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心之逆鳞

  京城英国公府近两个月繁忙非常,总算是把寄养在外祖母家的嫡大小姐贤蕊顺顺当当接回府了。
  王氏蹙眉,目光紧紧盯着张老太太,忙不迭叫屈道:“什么嫡出庶出的,家里的姑娘自来都是一样的!”
  此刻天色已晚,英国公府邸后宅正堂里头的罗汉床上,坐着的张老太太穿着身大气富贵的长袄,手指拨动着串翡翠佛珠。
  边上下首坐着的是她的两个儿媳妇,英国公夫人大太太王氏和三房的主母三太太刘氏。
  慎敏见状,只能静静的站在罗汉床边上,默默的审视屋子里头的阵仗。
  眼下已入冬,屋子里头炭盆烧的滋滋的。
  年迈的张老太太半靠着迎枕,膝头放着个黄铜汤婆子自顾自暖手,对着旁边的大儿媳王氏面色微寒,低声带斥:“大媳妇,我只问你,今个你在贤丫头跟前那些个话是何意?”
  大太太王氏肩膀微不可查抖动了下,同张老太太依旧微笑启唇:“老太太这话我倒听不懂了,儿媳这不也是为了大姑娘着想不是?那孩子外祖母才去世,又是自幼亲养着天天呆一块的长辈,伦理是该守孝三年的,且说吧,一则大姑娘还未满十三,三年也不算长,还能对外给大姑娘博得个孝顺的名声,对她真真百利而无一害,二则——”
  王氏蹙眉,目光紧紧盯着张老太太,忙不迭叫屈道:“什么嫡出庶出的,家里的姑娘自来都是一样的!”
  “王氏,你这算盘倒是打的妙啊!”张老太太不由皱眉,仿佛是被这混账话气很了,忍不住捂嘴咳嗽起来。
  王氏蹙眉,目光紧紧盯着张老太太,忙不迭叫屈道:“什么嫡出庶出的,家里的姑娘自来都是一样的!”
  身边候着的大丫头慎敏急忙过去给张老太太拍背顺气,焦急的不得了,又忙倒了茶水递过去,却被张老太太摆手拒绝。
  张老太太稳了稳心绪,略微提高了声音,面色微红已然带怒:“你到是来打我贤姐的主意了,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心里藏着匿着的都是些什么!”
  慎敏见状,只能静静的站在罗汉床边上,默默的审视屋子里头的阵仗。
  王氏蹙眉,目光紧紧盯着张老太太,忙不迭叫屈道:“什么嫡出庶出的,家里的姑娘自来都是一样的!”
  起因便是今日大家高高兴兴把寄养在外家的正头大大姑娘接了回来,原本大家其乐融融的说着欢喜话。
  偏偏大太太王氏冷不丁就拿大姑娘死了外祖母这事分说,竟要当众逼大姑娘主动答允要给死去的外祖母守孝三年。
  这按着正礼,都是自家晚辈给离世的长辈守孝的,但也是有为了养育之恩给外祖母亦或者其余抚养长辈守孝的例子。
  这位归家的大姑娘虽然无父无母又没有根基,却是英国公府正经嫡出的长孙女,这样个名头顶着头上,又是被老太太亲自下令接回来的,怕是让不少人红眼了。
  王氏又是英国公夫人,眼下府邸三房没有分家,但胳膊自古朝内不朝着外,自然是要为自己的嫡女多加考虑了。
  王氏蹙眉,目光紧紧盯着张老太太,忙不迭叫屈道:“什么嫡出庶出的,家里的姑娘自来都是一样的!”
  结果直接触了张老太太的心之逆鳞。
  她坐直了两份,看了老盛老太太一眼,语气平淡:“老太太这话可是冤枉了媳妇,我能有什么不干净的心思,我这些年对大姑娘的关切还少了,那次您要送东西,我不是金山银山跟着送过去的!我对大姑娘的爱护苍天可鉴!”
  王氏蹙眉,目光紧紧盯着张老太太,忙不迭叫屈道:“什么嫡出庶出的,家里的姑娘自来都是一样的!”
  王氏吃了一惊,了不得张老太太会如此下她的脸子,顿时气的脸白,把手里的茶盏放到旁边。
  “那是你想让大姑娘安安心心在外头住着!好让你的女儿霸着唯一的嫡出名头!将来好找夫家!”张老太太声音缓缓的,带着寒意。
  年迈的张老太太半靠着迎枕,膝头放着个黄铜汤婆子自顾自暖手,对着旁边的大儿媳王氏面色微寒,低声带斥:“大媳妇,我只问你,今个你在贤丫头跟前那些个话是何意?”

本书已加入APP,
用微信号登录可免费阅读

恭喜您已成功领取,
用微信号登录APP可享用新手礼包!

礼包已帮您放入
个人中心,可随时领取!