淋漓尽致,他表演的恰当好处,丝毫没有表演过力的征兆。
  燕小北心说自己现在也有些饿了,不吃白不吃,便也不再推托。
  说着,燕小北崩溃的大哭起来:“爹,娘!孩儿……对不住你们啊!”
  而燕小北回头跟他翘起了大拇指,还眨了眨眼睛。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